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爱契约甜妻》奇沫苏全文在线阅读 第9章 她的目的

《独爱契约甜妻》奇沫苏全文在线阅读 
第9章 她的目的

独爱契约甜妻

时间:独爱契约甜妻作者:奇沫苏

独爱契约甜妻小说

独爱契约甜妻》小说的主角是季司墨安奈季司墨安奈,是由奇沫苏所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独爱契约甜妻主要讲述了:难得佣人对她语气这么好,这令安奈有些惊愕,你是刚来上班不久的吧?佣人点点头,笑着对安奈说道:是的,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嗯,我知道了。安奈接过了小米粥,有些心不在焉的吃着,温度竟然刚刚好,口感也很不错。她还以为那些看不起她的佣人们会在里面做手脚呢,这还真是稀奇。少夫人,您吃完过后就叫我一声。对了.........

独爱契约甜妻》小说的主角是季司墨安奈季司墨安奈,是由奇沫苏所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

《独爱契约甜妻》第9章 她的目的

难得佣人对她语气这么好,这令安奈有些惊愕,你是刚来上班不久的吧?

佣人点点头,笑着对安奈说道:是的,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

嗯,我知道了。

安奈接过了小米粥,有些心不在焉的吃着,温度竟然刚刚好,口感也很不错。她还以为那些看不起她的佣人们会在里面做手脚呢,这还真是稀奇。

少夫人,您吃完过后就叫我一声。对了,你的母亲过来见你了。

我的母亲?

汤勺碰着陶瓷碗发出了清脆的声音,也令安奈的大脑冷静了下来。她的母亲早就已经被徐曼送走了,至于现在来的人是谁,除了徐曼又还有谁呢?

毕竟徐曼现在的身份可是安家的夫人,安奈嘲讽的笑了笑,好。

结果,还没有等安奈把粥喝完,徐曼就已经风风火火的闯了进门。

她看见安奈悠哉悠哉的半躺在床上的样子,一点都没有把她的伤势放在眼里,反而语气不善的对安奈说道:你的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连我说的话你都敢不听!忘了你母亲在我手里吗?只要你一个让我不如意了,我就全部都偿还在你母亲的身上。

徐曼!

安奈怒气十足的看着她,她竟然敢用母亲来威胁他,她又算得上是什么!如果不是当年母亲太过容易听信别人的话,没有任何心机,也没有城府,她们现在又怎么可能会到了这种地步?反而还让徐曼这种女人变成了堂堂正正的安家夫人!

哼。

徐曼冷哼了一声,她从手中的包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甩在了安奈的面前,我也懒得跟你废话了,现在只要你让季司墨在这上面签字就行。

这是什么?

安奈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拿起文件翻开一看,里面竟然都是安家的一些无人问津的生意,要么是没有资金,要么就是规划不好,基本上是找不到其他人来接她,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把主意打在了季司墨的身上,还妄图想由她去搞定季司墨,开什么玩笑?

你们把季司墨当傻子吗?

安奈用力的把文件夹合上,她冷冷的看着徐曼,我看你真的是想钱想疯了吧!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你必须让季司墨在这上面签字,不然的话你以为我把你送进这里来是做什么的?你可是在酒吧里把季司墨给砸伤了,季司墨差点就死了,而你不仅一点惩罚都没有,反而还在这里吃好的住好的,过着阔太太一般的生活,不就是让你帮我做这点事吗?有这么困难吗?

徐漫用着一种理所当然的口吻说,这可差点就没有把安奈给气死。

怎么能够有徐曼这种人呢?明明这一切就不是她做的,她反而还要替别人顶罪,就好像她在季家所受到的委屈根本就算不上事一样。

我不接受。

我是来通知你的,不是来询问你的,记住,你没有选择的权利。徐曼缓缓的露出了一抹微笑,你也不想你的母亲因为你而受罪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徐曼都已经离开了,安奈都一直呆呆的。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她顶替安然的身份,为了她承受一切,最后反而还被威胁,却也不得不听从徐曼说的话。

安奈,你这是什么意思?

