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裳不沾衣》阿姰全文在线阅读 
第9章 阴煞

羽裳不沾衣

时间:作者:阿姰

羽裳不沾衣》小说的主角是殷久娘楚也维殷久娘楚也维,是由阿姰所写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羽裳不沾衣主要讲述了:找回理智,她才堪堪压下那冲天的恨意,攥紧拳头,楚也维,我们的账迟早要好好算一算!楚也维走到沾衣身边,拿出帕子擦拭沾衣的下巴,直到擦的通红,才把帕子扔在地上,用脚碾压,揽住沾衣想要带回主位。赤裸裸的侮辱,朱有常的脸涨的通红,拦住了楚也维,粗壮的手指指着沾衣。楚将军,十万两白银,换她。沾衣不知道朱有.........

羽裳不沾衣》小说的主角是殷久娘楚也维殷久娘楚也维,是由阿姰所写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

《羽裳不沾衣》第9章 阴煞

找回理智,她才堪堪压下那冲天的恨意,攥紧拳头,楚也维,我们的账迟早要好好算一算!

楚也维走到沾衣身边,拿出帕子擦拭沾衣的下巴,直到擦的通红,才把帕子扔在地上,用脚碾压,揽住沾衣想要带回主位。

赤裸裸的侮辱,朱有常的脸涨的通红,拦住了楚也维,粗壮的手指指着沾衣。

楚将军,十万两白银,换她。

沾衣不知道朱有常是谁,但是联想到那个舞姬把她推出来的动作,她也明白了,今日若是落到朱有常手中,绝对讨不了好处!

现在朱有常开出了十万两巨款,沾衣惨白了脸色,十万两,足够百万大军吃上三年的饱饭了,她害怕楚也维心动,把她送给朱有常,若是真的落到朱有常手里,还谈什么报仇!

没想到楚也维扑哧一笑,讥讽的看着朱有常:如今是楚某亲自找上朱大人,朱大人若是把钱捐出来,还能落下为国为民的名声,若是楚某禀报皇上,朱大人私库丰盈却不愿意为国家奉献半点,不知道朱大人,还能落下什么好处。

听了楚也维的话,朱有常的脸色连着变了几变,最终还是放下了手臂,让二人过去。

歌舞还在继续,又上来几个舞姬,楚也维举起酒杯,摇对朱有常:朱大人,方才多有得罪。

朱有常十分给面子的举杯饮下酒水,若不是那时不时流露出来的怨毒,简直叫人以为二人一笑泯了恩仇。

舞曲进行到一半,朱有常满面红光的对场内的舞姬扑了过去,当场就脱了舞姬的衣服,舞姬尖叫躲闪,朱有常挥着厚大的巴掌就甩了舞姬半死,然后开始脱自己的裤子。

看到这一幕,沾衣的眼皮重重跳了几下,差一点,被朱有常压在身下的就是她了。

楚也维捂住了沾衣的眼睛,唤来了管家:把姨娘带回房。

管家诧异的看了一眼沾衣,夫人去了以后,将军并不多喜爱女色,今日怎的就突然封了姨娘,虽然不解,但管家还是低头应下,对沾衣做了请的手势。

跟着管家离开了大厅,大厅内传出舞姬的痛呼,不用想也知道大厅里现在是怎样的情况。

管家带着沾衣快走了几步,直到听不见大厅的声音才开口询问道:姨娘叫什么名字,我回去便登记在册,好按时给姨娘送府中的例银。

我叫...沾衣。

现在她不是殷久娘,得用另一个人的身份,报仇血恨,沾衣咬紧银牙。

好的,沾衣姨娘这边请。

被送到房间,沾衣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了一把剪刀,藏在枕头下面,平日里杀不了楚也维,既然如今她做了楚也维的姨娘,有这个机会,那就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了结了他!

沾衣打算的很好,但是令她意外的是,当晚她并没有等到楚也维。

将军府书房,楚也维下巴紧绷,听着属下的汇报。

经属下打探,沾衣出生在不远的小渔村,双亲早亡被舅舅舅母收养,后来被舅母偷偷卖到歌舞坊,从没接触过可疑地人,应该不是敌人埋进府的奸细。

破阵舞应该是在歌舞坊学的,师从何人属下还没找到,已经吩咐了其他人继续打听。

沾衣现在的名字是坊主嫌她原本的名字难听,才给她改名为沾衣。

本名叫什么?

