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by开工精彩章节 
第9章 恐怖的力道

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

时间:作者:开工

王夺陆苏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王夺陆苏是《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开工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精彩段落:办公室内一下安静下来。过了足足两秒,陈鹿才明白发生了什么,震惊地看着那口罩男。陈添动手时,她眼睛虽说很难跟上其动作,但好歹能察觉到他动了手。可是这口罩男刚才那一击,她直到一切结束,才发觉他动了!那一瞬,在她眼内,口罩男只是突然消失在原地,然后下一瞬便出现在三米外的陈添面前,.........

精品小说《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by作者“开工”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第9章 恐怖的力道

办公室内一下安静下来。

过了足足两秒,陈鹿才明白发生了什么,震惊地看着那口罩男。

陈添动手时,她眼睛虽说很难跟上其动作,但好歹能察觉到他动了手。

可是这口罩男刚才那一击,她直到一切结束,才发觉他动了!

那一瞬,在她眼内,口罩男只是突然消失在原地,然后下一瞬便出现在三米外的陈添面前,一拳把后者轰飞!

简直就像魔术一样!

口罩男长吁一口气,转头深深看了她一眼。

陈鹿一声惊叫,狼狈地朝后连退了好几步,撞到后面的墙上。

口罩男却一转身,双手揣回衣兜,朝门口走去,开了门,直接离开,再没说半个字。

直到他身影消失在门外,陈鹿才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那一眼中透出的凌厉,已像刀子般深深刻进她脑海。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打着颤爬起来,嘶声叫道:"保安!保安死哪去了!"

回到家时,王夺长吁一口气,一阵疲惫涌上来。

生命力充足时,就算几天不睡觉,他也没事。

但现在他体内生命力连十个单位都不到,普通人到这程度基本上已经只想睡觉,也就是他早就习惯,才能硬撑着。

不能不硬撑,没有命元来自我产生生命力,他要是现在就睡,很可能会直接睡到生命力耗尽而死。

每一分每一秒,每个人身上的生命力都在不断消耗。

他也不例外。

普通人可以自我补充,但他不行。

他必须要命元。

陈添的厉害,大大出乎他预料。

同时他不能耽搁太久,因此不得不直接燃烧生命力,瞬间消解近一百个单位的生命力,以爆发出能一击制敌的力量。

假如这一击不能把陈添击败,那他就只能等着被对方虐,皆因加上治疗伤势的消耗后,当时他体内生命力已不足十个单位。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普通人即使再怎样锻炼提升,生命力也很难达到五十单位以上,即使比陈添还要强的人,也休想避得过刚才那拳。

回来时他仍是坐的公交车,勉强恢复了一点,但白天不像晚上易于"狩猎",现在他只能先回家,等天黑后再设法去补充。

希望这一次能震慑住对方,至少在短时间内,不要再有麻烦。

进了屋,王夺叫了一声:"老婆!"

没有回应。

王夺心生不妙之感,一把推开陆苏的房门。

空无一人。

半分钟后,王苏在自己卧室内坐下,眉头深锁。

他已经找遍了整个房子,没有陆苏的踪影,但林希仍然还在他床上沉睡中,没有出事。

门锁没有撬动过的痕迹,屋子里也是整整齐齐,没有任何挣扎的残痕。

看样子,似乎是陆苏自己主动离开的。

他早该想到,这个老婆,太有主见,怎可能乖乖听他的,呆在家里不出去?

她的东西仍在,似乎只是临时出个门。

可是以她现在的情况,身上的伤都还没完全好,会去哪儿?万一遇到麻烦

更麻烦的是,她手机已经摔坏了,想给她打电话都办不到!

王夺越想越不放心,再坐不住,霍然起身。

不行,得去找她!

下午两点,陈鹿办公室内。

办公室一角,陈鹿和一中一少三个人围着一处地板裂纹。

那是口罩男在对陈添进行最后一击前所站的位置,木质地板上是无数裂开细纹。

就像陈添自己所踏出的那两处地板一样。

陈鹿左边的中年人眼神犀利,眉目棱角分明,透出一股英伟之气,垂首凝视着那裂纹,道:"有点奇怪。"

陈鹿不解道:"奇怪在哪?"

