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卧底生涯》小说主角吕斌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我的卧底生涯

时间:作者:贪火

《我的卧底生涯》是由贪火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吕斌,书中主要讲述了:去我家你敢吗?董亚轩一个大媚眼抛来,我赶紧摇头,别闹!谁跟你闹了!不逗你了,免得SZ不让你上床,有孩子了没?一提这事,我露出苦笑,原本是打算结婚,可对方要彩礼太多,我给不起。董亚轩的柳眉一挑,多少,我借你。我摆摆手,不用,她喜欢嫁给钱随便,我正好呼吸下自由的空气。心里...

我的卧底生涯吕斌小说by贪火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第4章这意思我懂

去我家你敢吗?

董亚轩一个大媚眼抛来,我赶紧摇头,别闹!

谁跟你闹了!不逗你了,免得SZ不让你上床,有孩子了没?

一提这事,我露出苦笑,原本是打算结婚,可对方要彩礼太多,我给不起。

董亚轩的柳眉一挑,多少,我借你。

我摆摆手,不用,她喜欢嫁给钱随便,我正好呼吸下自由的空气。

心里却还抱着一线希望,明天女朋友要是没把孩子打掉的话,或许还有缓和机会。

见我神情暗淡,董亚轩故意调笑,我也没结婚呢,要不要考虑下,我可不要彩礼哦。

我脑子绝对是犯抽了,脱口而出,大老板对你不好吗?

董亚轩愣了下,转眼又笑眯眯的看着我,他对我当然好了,这世界上只有他对我最好。

那你还发什么浪!

难道那老头不行?

这话当然不敢说,揉了揉鼻子掩饰尴尬。

董亚轩也收起调笑表情,看向窗外幽幽低语,我曾经找过你,可你留的电话号码不对。

找我干嘛,当初的手机丢了,就换了号码。

董亚轩扭头瞪了我一眼,老同学不让找啊?这些年同学聚会你也没去过。

同学聚会都是吹牛比搞破鞋的地方,我高二就不上了,跟他们不熟。现在混的也有点惨,再说了,也没人通知我啊。

那怪你跟谁都不联系!可恶的家伙,真想把你赶下车。

跟女人理论绝对是最傻的事情,我干脆不吭声了。

没多久车返回了公司,直接开进了存车的仓库里。

丧虎他们已经回来了,小山哥被绑在一把椅子上,被打的鼻青脸肿,头上的血有些凝固,样子很惨。

在他不远处就是那辆红色保时捷,见我下车,他低吼一声。

有本事弄死我,要不然老子杀你们全家。

下车的董亚轩露出冷傲神色,低声询问,他还没交代吗?

丧虎恭敬回应,这家伙嘴很硬,说车是自己是别人抵押给他的,却又说不出是谁抵押。

董亚轩看向我,让他招供。

啊?

我一脸吃惊的看着她,哪懂刑讯逼供那套。

董亚轩淡淡低语,你想被公司认可,就得拿出实际行动。

我怎么看你这是考验我是不是卧底哦!

我嘀咕一声走了向小山哥,无视他凶恶的眼神,从兜里掏出根烟点燃。

抽了两口冷冷出声,不服气啊?不服气憋着,忍着点,会很疼!

心里却在感叹董亚轩的变化,曾经天真浪漫的小女孩再也看不到了,现在更像是个大姐头。

看到旁边的工具箱里有把钳子,立刻拿了起来,用力掰开小山哥的嘴。

你不是骂老子吗,先拔你几颗牙。

惨叫声在大厅里回荡,小山哥也只是假硬气而已,没多久就将同伙交代的清清楚楚。

姚辉拿着矿泉水瓶倒水给我洗手,压低声音说道,玩大了吧,你差点把他弄死!

我也低声回应,对付这种人,你不让他怕了,那才后患无穷。陈亮给我打电话了,态度嚣张的很,明天我去拜访他一下,帮他回忆回忆。

乡里乡亲的,下手轻点。

看他一脸担心,我笑了,放心吧,打坏了还得陪医药费,我心里有数。

聊完了吗?赶紧上车。

董亚轩的催促声传来,姚辉的脸色更加担心。

兄弟,悠着点!

我明白他的意思,那可是大老板的女人。她可以发骚,但我绝对不能碰,要不然是嘬死呢。

打心里不想上董亚轩的车,可她如今是顶头上司,也只能是乖乖听话。

不着急回家吧?

听她这么问,我赶紧回应,着急!

着急就好,那就不用回去了。

我一脸黑。

她伸手在我额头点了一下,看把你吓得,老板要见你。

啊?

