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皇by东方十三精彩章节 
第九章烟雨欲来,风雪夜去

九州皇

时间:作者:东方十三

张东顾宜微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张东顾宜微是《九州皇》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东方十三所编写的玄幻小说。小说精彩段落:望着那黑色行衣的窈窕女子,众宾客各个面面相觑。刚刚发生了什么?周家的精锐保镖,居然拦不住一个女子??而且,要知道,这女子可是以无敌之势直接从人潮之中,活生生的撕扯出了一条路!她途径之地,原先站定的保镖,全数倒下!竟无一人直立!站在一旁的周论证见到这一幕,面色一惊!这怎么可能?!别人.........

精品小说《九州皇》by作者“东方十三”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九州皇》第九章烟雨欲来,风雪夜去

望着那黑色行衣的窈窕女子,众宾客各个面面相觑。

刚刚

发生了什么?

周家的精锐保镖,居然拦不住一个女子??

而且,要知道,这女子可是以无敌之势直接从人潮之中,活生生的撕扯出了一条路!

她途径之地,原先站定的保镖,全数倒下!

竟无一人直立!

站在一旁的周论证见到这一幕,面色一惊!

这怎么可能?!

别人不清楚他周家保镖的实力,他又怎么可能不清楚?

毫不夸张,他周家的保镖不亚于刑部之人,更何况,那其中还有那一族的人

此女究竟是谁?!

龙梦单膝跪倒在张东面前,眼中似有领罪之意。

"我让你查的查清楚了?"

淡然话语传出,龙梦连忙抬头,恭敬道:"已经全部查出,周家所涉,全都在此。"

接过颇为沉重的账单,跪在张东面前的龙梦声音继续。

"顾家之事发生后,周家接手了顾家别墅三栋,其中包括顾家府邸,还有珍奇古玩数十件,以及应由刑部处理的顾家现金流二十四亿,已经通过境外银行全数打入周家对公账户。"

"也正是因为这笔资金,才能让周家成为一流世家!"

嗡~!

在现场的所有人脑内突生轰鸣!

顾家的灭门,真的与周家有关?

而且谁不知道他周家的靠山,是松江商盟?

这件事情,莫非,与松江商贸也有联系?!

声音传出,周论证再也没了先前的淡定和阴狠!

面如死灰!

当初侵吞顾家财产之时,由松江城刑部在其中周转,也因此,在刑部之中留下了这二十四亿每一笔如何洗白的一份账单!

可这账单怎么会出现在此人手中?!

莫非刑部转舵了不成?

"你究竟是什么人?!又是受何人指使做出这些假账来往我周家身上泼脏水的?!我周家行事光大,绝不怕你这些污蔑诽谤欲加之罪!"

顾家之事,虽不是他亲自出手,但他也参与其中,而且侵吞本该交由刑部上交本部的财产,若是真被查了出来,那可是满门抄斩之罪!

他绝不可能承认!

"欲加之罪?"张东眸光淡然的翻看着账本,随后随意的喃喃道,"通州律法,以非法手段侵吞他人资产,该如何处理来着?"

"通州刑律三款十八条,侵吞他人资产超过一亿元,监禁十年以上,若是刑部也参与其中,则为明知故犯,涉及之人全数抄家问斩!"

龙梦恭敬回话,听见这话的所有人面色如出一辙的古怪。

这是要干什么?

难不成,这青年是要按照通州律法来办此事不成?

他究竟是何身份?

周论证面色阴狠,他不是笨人,今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青年无事离开,此时,唯有灭口!

"一而再再而三辱我周家,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这三人,死活不论!"

话音刚落,如同潮水一般的周家卫队直接持着尖刀向张东三人涌来!

各个眼中澎湃森然杀意,但张东,只是将顾宜微护在自己怀中。

"一群蝼蚁,不知死活!"

龙梦娇声冷喝,语中似有滔天森意,身上行衣暴碎,叱咤间,竟从那满天衣屑之中飞出数十把泛着蓝光的钢镖!

