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小说主角王夺陆苏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

时间:作者:开工

《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是由开工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王夺陆苏,书中主要讲述了:陈鹿又看他一眼,有点惊异:原来你还不知道?她根本不爱你呢,和你结婚,只不过是因为爷爷随机指的罢了!王夺一愣,陆苏一僵。陈鹿回头看了她一眼,心中大快,转回头来,笑盈盈地道:来,让我好好跟你说说,你这个上门女婿,是怎么来的!几个月前,陈晋义要求陆苏和广拓集团最重要的商...

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王夺陆苏小说by开工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第4章 随机的上门女婿

陈鹿又看他一眼,有点惊异:原来你还不知道?她根本不爱你呢,和你结婚,只不过是因为爷爷随机指的罢了!

王夺一愣,陆苏一僵。

陈鹿回头看了她一眼,心中大快,转回头来,笑盈盈地道:来,让我好好跟你说说,你这个上门女婿,是怎么来的!

几个月前,陈晋义要求陆苏和广拓集团最重要的商业合作伙伴之一,佟氏集团,董事长佟老爷子的大少爷佟川结婚。

这在陈家毫不奇怪。

整个陈家,家族中有近一半的人,是由陈晋义指婚,基本上都是为了家族事业的发展而做的商业联姻。

譬如陈添,就是如此。

然而问题是:佟川已经四十多岁了,婚都离过两次,儿女都有四个了!

而且陆苏也了解这人,能力很强,但贪花好色,他的桃色新闻都够编一本三千页的绯闻合集,什么玩女明星、女模特之类的事,三天两头被曝光。

陆苏当即拒绝。

陈家拒绝过指婚的,她不是第一个。

但以前拒绝过的陈家人,没有一个再受重用,轻则弃用,重则直接撵出家门。

不以家族事业为先的人,不配做陈家人!这是陈晋义的原话,不想和佟川结婚,那就听天意吧!

几天后,陈晋义将家族中所有重要人物,全部叫到了陈家老宅的祠堂内,将二千来张写着名字的小纸条,铺满了祠堂的地面。

每个名字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编号。

你可以拒绝外公给你选的丈夫,但你不能拒绝老天给你选的丈夫!陈晋义死死盯着自己的外孙女,吐出这一句。

这些纸上所有的名字,都是陆苏从小到大,认识过的异性!

而且,这些人没有一个不是常规意义上的平庸之辈,甚至有好几个是她见过一次就再不想见第二次的人渣!

陆苏最终只是沉默不语,看着外公亲手按下了那个用来随机摇号的按钮。

号码最终定在了四百二十七号。

四百二十七号那张纸上,写着两个字--王夺。

一只被女人牵着鼻子走的痴情舔狗。

可想而知,这件事既为立威,也为惩戒,虽然陈晋义没有消减陆苏在公司的职权,仍然委以重用,但在全族人心中,已然成了笑柄。

听完陈鹿的话,王夺一时怔然。

这件事,陆苏没有跟他说过。

换句话说,如果当初随机摇中的是另一个号码,那陆苏也会和那个号码对应的男人结婚。

他王夺在她心里,确实毫无特殊之处。

陈鹿看着一旁气得浑身发抖、却无法反驳的陆苏,更是快意:怎么,连最后一个肯和你亲近的人,也要跟你翻脸,这滋味如何?

大小姐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陆苏还没说话,王夺突然来了一句。

什么?陈鹿愕然看他。

我从来就没期待过,苏苏会对我另眼相看。王夺一脸轻松的神情,你可能觉得被随机指婚很丢脸,可我却觉得那是老天爷给我最好的礼物,哈哈!不然你能想象我这样的人,能吃得上这种级别的软饭?

