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大结局在线阅读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最新章节列表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大结局在线阅读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最新章节列表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

时间: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作者:小爷销魂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小说

凤未央是小说《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爷销魂,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半个时辰之后。身上有些狼狈的凤未央终于走出了树林,为了不让儿子担心,她还刻意将身上的血渍给洗干净了。皎洁的月光下,身上衣裙被划破得狼狈不堪的凤未央就像是一只贪玩的林中精灵,唇角上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母妃母妃出来了。一直盯着树林方向的小辰麟,在凤未央刚走出树林的那一刻就从位置上跳了...

凤未央是小说《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爷销魂,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

第17章男装出府

  半个时辰之后。

  身上有些狼狈的凤未央终于走出了树林,为了不让儿子担心,她还刻意将身上的血渍给洗干净了。

  皎洁的月光下,身上衣裙被划破得狼狈不堪的凤未央就像是一只贪玩的林中精灵,唇角上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母妃母妃出来了。一直盯着树林方向的小辰麟,在凤未央刚走出树林的那一刻就从位置上跳了起来,迈开自己的小短腿朝着凤未央的方向飞奔了过去。

  凤未央张开双臂将这肉呼呼的小人儿纳入怀抱,看着他那双麋鹿般的大眼中带着的星点泪意,她在林中那颗冷酷凝结的心瞬间融化。

  母妃回来了。

  母妃受伤了。小辰麟看着凤未央占满血渍的手臂,纠结的皱起了小眉头。他一定要将武艺学好,要保护母妃不能够让她在受到任何伤害。

  这是那些畜生的血,母妃那么厉害怎么会受伤?凤未央指了指身旁的狼皮和蛇皮柔声说道。

  虽是这么说,但懂事的小辰麟还是从她的怀抱里出来,粗短的小手指好奇的指着地上的皮毛。母妃刚才就是去找它们吗?

  对,你父王说这些可是好东西,母妃当然要给他找来。

  小辰麟眨了眨眼,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但小小的心底就打定主意,以后父王再要什么好东西他去替母妃找!

  一直在龙辰麟身边保护的朝在看见凤未央走出树林之后,眼中划过一抹异样。他早就做好了进去收尸的准备,可没想到这个不被人看在眼里的王妃居然能够活着走出来!

  让出云先将小辰麟抱上马车,然后将战利品拿起。走向站在旁边的龙隐。

  银白色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就像是完美的陪衬,让这个男人看起来更像是误入凡间的上神。

  凤未央将手中东西往地上一放,淡淡开口:王爷,这些可是臣妾千辛万苦才找来的,到时王爷你可不要辜负了臣妾的一片心意。臣妾很期待你王爷将成品穿在身上会是怎么样的美。

  封建皇权社会,一句话就能够让人死无葬身之地,龙隐,一国至高皇权的象征,她面对他,只有两条出路,一是让自己变得比他更强大,二就是永远的在这些人的世界里消失。

  而她,两者都要兼得。

  龙隐转过身,黑眸淡淡的落在地上的皮毛上。王妃是觉得这些东西本王可以直接穿在身上?

  凤未央眼角一抽。如果王爷愿意,臣妾又怎么会阻拦?

  王妃倒是越来越风趣了,一个月之后,本王要成品。夜已深,王妃还是早些回城歇息吧。龙隐说完不再理会已经气得握紧拳头的凤未央,这个女人如能收为己用,那绝对将是一把锋利的嗜血魔剑。

  马车上,凤未央怀抱着小辰麟,紧闭着双目。

  她在思考那些黑衣人到底是谁派来的。龙隐?这不太可能,如果他想要自己的性命绝对不会选择这么做,这个男人是骄傲的,在他看来,要她的命比捏死一只蚂蚁都要简单,不必大费周章。

  如果不是他,那可疑最大的就是王府里的那些女人了。

  时间荏苒,转眼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

  龙隐回来也有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了,这期间除了上次让凤未央到林子里外,也没在寻找她的麻烦。

  独孤萧自上次离开也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小辰麟有了凤未央的教导后也不会成天的念叨他的师父什么时候回来。母子俩加上出云三人日子倒是过得逍遥。

  屋中,刚从实验室里出来的凤未央看着桌子上一字排开的药。

  出云。

  王妃,有什么吩咐?