噗!

下一瞬,围上来的保镖卫队彻底溃散!!

几具身体歪斜的倒在地面上,似还在痛苦的扭动着,但没过几秒,便气绝当场!

这飞镖有毒!

北境紫荆,此刻绽放!

溃散的周家保镖再次集结,数百号湛蓝色密密麻麻,但没人注意到,天峦大酒店外的一片黑芒!

站在门口的侍者刚想相斥,就被那腰间闪着幽然的深邃给吓得不敢动作!

那是

枪!

而且这黑色制服,不止一人,望着眼前的漫山遍野,侍者双腿一软!

这怕是有上万人吧!

就在此时,终于有宾客发现了场外的异动,话音之中止不住的惊恐!

"这这是怎么回事?!"

"周家祝宴现场,为何会有集团营的人?而且这些人又是从哪调来的??"

随着场内动静,场外发出震天轰鸣!

"龙魂营全体,前来告慰顾龙魂总教官已经顾家所逝之人!"

万人齐声!

震耳欲聋!

嘭~!

宴会正厅玻璃轰然爆碎,满天碎片飞泻而出!

周论证此时也注意到了场外,更是听到那万声告慰之人,面色惨白无比。

顾魂龙!

居然真的是他!

周论证算无遗策,但却没算到,会是一个已死之人,毁了他的一切!

但他不信!

拨通了一个号码,未到一刻,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缓缓从电梯走出,眼眸之中写满凶戾。

"何人,敢在我松江商贸眼皮子下,如此大胆?"

厉喝声缓缓飘荡,男人眼中似有审视。

孔栾涟!

天峦大酒店的拥有者,那一族的人!

当见到这西装男人之时,在松江城不可一世的周论证,竟然是卑躬屈膝的到他面前微微拱手作揖!

"孔先生,您终于来了!"

劫后余生的模样,让孔栾涟有些厌恶,随手一摆打发了他之后,随后冷眸望向张东。

"阁下是本部的人?"

"可阁下不知道吗?北境本部严律,不允许私派集团出境,而且看阁下年岁尚轻,想必不要为了一时的冲动,而搭上了长辈的仕途!"

孔栾涟言语淡漠,在他看来,张东就是个借着家中长辈威势来作威作福的公子哥,这样的男人,他孔栾涟不屑。

"你在教训我吗?"

再次抽出一支烟,张东缓缓点着,其中,连看都没有看孔栾涟一眼。

倍感侮辱的孔栾涟面色一沉,随后声音愈发寒冷。

"教训谈不上,但今日阁下如此辱没我的盟友,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无论如何,阁下今日都要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为周论证还有各位宾客,表达歉意!"

孔栾涟自问自己开出的条件足够简单,毕竟对方背景不明,贸然会惹出更多祸端。

但一个道歉,于情于理。

"道歉?"

张东将账本交到一旁的龙梦手中,随后眼神淡漠的看了眼孔栾涟。

"这个词,早就从我张东的字典里消失了。"

他乃北境之主。

放眼通州,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即使是其他一境之主,也没资格让张东道歉。

他凭什么?

"我劝你尽快离开,今日就算是孔明传来了,也护不住周家。"

张东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孔栾涟面色如雷。

孔明传,正是家主大人。

问鼎通州的大人物,在这青年口中,如同尘埃一般,微薄渺小?

"好大的口气,那我也告诉你,今日只要有我,你就休想动周家一下!"

周论证第一个反应过来,面上满是欣喜。

他不信,那一族的人出面保他,这青年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但张东,笑了。

从刚开始进入宴会正厅,到现在,张东淡漠的神情终于解冻。

随后的话,却是让人如坠冰窖。

"既然如此,你就和周家,一起死吧。"

随后,张东再次拿起那本账本,像是玩闹一般,随意飞出。

但,就在那账本离手的那一刻,一阵疾风呼啸而至!

钝化的纸张,如同锋利的钢刀,在全场注视之中,正中孔栾涟头颅中央!