哎哟我去听不下去了,吃软饭还吃得这么洋洋得意,真特么恶心陈添一脸不能置信。

陈鹿和两个保镖也是听得面面相觑,连陆苏都一时忘了其它,愣愣地看着王夺。

四少爷说恶心就恶心吧!王夺潇洒地耸耸肩,我还是能理解你,毕竟你想吃也娶不到像我老婆这么漂亮的,所以可能幸福感会打点折扣。

你特么说谁娶不到!陈添大怒。这话说得他像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似的。

不是,我只是说个实话啊我见过未来的四表嫂,你女朋友,当然也不错,只不过和苏苏比起来嘛,咳咳。王夺轻咳了两声。

陈添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怒火中烧,双拳握得咯咯响。

他女友是广拓集团一个长期合作伙伴的老板的千金,属于商业联姻性质,由不得他选择,根本没办法反驳王夺的话。

陆苏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陈添气得冒烟的这一刻,是她今天最开心的一刻了!

自己这什么本事都没有的废物老公,没想到竟能在这种时候帮上她的忙。

陈鹿一抬手,挡着怒不可遏、想冲向王夺的陈添,道:四哥,跟落水狗急什么,今天来还有正事。陆苏,念在咱们表姐妹,血浓于水的份上,我可给你个机会。如果你能办到一件事,我可替你向爷爷求个情,让你继续在广拓呆着。

陆苏笑容消失,有点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

陈鹿竟然会给自己机会?

却听陈鹿悠悠地道:只要,你能在十秒内算出十五加八等于几,我就帮你!

陆苏铁青着脸,嘴唇哆嗦着,却说不出话来。

王夺脸色一沉。

陆苏现在脑伤仍没痊愈,难以进行思考。

即使是这样简单到幼稚的题目,她现在也没办法去心算!

陈鹿一直视陆苏为头号对手,怎可能不知道后者现在的情况?故意出这种题,根本不是什么给机会,而是要借题发挥,羞辱陆苏!

他悄悄伸手,轻轻搭住陆苏香肩。

陆苏正情绪激动,没留意他动作,只觉脑子突然清晰起来,脱口道:二十三。

陈鹿和陈添同时一愣。

他们这两个月来一直暗中监控着陆苏,确认过后者做智力恢复训练的情况,甚至还派人暗中调查了后者诸多信息,早就知道这种只有小学一二年级级别的计算题,陆苏也要花费很多的时间,才能算得出来,甚至会算错。

可是这次对方怎么回答得这么快?

难道是蒙的?

还是她之前根本就是装的?!

想到这,陈鹿心中一寒。

但她随即甩开了这想法。

做题这种可以装,但医院的检查结果,却装不出来。

绝对没错,这题肯定是蒙的!

陆苏刚说完,自个儿也愣住了。

她自家知自家事,最近几天的智力恢复训练中,就有两位数的加减,没有一道题,她是在半分钟以内答出的。

可是此时此刻,她竟觉得脑子清晰灵活,仿佛回到了车祸前一样!

哇,老婆!你进步了!一旁王夺一脸吃惊地道。

等等,我还没开始计时,你怎么就答了?陈鹿回过神来,眼眸一转,这题不算,重新来。

不是,你这不是耍赖么,这连五秒都没有,哪用得着计时!王夺争辩道。

无规矩不成方圆,我没开始计时是事实。难不成,我表妹连再答一次的勇气都没有?陈鹿使出了激将法。

你出!陆苏冷冷道。

四哥,你来计时,从我说完题目开始。陈鹿完全冷静下来,唇角微扬,三百九十七乘以二百一十三,等于几?

你赖皮!王夺差点跳起来。

这尼玛,别说小学生,就算成年人,也没几个能在十秒内算出这种题的能耐吧?

陈鹿微微冷笑。

这题看你还怎么蒙!

八万四千五百六十一。陆苏只停了三秒钟左右,就直接报了出来。

不可能!陈鹿笑容一僵,随即失声惊呼道。

这样的题对她来说,十秒以内心算出来,毫无压力。

可是,她至少也要七八秒!

然而现在这脑残状态的陆苏,居然算得这么快!

忽然间,她后背一凉。

难道陆苏这几个月都在装傻骗她?