  给我准备一套男装,我要出府一趟。

  出云心底一惊。王妃,你要出府?可是没有林夫人的允许

  我堂堂王府里的王妃,难道出府还要像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人知会?凤未央眉峰一挑,自己都没有有把自己的位置摆正,又怎么能让别人知道你到底是谁?

  是,奴婢知错,这就去给王妃准备。

  凤未央低头把玩着手上的瓷瓶,等到出云将衣服拿来给她换好之后,将桌子上的瓷瓶拿出五瓶来放到自己的身上。

  母妃,你为何穿着男装?刚练功回来的小辰麟好奇的看着一身男装的凤未央问道。

  母妃一会儿要出府一趟,你乖乖的跟出云姨在院子里,哪里都不要去,知道吗?出府,她最担心的就是儿子和出云,怕林羽儿她们会在她出府的时候动什么歪心思。

  她拿起桌上的一个白色的瓷瓶打开,倒出些许雪白色的粉末分别洒在小辰麟和出云的身上。还拿出一颗丹药让他们吃下。

  除了我之外,任何人碰到你们就会感到全身瘙痒酸痛。药效只有两个时辰的时间。我会在这两个时辰之内赶回来。

  又交代了出云一些注意的事情之后,凤未央才放心出府。

  当年凤未央嫁给龙隐的时候,夜冥国的皇帝曾给她赐下一枚能够在宫中自由走动的令牌。只要有这块令牌在身,不管是走到哪里任何人都不能够阻拦。

  当初的凤未央不懂得利用,重生的她又怎么会傻傻的放着那么好的东西让它留着发霉?

  果然,出示了令牌看门的侍卫不敢再阻拦。

  凤未央顺利的走出了忠义王府。

  她今天的目的地就是夜冥国最闻名在外的仙来医馆。

  凤未央除了换上一身潇洒的男装之外,还对自己的容貌动了一些手脚,虽然看着改变不大,但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不仅眼睛变小,鼻头变大,就连下巴也往外伸长了一些。

  凤未央纸扇一展,信步走进了医馆。医馆的装潢并不华丽。但这生意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刚才她在这条街上看到了不少类似的医馆,虽然也有人,但跟仙来根本就没法比较。

  眼神轻轻一扫,发现坐在医馆里等待的不少人身上穿的都是穿着绫罗绸缎,显然是非富即贵的人家。

第18章医馆卖药

  这位公子,是来看病还是抓药的?一个穿着素净的学徒上前温声问道。

  给我抓一副发热时所需的药。

  是公子需要还是家中有人得了热症?学徒走到一张小几前,让凤未央坐下后询问道。

  家中之人,是个刚出月子的孩子,还有些咳嗽。

  这样,公子请稍等,我这就去给您抓药。

  很快一副药被包好交到凤未央的手上,凤未央将药包打开,闻了闻,嘴角的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那学徒看着凤未央的举动有些好奇,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客人。

  公子,可是有什么不对?

  凤未央将药交到学徒的手上,摇了摇头。这药虽然能够治好我侄儿的热症,但却会让他的咳嗽加重。所以这药,我不能要。都说‘仙来’医馆的药比过神仙下凡,我看,到不尽然。

  凤未央的话让那学徒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这位公子,你什么意思,你是来捣乱的吧?

  一旁,在打着算盘的掌柜听到这边的东西,放下手中的算盘走了过来。

  这位公子,不知道您对我们的药有何不满?

