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大结局在线阅读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最新章节列表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大结局在线阅读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最新章节列表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

时间: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作者:葬鹂颜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小说

宸王是小说《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葬鹂颜,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正月十五那日,从赵倩的院子传出赵倩基本康复的消息,而百里紫茹那边,据说在无数个郎中的努力下,百里紫茹脸上的伤疤也淡了不少。这些消息被传进百里九歌的耳里,她不由哂笑,自己的悠闲日子,怕是到头了。却道昭宜五年正月十七日的那天,大商昭宜帝组织皇亲国戚、文武百官展开了一场新春狩猎...

宸王是小说《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葬鹂颜,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

第17章:你竟在这里行苟且之事

  正月十五那日,从赵倩的院子传出赵倩基本康复的消息,而百里紫茹那边,据说在无数个郎中的努力下,百里紫茹脸上的伤疤也淡了不少。

  这些消息被传进百里九歌的耳里,她不由哂笑,自己的悠闲日子,怕是到头了。

  却道昭宜五年正月十七日的那天,大商昭宜帝组织皇亲国戚、文武百官展开了一场新春狩猎大赛,并下令女眷们一同参加。故而,奉国大将军府的几个小姐也各自准备骏马和骑马服,一同赶赴朝都城外的狩猎苑囿。

  这次的队伍比往年几次壮大了不少,因着女眷的参加,更是香鬟雾鬓,一路上脆声连连。

  待到得那山明水秀的狩猎之地,野兔、野鹿、野猪等动物在覆着浅雪的原野上四处乱窜,掀起飞雪朵朵,惹得众人纷纷策马去追,挽弓射箭,继而欢声庆祝。

  却唯有百里九歌在后面悠闲的策马漫步,口中哼着在凤凰谷时孤雁师兄教给她的小曲。

  天高云淡,朗风吹面,这感觉清爽、畅快、委实不错!

  不由的,百里九歌的唇角绾起一道开心的弧度,骑马朝着人少的坡地走去,想要独自一人看这大好风光。

  马蹄踏过浅雪,但见马背上那仍旧一袭艳丽红衣的女子扬袖朗笑,好不恣意!

  就在渐渐远离了大部队的时候,前方的稀树林里,忽然有什么影子闪过,像是个是个人?

  再定睛一看,那人正朝着一处幽深的谷地而去。

  是什么人混到打猎队伍中来了?

  百里九歌决定一探究竟,遂拍着马臀,跟了过去。

  翻过山坡,到了谷地,丛丛枯草之中,只见方才的那个男人就跪在地上,捂着胸口不断的呕出黑血,那人印堂发黑、嘴唇乌色,看着像是中了毒。

  百里九歌连忙下马过去,询问道:你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会进到皇家打猎的苑囿,还受伤中毒?

  那人盯着百里九歌,眼神充满无助的渴求,喃喃:我是不慎闯进来的我救我,有人给我下了曼陀罗的毒他咳出一口血来。

  百里九歌心道不能见死不救,来不及询问来龙去脉,连忙跪坐在男人身前,出手扒下他的上衣。

  这举动惊到了男人,呃你?!

  别废话,我先给你解毒。她毫无避讳的覆掌在男人的心口处,用自己的内力驱赶淤积在他心脉处的曼陀罗毒。

  这一招解毒的方式,从前是孤雁师兄教她的,主要用来解除毒花毒草之毒,只要将淤积的心脉的毒驱赶到手脚尽头,就能缓慢化去。

  这一招成效虽是可观,却极其消耗解毒者的内力,百里九歌在时间流逝之间明显的感觉到身子发虚、体温不支,她忍着额头上沁出的冷汗,看到男人脸色好转,便咬牙挺住,不懈努力!

  可就在这时,远远的传来一大片马蹄声。

  百里九歌心中一突,莫非是打猎的队伍跑来这里了?若是让他们看到这个男人,会不会将他抓来送审?!

  没精力想那么多,当务之急是赶紧将他的毒解掉!