旋即甩掉了这想法。

这毫无必要,因为那让陆苏失去了在陈家的地位,令她陈鹿有了机会,不像是陆苏会做的事。

难道是她突然恢复了?

等一下等一下!王夺一脸懵逼的表情,谁有计算器算一下,到底对不对?

一旁的保镖已经拿出手机,迅速点了几下,脸色大变。

这次又想找什么藉口?陆苏死死盯着陈鹿,眼中尽是嘲意。

这几个月,从没像现在这般爽快过!

不但思维清晰,而且心情大好!

第5章 家族驱逐

陈鹿默然片刻,一转身,朝外走去。

等我!陈添赶紧跟上,两个保镖自是不敢落后。

大小姐,记得答应过苏苏的事。王夺不忘在后面大声提醒。

陈鹿玉手下意识握紧,随即松开,一声不吭,出门而去。

等四人均离开了陆家,王夺跑过去关门时,陆苏娇躯微微晃了晃,一股疲惫感涌了上来,颓然坐倒在椅子上。

刚才那股仿佛回到过去一般的清晰爽快感觉,消失无存。

脑子里又是那种一片浆糊的感觉,难以思考。

王夺关上门跑了回来,兴奋地道:老婆,你刚才怎么办到的?太厉害了!

陆苏茫然道:我不知道你你不怪我没告诉你?

王夺知道她指的是随机指婚的事,哈哈一笑:哈哈,刚才跟他们说的,可是我的真心话。

陆苏一时无言。

这家伙,真的是软饭吃上瘾了!

同一时间,电梯内。

为什么就这么走了?陈添沉声道,我当时有大把的藉口,可让那题不算,使你有机会再出难题。

那没有任何意义。陈鹿平静地道,眼眸中闪过一抹异色,我要立刻弄清楚,她到底是不是已经恢复过来!

等陆苏去休息时,王夺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两人一直分居,各睡一房。

刚一关上门,王夺就是腿一软,差点倒下去。

幸好及时扶着墙,他定了定神,勉强撑到床边,倒在床上。

好累

刚才为了助陆苏,他消耗了至少三个单位的生命力,对于现在命元只有一颗、每天还要持续花费生命力帮陆苏恢复的他来说,已是极大的消耗。

幸好,经过快三个月的记忆混乱,他已经基本上适应了第一层记忆。

这几天,他就可以再次开始狩猎,打破现在入不敷出的窘境。

脑海中闪过车祸那一幕。

那一次,几乎耗尽他的生命力。

但他不后悔。

房门忽然打开,陆苏出现在门口。

王夺吓了一跳,赶紧坐起来:你怎么没睡?睡不着?

陆苏面无表情地道:假如我没钱了,你会怎么办?

王夺一愣,随即吃惊道:等等,你怎会没钱?就算不能当那什么副总裁了,你存款总该有个几千万吧?

陆苏摇头道:没有。

王夺挠挠头:那也没关系,这房子也值个二千万。

陆苏冷冷道:这是家族的产业,不是我私人的。

王夺错愕道:你总不能一点钱都没有了吧?

陆苏蹙眉道:你就真的这么在乎钱?

王夺一脸惊奇地反问:我要不是图钱,我干嘛和你结这种禁欲一辈子的婚?

陆苏心中涌起一阵厌恶,道:把东西收拾一下吧。

王夺奇道:收拾什么?

陆苏面无表情地道:你的私人物件。

王夺骇然道:你不是要跟我离婚吧?

陆苏闭上了眼睛:你收拾你的,我收拾我的。收拾好后,离开这里,从现在起,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咱们再没半点关系。

王夺一震道:那这房子?

陆苏睁开眼睛,环视一周,眼中透出一抹不舍,但很快就消失不见,轻轻地吁了一口气。

再没办法为家族贡献的废人,自然也不配再享受家族的资产。房子,收回了。

几分钟前,她接到了家族的电话。

不仅房子,连车祸后给新配的车子,也一并收回。

每周两次的理疗和每周一次的恢复检查,原本也是由公司支付费用,取消。

连王夺也看出来了。

陈晋义已经彻底放弃了陆苏。

两个月的时间,已经耗尽了他的耐性。

甚至完全可以想到,陈鹿必然在暗中推波助澜。

这样一来,即使陆苏真的恢复过去的能耐,也休想再借陈家的资源,东山再起。

陈家未来继承人之争,已告结束!