楚也维似是随意一问,下面的人却犹豫了片刻才开口道:阴...阴九娘。

听到这个名字,楚也维面色巨变,放在桌子上的手掌不自觉的用了力气。

那下属只听上面一声清脆,有了年头的木桌突然寸寸碎裂,片刻就碎成了齑粉,他连忙解释:将军,是阴阳的阴,九月的九!跟夫人并不是同名...

这句话压在下属的心中不敢说出口,自打先夫人死了,只要提起关于先夫人的事情,将军就放佛变了一个人,他并不敢触将军的霉头。

被下面的人打断了思绪,楚也维才冷静下来,恢复以往的波澜不惊:接着说。

下属点了点头,继续禀报:属下对这件事也有疑虑,就去小渔村打听,打听到沾衣姨娘是因为九月出生才起了这个名字,到了歌舞坊,坊主说阴九娘这个名字太阴煞,不吉利,才给沾衣姑娘改的名字。

楚也维突然冷哼一声,面上的长疤阴晴不定:那坊主甚是无知,驱逐出京,永不许回来。

下面的人连连称是。

挥手示意下属退下,楚也维在房中背手而立。

阴九娘,真的是巧合吗?指腹轻轻划过衣衫。

如果沾衣在场,定会惊讶,因为楚也维穿的是那件她绣到一半的衣服!

《羽裳不沾衣》第10章 孩子

天色渐暗,屋内点起了蜡烛,沾衣手中的剪刀反射出盈盈的光。

想要马上就要用这把剪刀刺穿仇人的心脏,她就觉得自己仿佛要燃烧起来了。

木门敲响,她赶紧把剪刀藏在枕头下面,打开门,迎头就被来人抱了个满怀。

楚也维满身酒气。

被抱住的沾衣身体僵硬,暗暗攥拳,提醒自己再忍耐一会儿,楚也维喝多了更好,那她下手会更加容易!

好一会儿,楚也维才放开了她,眸子里满是伤情的凝视:久娘...

沾衣猛的放大了瞳孔!

他竟然识破了她的身份!现在怎么办?!

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热吻铺天盖地而来,他把她压在了榻上。

炙热的嘴唇停留在沾衣身边,含糊不清的说:为什么你也叫阴九娘...你跟她...一样....

说着,男人顺着眼角就留下了热泪:久娘,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

眼泪滴落在沾衣的脖颈,沾衣猛的推开身上结实的胸膛!伸手抓住了枕下的剪刀,含恨怒道: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你就去死吧!

没想到,男人虽然喝多了,但是反应能力半点没有减弱,钳制住沾衣的手,夺过了剪刀,扔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转身又满不在乎的抱住了沾衣,忘情的吻着沾衣的唇:久娘,久娘,给我生个孩子吧,若是男孩,我教他习武,若是女孩,你教她女红。

沾衣脑袋嗡的一声,这句话,是他曾经对殷久娘说过的话。

愣神间,沾衣的衣衫已经被楚也维撕成了碎片,楚也维低吼一声,挺进了身体。

沾衣吃痛,颤粟着尖叫了一声,用力抓住了楚也维的肩膀,指甲深深的埋进男人的肉里,身上的男人放佛被血腥的味道刺激的更加兴奋,更加用力的横冲直撞,嘴里还不住的说着:久娘,给我个孩子,给我个孩子吧

事后,楚也维倒下便睡着了,沾衣忍着疼痛下了塌,脚踝刚刚落在地面,膝盖一软,跪在地上,她全然不在意的站起身,收好了地上的剪刀。

她改变主意了,在楚也维提到孩子的时候她就改变主意了,若是让他痛快的死去,太便宜他了。

他也该尝尝殷久娘的滋味,他也该尝尽世间疾苦,然后绝望的死去!

天初亮,透过窗户撒进朦胧亮光。这个时间应该是人熟睡的时间,可她却一夜无眠。

看着楚也维熟睡的侧脸,他好像瘦了。

正想着,身边的人动了动,似乎是要醒了,沾衣瞬间闭上眼睛装睡。

楚也维睁眼看了看外面的暮色,他竟然睡到现在,两年来,他每天都会在梦中惊醒。

突然他感觉到手臂传来阵阵麻木感,原来是沾衣枕着他的手臂,小巧的脸颊贴在他的手臂上,触感是那么清晰,小嘴微张,睫毛微微颤抖,似乎眼角还有一些晶莹的液体。

久娘......

将军,您.....怎么了?

与《羽裳不沾衣》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