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龙归来by小鸡吃老鹰精彩章节 
0009深巷酒香,杀意惊起

狂龙归来

时间:作者:小鸡吃老鹰

楚凡李寻雪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楚凡李寻雪是《狂龙归来》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鸡吃老鹰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精彩段落:看到大伯一脸严肃,孙超也不敢怠慢,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掀开其中一帘白布,一张女人的脸暴露在眼前,睁着大大的眼睛,瞳孔扩散无神,里面还有余散未尽的惊恐。"芸姐?"孙超双目一瞪。孙雄是孙超他爹,可芸芸并非是他老妈,芸芸只是孙雄的一个情人,孙超心知肚明,平时也只是喊她芸姐。"你.........

精品小说《狂龙归来》by作者“小鸡吃老鹰”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狂龙归来》0009:深巷酒香,杀意惊起

看到大伯一脸严肃,孙超也不敢怠慢,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掀开其中一帘白布,一张女人的脸暴露在眼前,睁着大大的眼睛,瞳孔扩散无神,里面还有余散未尽的惊恐。

"芸姐?"孙超双目一瞪。

孙雄是孙超他爹,可芸芸并非是他老妈,芸芸只是孙雄的一个情人,孙超心知肚明,平时也只是喊她芸姐。

"你再看旁边一具。"孙淼声音沙哑。

孙超心中咯噔一下,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似乎发生了什么预料之外的事情,他咽了口唾沫,双腿有些发软的走到旁边一具尸体旁,掀开白布。

"啊!"

孙超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浑身冷汗,那一瞬间大脑充血,一片空白,宛如要失去意识。

"爸!"

"怎么会这样?我爸怎么会这样?是谁杀了他?"孙超惊恐大叫。

孙淼走了过来。

"在南部码头发现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下面有人汇报,是被一批不知名雇佣兵干掉的,那些人穿着血红色战衣,来历神秘。"

"来历神秘?难道我们黄龙会会怕那种外来势力?怎么不帮我爸报仇?"孙超面色狰狞,愤怒到了极致。

"用最直白的话告诉你,我们黄龙会,远远不是对手,也就是说,你爸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孙淼看了他一眼。

他们黄龙会人手两千多,还都是一些杂兵,大部分战斗力跟街头混混差不多,而对方明显是正规雇佣兵,根据手下汇报,对方足足三千多人,战斗力完全不成正比。

孙淼也在多方渠道打听这是怎样一支力量,可惜到现在还没有结果。

"大伯,关于对方,难道一点消息都没有?"孙超深深吸了口气,这个时候他清楚,千万不能闹脾气冲动,父亲死了,在黄龙会他地位会直线下降,现在他唯一的靠山就是大伯孙淼,若是让孙淼生气,他就完了。

"和平公主号上有个叫周寒的船员似乎知道些什么,现在那人被码头官方人员带走了,问不出情况。"孙淼摇了摇头。

"不过"

"大伯,不过什么?"孙超双目一凝。

"不过,三日后你大婚之日,南部码头的那些官方管理者也会到场,我倒是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好好问问到底是谁杀了老二他们!"孙淼目光阴冷。

现在那边的消息被封锁,即便是码头的官方管理者,也不可能把消息透露出来,毕竟这件事牵扯太大。

三天之后就不一样了,以他孙淼的人脉,必然能够从那些人口中隐晦的问出点什么,他们黄龙会多的是钱,还怕买不来想知道的消息?这个世界,可没人会跟钱过不去。

"那我三天之后的婚礼照常举行?"

"当然,非但如此,还要大张旗鼓的举行,证明我们的力量,暂时不要把老二死亡的消息传出去,否则对我们黄龙会造成极大影响,古武堂跟我们看似和谐,实则早就想把我们排挤在外,独自享用晋西市这块大蛋糕。"孙淼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孙超渐渐冷静了下来。

他爹死了,以后自然是他继承他爹的位置,这件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他更早上位,意味着更有机会掌控黄龙会。

因为他大伯孙淼年纪也不小了,总不可能一直待在会长的位置上,可能这也是老天对他的一场考验。

再说楚凡这边,他离开之后,一群蓝领执法者抵达现场。

并非是他们来的慢,而是被血龙卫堵在外面,没法进去。

"吴小姐,您没事吧?刚刚外面那是什么人?"一名蓝领执法队长快跑过来。

郭队长也是满头冷汗,心中惶恐不已,吴家发生枪击案,他没有第一时间赶来,这是他职责过失,倘若是吴小姐有个三长两短,他也可以摘了他这身蓝衣了,甚至被追究责任,入狱观察。

"郭队长,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那些红衣人明显不是什么小混混,这么一大批人进入我晋西市,你们不知道是谁?"吴玉琦阴沉着脸盯着他。

"这我们之前确实没接到消息,我正在让手下调查,相信不久肯定能给吴小姐一个交代。"郭队长擦了擦汗,悻悻说道,"对了,吴管家他?"

