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大结局在线阅读 《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最新章节列表

《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大结局在线阅读 《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最新章节列表

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

时间: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作者:落雪潇湘

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小说

云倾凰是小说《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落雪潇湘,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云倾凰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老者来回踱步的唉声叹气,看穿着,似乎是太医院的太医。云小姐!我都听到了,你快和皇上认个错,这宁王伤势太严重,是救不活了。老者一脸愁苦,仁者医心倒是有一番风骨,虽然年岁已高,但眼睛却很是明亮。倒是个不错的老头,云倾凰毫不在意的轻笑道:皇后娘娘可说了,宁王死了,这外...

云倾凰是小说《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落雪潇湘,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

第十七章逆天针法

  云倾凰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老者来回踱步的唉声叹气,看穿着,似乎是太医院的太医。

  云小姐!我都听到了,你快和皇上认个错,这宁王伤势太严重,是救不活了。

  老者一脸愁苦,仁者医心倒是有一番风骨,虽然年岁已高,但眼睛却很是明亮。

  倒是个不错的老头,云倾凰毫不在意的轻笑道:皇后娘娘可说了,宁王死了,这外面所有的太医都会被诛九族

  这老者眉头更是紧蹙着,面露惋惜。

  云倾凰轻挽袖口,走到床边执起程皓宁的手腕把起了脉,此时的程皓宁哪里还有上午的嚣张气焰,整个人陷入了昏迷,脸色青白,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特别是左腿,已经被野猪獠牙给贯穿,整个人就是有进气没出气了。

  可以说,程皓宁一只腿已经踏入了阎王殿。

  云小姐,知道你是好心,可这宁王确实救不活了。

  老者无奈叹息,他在太医院几十年,经历了多少疑难杂症,可宁王这,他真的是回天无力啊!

  云倾凰放下手,刚要说话就见萧楚一脸黑沉的走了进来,看着云倾凰的目光满是幽怨,小妹真是太坏了,叫他去弄马尿和稀泥,搞得他浑身臭臭的。

  呜呜!他的翩翩公子形象啊!就这么毁了。

  云倾凰接过萧楚手里的袋子,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皱眉道:反正你都这样脏了,去,把这小子扒光。

  什么?

  萧楚震惊的睁大双眸,不由自主的猜想着,小妹喜欢宁王是全东辰都知道的事情,现在宁王快要死了,难道说小妹想要和宁王现在洞房?

  啪!

  脑勺一痛,一抬头就看到云倾凰一脸阴沉,咬牙切齿的样子,萧楚的小心肝砰砰直跳,满目可怜,小妹怎么可以这样彪悍嘛!吓坏他了。

  你要不去脱了他的衣服,我现在就把你扒个精光扔到大街上!云倾凰嘴角一笑说道。

  云倾凰的笑怎么看怎么瘆的慌,萧楚相信她一定敢,扯了扯嘴角,连忙上前去给程皓宁脱衣服。

  云倾凰冷哼一声,一旁的老者上前一步,皱眉道:老夫是太医院李密,敢问这是

  如你所见,救人啊!

  云倾凰一挑眉梢,看着光溜溜的程皓宁,无良的继续指挥:把这些泥敷上他全身,尤其是左腿。

  萧楚叫苦不迭,满目幽怨,认命的把那些恶心的稀泥倒在程皓宁身上。

  他倒要看看,小妹到底要把这宁王怎么样难道是要做成泥像吗?

