《带上女儿去修仙》小说主角张凡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带上女儿去修仙

时间:作者:似水东流

《带上女儿去修仙》是由似水东流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张凡,书中主要讲述了:听到晴晴最后要的东西,陈明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八二年拉斐?这种红酒他不是喝不起。可要知道这顿饭是他主动请客。加上之前的菜肴,算算怎么也得上十万了吧?不仅是他。就连周围的看客,也都纷纷愕然的盯着晴晴。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晴晴不仅要现场吃,还要再打包一份带回去。这,...

带上女儿去修仙张凡小说by似水东流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第四章:主动上门

听到晴晴最后要的东西,陈明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

八二年拉斐?这种红酒他不是喝不起。可要知道这顿饭是他主动请客。

加上之前的菜肴,算算怎么也得上十万了吧?

不仅是他。就连周围的看客,也都纷纷愕然的盯着晴晴。

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晴晴不仅要现场吃,还要再打包一份带回去。

这,真的是穷人家的孩子?

从刚开始他们就发现,这小女孩无论气质还是穿着,都给人与众不同的感觉。

面对周围的质疑目光,张凡只能尴尬的笑了两声。

随即无语的盯着女儿。

能如此连贯的说出这么多高档佳肴,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平时吃惯了这些山珍海味,要么就是有人故意这么教她。

而在他看来,楚子婧现在就是个单亲妈妈。

何况上次在酒吧见到时,穿的也不是很高档。甚至有点儿像酒吧的服务员。

顿顿过十万的饭局,无论怎么想都不大可能。

毕竟以前身为张家少爷的他,也不可能拿着信用卡,天天去挥霍这么多钱。

爹爹,我说的这些可以嘛?

楚晴晴似乎并没意识到自己语出惊人,吓坏了不少人。

反倒露出得意的小表情,想要向自己的父亲邀功。

张凡嘴角微抽,笑道:当然可以。反正都是由那位叔叔请客,没什么好怕的。

见坑被甩到了自己面前,陈明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在他看来,眼前的小女孩简直就是恶魔本尊!

只是他早就看张凡不爽,心理也有自己的如意算盘。

所以为了之后的计划,只能强忍心痛。

没没问题!不就是一顿饭嘛,我陈明还是能请得起!

说着,就立刻示意大堂经理去准备这些饭菜。

而后自己偷摸着离开酒店,拨通了强哥电话

很快,原本安静的大厅再次变得热闹非凡。

没人会真的把别人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无非就是想看个笑话罢了。

唯独清纯女子,朝张凡没好气的问道:你平时,就是这么教女儿的?

毫无疑问。

在清纯女子看来,楚晴晴先前所点的菜,肯定都是平时吃不起的。

可若是吃不起,又怎么会知道这些菜?

啊?我

张凡心道我真的冤枉啊!

如果不是晴晴独自一人来找,天知道居然还有个女儿活在这世上?

算了,这是我的名片。如果酒店老板还敢找你们麻烦,直接给我打电话。

清纯女子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到张凡面前。

张凡愣了愣神。

直到女儿提醒,才恍然将名片接过。

当看到上边没有任何工作地址,只有李子琪三个字,以及下方的手机号码时。

不免抬起头,诧异的盯着清纯女子。

李子琪则是莞尔一笑,并未解释。

看着清纯女子离开的背影,张凡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随即将名片塞进裤兜,转身朝大堂经理问道:你该不会打算,让我们站这儿吃吧?

因为刚才发生的种种,以至于方有才将张凡这对父女,当成了碰瓷的。

自然也就没什么好脸色。

话也不说,直接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张凡见状,倒也没怎么介意。

只是咧了咧嘴,低头朝晴晴小公举问道:晴晴,你是怎么知道这些菜的?

晴晴听后,不假思索的回道:因为,这些都是妈妈平时最想吃的菜呀!

这里说的是想,而不是喜欢。

足以证明,张凡先前的猜想是对的。

不过晴晴很快补充道:妈妈平时很辛苦的。有时只能吃一些很奇怪的叶子。

哈?菜叶子?!