"死了。"吴玉琦冷冰冰的说道。

"呃您放心,这事我肯定给你们吴家一个交代,不抓住凶手,我决不罢休。"郭队长信誓旦旦的说道。

"希望郭队长能早点给我个说法,我爷爷,他真的生气了。"

吴玉琦的爷爷,自然是吴家如今的太上皇,即便是吴家当任家主都得礼让三分,做出某些决定之前还得请示这位太上皇,他动怒,整个晋西市都不得安宁啊。

吴管家跟了吴老爷子几十年,如今被人闯进吴家领地一枪打死,他如何能坐的住?这件事发生之后吴老爷子就大发雷霆,宣布要凶手全家偿命。

"保证,我保证全力以赴。"郭队长满脸冷汗。

晋西市第一家族,岂是他区区一个蓝领执法队长能够招惹的?

之后,网上迅速贴出通告,悬赏那群红衣战士的身份信息,可奇怪的是,很快这则通告就被下架了,似乎有一股神秘力量,连蓝领执法总部都能干预。

这些事吴玉琦自然是不知道的,她跟钟明生等一些年轻一辈天骄连夜找到了所属势力高层,把这件事汇报了上去,有些决定,他们不能做主。

楚凡离开原李家别墅区后便朝着原路返回,徐辉则是赶去安顿他的第一列编编队,这么庞大一批人马在闹市区附近行动,少不了动乱人心。

此次帮亡兄复仇虽然无惧一切,可楚凡也不想牵连太多无辜的人。

"一转眼就是六年,城市还是当年那座城市,可我们人生轨迹,却已截然不同,我走上了一条非凡之路,你却与我天人两隔,穷极一生,真正的朋友知己,当世能得几人?"

被家族驱逐,追杀,父母失踪至今,生死不知,楚凡的真正亲人仅剩下李寻欢、义父、寻雪等等少数几人,当然还有那个挚爱的女孩。

目光射向远处的通明灯火。

晋西市作为二线城市,即便是夜晚,依旧是人潮如海,无数巨楼拔地而起,灯红酒绿,楚凡穿着素衣,气质出尘,与这街区显得格格不入。

一一寻访故地,心境也不由得发生许多微妙变化。

"云梦酒吧?"楚凡看向街角一处不起眼的招牌。

陈云梦,这是当年李寻欢最喜欢的女孩,后来与她分开也是家族所迫,因为联姻需要,才跟吴玉琦走到了一起,不过从李寻欢时常的来信中楚凡也明白,他心中非常放不下这个女孩,从大学走向社会的感情,不是那么容易放下的。

如今李寻欢身亡,这个女孩也不知怎么样了,这间酒吧?是她开的吗?

楚凡记得她大学时曾说过,如果与寻欢分开,那么就一个人开个小酒吧,在这座小城度过余生。

也算是个让人佩服的痴情女子。

走进酒吧,幽静清香,一闻到这香味,楚凡心中便了然,因为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味道。

"里面请。"一个女孩钻了出来,甜甜一笑。

"啊?楚凡?你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当兵去了吗?"这女孩神情惊讶,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你是来找云梦姐的吧?她在里面包间陪客人呢"

这个女孩是陈云梦是大学闺密张萌,看这模样,应该是跟云梦一起经营着这座小酒吧,只是她最后一句话,让楚凡一愣。

"陪客人?"

"嗯在陪赵家的公子哥赵海伦,自从寻欢哥,对了,寻欢哥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张萌小心翼翼的看了楚凡一眼,见到楚凡点头后这才放下心来继续说,"自从寻欢哥出事以后,云梦姐就堕落了,每天跟不同的人醉生梦死,私生活混乱不堪,劝也没用,已经把自己糟蹋的不成样子了。"

"赵海伦以前可是寻欢哥的仇人呢,云梦姐这样做是故意要气寻欢哥吗?"