我一脸惊愕,这大半夜的老板竟然要见我,就算是汇报情况,也用不着我这个新员工哦。

不用怕,他不吃人。

董亚轩还抿嘴一笑,举起胳膊伸懒腰,这一晚上累死了。

见她伸展的曼妙身躯,我咽了口吐沫,赶紧扭头看向窗外。

董亚轩自己拿手轻捶肩膀,突然说了句让我莫名其妙的话。

你不会都忘了吧?

我扭头一脸懵的看向他,忘啥了?

董亚轩翻了个大白眼,服气了!

说完闹气般没在搭理我,车没多久行驶进入一栋别墅的院子里。

院子很大,大晚上开着不少灯,有花园还有泳池,别墅是欧式风格,一共四层错落有致。

刚下车就看到一条凶恶的大黑狗跑来,吓得我赶紧上车,逗得董亚轩咯咯直笑,让佣人把狗迁走。

领着我进入别墅,佣人已经准备好拖鞋,一个梳着大背头的中年人正在看电视,露出慈祥笑容。

辛苦了!

我赶紧鞠躬,老板好!

客气什么,过来坐。

我往那边走,董亚轩却突然挽住了我的胳膊,吓得我赶紧想挣脱。

可她一句话,让我僵在了那。

爸,我可算把他找到了。

爸?

我一脑门黑线,如果姚辉在这里,绝对掐死他。

人家是父女,那特么是他说的那种关系。

不对,没准是干爹!

我低语询问,亲爹?

废话!

董亚轩没好气的拉着我到沙发边坐下。

他父亲咳嗽了一声,首先得感谢你当初对小女的救命之恩。

我一脑门儿懵,救命之恩从何说起?

看向董亚轩小声嘀咕,我啥时候救过你哦!

董亚轩有点抓狂,伸手一拽我衣领,你再给我好好想想,自己怎么被开除的都忘了?

我这才一拍腿,你说那次啊!就是看你被小流氓骚扰就过去了,原本是他们先动手,我也不能挨打啊。可谁特么知道体育老师去劝架,我打红了眼没看清楚,一砖拍在了他头上。

董亚轩眼眶发红,那可不是小流氓,是要绑架我,当初还有人绑架了母亲,要不是你我也遇害了。

他父亲叹息一声,也是我对不起你。当初只为了保护孩子,连夜带着她去了国外躲避,再回来时你已经被开除,也怪我太忙,逐渐就把这事忘了。

见董亚轩流下眼泪,我下意识帮她擦拭。

那事我早忘了,反正我只是个学渣,开除是早晚的事。

心里却对她父亲没什么好印象了,就算我被开除了又如何,学校里有档案,一查就知道住哪,说白了是人性问题。

董亚轩擦擦眼泪,我可没忘!

好了,你先去换衣服,我跟小吕谈谈。

在董父的催促下,董亚轩起身上楼换睡衣。

他拿起茶壶给我倒茶,我赶紧伸手放在茶杯边缘道谢。

你虽然救过轩儿,可有些东西可以想,有些东西不能想,懂我的意思吗?

第5章谁跟你讲理

我当然明白意思董亚轩父亲的意思,这是让我对董亚轩别要有非分之想。

笑着说道,放心吧老板,门不当户不对,我也养不起她,没什么其他想法。你要是担心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辞职。

辞职就不必了,轩儿会怪我的,明天财务会给你一张支票,好好干吧。

说完他放下茶壶拿起自己的茶杯喝茶,我起身不卑不亢的说道。

多谢老板!太晚了,我先走。

见他点头,我迈步就走,出了门口长出一口气。

有些道理明白是明白,可别人一提醒,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没无知到谈什么莫欺少年穷,况且我也不算年轻了。

这年头没钱谁都看不起,只能是暗暗给自己打气,以后多赚钱,这才是硬道理。

走出别墅院子,沿着幽静小路往前走,拿出手机给姚辉打电话。

夜生活才刚开始,睡什么睡,起来嗨!

第二天头疼欲裂的醒来,先拿起手机看了眼,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

起身打量四周,一看就是在宾馆里,而且是很高档那种。

昨晚酒吧喝的洋酒绝对是假的,不但头疼的厉害,还断片了,一点记不起自己干了什么,又怎么会到了这里。

掀开被子下地拿衣服穿,愕然看到床头柜上放了一沓钱。

这是几个意思?

我更是一脸懵逼,感觉一群草泥马从身上奔腾而过。

钱还是要拿的,进入浴室洗漱一番,拿着房卡下楼。

到楼下才知道这是家五星级酒店,以前只是偶尔路过,这还是第一次进来住。

问了下前台美女,她上的早班,也不知道我跟谁来的。

不过对方很敞亮,押金没取走,押金条上写的是苏女士。

万幸是女人!