"砰!"

孔栾涟瞳孔放大,眼中残留着话语间的自信,可现在的他,全然没有刚刚的神采飞扬。

鲜血浸染账本,在一片哗然之中,那具身体缓缓倒下!

在场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这他妈的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用纸杀人??

淡漠双眼环视周围,深深呼出一口烟雾,话语中带着无尽的金鸣!

"各位,还有人要保周家吗?"

《九州皇》第十章天下无二,北境独一

空气犹如凝固,众位宾客齐齐后退一步!

太太他妈吓人了!

天峦大酒店,背景是如何的深厚?

可就是这样的人,却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如此杀死!

就因为替周家说了一句话。

这是何等冤枉??

比窦娥还要冤啊!!

在场的众人,即使想为周家说话,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

是否,比地上那具尸体还要显赫?

惬意的呼出一口烟雾,弹指丢出烟蒂,眸光淡漠的扫过全场。

"那既然没有人为周家说情,或有异议,那么按照通州律法,周家直系血脉,理应问斩!"

"至于他们家的财产,上交本部封存罚没吧。"

此言一出,现场更是陷入死寂!

这!

这是将此地当成庭审现场了吗??

即使这青年是本部之人,也没有越权的资格!

他这样,不是压根不把刑部放在眼中吗??

僭越!

一旁的周论证早就像是被抽去浑身的气力,面色苍白得吓人,双唇止不住的哆嗦!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不知从哪出来的顾家少爷,行事会如此狠辣!

现在已经无人能够救他,他只有最后一搏!

"张东,顾魂龙已经死了,你的气也出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好歹也是周家的掌控者,而且还是道一郡四道商会的荣誉理事,你不怕孔家,但若是那四族联手呢?"

周论证生死一搏,将自己隐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身份全盘托出,希望借此来挽回一条活路。

闻言,张东嘴角划出了个讥讽的弧度。

"四道商会,那四族,真是好厉害的身份。"

话语刚落,一直恭敬站在张东身旁的龙梦,猛地一步上前,手中一枚翡翠虎牌栩栩如生,如同要将他吞噬一般!

"北境集团左护卫,本部万人掌控,见此腰牌,如见通州至尊!尔等,还不速速下跪恭迎?!"

龙梦俏脸寒霜,娇声厉喝!

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

这左护卫,虽说在本部没有品级,但却是一境境主的贴身护卫!

也就是说这青年

境境主??

这二十余岁的青年,是偌大的北境之主?!

他刚刚威胁了境主大人??

"砰!"

单膝重重砸在地面,周论证像是没感觉到疼痛一般,双眸呆滞面如死灰的望着张东。

境境主!

而且,刚刚自己居然用那些可怜的关系和后台,威胁他

这是如此可笑?

身后的宾客们望见周论证下跪,更是不敢出声。

刚刚那女子,拿出了什么?

竟然让周论证下跪?!

要知道,即使现在周家大势已退,但是他周论证,还是那个周论证!

没有活路的情况下,他又怎会给这青年下跪?

"下辈子,做人别贪心。"

淡然话语缓缓传出,"更要记住,下辈子,别遇上我!"

黑色如同潮水一般涌入,宾客们在一瞬间被推搡着赶出宴会正厅,随着枪声响起,虽然未曾看到现场,众多宾客们还是身体一颤。

结结束了?

刚刚成为一流世家的周家

没了?

刺鼻的汽油味飘出,张东牵着顾宜微的手,缓缓走出宴会正厅。

随后,手上的火苗,轻轻弹出

像是没察觉到身后的热浪一般,张东牵着顾宜微,站在一脸心有余悸模样的宾客面前。

"各位,北境本部行事,请各位守口如瓶,否则,周家,就是你们的榜样。"

"另外,一周后,我们顾家也将召开一场宴会,稍后我会让人送上请柬,请各位到时一定前来。"

说完这两句话后,张东直接带着顾宜微离开了熊熊火海,而众位宾客拿到手中的请柬,无一不是面色古怪。

请柬是全金的。

一个龙飞凤舞的顾字上,被一圈小字缠绕。

"天下无二,北境独一。"

有人淡淡念出这段话,宛有一个声音在众人心中异口同声。

他就该如此狂妄!