  你只要看过药便知道这问题所在。

  那掌柜拿过学徒手上的药翻看了看又嗅了嗅,略显浑浊的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是我们医馆疏忽了,请公子到厢房,老夫定让犯错之人给您道歉。

  见自己的目的达到,凤未央跟随掌柜到厢房内。

  让学徒给凤未央道歉之后,掌柜的语气带着歉意的说道:一看公子就是懂行之人,老夫代表医馆为今日之事道歉。

  看着谦逊却又有分寸的掌柜,凤未央眼中渐渐带上了笑意。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掌柜也无须太过在意。在下今日来其实是想要跟掌柜的做一笔交易。

  凤未央很快扑捉到掌柜眼中闪过的冷意,敢情人家把她当成是传销分子了。

  还不等掌柜的拒绝,她继续说道:在下知道‘仙来’医馆一直是皇城医馆的标志,但并不代表你们就无所不能,就像刚才。

  凤未央的话将掌柜的要说出口的拒绝堵在喉咙里,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那公子不妨说说,到底是笔什么交易。

  我的交易很简单,我给你们提供你们无法做出来的药,你们给我银子。说着,她从身上拿出了一个臧红色的小瓷瓶。

  这瓶,是活血散瘀的,不管是撞伤摔伤,只要擦了它,不到三次,淤青就会散去。就算是皇帝的御药,也没有这么好的效果。

  老夫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好?

  凤未央看着站在掌柜身后的学徒,刚才给她认错时不小心摔了一跤,现在手肘应该已经青紫一片了。

  是不是真的,试试就知道了。凤未央让学徒摞起袖子,手臂上果然已经是青紫一片。

  把瓷瓶打开,只倒出了两颗黄豆那么大,看着有些透明粘稠的液体涂抹在淤青处,然后均匀的抹开,稍加推拿。

  刚开始的时候,学徒还觉得那片地方痛得他只想流泪,但渐渐的他就发现没那么痛了。

  你的伤不算重,所以等到你第二次涂抹的时候,淤青就会完全消失。

  那掌柜的拿过学徒的手认真查看之后,发现淤青果然淡了不少,眼中隐藏的不信服也渐渐的淡去。在刚才他还真有些以为凤未央时来闹事的。

  不知公子还有什么好药?

  凤未央将身上的瓷瓶全部都拿了出来——祛疤的,止痛的

  又试验了两瓶,发现药的效果惊人了之后,掌柜的眼中的喜色是怎么也隐藏不住了。

  好,好,好啊,公子真乃奇人。这些药我们都买了,请公子出个价。

  这只老鱼上钩了。

  凤未央伸出一个手掌。

  五十两?好成交。

  掌柜的,这生意我可不敢跟你做,你这曲解人意的本事倒是让人惊叹啊,五十两,怕是连我这五瓶中的任意一瓶都买不到吧。

  掌柜脸上的笑容一僵。他刚才的确是故意的,他还以为凤未央是以为实在缺钱才会走这一步的,不然这么好的东西谁不是自己留着用的。

  五百两,绝不二价,你爽快些,我们还会有第二次买卖。

  一百两一瓶不便宜,不过皇城的皇孙贵族那么多,难道还怕没人要,怕那些人知道后抢都抢不及。

  想通之后,掌柜爽快的让人把五百两银票拿来给凤未央。好,五百两。

  凤未央临走前,掌柜地热情相送,让她今后再有什么好药就拿到他们这里来,出的价钱绝对让她满意。

  凤未央含笑不语,在物资匮乏的时代,这生意就是好做。

  看了看天色,她出来也有快两个时辰的时间了,虽然做了防范措施,但她还是担忧在府内的小辰麟和出云,决定尽早回府。

  快步走在街上,凤未央感觉街上一阵混乱。只听见马蹄的踢踏声越来越清晰,凤未央微眯了眯眼眸,看着不远处的一辆马车疯狂的在人群中奔跑着,一连撞倒了好几个人。

  让开,你们这帮不知死活的贱民,踩死一个算一个,滚开。车夫在马车上叫嚣着,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哇哇娘亲,我要娘亲就在马车疯狂奔跑的前方,一个抱着小泥人的三四岁小姑娘被吓得站在路中央大哭。完全不知道夺命的危险悄然的靠近。