季司墨把手上的文件扔在了一边,突然让助理把这份文件给我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知道安家在文城是什么地位吗?竟然还妄想跟我们合作,而且,你觉得我会签下这种拿不到一分好处甚至还要倒贴,恶心的要死的文件吗?

安奈一脸苍白,心里面有些紧张,她就知道季司墨不会签下这种合同,徐曼简直是在难为她。只是,就算是这样,季司墨说的话也太过分了吧。就算季氏集团非同一般,他凭什么用这种仰视的目光看着自己?

安奈不服输的和季司墨对视着,安家的确没你季家好,但也没有你说的这么不堪入目。我倒是觉得安家的项目挺不错的,不如你再回去继续看看吧。

她努力的说着违心的话,连她自己都有些听不下去了,可他就是不想在季司墨的面前认输。

我知道了。

季司墨冷冷的看着安奈,这就是你嫁进安家的目的,你砸伤了我,我们安家没有找你算账,甚至你还因为这件事情成了安家的少夫人,现在又开始打起了季氏集团的主意。安奈,你可真让人恶心。

我不是这个意思。安奈有些紧张的说着。

那是什么?季司墨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然而安奈却僵硬在了一边,因为她不能把自己真正的目的告诉季司墨。

如果她真的说出口的话,那她远在国外的母亲就危险了,徐曼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看着安奈把话哽在喉咙里的样子,季司墨嘲讽的勾起了嘴角,行了,不用再说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看得一清二楚。

话是这么说,可是季司墨的脸上却并不是这个意思,他眼里的怒火反而越来越旺盛,竟然不由自主的抓住了她的手,用力到让安奈以为他要掐死自己。

一个两个的,都是抱有目的才来到他的身边,真以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安奈吃痛的惊呼了一声,她在季司墨的大手中挣扎着,想要脱离他的禁锢,可是无奈季司墨的力气非常大。

季司墨,你想干什么?

房门突然被轻轻的敲起,总裁,这边还有一个会议需要你去一下。

是季司墨的助理。

季司墨像是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一样,他冷漠的松开了安奈的手,不顾她控诉的眼神,慢悠悠的说着:记住你现在的身份。

安奈和他结婚已经是不容置辩的事实,虽然他也不知道季老夫人是在想些什么,但以目前的状况来看,想要离婚是不太可能了。

就像他刚刚所说的话,季氏集团在文城的地位非同一般,一旦有什么小小的动作,那牵扯到的事情可就多了。

他警告的看了一眼安奈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独爱契约甜妻》第10章 有隐情

季司墨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这反而令安奈轻松了不少,她也不想整天对着季司墨那副臭脸,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啊。

然而,等安奈的伤养的差不多了,她的自由日子可就要彻底结束了。

少夫人,老夫人在楼下等你。佣人低头对安奈说着。

安奈听着眉头一跳,也不知道老夫人怎么好端端的突然找她,想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老夫人有没有说什么事情?

这个

佣人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房间的门就被人不客气的推开,不耐烦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说你到底说完了没有?不就是喊人去楼下说个话吗?

来人是老夫人身边的贴身佣人小玉,她不耐烦的打量了一眼安奈,赶紧下去,真以为自己是季家少夫人就可以怠慢老夫人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安奈抿了抿唇,到底还是忍耐着脚踝上传来的锥心的疼痛,缓缓的站起了身。

大厅里,安奈端正的坐在沙发上。

季老夫人就坐在她的对面,正端起一杯茶细细的品着,她注意到了安奈的视线,便对她开口说道:你的伤应该养的差不多了吧?

安奈勉强的笑了笑,她对季老夫人说道:是的。

你的伤是怎么来的?我也不方便问了,具体是什么事情还希望你以后做事能够带点脑子,我可不希望外面传出奇怪的传闻来。

季老夫人淡淡的看了一眼安奈,你也知道季家是大户人家,这大户人家就必须得有大户人家的样子,既然你已经嫁进来了我们季家,那么必须得摒弃之前的一切不好习惯,现在给我学着好好的做一名季家少夫人。

现在说这种话可能有点晚,但那也是因为季司墨的伤没有好,你必须得无时不刻的照顾着季司墨。不过现在一切都安然无事了,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感觉到了季老夫人的目光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安奈只觉得无比的沉重,她点点头对季老夫人说道:好的。

很好。季老夫人向来都很满意安奈的识趣,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开口对安奈说道:对了,我听说你现在还是一个人住着吧?