张萌说到这里吐了吐舌头,颇有些无辜的说道,"寻欢哥九泉之下知道,该多伤心啊?"

说完张萌偷偷看了楚凡一眼,发现楚凡眉头紧皱,面若寒霜,直接朝着包间走去。

《狂龙归来》0010:何人不识君

"楚凡你干嘛呀?赵海伦虽然在赵家众多公子哥中排不上号,可他投资成功了一家公司,现在已经是身价千万的大老板,你一个退役当兵的可惹不起啊!"

"别冲动!"张萌从后面拉住了楚凡。

"再说了,这可是云梦姐自己情愿的,你掺合个什么劲?"

"云梦的为人我知道,她不会做这种事。"楚凡声音冰凉刺骨。

"可她就是做了,你怎么这么犟呢?赵海伦在咱们这一块手段通天,跟不少蓝领执法者交好,你惹了他,晋西市根本没你生存的地方,你还是赶紧走吧。"张萌说着试图把楚凡往外推,可楚凡就像是一根石柱子,哪是她一个弱女子能推动的?

"楚凡我可警告你,你别自找麻烦,这个社会不是如你想的那么天真,现在早已不是在校园,也不是在你那只有训练吃饭睡觉的军中,这是现实赤裸的社会,逞一时意气,会让你丢命。"

"这些事,不是你应该考虑的。"

楚凡淡淡看了她一眼,此时前面某包间中隐晦的声音,渐渐传入楚凡灵敏的耳中。

包间内,两男一女。

赵海伦肥头大耳,高座首位,旁边是一名执法局的蓝领工作人员,陈云梦坐在对面。

"云梦啊,我赵海伦也不是无名之辈,配你,绰绰有余,我都没计较你是李寻欢玩过的女人,你不要不知好歹。"

"来,喝了这杯酒,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赵海伦两只手拿着两个酒杯,其中一支递给坐在对面的女人。

这女人二八芳龄,鹅蛋脸,穿着明黄色的衣裙,即便是在酒吧这种地方也显得气质出尘。

"赵海伦,你应该清楚,我这一生,只有李寻欢一个人。"云梦浅笑道。

"那家伙已经死了!"

"他死了,那我的心也死了,所以你还是换个要求吧,如果你执意这样,我宁愿让这家酒吧永远关门,也不会让你得逞。"云梦淡淡说道。

赵海伦眼皮抽了抽,一股无名之火涌了上来。

他堂堂千万富翁,还比不过一个死人?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别以为我的手段仅仅就是对付你这区区一个小酒吧而已,我有无数种办法让你在这晋西市生存不下去,寸步难行!"

"恰恰相反,做我的女人,你有花不完的钱!"

陈云梦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那我就离开晋西,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不过我这云梦酒吧到处都是摄像头,我死了,你能耐再大,也要吃官司。"

"你威胁我?陈云梦,看来你根本不知道我如今的能耐,你这酒吧都被我摸透了,摄像头我早就给你摘了,现在整个酒吧知道我跟你在这个包间的,只有张萌那个女人。"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张萌已经被我收买,她现在是我的人,你觉得,她会不会帮你通风报信?"赵海伦冷笑一声。

陈云梦脸上表情第一次出现剧烈波动。

张萌跟她是四年大学闺密,之后虽然分开了三四年,可自从他跟李寻欢分手开了这家酒吧后,她又回来了,在这里做酒吧经理,两个人共同经营酒吧,她怎么会相信张萌背叛了她?

两个人近十年的感情,张萌会投靠赵海伦这样的人渣?

"不信?"赵海伦嘿嘿一笑,掏出手机,直接给张萌拨通了电话。

"伦哥,那个楚凡回来了,他要冲进去,我拦不住他!"电话中传来张萌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的一瞬间,陈云梦心如死灰,张萌真的背叛她了?

等等,楚凡?他怎么回来了?

说话间,包间门被推开。

楚凡在前,张萌从后面小跑着也跟了过来,还保持着刚刚放下手机的动作,看向陈云梦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的闪躲。

"萌萌,为什么?"陈云梦盯着张萌,满脸无法理解。

张萌脸色变幻,眼看着也没法隐藏下去了,淡淡一笑,"云梦姐,哪有什么为什么?伦哥有钱有势,我帮他个小忙,等价交换利益,有什么错吗?"