  凤未央向前行的脚步顿住,她从来都不是爱心泛滥的人,但她也不会冷漠到眼睁睁的看着一个鲜活的小生命在自己眼皮子地下消失。

  快速转身在马车离小姑娘还有十步的距离时,凤未央快速跑上前抱住小女孩就往街边滚去。

  另一边,一个身穿玄紫色长袍的男子飞身上前,刚劲有力的手勒住马的缰绳,好一番周旋之后,这辆疯狂向前冲的马车才停了下来。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多谢恩公,多谢恩公许是孩子的母亲,一盒看起来二十开外身穿粗布裙的女子,她跑上前抱过凤未央手中的小姑娘失声痛哭起来。

第19章狠狠打脸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凤未央看向那辆被制住的马车。

  只见一个身长玉立的紫衣男子站在马车旁,男子的轮廓很刚毅,但却有着一双桀骜不训的眼睛。

  何人敢拦下我的马车?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刚靠近马车的凤未央只闻见马车内传来一声充满怒气的娇喝,还不等马车夫告饶,一条带着十足劲道灵蛇鞭啪的一声,打得车夫背后裂开了一道大大的血红口子。

  镶嵌金丝线的车帘被掀开,一个身着五彩骑马装的女子从马车里钻了出来。女子年纪不过十四五岁左右,一双杏目盛满怒火,鼻梁细挺,朱唇微厚,脸型有些圆,想来是因为年纪尚小还未脱去稚气的原因。

  只见她手上挥舞着百年蛇皮制成的灵蛇鞭,毫无顾忌的鞭打着周边的百姓。这百年毒蛇的蛇皮制成的灵蛇鞭打到人身上不仅疼痛难忍,那侵入蛇皮的毒液也会随着鞭打带入人体,被鞭打的人如果不能及时救治,就会全身溃烂而死,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这女子还真是长了一副天使的面孔,却有着一颗蛇蝎心肠。

  怕自己会被无辜打到,很多想要看热闹的百姓全都退后。

  是你拦住了我的去路?看见所有的人都退后,女子眼中带上了不可一世的得意。一转头便看见玄色紫袍的男人手握马绳毫无畏惧的站在面前。怒火再次由她心底升了起来。

  真是好笑,这路无名无姓又怎么会是你的?男子灿然一笑,嘴角露出两个深深的梨涡很是迷人,路边不少女子看痴了。

  你,你居然敢顶撞我,看我今天不把你打成肉泥!从来都没有人能够这么公然的忤逆自己,少女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极大的挑衅。

