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逃妻蜜蜜宠》若心全文在线阅读 
第9章 活下去

总裁逃妻蜜蜜宠

时间:作者:若心

总裁逃妻蜜蜜宠》小说的主角是韩应白若心韩应白若心,是由若心所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总裁逃妻蜜蜜宠主要讲述了:在若建国的示意下,那个打手去掰陈望京的手,没想到的是,这个孱弱的老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那紧握的双手,竟然根本掰不开!你们,都过去。若建国皱了皱眉头,示意身后的几个打手都过去帮忙。陈望京在他们的围攻中,拼命地摇晃着身体反抗,不过,即使用尽了全力,他也只能引起轮椅一点点轻微的晃动。看着那样辛.........

总裁逃妻蜜蜜宠》小说的主角是韩应白若心韩应白若心,是由若心所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

《总裁逃妻蜜蜜宠》第9章 活下去!!!

在若建国的示意下,那个打手去掰陈望京的手,没想到的是,这个孱弱的老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那紧握的双手,竟然根本掰不开!

你们,都过去。若建国皱了皱眉头,示意身后的几个打手都过去帮忙。

陈望京在他们的围攻中,拼命地摇晃着身体反抗,不过,即使用尽了全力,他也只能引起轮椅一点点轻微的晃动。

看着那样辛苦保卫自己心血的外公,若心双眼通红,忍不住喊道:放开外公!你们放开外公!

此时王秋菊却觉得格外的神清气爽,只是瞥了一眼若心,并没有理会她。

若建国倒的眼神倒是稍稍闪了一下,不过也就仅仅只是一瞬间,很快就又恢复了一脸的冷硬。

若心眼睁睁地看着外公被那些人拉扯着,从轮椅上重重地跌了下来,瘫痪的他显得十分狼狈,却还是把自己的拳头死死压在身下。

很快,王秋菊就没了耐心,漫不经心地对打手说:下手吧,打到这老东西妥协,只要给他剩一口气就行。

话音刚落,那几个久久不能得手的打手,也就毫不客气的开始对陈望京拳打脚踢。

老人在密集的拳脚中,却根本闪躲不及,硬生生的挨着那些拳头,眼看嘴角已经渗出了血丝,却还是不给他们一点反应。

只是伏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外孙女,目光中有对这些人的恨意,也有都怪孙女的疼惜,更有对自己无能为力的悲哀。

若建国这才明白过来,看来这老头子真的是宁愿死都不会屈服了。

他同时也注意到了陈望京的目光,发现,对于这老头子来说,似乎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

停吧。若建国突然开口:看来挨打远没有看着你的外孙女受苦疼啊!

说完就指挥着打手到了若心的面前,准备用若心威胁陈望京屈服。

你又要让别人打我?若心死死地盯着若建国,眼底的寒意无比浓重。

若建国不敢看她的眼睛,转过身去,没有回答。

呵!自己这个爸爸可真的是个好爸爸!一直对王秋菊若墨然母女的行为视而不见,就连自己几乎被那两个人打死,他都不曾眨过一下眼。

如今,竟然还为了利益让别人殴打自己,若心笑了,自己竟然还会对这样的人渣抱着一丝希望,真的是太蠢了!

哈哈哈!哈哈哈!若心在打手的拳脚之下,竟然气得狂笑起来:若建国,你有本事打死我啊!你要打不死我,我一定要你们全都不得好死!

若建国始终背对着她,没有给她任何反应。

而那边陈望京瞪着眼睛看着发生的一切,因为气急,脸色都被憋得通红,却还是丝毫没有松口的迹象。

若心,看来你在这老头子眼中也没有多重要嘛。王秋菊出口讽刺:不过,这老东西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还死守着泰成做什么?

若建国也皱眉,这老头子的行为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突然若建国似乎想到了什么,让那些打手停了下来,上前一步,走到陈望京的面前:你是想跟我做交易?

陈望京没有办法回答。

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想让我们放了若心?