  她一咬牙,狠狠发劲,强大的内力如轰炸般的将男人体内的毒赶到了四肢筋脉。

  百里九歌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一刻只觉得浑身瘫软,站都站不起来,脸上更是沾了满脸的虚汗。

  她刚想对面前的男人说毒都解了你赶紧走吧,谁知竟忽然被这男人紧紧的搂入怀中!

  下一刻,便听到靠近的马蹄声响中连着响起一片倒抽凉气声,百里越喝道:不肖女,光天化日之下,你竟在这里行苟且之事!你还有脸见宸王殿下吗?!

  应着百里越的话,越来越多质疑的声音也相继传来。

  天啊,那百里九歌竟然早就有相好的,还这么肆无忌惮的搂搂抱抱,还懂不懂什么叫廉耻!

  唉,宸王殿下那样一位优秀英挺的好男儿,被她戴了绿帽子,真让人心疼。

  这种丑事一般都是怎么处理的?那男人八成要被凌迟处死吧。

  听着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百里九歌的眼神渐渐暗如乌云。

  原来,这根本是一个圈套!

  如此毁她声名,其心可诛!

  你放开我百里九歌低沉的吼道,那充满杀意的声音,让抱着她的男人不自觉打了个哆嗦,却装腔作势的高喊出声:跟我走!你不是说这一辈子都跟定我了吗?我带你走,我一定带你逃出这里!

  住口!百里九歌瞪着他心虚的面目,斥道:你被人雇来诬赖于我,就没有想过你会无法全身而退吗?

  男人再度露出恐惧的神色,旋即咬定了方才的说辞,喊道:你我已经毫无退路了,你还顾虑什么,赶紧和我走吧!

  够了!

  百里九歌一时愤怒,气力恢复,猛地一下将男人推开,踉踉跄跄的起身。谁知还没走开几步,竟又被那男人勾住了细腰拉回怀中。

  她气愤的挣扎起来,纵然无力却仍旧倔强不已:放开我,既然想死就别怪我成全你了!

  话音落,就要掷出羽毛夺杀男人的性命,却在此时,听得昭宜帝发命:将此男子抓起来,立即诛杀!

  近卫队一拥而上,粗暴的抓起了那个男人,百里九歌被扔在地上,赶忙撑着身子爬起来,刚好见近卫们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一具尸体倒在浅雪之上,刺眼的红色吓得那些女眷们纷纷颤抖尖叫。

  百里越骑在马上,一脸黑云盖顶,气急败坏的斥责:不肖女,还不爬过来求宸王饶了你!是想被浸猪笼吗?

第18章:证明你的清白

  百里九歌望去,只见大群骑在马上的人都在居高临下的盯着她,那些眼神中充斥着嘲讽、蔑视、嫌恶。透过这些人华丽的表象,她似乎看到那一颗颗丑陋不堪的心灵。

  可笑!这世俗之人不问青红皂白便如此看她,当真可笑!

  她冷笑起来:我百里九歌行得正坐得端,今朝被人陷害,你们大抵也不会信我。但我既如此说了,便是事实如此,由不得你们朝我身上泼脏水!

  放肆!百里越指着她,不肖女,你看清楚你是在和谁讲话!

  说罢连忙对着昭宜帝拱手赔罪,陛下请息怒!微臣的这个女儿长期在野,根本就不懂礼仪规矩,微臣想教导她,她却毫不领情,微臣已经都被她给愁煞了!

  听闻此话,百里九歌只想纵声大笑。爹的这番说辞,竟是将责任推诿得一干二净,又将她贬低得一文不值!从今往后,她百里九歌在所有人眼中都是最见不得人的草莽淫娃吧!

  心中似有一阵强烈的痛,百里九歌却忽略不管,视线猛然移动,盯在殷浩宸那冰雕般的脸孔之上,问道:宸王现在有何想法?可是觉得我水性杨花,不堪给你作妻子?

