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生子by第一修罗精彩章节 
第九章死人骨,蛇头香

阴生子

时间:作者:第一修罗

陆小九诗雨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陆小九诗雨是《阴生子》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第一修罗所编写的灵异小说。小说精彩段落:缝隙很小,我只能看到房间里面有限的空间,屋子里面亮着灯,是那种橘黄色的暖灯,昏暗的灯光下有一张单人床,上面好像睡了个人。奇怪的是,这么大热的天,这人竟然还盖着厚厚的被子,视线上移,当我看到这个人的脸的时候,整个人也不由得愣住了。床上躺着的,竟然是刚才在湖边见过的老太太。从身体的微微.........

精品小说《阴生子》by作者“第一修罗”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阴生子》第九章:死人骨,蛇头香

缝隙很小,我只能看到房间里面有限的空间,屋子里面亮着灯,是那种橘黄色的暖灯,昏暗的灯光下有一张单人床,上面好像睡了个人。

奇怪的是,这么大热的天,这人竟然还盖着厚厚的被子,视线上移,当我看到这个人的脸的时候,整个人也不由得愣住了。

床上躺着的,竟然是刚才在湖边见过的老太太。

从身体的微微欺负可以判断出,老太太似乎生了病,而且已经是病入膏荒了。

这样一来,我完全确定下来,刚才见到的一定是这个老太太的魂魄了,看来应该是出魂了。

活人走魂,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人即将死亡,所以才会出现魂魄离体的现象,联想到之前看到的黄彪的面相,看来这个就是黄彪的母亲无疑了。

只不过,他母亲身患重病,他为什么不将她送进医院,反而安置在这间诡异的房子里呢?

正在我寻思的功夫,我的肩膀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把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关诗雨站在我的身后。

"你在看什么?"关诗雨一边说一边凑了过来,顺着窗户的缝隙朝里面看去。

"这里面怎么睡了个老太太?"关诗雨吃惊的问道。

"这应该是黄彪的老母亲。"我说

"不会吧,这,屋子里什么情况?"关诗雨也是不解。

我摇了摇头,以我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从黄彪的脸上看到关于老太太身上太深入的东西。

"怎么有股奇怪酸臭味?"关诗雨皱了皱眉头。

"那是将死之人的体酸。"我站在窗户边说道。

"你是说这老太太快死了?"关诗雨诧异的问道。

"最多也就这几天了,我刚才大概看了一下她的面相,按理说她这种情况,应该已经算算是个死人了,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还吊着一口气。"我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发现是黄彪站在我身后不远处,正一脸冰冷的看着我和关诗雨。

我心中惊讶,这个黄彪走路竟然没有一点声音。

不过,我并没有过多的惊慌,因为我早就从他的面相看透了因果,关诗雨就更不会害怕了,她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回事?

见我们没说话,黄彪阴沉着脸走了过来,目光在我脸上仔细的盯了片刻。

"我问你们为什么会来这里?"他依旧问道。

看着他阴沉中带着紧张的神色,看来他心中的确有鬼。

我笑了笑故意说道:"刚才从卫生间里出来,看见一个黑影跑上来,我就跟了上来,结果刚找了一圈却没看到人,会不会上三楼了?"

黄彪眉头一皱,"什么人影,我怎么没看到。"

我假装回忆说道:"个子不高,穿着黑衣服,好像还一瘸一拐的。"

果然,黄彪一听这话,顿时就脸色大变,眼神也跟着慌乱起来,四下一阵乱瞟。

"真是奇怪了,难道是我看错了?"我故意说道。

"对,一定是你看错了。"黄彪连忙说道。

为了不让黄彪生疑,我连忙岔开话题。"对了黄总,看来你已经没什么问题,我可以走了吧。"我说道。

黄彪这才回过神来,目光在关诗雨的身上瞥了一眼,"急什么,这么晚了,一起吃个饭吧,我已经安排了,很快就好。"

关诗雨察觉到黄彪的目光,顿时就想拒绝,我却连忙点了点头,因为我知道我拒绝不了,而且我又事跟他谈。

下楼之后,楼下除了张曼和光头,其他人都离开了大厅,黄彪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然后领着我们开到了他家的餐厅。

让人意外的是,黄彪这种五大三粗人,餐厅竟然布置的很温馨,墙上刷着粉红色的乳胶漆,壁柜也是粉红色,上放了很多的精致的洋娃娃,反正整体给人的感觉很女性。

最奇怪的是,墙壁上竟然还挂着一张结婚照,看上去有些年头了,男的二十多岁的年纪,穿着白色的西装,看上去还挺帅,看长相应该是年轻时候的黄彪。

女的穿着红色的新娘装,色彩鲜红就跟才照得一样,可诡异的是新娘的面相有些模糊,不,应该是抽象,就好像是十七世纪的西方油画,有一种朦胧的感觉。

现代化的照片搭配上她油画般的面孔,总给人一种很别扭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画中的女人在看着我。