陈望京憋得通红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肯定了若建国的猜测。

我们放她离开,你乖乖按指印?若建国试探着继续询问,却没有等来预想中的点头。

这次陈望京却并没有爽快地点头同意,而是继续盯着若建国,像是要跟他讨价还价。

无声地对峙了许久,若建国终于退了一步:她捅伤丽珍的事情,我们也不计较了,行吗?

陈望京一直紧绷着的身体这才逐渐变得松软了,浑浊的眼睛里只剩下慈爱,看着若心的脸,点了点头。

外公!不要答应这个人渣!若心想要扑上前去,却被若建国的打手给拦了下来,她实在不忍心看着外公一辈子的心血落到这些小人的手里。

可是陈望京却并没有理会她,只是拼命扯着嘴唇,用嘴型说着:活下去!走!走!

若建国捡起了落在地上的文件,蹲下身去,递到了陈望京的面前。

陈望京稍稍动了动身子,却还是没有伸出手,再次看向了若心的方向。

若建国无奈:你这个老狐狸,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要跟我讨价还价,好吧,你的条件,我接受了。

或许是出于对这个老人的一丝敬意,若建国还是决定把答应他的事情都做到。

直接打电话给警察局表示要撤案,这样的举动引来了王秋菊的不满:建国!那死丫头可是差点杀了我!就这样算了?

你不想要公司了?若建国懒得跟斤斤计较的王秋菊争论,毕竟他也知道事情的经过,于是一句话就让王秋菊哑口无言了。

她是想好好地教训若心,可是,他们一家人衣食无忧的生活更重要不是吗?

只是,就这样放过若心,她还是有些不甘心的。

一旁的若墨然看出了她的心思,带着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附在她的耳边说了些什么,随后,王秋菊的表情缓和了下来。

这一对母女都心怀鬼胎地看着若心,那眼神就像是阴森的毒蛇,正在若心的身后,吐着蛇信。

放开她,让她走。若建国面无表情地示意打手放了若心。

外公!若心刚一自由,就向着陈望京的方向扑了过去:若心带你走!

还没碰到陈望京的衣角,若心就又被人给拉了回去,任她怎么扑腾,都没有办法靠近外公。

你可以走,但他不能离开。若建国看都没看若心一眼。

是,他可以放了若心,但是陈望京怕是要一直在这里待到死了,因为他担心这个老头子一旦离开了,再搞出些幺蛾子,把财产都转给若心。

好在,陈望京本来也活不了多久了,本来身体就不好的陈望京,如今又挨了一顿打,自然是离鬼门关不远了。

《总裁逃妻蜜蜜宠》第10章 一场噩运

任若心撕心裂肺地闹着喊着要陪在外公身边,她还是被若建国的打手给轰了出去。

依然伏在地上的陈望京,一直亲眼看着自己的外孙女从这个家里离开之后,才终于露出一副疲惫不堪的神态,伸手在若建国递过来的文件上按了指印。

若心想要找人求助,却不知道应该找谁,现在的她,真的是一个无依无靠,独自漂泊的孤魂野鬼了。

在这种时候,她甚至有些恨自己的妈妈,如果她不离开的话,那么外公也不会落到如今的下场!

当然,这样的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的,她终究还是明白,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若建国和王秋菊他们一家!

有朝一日,她一定要把他们加诸在自己身上的痛苦全都如数奉还!

若心没敢走远,只是在陈家老宅附近晃悠着,她担心外公,担心外公在那里受不到好的照顾。

毕竟,自己离开时,外公已经很虚弱了,状态可以说是相当不好了。她真的担心,担心外公会死在那些人手里!

可是她也不敢硬闯,因为知道自己孤身一人闯进去的话,不但不能帮到外公,反而还会成为他的负担。

思来想去,若心拿出了手机,打出了一个电话:喂,李叔叔,我是若心啊,您能不能帮帮外公?是这样的

电话对面的人,是泰成的一个董事,也是外公曾经的好友,但他听若心把事情讲完之后,却是很快拒绝了她的请求。

小时啊,那时你们的家务事,我一个外人怎么好插手呢?更何况,你外公毕竟是你爸爸的岳父,他们不会真的对他做什么的。

这样的说辞,若心真想问问他自己信不信。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现在若建国是泰成的掌权者,如今又拿到了外公的股份,所以这些人不敢开罪他吗?