英伟中年人道:"你该注意到,这处裂纹,比小添的两处,面积均要小一些。"

陈鹿仍没明白:"然后?"

英伟中年人若有所思地道:"简单的道理,就像你拿个铁锤砸地板,力量越大,裂纹面积越广。可是现在这裂纹面积明显比小添造成的要小,说明这人发力时,不及小添。"

陈鹿蹙眉道:"这怎么了?"

英伟中年人抬手轻轻捏着下巴:"如果发力不及小添,那么他就不可能速度快到小添来不及反应。毕竟,两人中间有三米左右的距离,这个距离上,即使是更强的对手,小添也该有足够的时间来反应,更别说对方看来还不如小添。"

陈鹿这才明白他所说的"奇怪"处,道:"谢老师是行家,如果连你也不明白,我就更不明白了。"

英伟中年人蹲了下来,轻轻抚摸着那碎裂的地板,忽然道:"我想把地板撬开看看。"

陈鹿毫不犹豫地道:"行,我让人给你拿工具。"

英伟中年人却道:"不用。"食、中二指陡然骈立如刀,倏然在碎裂所在周围,连划了四记。

地板之上,登时像被刀割一般,出现四道划口,构成一个边长约三十厘米的正方形。

英伟中年人顺着划口处轻轻一扳,整块地板,就那么被他扳了起来,露出下面的地面。

就在这刹那,他浑身一震,脸色大变,脱口道:"不可能!"

陈鹿只看到下面水泥地面上一个浅坑,疑惑道:"怎么啦?"

英伟中年人强定心神,眉头锁得死死的,道:"你若现在把小添弄裂的两处地板撬起来,会发现他的下面,没有这种小坑。"

陈鹿越听越糊涂:"这说明什么?"

英伟中年人凝重地道:"即使是我,全力发力,也休想能隔着这种木地板,在地面上震出坑洞来!"

陈鹿惊讶地道:"这很难么?"

英伟中年人语声微微颤抖起来:"木质地板比一般的材质更软,更容易受损,但却更易卸力。力量能侵害它,但却不易穿透它。举个例子,假如你这是瓷砖,小添一脚就能把它跺得稀碎,但因为是木质的,所以只有这种裂纹,而不是碎成细渣。这种特性下,力量很难穿透过去,传到下面。可是可是"

陈鹿终究不是练武之人,虽然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但却很难像他那么震撼,蹙眉道:"谢老师是说,那个戴口罩的人,非常非常厉害?"

英伟中年人顿了顿,定了定神,才道:"刚才我说错了,地板上的裂纹面积更小,并不是不及小添,而是因为那人的力道非常集中,所以才能穿透地板,在地上也震出一个小坑洞。他这一脚,我恐怕这一生也办不到,就我所知的人之中,可能,只有师父才能这人到底何方神圣?"

话中语气已完全变了,不复之前的镇定从容,透出一股敬畏。

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年轻人一身西服,模样打扮十分干练,这时才开口说道:"我们已经确认过公司所有监控,他是正常从大厅一路坐电梯上到四十三楼。下电梯后,被守在那的保安拦阻,但四个保安均是被他轻轻松松,抬手摸了一下,就一声不吭地倒了地。他们四人,现在已经送往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暂时还没出来。"

陈鹿接过话头:"他的口罩一直没有取下来过,所以没人见过他的真正面容。"

英伟中年人站起身,来回踱步。

半晌,他才停下来,道:"有没有可供猜测的人选?"

那干练的年轻人道:"陆苏的老公,和这人个头相仿。不过基本可以排除,一来这人是出了名的废物,吃软饭的,二来他的体型比较瘦,和这人体格差异很大。声音可以伪装,但体型很难伪装。"

英伟中年人断然道:"我会亲自去试试他,但在有明确结论前,小鹿你不要轻举妄动。"

陈鹿秀眉微挑:"谢老师不必这么麻烦了,是不是他都无所谓。"

英伟中年人愕然道:"什么意思?"