结婚照的下面,是一张长条形的供桌,上面的陈列也很简单,两盘水果,中间放着一个香炉,香炉的后面是一个脸盆大小的物件,只不过却被用黑布盖了起来,看形状应该是个四方形。

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餐具,黄彪语气还算客气的请我们坐下,他自己选择了背对着结婚照的墙壁坐下,我和关诗雨坐在一起,正好面对着他,而张曼和光头黄一个坐北边一个坐南边。

说实话,气氛有些难受,特别是我和张曼坐在一桌,心中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毕竟在今天之前,我们还是男女朋友关系,没想到眨眼之间就变成了这样。

她成了黄彪保养的的情妇,而我则成了黄彪的阶下囚。

黄彪淡淡一笑,说道"今天大家受累了,我先点盘檀香提提神。"

说完,他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香炉放在了桌子上,又从旁边的盒子里倒出一堆白色的粉末在香炉中,用灰压片压平,最后取出了一种暗红色沉香粉,撒在了铜模上,用灰勺缓缓的拨弄着。

整个过程,黄彪显得很专注,可以说是一丝不苟,就像是做一件及其神圣庄严的事。

很快,香粉成型了,可当我看到这个形状的时候,整个人就是脸色一变,因为香粉出来的形状竟然是子条蛇。

这是蛇头香!我的心猛地一沉。

蛇头很大很逼真,而且是对着我的,爷爷曾经跟我说过蛇头香,这东西由来已久。

在古代的时候人们迷信,对于自然的了解不够透测,往往一些天灾人祸常被说成神灵发怒,为了平息神灵的怒火,于是就有了祭祀。

一开始的时候被用来祭祀的往往是牛羊牲口,可到了后来人们的信仰越来越神逐渐扭曲,,就有了用活人祭祀的残酷行径,而这些被用作活人祭祀的,大多数都是未成年的处女,不知道害了多少家庭,这种祭祀一直到解放以后才彻底的废除。

而蛇头香就是从那时候的祭祀流传下来的东西,可那时候的迷信,就真的是单纯的迷信吗?

不!

因为蛇头香,的确不是个好东西,它可以用来祭祀亡者,也可以用来害人,爷爷说过,蛇头香对着谁,谁就是被祭祀的对象。

只是,黄彪怎么会懂这些?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又看向了香炉,这一下又有了新的发现,这个香炉既不是圆的也不是方的,更不是道家的八卦香炉,而是呈诡异的七角形。

人有三魂七魄,三魂为阳,七魄为阴,炉生七角为阴,这是死人炉呀!

炉子和沉香都有问题,那么香灰呢?

我下意识的看向了白色的香灰,果不其然,香灰也有问题,普通的香灰是如同面粉一样的粉末状,光滑均匀,而香炉中的香灰却不一样,颗粒很粗还带着淡淡的灰白。

我顿时想到了一种东西,死人的骨灰。

七角炉,死人骨,蛇头香

草他么,黄彪这是想害我。

突然,我的目光落在了黄彪的面前的桌子上,这才又发现了一个被我忽略的东西。

我们明明五个人,可桌子上却摆了六副碗筷,那多出来的一套碗筷是给谁的?

《阴生子》第十章:危机

虽然我早就看出了黄彪身上的因果,但是却没有想到在他的屋子内竟然还有这种局面

很显然,他不仅仅让人给他布局了风水,就连这栋宅子里面也动了不少的手脚。

我不由得想到了光头口中的钱大师,那个在燕京名气很大的高人,看来这里的一切跟他脱不了关系。

五个人六副餐具,很显然在这个房间里多了一位我们看不见的客人。

虽然对于这些东西我没有什么实践,但是多年来在爷爷的耳濡目染之下,我对于很多东西的各种存在和说法都是有所了解的。

屋子里面的一切,都在说明一个问题,黄彪他在在养小鬼。

我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他身后的供桌上,那鼓囊囊的被黑布盖着物件上,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那应该是养鬼的容器。

看来他早就有所准备,是想把我献祭给他养的小鬼。

眼看着黄彪拿出了火柴,就要将蛇头香给点燃,我的心中却不由得有些着急起来。

一旦这蛇头香被点燃,祭祀就算是成了,到时候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这是我绝对接受不了的,毕竟我现在还是个菜鸟,一上来就接触这些东西,让我感觉到有些紧张。

我眼珠子一转,大脑在飞速地运转着,如其这样的被动不如占据主动更好,想到这里我决定主动出击。

于是我一把从黄彪的手中将火柴盒给抢了过来。

"你干什么?"