如此狂傲才当是他!

就在此时,一声厉响破空,刚拿到请柬的莫松胜,脸上的劫后余生还未退去,缓缓的倒在众人面前。

"侮辱大人,还想活着离开?"

龙梦冷喝一声,随后,那犹如枯木一般的身体,被丢进熊熊烈火之中,火焰如同跳舞的魔鬼,此时,更是尽情摇曳!

夜色,星光满天。

张东一身宽衣泽袍,缓缓驶入一处宅院,恭敬的捧起骨灰盒和牌位,领着顾宜微走进正中的一间祠堂。

祠台上,早已经摆放了一尊灵位。

那是他的师傅。

也是将他选入,本部的人。

本部之人,无论品级多尊贵,都得称他师傅一声先生。

如果说,顾家是他的新家,那么他的师傅,就是将他从深渊中重新拉回光明的人。

可是三年前,师傅,却深入北境战场的那片神秘战区,之后,便彻底失去了讯息。

之后,张东苦苦等待到的,只有勘探队传来的死亡讯息。

不止一次,张东想要深入神秘战区,带回师傅遗体,可每一次,不仅仅身负重伤,更是无功而返!

站在牌位前,将那三枚牌位,恭恭敬敬的摆好。

随后,深深一躬。

在他身后的顾宜微,见到这一幕,美眸淌下两行清泪。

爸,妈,哥哥

你们看到了吗?

东哥,在为你们报仇!

那些伤害过咱们顾家的人,每一个,没一人,都无法逃脱!

这天下伤顾家至深

东哥,就让这天下,还咱们顾家一个公道!

为众多牌位供上两排香,张东轻轻叹了一口气。

"宜微,通州设计的宿舍,以后就不要回去了,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新的顾家!"

听着耳边的坚定,顾宜微重重点头。

"好!"

松江刑部!

望着眼前的监控录像,毕彬严一脸严肃,随后更是重重的一拍面前的桌案!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松江城内为何会出现如此无法无天的狂徒?!还有这些雇佣队,究竟是从哪来的??"

城市内不允许出现集团营,所以,刚刚龙魂营包围天峦大酒店之时,使用了信号屏蔽设备。

一片漆黑,也正是因此,毕彬严才会将这集团中人,误认为是雇佣队。

望着滔天震怒的毕彬严,台下,无一人敢言语!

毕竟这一次出了那么大的事。

周论证,周家灭门。

天峦大酒店被彻底烧毁,里面的人,全部被烧成了灰,面对一摊黑灰,物证科根本无法检验!

就在此时,西装革履的孔栾天满脸怒意的闯入会议室,一把手枪重重的砸在桌面!

"毕彬严,你能跟我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望着眼前的男人,毕彬严不敢有丝毫怠慢,使了个眼神让其他人全都出去,随后颇为尊敬的为男人落座。

"我儿子死的不明不白,连我们孔家支持的周家也被一夜灭门,你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被接连质问,毕彬严微微擦汗,随后调出了监控录像。

"孔先生,我们很确定,这应该是一伙亡命之徒所为。"

"而且匪首,名为张东,据证人所说,这张东自称是顾家少爷。"

眼眸低沉的看完了监控,孔栾天双目深处似有接连涌起的滔天杀意!

顾家

张东!

没有想到,本以为一切做的干净无比,却还是有那么一束火苗死灰复燃!

不过仅仅只是火苗而已

对付火苗,踩灭即可!

"张东你杀我儿子,那我就让你看着你顾家之人,被折磨虐杀在你面前,你却无能为力!"

残酷冷血的话语淡淡传出,一旁的毕彬严心中寒意更甚!

那一族怒了!

与《九州皇》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