陈鹿嫣然一笑:"拳脚上,这个人确实厉害。但这早已经不是靠拳脚打拼的时代,恕我直言,没有任何怕他的必要。相反的,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这两天就会让他清楚对我的威胁多么可笑!"

英伟中年人凝视她片刻,摇头轻叹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算了,由得你吧,我毕竟外人,就不多说了。"

等英伟中年人离开后,房门关上,陈鹿才撇撇小嘴,道:"老顽固,不能紧跟时代,就迟早被时代的巨轮碾碎,什么传统武术、拳脚格斗,抵得过一颗子弹么?"

一旁的干练年轻人欲言又止,终是什么也没说。

陈鹿察觉他的神情,瞥他一眼:"钟阳你有意见?"

干练年轻人钟阳恭敬地道:"我只是在想,四少爷上救护车前,非要咱们通知他师父过来,不会是没有原因。"

陈鹿莞尔一笑,柔声道:"我若不尊重他的想法,便不会真的请谢老师过来。但尊重他的想法,不代表我必须按他的想法去做,明白吗?"

钟阳肃容道:"明白了。"

傍晚六点,王夺一无所获地回到和平小区,刚一进门,门口保安小卢就把他拉着:"王夺,你老婆回来了!"

"真的?"王夺大喜,便要奔回家。

"那什么,你家不会是开网店吧?"小卢一把拉着他。

"网店?什么网店?"王夺愕然道。

"SZ拎了两大袋子东西回来,看着好像很重,我就帮了她一把,拎到你家里,袋子里面装的好像是"小卢说着表情古怪起来。

"是什么?"王夺满头雾水。

几分钟后,王夺站在客厅里,一脸懵逼地看着铺满沙发的东西。

赫然竟是丝袜!

黑的白的肉的都有,有些素的,有些带着纹路,让他这个从不了解这些的大男人完全摸不着头脑,至少有七八十双!

而且,全都已经开了封。

"这些是?"王夺有点疑惑。

卖丝袜?

但要卖为什么全拆了?

还是说做店铺模特?腿模什么的?

仔细想想,这似乎也并非不可能。

她伤后难以进行思考,这种不需要多费脑力的"工作",确实来钱快又不需要费脑筋。

而且她这简直完美的腿型,在这一行搞不好能干出一番新天地来。

"我说过,挣钱的事,我来负责。"陆苏正拿着其中一双丝袜,就着灯光仔细查看,没有看他。

"怎么挣?"王夺奇道。

"我准备开个直播。"陆苏没有瞒他。

"什么?什么直播?"王夺错愕道。

《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第10章 新工作

"高级经管课程。"陆苏仍在仔细检查丝袜。

"高级丝袜啊不对,什么课程?"王夺暗抹一把冷汗,我勒个去,差点脱口而出。

"我认识一个培训机构的负责人,他一年前曾经好几次请我去兼任他们机构的高级顾问。"陆苏随口说道,"以前我哪有时间,所以现在才答应他。他很激动,说正巧在愁新筹备的一个针对特定目标客户的经管直播节目,还没有合适的主播。"

"哦!"王夺恍然。

不过陆苏这种高颜值兼身材佳的美女做直播,无论做什么直播,恐怕都很难不火。

"挣钱的事,用不着你操心。虽然月薪只有税后40K,但加上四季奖和节目打赏提成等,上六十万该问题不大。"陆苏放下丝袜,看向王夺,"我想过了,既然定下了三年的协议,而你又不同意提前解除,那至少三年内,我会尽可能让你过得好一点。"

王夺挠挠头。

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不该通常是男人对女人说的吗?

不过他也清楚,陆苏是最典型的女强人性格,只要不到真正的绝境,绝不会示弱服软。

哪怕是现在这种从天堂跌入地狱的境况,她也仍然不想靠他去挣钱来养自己,反而还想着要靠她来养他。

这下,软饭是吃不完了

不过说真的,她这一出马就能拿到年薪60万的新工作,还是税后的,可见履历的重要性。

换了别的人,如果不像她一样做过广拓集团这种级别的高层,即使能力和她一样,也很难轻松拿到这种级别的薪水。

"但有一点我要重申。"陆苏严肃地道,"这只是因为咱们有约在先,你不要奢望这三年内我会改变想法,真的做你的妻子!"