  听言,所有人都收了声,齐齐聚焦殷浩宸,就等着看他的反应。

  如此多道目光刺在殷浩宸脸上,却还比不上百里九歌一人的视线来得刺眼。殷浩宸皱了皱眉,凝视百里九歌,声音沉冷:本王许你解释!

  百里九歌心中一凉,连殷浩宸也不愿信她了吗?

  她冷笑:那个男人让自己中了曼陀罗的毒,我给他解毒,却被他抱住说了胡话,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是谁!

  放肆!百里越再度大骂:不肖女,再敢如此跟宸王讲话,我打断你的狗腿!

  殷浩宸阴鸷的盯着百里九歌,低沉道:你可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百里九歌的心口再度一凉,哂道:我清清白白,无愧于心,你若是不信,又何必一再问我?罢了!她道:既然你对我生了疑惑,那就退了婚吧,免得日后朝夕相对还心存芥蒂的,那样谁都不舒服!

  殷浩宸眉峰一旋,阴鸷的眼神就如月黑风高的夜色。

  他该退婚吗?或许百里九歌确实是遭人陷害了,他应该选择相信他的未婚妻。

  可这时,冷不丁的,一个身影跃入殷浩宸的脑海

  他又想到了那个在镜湖畔救了他一命的黑衣仙子,那窈窕而潇洒的黑色身影,在这些天里竟是夜夜入他的梦境,折磨得他辗转反侧。在邂逅她之前,殷浩宸从不曾知道原来惊鸿一瞥也能化作相思如狂,他满心只想娶那黑衣仙子为妻,不想沾染其她任何女人。

  那么今日,若是退婚,他便可以一心一意的去寻找那名黑衣仙子,肩上再无责任

  这一刻,殷浩宸动摇了,那阴鸷的眼神中产生一丝迷惘,而这份迷惘,全都落在百里九歌的眼里。

  好,好!她明了!她都明了!

  原本她便不想回朝都成这什么亲,当这什么宸王妃,既然殷浩宸都动摇了,她又还顾及什么?她百里九歌素来是自定去留,岂容得种种俗事牵绊她的脚步?

  红裙飞扬,如欲起的云雾,红衣女子宛如张扬的凤凰花,高声喊道:殷浩宸,我百里九歌素不做那谦卑求人之人,更不会再给你制造困扰。你也不必矛盾了,尽管退婚就是!

  殷浩宸按捺不住微微的吃惊,而在场众人却是一个个惊得变了脸色,相继窃窃私语。

  百里九歌懒得去听他们都在议论什么,她明眸望着殷浩宸,就这样看着他举棋不定的神情而忽然间他终于心一横,黑袖一摆,却是不忍的说:百里九歌,今日你我婚约取消,从今往后各自嫁娶,本王希望你能觅到良人。

  话音落下时犹自觉得舌尖刺痛,他望向身旁的昭宜帝,有些无力的低喃:还请皇兄首肯。

  昭宜帝不带感情的回话:朕准了。

  这一下,人群中的各种议论声爆发,满朝达官贵人们开始肆无忌惮的议论百里九歌的受辱,那些贬低的、嘲笑的、幸灾乐祸的话语,穿透了百里九歌的耳朵。

  她却听若罔闻,径自从人群中走过,毫不理会身侧的一句句指指点点,明眸直视离去的方向,忍着虚脱的内力大步流星的走去

  当经过百里紫茹身边时,百里九歌捕捉到她眼底得逞的笑意。

  百里九歌瞬时明了,原来这次又是百里紫茹!竟是为了阻止她嫁给宸王,无所不用其极!

  冷笑,本不想再搭理百里紫茹免得自己生气,可谁知在走到一辆清雅而华贵的马车旁时,忽然,有人恶意的绊了百里九歌一脚!

  啊!

  百里九歌低呼一声,身子向前栽了下去!

  姑娘当心。

  清润温柔的声音忽然轻响,同时,有谁出手拖住了百里九歌的胳膊,挽住了她即将跌倒的身子。

  百里九歌略有一怔,转瞳,透过三层轻纱的马车门帘,定定的瞅在车内那人模糊的身影上。

  是他!