  她呼的扬起手上的鞭子朝男子抽打过去。

  男子好似没有察觉鞭子的靠近一般,仍旧面不改色的站在那里,就像一尊完美的人形雕塑。

  就在鞭子要抽打到他的身上时,只见他微微一侧身,紧紧的抓住了鞭身。

  啊猝不及防的,少女从马车上摔了下来。

  紫衣男子把灵蛇鞭往地上一摔,居高临下的看着摔得完全没有刚才气势的少女。记住你有几斤几两重,在这个皇城里还轮不到你横着走。

  你,你是谁,我要杀了你,我一定会让人杀了你!少女愤怒异常,想要爬起来冲上前,可脚心却传来一阵刺痛,让她额前冷汗直流。

  哈哈哈,好啊,那我就恭候你刀架在我脖子上的那一刻。紫衣男子仰天大笑。

  笑完,朝凤未央的方向走去。

  这位兄台刚才真是好身手。要是再慢一会儿,怕那孩子就紫衣男子来到凤未央面前露出两个深深梨涡,眼中满是笑意的道。

  凤未央看着他那自认为无害的笑容,眼角忍不住抽了抽。举手之劳罢了。

  相识即是缘分,不如兄台随我到茶楼饮上一杯香茗如何?紫衣男子笑盈盈邀请。

  凤未央看了看天色,心里还担忧着小辰麟,又怎么会有心思跟一个不相干的人去喝什么茶。今日就免了,如果真的有缘,这杯茶早晚都能喝到。

  好,我就喜欢公子这毫不扭捏的性子。有缘定会再见。紫衣男子也不强求,爽快道。

  凤未央回到王府,在看到小辰麟和出云完好的在院子里时,一颗心也随之落了下来。

  不过,这样下去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看来还是要加强对这一大一小的训练才行。

  翌日,凤未央刚一醒来就感觉到院中传来嘈杂的声音。

  这都日上三竿了,王妃居然还没起来,可真能睡得住!这是一道尖酸刻薄的中年女音。

  白嬷嬷,王妃的事情不是奴婢可以置喙的。出云跟了凤未央好些时间,性格也变得强硬了不少,听见别人暗讽她家王妃,她就是很不爽!

  我们夫人说了,今日天气大好,设了小花宴让王妃一起到后园去赏景,你赶快去叫醒王妃,让她早点去后园,让我们夫人等着可不好。白嬷嬷的声音听起来强势无比。

  一起赏景?这些人还真是好兴致。凤未央勾唇冷笑。既然觉得日子无聊,那她就去看看这帮女人又想要耍什么花招。

  白嬷嬷,奴婢可不敢打扰王妃休息。而且,能不能去我还得等王妃醒来,问问王妃的意思。出云没好气的声音传来。

  大胆奴婢,怎么跟我说话呢,让你传个话,推三阻四的,反了你了。来啊,给我掌嘴,打到她知道错为止。白嬷嬷一声怒喝,紧接着凤未央听到啪的一声响。

  凤未央脸色一冷,就往外走。

  出来时,看到白嬷嬷一脸的戾气,一只手高高的举起准备落下。出云紧闭着双眼,一脸的惊惧。

  是谁允许你们在我院子里撒野的?身影一闪,凤未央攥住白嬷嬷要落下的那只手,深邃的眼眸看不出一丝异样的波澜,就连说话的语调也是毫无平仄。可白嬷嬷却觉得通体生寒。

  曾几何时,那行事不经大脑的王妃会有这样的眼神?

  到底谁借了那豹子胆给你?凤未央看一眼出云脸上鲜红的五指印,握着白嬷嬷手腕的手渐渐收紧,白嬷嬷疼得颤抖。

  王,王妃,你,你这是要杀了老奴吗?老奴不过是来给我家夫人传话的,老奴可曾做错了什么?白嬷嬷也算是在王府混迹了几十年的人,在害怕过后马上调整自己的思绪,避重就轻的大喊道。

  杀了你,又如何?难道我堂堂忠义王府的王妃要一个奴才的性命。还要问过本人同不同意?话落,凤未央手上一紧。只听见咔嚓一声,伴随着白嬷嬷短促的惨叫,白嬷嬷的右手算是折了。

  咳咳咳,放,放开我放开我白嬷嬷无力的捶打着钳住自己脖子的手,可奈何她怎么拍打那手只有越来越紧。

  跟着白嬷嬷来的丫鬟婆子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个个都吓得恨不得立刻消失。

  出云。

  王妃,奴婢在。出云挣脱开那些人的手,来到凤未央面前。

  十倍的打回去。凤未央手上一松,把去了半条命的白嬷嬷扔到地上。

  出云摸了摸火辣辣疼的脸,王妃说过,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所以她高高举起了手重重的落到白嬷嬷的老脸上。

  院子里一片沉静,只听见啪啪啪的耳光的声音。

  等到出云打完之后,凤未央让她到屋中上药。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大结局在线阅读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最新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