有些话没必要也不能说。

她在激动过后,就意识到了最现实的问题,那甚至不需要深入思考。

决定放弃提前离婚,真正的原因,还是在她现在需要有人照顾。

她肋骨的伤还需要休养,平时衣食住行都需要有人照管帮忙,包括智力训练之类的事,如果请人,花费高昂不说,还很难找到尽心的。

王夺虽然窝囊,但在照顾人方面,确实有一手,而且至少目前来看,只要能稳稳当当地提供经济来源,他应该还是比较忠心。

"行,一切全听老婆的!"王夺毫不犹豫。

"还有,现在不需要看陈家的脸色,你用不着再老婆前老婆后地叫我,叫我名字习惯点。"陆苏蹙眉道。

"明白,老啊不,苏苏!"王夺爽快干脆。

"这也过于亲昵了,你直接叫我全名。"陆苏听得仍有点不舒服。

"明白!"王夺不假思索。

"你没意见?"他这么爽快,陆苏反而有点微妙的感觉。

"协议约定,我必须听从你的命令,当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王夺咧嘴一笑,"毕竟我是靠老婆你养我不是?"

陆苏不由摇头。

真是没救了!

"不过,那你买这么多丝袜是"王夺扫了一眼满地的丝袜。

"只是想挑几双平时用,身上不太舒服,没那么多时间在店里挑,就打包了一些,回来慢慢选。"陆苏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秀眉轻蹙,"不知道该选哪双。"

"照我看,不穿最好。你腿型和皮肤都这么好,穿了它们反而可惜了。"王夺一本正经地道。

"我知道。"陆苏淡淡地道。

"啊?那你还选?"王夺又懵了。

"不是为了更好看,而是不想让太多臭男人看到我的腿,明白么?"陆苏冷冷道。

""王夺无语地看着她。

只是腿而已,不至于吧

不过也大概明白了她的想法,以前在广拓任职,除了参加活动、宴会等时候,能接触到她的男人很少,可是现在要直播就得抛头露面,观众可能成千上万,就是另一回事了。

想不到陆苏这方面这么传统,还是说纯粹就是厌恶男人?

陆苏见他若有所思,不悦道:"你是不是在心里转什么龌龊念头?听着,这个'臭男人'包括你在内,明白么?"

王夺回过神来,又是咧嘴一笑:"我还能不懂你?放心吧!我已经彻底死心啦!从今往后,我只专心吃软饭,绝不癞蛤蟆想天鹅!"

陆苏被他这丝毫看不出半点不快之色的反应,不知为何,搞得有点莫名的火气,转过头道:"我饿了。"

王夺欣然道:"好嘞!我马上去做饭!"转身就朝厨房跑去。

陆苏突然道:"等等!你不怪我出去没跟你说吗?"

王夺回头灿烂一笑:"只要你平安无事,就一切OK,不是吗?"

陆苏心中涌过异样感觉。

半晌,她才道:"差点忘了说,林希在你回来前半个小时醒来,见到我在这,没说话,直接走了。"

王夺想起林希,眼中闪过一抹痛色。

这没逃过陆苏的眼睛,她淡淡地道:"你心里仍然有她。"

王夺笑了笑:"她是我这一辈子,唯一一个想过要一起普普通通地过一生的女孩,哪会那么容易忘记呢?有些事,需要时间来冲淡。行了,做饭去了!"

唯一一个。

陆苏脑海里不断滚动这四个字,欲言又止。

算了,关她什么事呢?

哪怕,三年后离了婚,王夺又去找了林希,也是废物配渣女,天造地设,不是么?

不过都这样了还忘不了林希,王夺这真不是一般废物!