  还请李太医借银针一用。

  李密自然也对这个外界传闻的废物草包充满了好奇,当下便把随身携带的银针拿了出来。

  云倾凰伸手接过银针,美眸闪过一丝凌厉。一把把手中银针都甩了出去,神奇的是,那些银针在云倾凰的手中就像个听话宝宝一样,扎进了程皓宁身体的奇经八脉上,发出阵阵清冷的颤音。

  一分不多,一寸不差,利落的手法,冷静的头脑。

  萧楚呆愣的看着,还没从这利落的手法中回过神来,又见云倾凰拿出一个小竹筒,嘴角一扬露出两颗森森的小白牙。

  顿时萧楚背脊一凉,连忙躲到一旁。

  事实上,萧楚真的是很有先见之明。云倾凰走到床边,把竹筒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那是一群拇指大小的蜘蛛,五颜六色的,一看就是带毒的,它们在程皓宁身上爬着,密密麻麻的,看上去恶心异常。

  去,给我办点事。

  云倾凰提着萧楚的耳朵,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萧楚一脸恐惧,但是在云倾凰的淫威下,只能硬着头皮,一咬牙一跺脚的,还是出去办了。

  这位姑娘,请问这是在做什么?

  李密的态度很是谦卑,他半辈子都献给了医术,可是却也没看明白云倾凰这是什么招,这对他这个医痴来说,真的是心痒难耐啊!

  马尿和稀泥是为了消除怯肿,银针是封住穴道,毒蜘蛛是为了多咬他几口,让他中毒。

  前两样还好明白一些,可为什么要让毒蜘蛛咬宁王呢?李密紧皱眉头,着实想不通。

  以毒攻毒。

  云倾凰唇角轻勾带着一抹狡黏,治好程皓宁她有很多方法,但是她就想好好恶心一下这个渣男。

  呜呜,小妹,我被你给害惨了啦!

  萧楚牵着马一脸幽怨的站在门口,满脸灰土,头顶上还插着几根鸡毛,一身玄衣上也有几个清晰的马蹄印,看上去简直就是街上的乞丐。

  咳咳云倾凰轻声咳了咳,面露尴尬。

  姑娘你快看,宁王这是

  李密震惊的看着程皓宁身体的变化,双眸发亮,嘴唇颤抖,整个人险些晕了过去。这竟然是上古失传已久的逆天针法

第十八章天才神医

  只见,程皓宁全身上下的银针都在急剧的颤抖着,身体以一种疯狂的方式迅速肿胀,泥土崩裂,皮肤也变成了紫色和绿色在交替,宁王紧皱的眉头满是痛苦。

  云倾凰微微眯了眯眼,这才一个刀片割开了程皓宁的手腕,瞬间一股腥臭传来,黑色的淤血源源不断的顺着那个口子滴落到地上的盆子里,程皓宁肿胀的身体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原状。

  这下子,宁王的整张脸更加惨白。

  收起小蜘蛛和银针,云倾凰唇角勾起一抹恶作剧的冷笑,一脚把程皓宁踢下地,开口道:表哥,还不快点把‘仙水’喂给宁王。

  仙水

  萧楚嘴角抽搐了一下,拉着那高大的母马来到程皓宁面前,拍了拍那左摇右晃的马头,哭求道:马兄,下点‘仙水’呗!

  哗啦啦!

  一股异味传来,云倾凰掩住鼻子,看着那马身下的程皓宁,眼底满是冷笑。萧楚立马躲在角落,他发誓,以后得罪谁也不要得罪小妹,太狠了。

  唔!

  程皓宁紧皱眉头,迷迷糊糊的睁眼。他感觉自己全身都痛的厉害,最主要的是好臭啊!

  哗啦啦

  当程皓宁看到自己上方站着一匹高大的马,而他正在喝马尿的时候,再也忍不住的翻身狂吐了起来。

  呕——

  李密看到狂吐的程皓宁,惊喜之心难以言表,看向云倾凰的目光已经不是赞赏了,而是崇拜。如果他没猜错的话,什么以毒攻毒,什么消肿,什么仙水,那都是这丫头故意的,真正救了宁王一命的,是那一手神奇的银针之术啊!