"黄总,你身体受了伤,这点儿小事儿就让我来吧。"

说完这话,不等他回答,我直接点着了火柴,然后直接伸入了香炉,手腕却假装毫不在意的一抖,火柴就从蛇身上划过,将蛇头香从七寸的位置给截成了两节。

与此同时淡青色的香烟缓缓的升腾起来,我随手将盖子给盖上。

我的动作心云流水,起码从表面上是看不出什么破绽的,一切都是无意为之。

黄彪的眼神微微一闪,沉吟了一下却也并没有说什么。

青色的香烟缓缓的从炉子内升腾出来,然后我就发现这些烟雾果然诡异的向着一个方向飘去,正是黄彪身边的位置。

有那么一瞬间我仿佛看到有一个淡淡的身影忽然间闪了一下,随后又消失不见,很显然对方不想让我们看到,然而我还是从轮廓中分辨出,这好像是一个女人。

养女鬼!这黄彪是嫌命长吗?

这时候,饭菜上来了,看样子应该是专门安排酒店厨房做的,整整的一大桌子,色香味儿俱全。

我也的确有些饿了,于是也没有客气吃了起来。

黄彪从旁边的橱柜里面拿出来一瓶红酒,给我们几人分别倒了一杯。

我用手在桌子下面轻轻地掐了一下关诗雨,示意他不要喝酒。

因为从一开始到现在,我就发现黄彪的眼神不时的在关诗雨丰满的身上乱瞟,这个王八蛋显然又在打什么主意?

"我听记名说,你还会给人看相?"黄彪突然问我。

我看了黄记名一眼,知道黄彪这是在试探我,不过我并不准备对他交代实话,于是就半真半假的说道:

"我的确会看一些面相,不过黄总既然有钱大师指点,相比也看不上我这点本事。"

黄彪一听这话顿时得意一笑,显然对于钱大事非常的信服。

"钱大师的确是个高人,这些年我能够风生水起也的确因为他的帮助。"黄彪说道。

我不置可否的点了搞头,然后一盆冷水泼了过去。

"只是这门前风水实在是有点太过了,总感觉有问题。"

黄彪一听顿时一愣,"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我淡然一笑,"将军手中剑,饕餮腹中餐,长剑生两刃,贪食终不善。"

黄彪一听这话,顿时脸色微微一变,低头沉思起来。

"黄总,既然没事了,我们可以走了吗?"我站起身子想要离开。

黄彪却连忙拦住了我,"都这么晚了,回去多不方便,不如就在我这里休息一晚上,明天一早我派人送你们回家"

还不等我开口拒绝,黄彪就对着光头吩咐道:"记名,领她们去二楼休息。"

说完,他站起身子,直接朝着旁边的房间走去。张婉看了我一眼然后跟了上去。

关诗雨有些怒气的说道:"他这什么意思,我想走管他什么事?我这就打电话让我姑来接我。"

说话间,关诗雨拿出手机就准备打电话,我轻叹了声说道:"没用的,手机没信号,从咱们进入这里的第一步开始,咱们的行为就不由自己了。"

"不是吧,这什么鬼地方,连个信号都没有。"关诗雨有些害怕了。

我连忙给她使了个眼色,让她别乱说,至于具体的原因我不敢告诉她,害怕吓到她。

很快,光头带着我们上了二楼,在进入房间的瞬间,我悄悄的对关诗雨说道:

"夜里睡觉小心些,姓黄的对你有想法。"

关诗雨顿时一个冷颤,她显然也发现了

"陆小九,那我夜里跟你一个房间好不好?"

看着这个漂亮的姑娘,我心中有些异动,如果爷爷没有骗我的话,那么他就是爷爷口中的我的姻缘,叹了口气,我说道:

"跟我一个房间更危险"

随后,我悄悄的在关诗雨耳边说了句话,"记住这句话,遇到危险的时候就说出来,黄彪就算是想打你的主意,也不敢动你了。"

"真的?"关诗雨半信半疑的说道,同时还一脸的疑惑。

我笑了笑,"放心吧,就算他不尿裤子也差不多。"

随后,我跟着光头进去了另外一个房间,不出意料的是距离关诗雨的房间很远。

打开房门,我不由得愣住了,因为这个房间的装修竟然同样是粉红色的女性风格,跟楼下的餐厅很像,显然是一个女人的房间。

卧槽,姓黄的到底想干嘛?

刚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外面有人轻轻的敲响了房门。我连忙起来,打开一看,是张曼站在外面。

他只穿了件单薄的睡衣,依稀能见轮廓,见我开门,一下就钻了进来,然后伸手搂住了我。

"小九,就不是一直想吗,今天夜里就让我陪你吧"

与《阴生子》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