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浪妃王爷求放过(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大结局在线阅读 《狂浪妃王爷求放过(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最新章节列表

《狂浪妃王爷求放过(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大结局在线阅读 《狂浪妃王爷求放过(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最新章节列表

狂浪妃王爷求放过(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

时间:狂浪妃王爷求放过(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作者:浅晓萱

狂浪妃王爷求放过(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小说

凤芊雅是小说《狂浪妃王爷求放过(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浅晓萱,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微风一吹,浓烈的血腥味袭进凤芊雅的鼻中,令她胃里一阵作恶,那地上还在跳动的心脏,一颗颗鲜血淋漓,在夜色下,就像是巨型魔兽腥红可怕的充血眼珠。这宁静的夜里,圣卿王府变成了人间炼狱,充满了血腥与恐惧。若凤芊雅是普通人,必定会被吓得三魂不见七魄。这时,传来风影焦急的声音,王妃快快...

凤芊雅是小说《狂浪妃王爷求放过(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浅晓萱,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

第十七章受伤,胸前被刺了

  微风一吹,浓烈的血腥味袭进凤芊雅的鼻中,令她胃里一阵作恶,那地上还在跳动的心脏,一颗颗鲜血淋漓,在夜色下,就像是巨型魔兽腥红可怕的充血眼珠。

  这宁静的夜里,圣卿王府变成了人间炼狱,充满了血腥与恐惧。

  若凤芊雅是普通人,必定会被吓得三魂不见七魄。

  这时,传来风影焦急的声音,王妃快快离开这里。

  闻声,凤芊雅睨向了风影,下一秒,她只觉一道紫气逼近,强烈的窒息感袭向她,一只染着鲜血的大手狠唳的扼住了她的玉颈。

  抬眸,凤芊雅对上了那腥红无比的眼眸,那笼罩了杀意的嗜血目光似要将她五马分尸。

  王妃

  风影见白衣男子掐住了凤芊雅的脖子,他持剑跃上前,却还没靠近,一道紫气击向他,他见状,根本来不及闪躲,被紫气所伤,脸色大变,张嘴又是喷出一大口血。

  凤芊雅被掐住脖子,脸色涨红不已,强烈的窒息感袭向她,腹腔极度缺氧,喉间似被硬塞进了一块坚硬的磐石,压的她难受不已。

  她娥眉轻蹙,抬起纤细如玉的手,一把扣住了白衣男子如铁一般的手腕,尖锐的指甲刺破了他白皙的肌肤,鲜红立即渗出。

  傒地,她一个奋力的倾身上前,胳膊肘用力的撞击向他胸前的肋骨,趁他有一丝松懈,她扣住他手腕的手一个翻转,令他的大手脱离了她的玉颈。

  随即她动作灵敏的退后一大步,纤手捏住喉咙处,用力的呼吸。

  这时,风影的声音再次传来。

  王妃小心。

  凤芊雅一抬眸,紫气再次袭来,她还没有所行动,那白衣男子已经离她近在咫尺,他唇角带着嗜血般的残戾笑容,白皙的大手如利剑一般刺向她的胸前。

  凤芊雅目光微颤,欲伸手挡住他,可那如利剑一般的大手已经极速的刺进了她胸前。

  胸前一阵闷痛传来,她娥眉轻蹙,杏眸直直的望进那双腥红嗜血的眸子,锐利的目光似要穿透他的眸底的深渊,她粉唇轻抿,绝美的脸苍白了几分。

  突地,凤芊雅无名指上的那枚紫晶石指环发出一道金光,射进了白衣男子腥红嗜血的狠唳眸子中。

  金光只一瞬,便消失。

  白衣男子微怔,眸中闪烁的嗜血目光褪去半分,就像是一头发了狂的狮子恢复了一丝的理智,他望进她如幽潭一般深邃的剪水杏眸,她苍白的脸色令他眉宇轻拧,心幕地紧收了下,刺入她胸前的手没再有任何的举动。

  王妃

  这时,风影再次跃上前,一剑刺向了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见状,突地收回了手,转身,身形一闪,骤然消失在夜色中。

  见他离开,凤芊雅暗暗握起了双拳,剪水杏眸中一抹肃杀之气一闪而过,这次是她失误,下次她一定会让他好看。

  王妃,你怎么样?风影上前,目光带着一丝惊讶的看着凤芊雅问道。

第十八章好戏上场,荀王来了

  我没事!把彤儿送回房。凤芊雅目光平淡的睨着风影说完,便转身往慕熙苑走去,她纤细如玉的手轻捂胸口,这点伤对她来说只是皮外伤,不过她好奇的是那白衣男子为何突然不杀她了?还有她手上的那枚指环为什么突然发出金光?

  这一定不是一枚普通的指环。

  她垂眸仔细的睨视着她无名指上的紫金指环,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收回视线,她唇角漾起罂粟一般的妖艳笑容,若下一次那白衣男子再敢出现在她面前,她凤芊雅发誓,一定会将她今晚所受的伤双倍还给他。

  回到房里,她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便睡了。

  对于她凤芊雅来说,淡定就是她的座右铭,天塌下来,有的是人撑着,没什么值得她牵肠挂肚的,睡觉是缺一不可的。

  夜幕卷起,晨曦驱散了黑夜,慈母般地降临人间,轻轻地从东边揭开了笼罩在大地上的浅褐色菱纱。

  凤芊雅还在睡梦中,彤儿在她床榻前走来走去,想叫醒她,又不敢去叫醒。

  终于,床榻上的人自己醒了。

  凤芊雅伸了个懒腰,伸手掀开帐幔,侧眸睨向了彤儿,见她走来走去的,这才问道:彤儿,你一大早在我房里散步吗?