入夜,陆苏睡着以后,王夺才悄悄换了衣服,离开了家。

消耗掉的生命力必须尽快补充。

找陈鹿,消耗掉的生命力大大超出他的"预算",这甚至令他不得不把凝化命元的事,也要稍稍推后。

原本,他是希望在今晚就积攒至一千单位以上,现在至少要推后一天。

昨晚因为意外救下林希,致使他后半夜没能完全利用上,希望今晚没有意外,尽可能多攒一些吧!

下了楼,王夺没走小区正门,直接走到一处偏僻墙角,深吸一口气,微微下蹲。

下一刻,力量陡发,他纵身跃起,从三米多高的墙头上跃了过去,落到墙外。

落地后,一股虚弱感涌来,王夺定了定神,稳住身形。

这一跃产生的瞬间爆发力,令他至少又消耗了一个单位的生命力,但为了避免被人知道他晚上外出,这消耗是必须的。

压低帽沿,戴好口罩,王夺双手揣进口袋,顺着墙边而行。

昨晚把市中心周围清了一圈,收获不小,今晚那边可能猎物没那么多,需要换个地方才行。

但虽然在宏海市生活了好几年,他仍没完全掌握这城市的分布,到底哪里更易找到猎物,暂时仍没头绪。

"王王夺!"一声惊呼,突然传来,打断他的思绪。

王夺一震停步。

他已经刻意换了平时从没穿过的衣服,而且又戴了帽子和口罩,和平常形貌大不相同,居然有人能认得出他来!

抬眼看去时,他一时愣住。

几步外,一条俏生生的身影站在那,赫然是林希!

不过看她神情,显然也很意外。

"希希,啊不,林希,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回家?"王夺压下波动情绪,温声问道。

林希看着他,没有说话,忽然肩头微微抖动起来。

王夺骇然时,这前女友突然快步冲了过来,直接将他抱住,伏在他胸膛处,号啕大哭起来!

那哭声之大,引得远近几个路人,都朝他们看来。

王夺既痛心又尴尬,低声道:"你别哭啊,有什么话好好说。"

林希根本不理他,就那么死死抱着他,哭个不停。

王夺大感无奈。

我特么还有要紧事要做啊!

足足半个小时后,林希的哭声才终于收小,她松开他,轻轻退开一步。

王夺看看自己胸口大片的泪渍,道:"要是哭够了,就回家吧,别再像昨晚喝那么多,容易被坏人欺负。"

林希慢慢抬头,用仍带着泪光的肿眼看着他:"你真的变了,以前我伤心的时候,你一定会紧紧抱住我,安慰我的。"

整个过程中,王夺双手都揣在衣兜里,完全没有碰她。

王夺笑了笑:"我是有老婆的人了。"

林希颤声道:"我以前从不喝酒,你不问我为什么昨天要喝那么多酒吗?"

王夺平静地道:"你的人生要往哪个方向,那是你自己的事,我没权力干涉。"

林希情绪激动起来:"你明明心里有我,不然昨天不会带我回家,不是吗?"

王夺留意她神情,看这意思,显然她因为醉酒的缘故,根本不知道昨晚差点被流氓占便宜。

他也不点破,坦然道:"带你回家只是因为不知道你现在住哪,说实话,昨天换了醉倒被人欺负的是其他人,我也一样会帮。"

林希眼中透出绝望:"这么说,在你心里,我已经只是个路人?"

王夺轻吁一口气,说道:"你永远都不会是路人,但我永远都只会当你是个路人。"

林希娇躯一颤,无力坐倒在地。

王夺从她身边走过,头也不回地道:"不要再在这里逗留了,这里没有任何值得你逗留的价值。"

午夜,一条阴暗小巷内。

"你说在哪?"王夺压低声音,看着被他踩在脚下的那小红毛。

"在在东郊。"那小红毛浑身哆嗦,哭丧着脸,不敢不答。

"多少人?"王夺追问道。

"我老老大说,至少要带二二百人。"小红毛结结巴巴地道。

"对方呢?"王夺没给他喘息的机会。

"对方可能只有三三十来人。"小红毛满头大汗。

王夺眼睛大亮。

竟然这么多人!

看来,今晚有机会吃顿饱的了!

与《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