虽然不知道季老夫人提起这个问题干什么,但是安奈还是诚实的点头说道:是的。

谁知道,季老夫人紧皱起眉头,一脸不赞同的看着自己。语重心长的对她说道:这可怎么行,你和季司墨现在年纪都已经不小了,既然结婚了,怎么还分开住呢?必须得住在一个房间。

忘记了之前我跟你说的话吗?你和季司墨之间必须得有一个孩子。季老夫人的笑容依旧是那么温和慈善,但安奈却不由自主的有些发冷。

她怎么这么愚蠢,以前居然还觉得季老夫人是一个好人。能在这大户人家生存了这么久,又怎么可能会简单呢?一切的事物早就已经在冥冥之中明码标价,这就是她所要承受的一切。

是以,季老夫人以一种不容抗拒的语气对安奈说道:现在我就让小玉她们去安排一下你和季司墨的房间。

安奈跟在管家的身后走进了季司墨的房间。

之前季司墨受伤的时候可不住在这里,而是住在安奈的客房里,这也是为了让安奈方便能够更好的照顾季司墨。

所以,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到这个房间。

这个房间和那个男人很像,除了基本的家具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了,反而给人一种空洞洞,冷冷清清的感觉。

安奈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在看见床头柜上似乎摆放着一个相框,里面的照片因为逆着光的缘故,令她没有看清楚上面的人像。

她好奇的走上前,手就要触碰到相框的时候,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道阴森森的声音,你来这里做什么?

安奈回过头去,就看见季司墨大跨步的走上前来,以一种非常迅速的动作把相框给收了起来,并且戒备的看着安奈,谁让你碰我房间的东西了?

这种像是在看贼一样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安奈,即使安奈非常不喜欢现在的季司墨,但她之前好歹也照顾了季司墨这么久,甚至她还把季司墨给当成是自己的孩子那样去照顾,没有想到现在季司墨反而还翻脸不认人了。

你以为我稀罕碰你的东西吗?

安奈难得硬气了起来,是老夫人让我和你住在一起的,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找她说去。

季司墨的脸上有一瞬间的惊讶,似乎是没有想到安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样,但他很快又嗤笑了一声,对安奈说道:现在才搬出老夫人会不会太晚了?

而且,住在一起啊

他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而暧昧了起来,他一步一步的紧逼着安奈,硬是把她给逼到了墙角去。

安奈一脸震惊的看着他,没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季司墨低头紧紧的看着她。

这么一张放大的俊脸就在眼前,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承受得了的。

季司墨的皮肤非常好,而且没有什么瑕疵,黑色的瞳孔就这么注视着自己,仿佛他的眼里他的全世界就只有她这么一个人一样。

安奈竟然非常可耻的脸红了,但这也是正常的,她本来就没有接触过什么男人,更别说是像季司墨这么英俊非凡的男人了。

她下意识的伸出手比着季司墨的胸膛,阻止了他越来越逼近的距离,有些结结巴巴的说着:你你你想干什么?

我我我没想干什么。

季司墨学着安奈的样子,他眯起了眼睛,看着安奈绯红的脸,思绪却渐渐的飘远。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打开了房门,随之而来的是一道紧张的声音,我我没有想到少夫人也在房里

两人回头一看,发现原来又是助理,他的手上正拿着几份文件夹,有些尴尬的朝安奈和季司墨笑了笑。

最近季司墨恢复的差不多了,他手上要处理的工作自然而然也就变得多了起来,所以助理常常都会跑来找季司墨,有时候连门都没有敲。

《《独爱契约甜妻》奇沫苏全文在线阅读 第9章 她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