"我们十年的朋友!"陈云梦伤心欲绝,眼眶红了。

哪怕赵海伦威逼利诱,哪怕是带着蓝领执法者以违法经营为由头要封了她的酒吧她也不在乎,可她无法承受十年姐妹感情,就这么没了。

张萌来到这个酒吧后陈云梦自问没有亏待她,即便是酒吧生意很差,可薪资待遇给的都是最高水平,甚至还给了她一部分酒吧股份,她哪里做差了?

"十年朋友?你知道我为什么跟你做朋友吗?"张萌忽然间冷笑起来,那张看上去可爱呆萌的脸,瞬间让人十分陌生。

"凭什么寻欢哥就喜欢你?凭什么我努力了这么久,他看都不看我一眼?凭什么?我长的不比你差,我自问你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凭什么就你能得到寻欢哥的爱?我不服!"

张萌歇斯底里的叫道,一时间整个包间都安静了下来。

"因为李寻欢跟我一样,喜欢上一个人以后,不会再爱上第二个人。"陈云梦面无表情的说道。

"呵,好优秀啊,可那又如何呢?他还不是死了?你还不是要被伦哥带走?现实就是,我过的比你好,这家酒吧,过不了几天,我就是老板。"张萌冷笑连连。

她话音刚落,赵海伦酒杯一砸,包间顿时安静了下来。

"都她妈少废话两句,我费这么大精力是来看你们演苦情剧的?"

张萌连忙换上笑脸,连忙走过去服侍在赵海伦旁边。

赵海伦的目光则是落在楚凡身上,眉头一挑,满脸戏谑。

"让我看看这谁回来了?五六年没见了吧?楚凡,不当兵了?回来继续投靠李家当吸血虫?"

"可惜,现在的晋西市,李家早就沦为历史,你的靠山倒了。"

说着赵海伦亲自倒了杯酒,往前一推,"而且今天,你很不幸,偏偏撞在这个关头闯进了这个包间逞英雄,我做事向来密不透风的,更何况你跟李寻欢那个死人是兄弟,所以,这杯壮行酒喝了吧。"

"赵海伦你什么意思?这件事跟楚凡没关系!"陈云梦挡在楚凡面前,怒目而视。

"这个世界每天死几十万人,都非得计较个有没有关系吗?他跟李寻欢那个死人是结拜兄弟,我这人,可不喜欢留着仇人活在世上,再者,斩草除根,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陈云梦不懂?"

"你想杀楚凡?"陈云梦双目一瞪。

"你倒不算太蠢。"赵海伦拍了拍手,忽然从四面暗道涌出一道道人影,足足十几个打手,手上拿着家伙,显然早就埋伏在这里。

"为了避免任何意外,我提前做足了准备,陈云梦,你还心存侥幸吗?"

赵海伦目光中充斥着兴奋与期待的火焰,他转眼盯向楚凡,却发现后者神色冰冷,一丝惧色都未浮现。

"我跟你走,你放了楚凡。"陈云梦焦急道。

楚凡一愣,脸上浮现一抹诧异,这个女人居然这么维护自己?因为寻欢的缘故?

实际上他迟迟没有出手,就是想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陈云梦是否跟张萌说的那样,已经变得十分不堪?

不过现在来看,这都是陈萌一派胡言,就跟他曾经在大学时认识的一样,云梦痴情专情,即便是最后跟李寻欢无法终成眷属,也不会放纵自己堕落。

"云梦啊云梦,看来你现在还没搞清楚一件事。"赵海伦边喝酒边摇头边说道。

"今天,你觉得你有机会逃出我的手掌心吗?你之前若是妥协,那么什么都好说,现在,太迟了。"

"我这人,不喜欢意外的,只能说这小子回来的不是时候,撞在了我的枪口上。"

"一个离开了晋西市六年的人,这种人出点意外,根本没人会注意到的,更何况是一个爹妈都没有的孤儿,我实在是找不到不敢弄掉他的理由。"赵海伦笑着。

确实,楚凡这种身份背景的人死了,根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赵胖子,曾经我们也是同学一场,我也没想到,你会让我起必杀之心。"楚凡进入包间后,也第一次开口说了话。

与《狂龙归来》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