张凡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望向女儿。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女人居然会穷到只能在家吃菜叶子。

再看看精致到不像话的晴晴,顿时感动到想哭。

或许这就是世间,最伟大的母爱。

宁可自己穷到吃菜叶,也要给女儿最好的

二楼206包厢。

张凡记得当年剪完彩,自己就被安排在了206包厢。

看来,这也算是一种孽缘吧。

进了包厢,晴晴欢快的找了张凳子坐下。

期间,张凡询问了很多关于楚子婧的事情。

但得到的回答都有些模糊。

包括晴晴妈妈的身份背景,以及住的地方都很奇怪。

用晴晴的话来说,就是住在一栋很大的平房里。有好多房间好多人。

张凡不傻,立刻猜到了应该是那种合租的房子。

而这种房子住起来虽然麻烦,但的确很便宜。

哪怕是在苏杭那样的大城市,一个月也顶多两千不到。

唉,既然生活这么不如意,为什么不来云海找自己?

就算被张家逐出家门,也不至于穷到连个公寓都住不起

张凡感慨的望向女儿。

晴晴,这些天先跟着爹爹好不好?等这边忙完了,就带你去找妈妈。

好呀好呀!

晴晴不假思索的激动道。

五年,自己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

如今女儿好不容易找到自己,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再受委屈。

张凡这般想着,就见山珍海味一道接一道的送上餐桌。

只是服务员的脸色,却一个比一个难看。

搞得跟欠他们二五八万似得。

虽说这些菜,有个别就连他都没见过。

但生活在云海张家,对于很多名贵佳肴的吃法却是得心应手。

正当他准备教女儿该如何享用时。

下一秒,眼珠子都差点瞪出。

只见晴晴乖巧的打了声招呼后,竟熟能生巧的吃起了各种佳肴。

其中包括燕窝及鲍鱼等,吃的还真是有模有样。

对此,张凡很是纳闷。

楚子婧那小妞不是穷到只能吃菜叶?怎么晴晴却好像吃惯了山珍海味

爹爹快吃呀。这么多好吃的,不能浪费。

啊?哦吃,爹爹现在就吃!

纳闷归纳闷。

看着如此乖巧懂事的女儿,所有的郁闷也都跟着一扫而空。

正当两人吃到一半。

安静的走廊,突然传来阵阵急促的脚步声。

十一人?啧啧,真是好大的牌场。

张凡心中冷笑。

将筷子放下,朝女儿说道:晴晴,来爹爹身边坐。

晴晴虽然不解,却还是来到了张凡身边。

正打算坐下时,不料包厢的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

随后就见数名西装革履的墨镜男闯进包厢,并整齐的站成两排。

紧接着,两排墨镜男的中间,缓缓出现一油头粉面的青年。

青年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坐在张凡对面,翘起了二郎腿。

姓张的,你还真他妈有种呀。

出现在包厢里的青年,正是之前叫人把张凡揍到住院的强哥。

门上明明挂着禁烟标识,却还是在保镖的讨好下点了根烟。

张凡没有动怒,反倒是出声笑道:要说真正有种的。强哥说第二,没人敢论第一。

啪的一声!

强哥拍向桌面,一字一句的沉声道:张凡,看来你已经忘了昨天的教训?

教训?我这好好的,哪儿来的教训?倒是强哥真是有雅兴,为了见我专程跑一趟。

此话一出,强哥忽然愣了两秒。

他记得很清楚。张凡昨天明明被自己的保镖,揍到住进ICU。

今天怎么就能好好的,坐在自己面前?

你们骗我?

强哥忽然转身质问保镖,双目近乎喷火。

强少,我们昨天真动手了。肋骨都都断了好几根!

看着就连说话,都有些不利索的保镖头子。张凡不由得扬了扬嘴角。

哪怕人生已过三百年。

他依然能记得当初把自己揍进ICU的家伙,长着一副多么丑陋的嘴脸!

第五章:你不砍,我帮你

张凡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站在蒋强身边点头哈腰的墨镜中年。

四根肋骨,双腿双脚以及后背的十几处道伤,都是拜他所赐!

似乎感受到了冰冷目光,保镖头头转身望向张凡。

他也很纳闷,明明昨天已经下了狠手,今天怎么就出院了?

爹爹,他们是谁呀?