  逆天针法,顾名思义能够逆天救人,生死人肉白骨,转乾坤逆阴阳,消失了数百年的针法今天竟然让他在一个小姑娘的手里看到了,不得不说,他真的太震惊了。

  但李密明白,逆天针法庞大精深,刚才云倾凰施展的一手不过是冰山一角,但这也足以让他兴奋的不得了,直后悔刚才没有仔细看。

  云倾凰,你这个残花败柳怎么在这?

  程皓宁全身都痛,看向云倾凰也像要杀人一样,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这样对自己,他一定非杀了她不可。

  这宁王真是恶心。

  云倾凰嫌弃的看了眼程皓宁,唇角笑意愈发冰冷,转身便离开。萧楚和李密互相对视一眼,也嘴角抽搐的跟了上去。只留下一脸愤怒的程皓宁和那仰着脑袋一派傲娇的马儿。

  云倾凰这一玩已经过去了近两个时辰,出来的时候那些大臣仍旧保持着下跪的姿势,而云致远一张老脸已经惨白的没有血色。看到云倾凰三人出来,众太医不由分说的就哀嚎起来,那场面,就像全家死光光了一样壮观。

  宁王啊!您死得好惨啊!

  老臣们想念您啊!您怎么英年早去了呢!

  天妒英才啊

  云致远呆愣的抬起头,身体抖如筛糠,完了完了,丞相府这下全得跟着云倾凰陪葬。

  好你个云倾凰,害死我儿子,来人呐!给本宫拉下去极刑处死。皇后一脸怒火的站起身来,看着云倾凰的目光满是杀意。

  云倾凰好笑的看着这一幕,冷笑道:原来皇后娘娘这么希望宁王死啊!可惜了,宁王命大,没事了。

  

  寂静,大厅内死一般的寂静,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清晰的听到,所有人呆愣的看着那巧笑焉兮的白裙女子,她真的把宁王救活了?

  宁儿真的没事了?

  东辰帝站起身,询问的看了眼李密,这个东辰第一草包,竟然真的能起死回生?

  回禀皇上,宁王确实已经脱离危险了,只需要好好休息就是。老夫自愧,今日见到云大小姐如此医术,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无能。

  李密摇头轻叹:皇上,云大小姐才是真正的天才神医啊!

  一听到李密都这样说了,还有谁会不相信?东辰帝当即大笑:好,云爱卿的女儿真是让朕刮目相看啊!朕要重重赏赐。

  老眼划过一抹深沉,这个丫头如此风华,却当了草包废物十几年,这样的心机实乃可怕啊!

  云倾凰环看一圈,竟然出奇的没有看到容景,挑了挑眉,这次多亏了表哥和李太医的帮忙,皇上可别忘了答应倾凰的事就好。

  东辰帝扯了扯嘴角,他都当着大臣那么说了,怎么会不守信用?这个丫头真是刁钻。

  皇后脸色发白的坐在椅子上,低着头还能感觉到萧傲天射向自己的冰冷视线,咬了咬牙,她怎么会知道这个废物竟然真的治好了宁儿啊!这下一定把定国侯这老头得罪透了。

  哼!皇后不由分说就要处死我孙女,这怎么说?萧傲天站起身,一脸怒火。

  这

  云倾凰轻笑出声:皇后娘娘也是担心宁王,可以理解,宁王现在身体虚弱,定然希望皇后多多陪伴照顾才是。我这样的女人就不打扰皇后娘娘了,告辞!

  还用你说,本宫儿子自然当由本宫亲自照顾。皇后冷哼一声,却没看到云倾凰眼底那一闪而逝的戏谑。

  李密和萧楚两个知情人嘴角那叫一个抽搐。以后得罪谁都不要得罪云倾凰,太腹黑了啊!

第十九章我们还可以再熟点

  回到丞相府,云倾凰洗洗睡了,云致远还在高兴中,东辰帝为了面子,自然是赏赐了一大堆宝贝。

  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一股视线锁定自己,刹那间云倾凰睁开冰冷的眸子,素手闪电般的攻击而去。

  是我。

  手腕一紧,云倾凰瞬间就跌落在一个满是清凉的怀里。她猛地抬起头,眸光清冷的对上男人那张妖孽的俊颜,诧异道:容景,你来做什么?