下午,阴云密布。

两个人站在上丰居别墅小区的大门外,王夺看着她的行李箱,居然还有点旧,像是用过。

但看看她神色,他没敢问,只能讪讪地问道:你要去哪?

陆苏茫然道:我能去哪我没哪能去

王夺试探道:我倒是有个地方能去,要不你跟我暂时去那?

陆苏蹙着眉,看向他。

王夺忙道:我绝没别的意思!就是今天有点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带着这么大行李也不方便,跟着我我还能帮一把。要不这样,你先住一晚,明天去找房子,找着了,你再搬。

陆苏刚才那一阵心头火已经过了,渐渐开始考虑现实问题,终于点了点头。

王夺喜道:我去打个的!

半个小时后,宏海市西二环内侧的和平小区。

和平小区是个普通电梯公寓小区,无论是房子的装修还是公共环境方面,都远远不是上丰居这种别墅小区的对手。

怎么样?这是我以前租的房子,房租预付,一个月才二千二,还还有半年才到期。王夺开了灯,得意洋洋地道,这小区其它房源,租金早就破二千五了,还是我当初英明,一口气直接交了两年租金,现在才享受得到这么低的价格!

陆苏秀眉微蹙,扫视着房子:这房子,多久没打扫了?

王夺虚扶着她手肘,小心翼翼地带着她走到沙发前:从咱们结婚起就没打扫过了。

结婚后,他就搬离了这里,自然也没时间回来打扫。

陆苏错愕道:林希不是住这么?

王夺将早准备好的大袋子铺在满是灰尘的沙发上,让她慢慢坐下,才道:这房子我租的,我们分了手,她其实蛮有自尊心的,所以就搬了。

陆苏撇撇嘴:你跟我说一个想靠嫁金龟婿来翻身的人,有自尊心?

王夺咧嘴一笑: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我。好了,你坐这,我进去先把你的房间收拾一下。

陆苏淡淡道:我要住你那间。

王夺一愣:啊?为什么?我那间是客卧,又小,光线又不好。

陆苏若无其事地道:我不想住林希那种人住过的房间。

王夺奇道:我和她比起来,你难道不觉得我更没品一点?

陆苏轻描淡写地道:你至少承认自己的缺点,而她,死也不会承认自己其实是想嫁给金钱,虚伪得要命。

王夺脸色微微一变,终究只点了点头,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

砰!

房门关上。

你关门做什么?陆苏忽然有点不舒服的感觉,看看周围陌生的环境。

打扫的时候灰尘大,收拾完我再把你扶进来,然后关门收拾外面。屋子里王夺应了一句。

他的细心陆苏早已习惯,她没再说什么,拿出手机。

是时候寻找未来的出路了。

想要把她陆苏搞垮,谈何容易!

陈鹿啊陈鹿,当我再见到你时,会让你再笑不出来!

十几分钟后。

啪!

正在卧室里打扫的王夺一惊,慌忙开门而出,只见陆苏的手机掉在地上,已经碎成好几块,电池都露出来了。

你摔手机干嘛?王夺有点心疼地走了过去,蹲在地上捡手机尸体。

这手机一万多,陆苏真的是

咱们离婚吧。陆苏偏着头,没让他看到自己的俏脸。

离婚?为什么?王夺大吃一惊,抬头看去。

你已经没有再跟着我的理由了。陆苏轻轻地说道。

等等,你的意思是王夺下意识站起来。

我已经彻底完蛋了陆苏喃喃道,再没翻身的机会,没钱,没权,没势,你再跟着我,毫无意义

王夺一震,绕到她身前。

看到的是泪流满面。

与《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