  周世子!

  竟是他。

  两年前见过他清雅独坐的姿容,即便此刻在纱帘后模糊不辨,但那轮廓、还有他身上幽幽淡淡的昙花香气,却是相识。

  此刻,他伸出的手还握着百里九歌细瘦的玉臂,确认她已站稳后,他方收了手去,掩嘴发出两声虚弱的轻咳。

  百里九歌却蓦地笑了,心口忽然有一股难言的暖意淌过。

  至少,这里还有个人没有白眼看她,至少这世俗之人还有那么一两个黑白分明的!

  昙花幽香萦绕,帘后的人影似一汪静雅璧月。百里九歌望着他,抱拳拱了拱手,发自内心的笑道:我没事,多谢周世子予以相信!

  话落,一甩如瀑黑发,转身便行,扬袖朝着马车上的人挥挥手,洒脱离去。

第19章:画仙子白蔷

  远远的离了狩猎场,百里九歌昂首挺胸,目光澄澈耀眼如出鞘的宝剑,划破正月的严寒。

  恍的,脑海中浮现出那模糊在马车三层纱帘后的身影,记得方才那周世子又咳嗽了,似乎这一整天的狩猎他都独自在马车之中避寒他的身子骨竟是这样禁不得受凉,这怕是和她两年前的行为脱不开关系吧!若不是那时她讨走了他吊命的九色灵芝去给好友治病,又看着他割下一块肉作药引,如今的他又岂会体弱到如此境地?

  如是想着,百里九歌略有些不是滋味,不知不觉间回到了朝都城中。

  她在入城后顿了顿,改道,朝花街柳巷走去。

  在朝都的花街上有座青楼,名为芳菲馆,是这朝都花街上名声最响的一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这家青楼的两大头牌——画仙子白蔷姑娘和舞仙子顾怜姑娘,是整个花国的两大状元。

  百里九歌来到了这里,大白天的,芳菲馆尚未营业,半掩的门中可见粉红帘帐无风自摆,幽幽袅袅的缠作一片惹人想入非非的春景。

  她推开门,侧身进了去,将门关上,沿着铺就妃色绒毯的木楼梯走上去。

  哟!你还知道回来!

  楼梯的尽头处站着个刚起来不久的妇人,身形富态,尚未梳洗,只掐着兰花指,半笑半恼道:听说今儿个那些显贵之人都狩猎去了,我还当你会跟着玩到宸王府里去,乐不思蜀呢!这午时还没到就回来了是个什么意思?

  百里九歌步步踏上去,笑答:鸨妈妈早,正好告诉您一个消息,我被殷浩宸给退婚了。

  什么?鸨母脸色腾地变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就是百里紫茹陷害我失节,我见殷浩宸动摇,索性叫他把婚退了,省得强扭的瓜不甜。

  鸨母不由的撇了撇嘴,讥讽:你可真够豁达,男人都到嘴边你又给喷出去了!

  我又不喜欢殷浩宸,嫁不嫁都一样,再说是他动摇了,我又何必再贴着人家?这婚退了,我正好可以回芳菲馆潇洒些日子。

  鸨母讪笑:也是,你也该回来了,这段时间多少达官贵人要拜访你求得佳作,都被我给拒了,说你抱恙在床。呵,那些人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了,我要是再拒绝下去,都怕他们拆了我这芳菲馆!

  百里九歌摆摆手,道:你放心,今日你就和外头说,我画仙子白蔷的病都好了,可以继续接画,有想来的尽管来,来者不拒!

  呵呵,好嘞!鸨母眉开眼笑起来,那一对熠熠生辉的瞳眸似是能倒影出堆成山的金元宝来。盼星星盼月亮的总算盼到白蔷肯作画了,接下来芳菲馆定然会大赚一笔啊!

