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薄凉负情深》大结局在线阅读 《何以薄凉负情深》最新章节列表

何以薄凉负情深

时间:作者:向来缘深

沈曼傅子轩是小说《何以薄凉负情深》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向来缘深,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五年后。C国。傅子轩坐在车内,黑眸搜啊了一眼外面的异国风情,薄唇一张一合询问旁边的秘书:今天的行程是什么?我们先入住酒店,下午咱们要先跟一家合作公司的项目总监见面吃饭,谈一下项目进度还有款项问题,然后,晚上要参加这家公司举办的舞会。秘书翻看行程表,如实回答。吃饭,误会?傅子轩眉头一皱,嘴角无奈...

推荐一本新书,沈曼傅子轩是小说《何以薄凉负情深》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向来缘深,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

《何以薄凉负情深》第十七章 她还活着

  五年后。

  C国。

  傅子轩坐在车内,黑眸搜啊了一眼外面的异国风情,薄唇一张一合询问旁边的秘书:今天的行程是什么?

  我们先入住酒店,下午咱们要先跟一家合作公司的项目总监见面吃饭,谈一下项目进度还有款项问题,然后,晚上要参加这家公司举办的舞会。

  秘书翻看行程表,如实回答。

  吃饭,误会?

  傅子轩眉头一皱,嘴角无奈扯了扯。

  本来这个项目一直由副总裁苏鹏负责,但是傅爷爷临时将他派来了,还美名其曰散心。

  即使不情愿,他还是来了。

  回过神,他缓缓询问:对方项目负责人怎么称呼?多大?有详细资料没?

  沈曼,三十岁,资料上显示她

  听到沈曼这两个字,傅子轩猛地将资料直接拿到了眼前。

  当目光落在一寸照片上时,他黑眸猛地一缩。

  她?!

  她她还活着!

  望着照片中女人灿烂的笑容,他抓着资料的手一紧再紧,甚至将纸张都抓出褶皱。

  见傅子轩这反应,一旁的秘书一脸懵逼。

  跟在傅子轩身边四年,安晴从未见过傅子轩出了淡漠与阴沉之外还有其他表情反应,今天他竟然眼眶红了?!

  还没等安晴反应过来,耳边响起傅子轩催促的声音:不用回酒店了,直接去见面地点,通知对方立马总监立马来见面!

  傅子轩的一番话,安晴惊的下巴都掉在地上了。

  但几秒后便微敛诧异,赶忙摸出手机联系对方,将变动通知了对方。

  同样对方也很诧异,但因为傅子轩这边是大公司最终还是妥协,并答应立马安排人来见面。

  安排人?我只要沈曼来谈,否则免谈!

  傅子轩不满的冷声磨牙,眸底的阴沉瞬间流泻出来。

  似乎冰冷顺着屏幕直接蔓延到对面,对面的人员恐慌的咽了一下吐沫,赶忙点头答应

  一个小时后。

  沈曼坐在车内透过玻璃窗瞥了一眼对面的餐厅,细眉不由一拧。

  沈总,怎么了?

  助理看着她难看的脸色,有些担心。

  沈曼被迫回过神摇摇头,然后整理了一下工装下了车。

  与傅氏集团合作,她心里还是担心的。

  但是项目负责人是苏鹏,应该不会有事。

  傅子轩一般不会查看对方的负责人是谁吧?

  嗯!

  总裁那么忙,谁还调查项目负责人是谁啊!

  心中暗暗嘀咕着,她踩着平底鞋走向餐厅的方向。

  沈姐,你听说没有啊这次来谈项目的人临时换人了,好像咱们老大接到电话时,都毕恭毕敬的,据说是一个年轻有为的总裁呢!

  小助理一边跟着沈曼,一边好奇八卦。

  听到这番话,沈曼脚步猛地一顿整个人僵在原地。

  因为停的仓促,助理没有反应过来身子直接撞了上去。

  小助理稳住身体,看着沈曼苍白的脸色,眼底尽是害怕,赶忙询问:沈沈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心痛的老毛病犯了?来,来我这里有顾哥哥给你准备的药!

  说着,小助理赶忙摸索口袋里的药瓶。

  沈曼伸手一把抓住小助理,紧张询问:你,你知道这次来谈项目负责人的姓名么?

  千万千万不要是傅子轩!

  不要!

  她暗暗祈祷,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脆弱的心脏微微抽痛,她面色更加难看起来。

  听,听说是傅氏集团的继承人,傅子轩!

  傅子轩!

  听到这三个字时,沈曼的脸色煞白煞白的。

  五年了,当从别人嘴里听到这个名字,她的心还是会钝痛的厉害。

  这场恰谈她不能赴约,不能!

  她伸手捂着心脏,故作无比难受的样子。

  你,你跟老大说,我心痛的老毛病犯了,不能去洽谈了,让他换人!

  可,可老大说人姐,姐?!

  对于小助理的话,沈曼根本不理会她抬腿就走。

  就算工作丢了,她也决不能跟傅子轩见面。

  躲了五年,她就是为了摆脱他!

  没想到,她们的命运竟然会再次差点交集

  沈曼就这样不顾一切的将小助理丢在原地,她开车风一般的跑了。

  在半路上,沈曼直接递交了辞呈。

  她开车直奔回家,收拾东西准备赶紧飞走,从重新消失。

  而此时站在原地的小助理整个人都是懵逼的,良久才感言了一口吐沫,给公司汇报了情况

  半个小时后。

  餐厅内。

  傅子轩接到对方总裁的电话,了解了一些情况后,他黑眸猛地一眯脸色阴鹜起来:你的意思她临时辞职了?!

  辞职?

  呵!

  傅子轩苦涩一笑,抓着手机的手猛地一紧,手机壳都直接裂开了一道缝。

  她,这是跑了吧!

  

与《何以薄凉负情深》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