  小姐,荀王带着他的侧妃来了王府,王爷让你去前厅。彤儿见凤芊雅醒了,立即说道。

  此时的彤儿因为昨晚见到血腥的一幕,脸色依旧惨白。

  且今日的王府很平静,仿佛昨晚发生的那血腥的一幕只是做梦,没有任何人提起。

  荀王?还有他的侧妃?凤芊雅眯了眯眼眸,诱人的唇边漾起绝美的笑,似盛开的樱花般灿烂。

  她挑眉睨着彤儿,语气平淡无波澜,彤儿,梳洗更衣。

  是!彤儿恭敬的应声,立即为凤芊雅梳洗。

  半个时辰后

  她一袭妃色滚雪细沙曳地长裙,不盈一握的纤腰系芙蓉色的玉带,玉带相接处,缀有一颗妃色宝石,尽显贵气,长发垂腰,一部分青丝以玲珑玉簪浅浅挽起,白皙的额间与耳鬓戴着妃色的嵌花垂珠链,只要微微垂首,那发链上的妃色珠子便会垂落至眉梢,为她增添一丝魅惑。

  此时她正随着彤儿前往前厅,一路上,便收到了王府里丫鬟与仆人的鄙夷眼神,甚至还有人小声的议论着。

  面对这些鄙夷眼神与议论声,凤芊雅唇角的笑容越来越绚丽,堪比樱花,堪比罂粟。

  大厅内,轩辕墨宸坐在紫檀木轮椅上,妖冶的凤眸深邃难测,俊美的脸上覆盖着一层令人琢磨不透的表情,一袭的墨色锦袍,袖口绣着莹莹闪光的碎金,碎金周围用金丝绣成复杂而瑰丽的蛟龙出水,长长的龙须溢向锦袍四周,龙身周围配上如云似雾的云纹,一串串,妖冶逼人。

  六弟,这都半会了,你昨日新娶的王妃为何还不见人?此时出声的正是排名第五的荀王,他一袭玄色锦袍,头戴金冠,舞爪的蟠龙描绘在他胸前,美轮美奂。

第十九章嘲讽,鸭王鸡妃的挑衅

  他五官俊美,棱角分明,鼻翼挺拔,如山峰般陡峭,一双若是星辰的眼眸充满了魅惑,只是那菲薄的唇边勾勒出的弧度带着一丝轻蔑之意。

  坐在他身旁的女子一袭烟霞色的曳地望仙裙,芙蓉色宽袖上衣,裙面上绣着千叶海棠,皮肤细润柔光若腻,眉眼含春,比桃花还要媚上三分,标准的狐媚眼,梳着倭堕髻,斜插玉龙凤钗,面若芙蓉,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

  她眸中也带着一丝轻蔑之色,柔若无骨的靠在五王荀王怀里,故意语带讥讽的低声说道:王爷莫不是忘了,六弟新娶的王妃可是与王爷有婚约的,被王爷退了婚,她怕是不好意思来见王爷吧!父皇也真是的,六弟好歹也是王爷,父皇怎能将王爷不要的女人赐婚给六弟?

  玉儿,在六弟面前,不许再提起凤芊雅被本王退婚之事,凤芊雅现在是六弟的王妃,你这不是扫六弟的面子吗?荀王轩辕亦弘垂眸睨着他怀中的女子,看似在训斥她,实则语气温柔,那双眼眸中藏着一丝嘲讽。

  他抬眸睨向轩辕墨宸,掩下了眸中的嘲讽,但话里还是掺杂了讽意,六弟莫怪,玉儿口无遮拦,我回府会严惩她。不过玉儿说的对,六弟虽双腿残废,但毕竟是父皇的儿子,父皇怎能将一个被卖进青楼的傻女人赐婚给你?这事父皇做的太过分了。

  听到轩辕亦弘的话,轩辕墨宸渐渐握起了双拳,直至指节泛白,但在那妖冶的凤眸中,看不出任何的波澜,那双浅褐色的瞳仁极为的深邃,犹如千丈幽潭。

  他绯色的双唇紧紧抿着,这就是所谓的亲情,轩辕亦弘和他的侧妃一唱一和的嘲讽他双腿残废,无权无势,娶了他轩辕亦弘不要的女人,他又岂会听不出。

  昨日他成亲,与他至亲之人,没有一人前来,有的只是嘲讽与看好戏的御城百姓。

  大厅里轩辕亦弘与他侧妃的话,正好被前来的凤芊雅听到,她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娥眉轻挑,斜睨着守在大厅外的风影,唇角漾起罂粟般绝美的笑容,朝着他勾了勾手指。

  王妃有何吩咐?此时的风影完全看不出昨晚有受过伤,他见凤芊雅朝着他勾手指,一阵错愕,上前颔首问道。

  凤芊雅走近风影,一股幽香传进他鼻腔中,他微微一愣,正欲退离,凤芊雅眼明手快的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他的脸瞬间涨红,直想遁地,这要是被王府的下人都知道了,他风影哪还有脸待在这王府啊!

  他们王妃从昨日嫁到王府到今日,做的事也太令他震撼了,她实在是太剽悍了,昨晚那样的血腥场面,她竟然没有一丝的惧怕,这令他都敬佩不已。

  凤芊雅瞥了风影一眼,粉唇凑至他耳边,低声说了句话,便放开了他。

  而他则是因为听了凤芊雅刚刚的那句话,俊脸又红了几分,他极为尴尬的看着凤芊雅,王妃要要那个做什么?

《《狂浪妃王爷求放过(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大结局在线阅读 《狂浪妃王爷求放过(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最新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