要知道晴晴还坐在张凡身边。

面对来者不善的人群,不仅没有感到慌张,反而露出好奇的表情问道。

哟,你啥时候有的女儿,我怎么都不知道?

蒋强望向楚晴晴,随即嘲讽道。

张凡并未理会,而是朝晴晴柔声道:爹爹有事处理,你先自己出去玩会好不好?

晴晴虽然并不害怕,但不代表她不担心自己的父亲。

看到有这么多奇怪的叔叔到场,立刻摇了摇头,奶声奶气的回道:我不要!

晴晴乖。如果不处理完这里的事,爹爹就不能带你去见妈妈了。

不得不说,这个方法还是挺管用的。

至少晴晴在得知可能无法见到妈妈时,表现的更加紧张。

她再次望向对面的怪蜀黍,又看了眼自己的父亲。只好乖巧的点了点头,独自离开。

蒋强见状,也没阻拦。

毕竟楚晴晴今年才五岁,再丧尽天良,也不可能对一个小女孩下手。

看着已经离开包厢的晴晴,张凡转而朝蒋强笑道:强哥,这事儿你想怎么解决?

说话的同时,张凡仔细扫了眼在场的黑衣保镖。

奇怪,气息和脚步声明明有十一个,怎么少了两人?

如今并作两排,站在蒋强身后的只有八名保镖。

加上蒋强,也才不过九人。与张凡先前听到的数量有些偏差。

难不成,这货还在包厢外安插了两人?

简单。只要你现在自砍一条胳膊,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我都可以当做没发生。

蒋强的父亲乃是云海地下势力的龙头老大,在这一片很吃得开。

这点,张凡相当清楚。

所以面对蒋强的方法,咧嘴笑道:自砍胳膊?强哥,你这方法也忒狠了点吧?

狠?如果你不愿意也没关系,反正你女儿还在门外

话音未落,张凡忽然压低了声音道:你敢动我女儿,我就敢动你全家。

这一刻,张凡气场全开。

就连丹田仅剩的一丝灵气,也在配合着他震慑全场。

你他们敢唬我?!

蒋强被这突如其来的气势镇住,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出声骂道。

强哥,我劝你最好还是赶紧带着保镖离开吧。我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真的动怒。

三百年的时间。

张凡拥有的不只有强大的实力,还有对人生的顿悟。

冤冤相报何时了。

更何况事件起因,不过是自己被人陷害,偷看了对方女人洗澡。

这种事,说出去都不光彩。

动怒?哈哈,你是在跟我说话?

蒋强看向只有孤身一人的张凡,忽然捧腹大笑。

见对方敬酒不吃吃罚酒,张凡无奈的摇了摇头。

下一秒,蒋强突然朝身后的保镖喝道:还不快动手?只要不死,就给我往死里揍!

保镖听后,齐刷刷的朝张凡的方向走去。

这阵仗,如果换成普通人,八成已经吓到尿裤子。

但现在的张凡,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只知道任人宰割的废物。

只见手心一团淡蓝色的灵气缓缓升起。

不等保镖头头近身,率先一步抓住其喉咙漠然道:信不信,我能立刻杀了你?

蒋强雇佣的保镖,大多都是军人出身。

尤其这保镖头头。听说以前更是东南亚最强雇佣兵团的成员,如今已经退伍。

他想挣扎,却愕然发现根本挣脱不了。

张凡的力气太大。大到根本不像他这年龄该有的力气。

其余保镖见状,纷纷上前想把张凡制服。

怎料张凡一脚一个,把其余七名保镖全部踹翻在地,甚至连起身的力气都没。

看着躺在地上不停打滚的自家保镖。蒋强的脸,已经黑到极点。

我他妈平时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们,每月还有油水拿。关键时刻全他妈废物!

保镖头头想要解释,奈何张凡根本不给他这机会。

原本粗犷的脸颊,也跟着张凡不断提升的力气而变得苍白无力。

强哥,如果你现在肯跪下给我道歉,这事咱就这么算了如何?

张凡自问不是记仇的人,但不代表他不要尊严。

两天前,被抓住时就被逼着下跪道歉。

现在,他只是想原封不动的还给对方。

然而身为蒋家大少的他,怎么可能会给张凡下跪道歉?