所谓的老友,到了紧要关头竟然是这样的态度!

若心愤怒地伸手砸向身旁的墙壁,可是,她的手一片血肉模糊,那堵墙确实巍然不动,就像是让人无法反抗的命运一般。

若心又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但那些人无一不是借口推脱,到了后面,甚至有些人干脆就不接她的电话了。

人情冷暖,果然是十分的残忍。

在浓重的黑夜中,若心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一直打到绝望。

就在她正准备不顾一切地冲进去时,却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护士的惊呼:陈老!

若心心里有了很不好的预感,而很快,她的这种预感就被证实了,她最最亲爱的外公,去世了!

听到这个消息,若心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若心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十分柔软的大床上,这个地方似乎还有些熟悉。

再扭头仔细看看,她竟然看到了韩应白那张很不愉快的脸。

一时之间,若心觉得自己似乎是在做梦,她不知道,到底哪些是真实发生了的,哪些又只是梦境。

多么希望,外公的去世真的只是一场噩梦

你就那么喜欢跑?韩应白的声音在若心的耳边响起:我一个不注意你就闹出了这么多事?

若心没有回话,什么叫她闹出来了这么多事?难道是她想自己的外公遭到那样的事情吗?

只是她没有心情再去争吵什么,心里只想着,外公临走前一定很凄凉,很孤单

自己的女儿、外孙女都没有在身边,一辈子的心血泰成公司也被夺走了,而他自己的家里还住着那些夺走他一切的人!

想到这些若心就无比气愤,不自主地红了眼眶。

喂,你怎么了?突然这样很吓人的。韩应白看到若心竟然不跟自己斗嘴,反而是一副难过的样子,心里忍不住有些不安。

不过,她这样楚楚可怜的样子,可真的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好好疼爱啊,韩应白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又开始心猿意马了。

他凑过去想亲一下若心,却在靠近时看到若心那一脸冰冷狠绝的表情。

终于还是忍下了内心的躁动,转身出门去了。

弄清楚这几天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韩应白对程绪说着,他能感觉到若心一定是经历了非常不好的事情。

那天他派出去的人,可是在街上捡到了昏迷的若心,想到这里,韩应白的一双眸子,就露出了危险的凶光。

只是,似乎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若心坐在大床上,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眼睛直直地盯着门外韩应白的背影,像是在注视着他,又像是什么都没有看。

过了很长时间,若心的眼睛才终于再次聚焦,起身向着门外的男人走去。

这时,男人正在通过电话听别人说着些什么东西,时不时地说着:嗯,好,我知道了。

若心不会知道,这是程绪在向韩应白汇报她这几天的经历,包括她被若建国带走的事情,包括她外公一夜之间突然去世的消息。

你喜欢我吧?若心走到韩应白的背后,幽幽地问道。

韩应白怔了一下,又很快恢复自然,转身看着若心:哦?谁给你的自信?

若心并不气馁:至少你喜欢我的身体吧?

说着还特意把上衣的扣子又解开了两颗,露出了大片白皙的皮肤,以及那若隐若现的一条事业线。

眼前的情景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纵使自控力强大如韩应白,也还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若心的身体实在是太完美了,皮肤新嫩光滑,身材凹凸有致,该细的地方纤细,该有肉的地方也毫不含糊

看着看着,韩应白又忍不住想要把她扑到了,不过到底还是保留着几分理智:你的身体是还不错,所以呢?

看着似笑非笑的韩应白,若心明显感到他肯定已经知道自己的意思了,可是这个男人却不打算主动开口,非要让她自己说出来。

这样,我们做一笔交易怎么样?若心捏了捏衣角:我给你你想要的,你帮我对付一些人。

与《总裁逃妻蜜蜜宠》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