  正巧这会儿,就有客人叫门了,鸨母心知大白天来芳菲馆的多半是来求取白蔷的画作,便赶忙开门迎接去了。

  百里九歌笑笑,径自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三楼最静谧的一间房屋,就是她的居所,内里的打扮与其她姑娘的房屋别无二致,唯有那幽幽的宣纸香与墨香,让这房间变得分外宜人。

  红裙褪下,换那一袭白色烟笼梅花百水裙裹住纤纤体态;凤凰花自发端取下,重新梳那凌云髻,插那玉叶金蝉簪;盈盈双足蹬上描了蔷薇花纹的绣鞋,双手轻挽那一对翡翠花钏;最后落手颊边,扬手掀了软面具,露出那惊煞世人的绝伦之姿。

  这便是画仙子白蔷,亦是她,百里九歌。

  因着她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奉国大将军府,许久没有接画,因而当她病愈的消息被传开时,芳菲馆被挤得水泄不通,来求画的男女老少恨不能从二楼楼梯排队到整个花街的最尽头。

  百里九歌也不嫌人多,先把山水花鸟的画都接了,准备等完成了这些再去给客人画人物画的。

  她研开墨汁,调开颜料,朱墨丹青,流水行云,一幅幅惟妙惟肖的画作在那灵活的笔下诞生、丰满、绚烂

  如此忙了两日,方有些吃不消了,百里九歌放下画笔,疲倦的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门在这时被推开,柔软如三春桃红的少女笑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白蔷,看你这么卖力,想不想喝点连翘茶?

  连翘茶?百里九歌笑道:顾怜你又来了,是花你就要泡个茶喝,来,给我尝尝!说罢自己动手从顾怜端着的托盘里拿了一盏花瓷杯,仰头灌了下去。

  舞仙子顾怜无奈的笑言:品茶品茶,第一口品香,第二口品味,第三口品意境。你这哪里是在喝茶?我看喝酒还差不多。

  百里九歌浑不在意道:我在外面逍遥的惯了,跟朋友都是喝酒,哪还斯文的品茶。

  顾怜巧笑嫣然:说的也是,所以我可以想到你在奉国大将军府那种地方过得有多不舒服,不过你还真看得开呢,这样我就不用为你担心了。唔你也累了好几天了,一起去泡个花瓣澡怎么样?

  好啊,正好缓解疲劳。

  两个女子很快达成了共识,顾怜急忙喊人去烧水了。

  过了一会儿水烧好后,两个女子在热腾腾的大浴池里放松身子,窈窕的身影映在海棠屏风之上,朦朦胧胧的。

  她们掀着水花,在洗浴之间还互相嬉闹,欢声笑语化作一圈一圈的回声。

  透过氤氲的雾气,百里九歌的视线落在顾怜雪嫩的左肩上,那肩后竟纹着一个十分别致的刺青。

  百里九歌停了嬉闹,正要开口,又被热水浇了一脸,只得嗤笑:你真趁人之危!我正看你肩上那刺青的,你竟敢偷袭我!

  顾怜笑靥如花,娇娆似那桃李,柔美似那芙蕖。在听闻百里九歌的话后,偏眸朝肩后望去,软声诉道:这刺青的纹样,是洛水仙子。

  洛水仙子?百里九歌诧异的听闻这个名词,想了想,道:听说洛水仙子是河洛国所信奉的神祗,河洛国就是依傍洛水而建国的。

  是啊,好像是有这么一说,我的这个刺青,好像也是出生的时候就有的。

  顾怜念着,语调渐渐的充满了不解,旋即又巧笑嫣然的说:不过我专门学过刺青的,给你也刺一个相同的怎么样?我们是好姐妹,你可不要推辞哦。

  百里九歌道:没问题,那你刺吧,这有什么好推辞的不是?

  顾怜的唇角荡漾起开心的笑,于是,在沐浴完毕后,她拿着丹青针具,在百里九歌的房间里赖了两个时辰,将一个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洛水仙子刺在了百里九歌的左肩

  倒是百里九歌,因着太困,在刺青的过程中先睡着了。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大结局在线阅读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最新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