别说下跪,就算说句对不起都不可能!

可随着保镖头头昏过去的瞬间,蒋强终于意识到了危险就在眼前。

偌大的包厢里,尚存意识的就只剩下他和张凡两人。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为什么

为什么一夜之间会变得这么厉害,对么?说实话,这一切还真是拜你所赐。

张凡边说边走向蒋强,那从骨子里散发的杀意,差点吓得蒋强大小便失禁。

强哥,你说你既然有这么大背景,为什么就不能干点人事?

人人事?

蒋强不敢反驳张凡的话。

因为他发现此时的张凡,简直比死神还要可怕!

你刚才,不是想动我女儿么?

张凡说完,就见蒋强立刻摇头道:没没,我我哪儿敢呀!

不不不,你敢。

张凡突然一脚将最近保镖腰间的匕首踹飞。

接着,匕首竟不偏不倚的插入蒋强面前的桌面,并摇晃了几下。

这一幕,差点儿把蒋强给吓昏。

我的解决方法也很简单。拿起这把匕首,砍下一根手指,就当从没发生过。

比幽默,张凡比谁都更幽默。

可若比起狠来,现在的张凡恐怕无人能及。

他可是从修真界里一路杀到渡劫境,中间树敌无数也杀敌无数。

如若不是因为身在华夏,恐怕他会毫不犹豫的杀光在场所有人。

啊啊?张张哥,您一定是在开玩笑,对吧?

开玩笑?我看上去很像是喜欢开玩笑?

张凡从蒋强的上衣口袋里,摸了根烟,自顾自的点上。

给你一根烟的时间。你不砍,我帮你。

张凡拉了张凳子坐下,同时翘起二郎腿吞烟吐雾。

反观蒋强盯着匕首咽了口唾沫,眼中满是惧意。

他做梦都没想到,身为蒋家大少的他,居然会遭遇这种事。

你你就不怕我报警?!

蒋强被逼急了,连报警的事儿都能说的出口。

报警?可以。要不要警局把你们蒋家的事儿,一并给解决了?

蒋家在云海有五间夜总会,三间酒吧。

这些夜店表面看上去没什么,实际却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背地里那些勾当若全被抖搂出来,吃亏的反正不是张凡。

很快,一根烟的时间过去。

张凡突然起身抓住蒋强的右手,另一只手则拔出桌上的匕首。

不给蒋强任何反应的时机,之间瞄准拇指的方向插了下去!

不,不要啊!蒋强拼命嘶吼。

好半响,却见张凡冷笑道:这就是咱们云海的蒋大少?

从始至终,张凡都没打算动蒋强哪怕一根头发。

不过是想给点教训罢了。

然而再次望向蒋强,却早已不省人事。

走廊外,陈明和陈亮兄弟两,正等着强哥的好消息。

随着包厢的门被打开,看到张凡完好无损的出来时,瞬间傻眼。

怎怎么是你?

陈明震惊的望向张凡,结结巴巴的问道。

张凡并未解释。

说了声谢谢款待,便带上走廊等待自己的女儿潇洒离开。

反观陈家两兄弟在看到包厢里的惨景时,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黑夜。

张凡离开餐厅,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他记得之前在走廊里,明明有十一人,但直到离开都没见到多出的两人。

难道已经提前回蒋家汇报消息了?

想到这,张凡甩了甩脑袋,朝怀里的宝贝女儿柔声笑道:晴晴,爹爹带你回家。

可晴晴却低着头,显得有些沉默。

怎么了?为什么不开心?

张凡诧异的朝女儿问道。

却见晴晴只是摇头,一句话也不肯说。

是不是不喜欢爹爹了?

不是,女儿最喜欢爹爹了!

晴晴立刻反驳,但很快又蔫了吧唧的低下头。

爹爹

恩?

路上,晴晴突然目不转睛的盯着张凡。

女儿最爱爹爹了,想一辈子都和爹爹在一起!

恩?怎么突然说这些?

张凡这人并不喜欢太肉麻的话。

但如果是女儿说的,那就另当别论。

然而来不及感动。面前漆黑的巷子里,突然散发出两股冰冷阴邪的气息!

与《带上女儿去修仙》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