  想你了。

  腰间一紧,云倾凰整个人就被男人结实的手臂给圈在了怀里。云倾凰一愣,随即展颜一笑:请问,您今天吃错药了吗?我们貌似,不熟吧!

  天刚亮就跑自己这胡说八道,云倾凰翻了个白眼,懒得理。反正也挣不开,倒是心安理得的躺在了男人的怀里。

  不熟?真的?

  怀里软糯的身子,鼻尖飘荡的淡淡幽香,每一样都让容景回味。

  真的,不熟。

  容景清眸散发一抹危险气息,缓缓将自己的唇靠近云倾凰,一字字轻缓道:如何证明?

  不熟还要什么证明,云倾凰睁开眼,黝黑的眸子带着一抹刚睡醒的水雾,四目相对,寂静无声。

  两人很近,近到他们鼻尖清晰的飘荡着只属于对方的味道,空气中围绕着一股暧昧气息。容景一双褐色眸子定定的望着云倾凰,那情绪让人分辨不清。

  蓦然,云倾凰动了。

  一个侧头,手脚并用脱离开容景的怀抱,她得意笑道:哈!景王爷真逗,我们真的不熟。你

  但云倾凰话还没说完,却戛然而止,美眸不敢相信的睁大,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久久回不过神来

  容景眸中满是邪肆,不给她任何反应的欺唇而上。她的味道,一如想象的美好。

  唔!

  云倾凰瞪大美眸,刚一开口却被容景霸道的攻城略地,扫荡着每一个角落,不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

  恣意却不失温柔,暧昧的气息在房里飘荡,连空气都升温了不少。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当呼吸已然稀薄,容景才好心的松开了云倾凰,嘶哑邪魅的声音伴着笑落在云倾凰耳边

  这回若是不熟,本王可以更深入熟悉一些。

  你!

  云倾凰仰头狠狠瞪着眼前的轻薄了自己的男人,发丝凌乱,红唇微肿,为那妖媚的容颜增添了一丝妩媚,恨恨咬牙道:你想如何?

  没什么,只是证明一下我们很熟。

  容景再度把云倾凰抱在怀里,伸手揉了揉那水润肿胀的红唇,嘴角噙着笑道: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虽然对自己的冲动有些懊恼,不过做都做了,自然不会后悔。

  我是你的人?胡说八道!

  云倾凰怒极反笑,一把抓过男人的衣领,只听‘撕拉’一声,整个长袍松松垮垮散开,莹白光泽的肌肤毫无预兆入眼,云倾凰愣了。

  原来凰儿如此热情,竟然想要迫不及待的想要与我更熟吗?

  容景也是一愣,双目含笑,那种似是而非的笑容让云倾凰好想要咬人。

  腰间蓦地一紧,她整个人更加紧贴容景。鼻尖满是男人的身上的清香,不刺鼻,很好闻,蓦地,云倾凰脸色微红。

  你注定是本王的人,逃不掉。如果下次还不乖,我不介意就地加重惩罚

  云倾凰扯了扯嘴角,好腹黑,好霸道的男人。眸光清凉的对上容景的双目,定定的对视,没有丝毫的逃避,没有波涛的起伏,死一般的寂静,有种莫名的诡异情绪萦绕在二人之间。

  你

  手心一凉,云倾凰低头看着手心的温热火红玉珏,愣住了,这是

  小姐,老爷叫您呢!

  外面还响着丫鬟的敲门声,云倾凰还没回应,耳边却已经吹进了男人温热暧昧的轻语。

  晚上见。

  唇角落下一个如同羽毛的轻吻,带给云倾凰一种陌生的感受,还没等反应过来,男人早已消失,独留下空中那一抹清香。

  她这是被调戏了?

《《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大结局在线阅读 《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最新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