我现在要求也不高,想想都有点后怕,以后绝对不能喝断片了。

借用了一下前台的充电器,稍微有点电后开机,手机一个劲儿的响。

有未接来电提醒,也有微信留言。

未接来电大多是女朋友打来的,又扫了眼微信留言,忍不住一脸愤怒。

她还是去医院把孩子打掉了,还让我出一万块钱营养费。

一万块钱我还是有的,自己造的孽也得承担,转账过去后直接拉黑,顺便把电话号码也拉黑了。

从今天起算是恢复了自由身。

又给姚辉打了个电话,响了许久他才接听。

大早上的啥事啊?

好吧,这货也喝多了还没醒。

我赶紧问,昨晚我跟谁走的?

我哪知道哦,我的酒量你还不知道啊,昨晚十一点多老婆直接过去把我拽走了。靠,都九点半了啊,一会儿公司见。

这个不讲义气的,竟然把我一个人丢在酒吧!

既然问不出什么,我也只能是放宽心,给老妈打了个电话报平安,赶紧还了充电器去上班。

虽然老妈从小都是别人家孩子好,这次态度到跟我一至,那种嫌贫爱富的女人既然把孩子都已经打掉,那就没什么可挽留的了。

到了酒店门口打出租车来到公司,姚辉还没到呢,好在看到了二毛。

不多的几个同事也在,他帮我介绍了一番,虽然都是同行,却也存在竞争,大多客套几句后各忙各的。

吕斌你来一下。

呼喊声传来,是个四十多岁的妇女,二毛赶紧低语。

这是财务部主管赵兰。

我赶紧赔笑,兰姐好。

伸手不打笑脸人,赵兰也露出笑容,打趣说道,你可要发财了,记得请客。

来到财务室,她坐到了电脑前,拿出单据让我签字,嘴里问道。

你是要支票还是直接转账?

转账吧!

嘴上故意说的轻松,签字的手却有点发抖,一共三笔钱,一共五十九万!

一笔是追回保时捷的奖金四万,一笔是抓到小山哥的奖金五万,还有一笔没写明原因。

知道那是大老板给的感谢费,感谢我当年救了董亚轩,也是提醒我拿了钱就别妄想别的。

签完字拿出钱包抽出银行卡,赵兰看了眼很快安排转账,我心里却又打开了五味杂瓶。

昨天还为二十万彩礼发愁,弄得不欢而散后女方又涨价要挟。

如今钱有了,可女朋友却没了。

世事无常,人生就是这么奇妙!

不但拿了一笔钱,又被叫去人事部,成为了正式员工,可以自己带领一个队伍,允许招募临时工打下手。可我对业务不熟,还是打算暂时跟姚辉合作。

从人事部出来时看到姚辉在走廊里等我,我俩相视一笑。

刚陈亮给我打电话了,约一起吃午饭,我看是想道歉。

又压低声音,昨晚动静可大了,陈亮的老板也被抓走,从车库里搜出一辆还没转移的奔驰,估计得判不少年。

我冷笑一下,靠山没了才想起道歉,这饭我就不吃了。

我特么也不去,见到那小崽子就来气,咱们去县里吃烤鸽子。

他拉着我往外走,上车时我才发现换了车,不再是奔驰,而是一辆新款奥迪。

这才明白,车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属于公司。

看来自己也可以从公司借车开,去县里没必要开两辆车,主动坐在了副驾驶。

这次只有二毛跟着,另外一个只蹭吃蹭喝不卖力,滑头耍的太明显,被姚辉赶走了。

去县里肯定不光是为了吃烤鸽子,肯定是顺便找欠款车。

车一路行驶向县城,姚辉一直絮絮叨叨,让我有钱了别乱花,要学会投资,还介绍一个号称靠谱的小额贷公司,说是那边月息一分五收闲散资金。

从言谈举止中,看出他不知道老板还额外给了我五十万,人都得有点小秘密,我也没提。

一到县城二毛就开始用手机定位,很快锁定了欠款车的位置。

姚辉的意思是让二毛开车回去,我俩留下来散散心。

当看到那是辆面包车时,我就明白姚辉特意带我来县城,这种车根本就没多少奖金。

车停在一个小超市门口,姚辉特意用奥迪车遮挡了一下,二毛开门下车。

在面超车旁看了眼,他又回来了,趴在车窗上汇报。

方向盘锁着呢。

不用吩咐,打开后备箱取出一把电动钢锯,打开面包车的门钻了进去。

电锯开启声响起,我没好气的嘀咕一声,明明有理的事情,干嘛弄得跟偷车一样!

姚辉点了根烟后苦笑,问题是,谁跟咱们讲理啊!

我也只能跟着苦笑,如今这世道讲理的人不多了。

你跟他讲理,他跟你将法律,你跟他再讲法律,他跟你聊社会,等你再跟他聊社会时,不是动粗就是耍无赖。

坏了!

姚辉突然惊呼一声,向着窗外大喊,二毛快上车。

与《我的卧底生涯》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