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冬天来得一样迟》免费阅读(沈苒青陆至冬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你和冬天来得一样迟》免费阅读(沈苒青陆至冬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你和冬天来得一样迟

时间:你和冬天来得一样迟作者:肖想

你和冬天来得一样迟小说

完整版小说《你和冬天来得一样迟》(沈苒青陆至冬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你和冬天来得一样迟在线免费全文,你和冬天来得一样迟是肖想倾心创作的一本社会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沈苒青陆至冬,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内容:楼上楼下沈苒青追上去,问他今天没来上课是去了哪里。蒋杭说:"关你什么事?手机赔给你了,不要再来烦我。"沈苒青在楼梯口拦住他:"所以你今天是去买手机了?我没想过让你赔我...

《你和冬天来得一样迟》第15章

第十五章楼上楼下

沈苒青追上去,问他今天没来上课是去了哪里。

蒋杭说:"关你什么事?手机赔给你了,不要再来烦我。"

沈苒青在楼梯口拦住他:"所以你今天是去买手机了?我没想过让你赔我手机"

"你烦不烦?"蒋杭一掌推开她:"走开。"

"等等,我的身份证呢?"

蒋杭顿住脚步,回头望了一眼站在楼梯上的她:"晚一点给你送过来。"

沈苒青只得说:"我下周末有考试,你千万记得还回来。"

"知道了。"

他走出校门,沿着自己来时的路找回去,细细想着沈苒青的身份证会落在哪里,但是找到公园都没找着。

天已擦黑,他在始发站搭乘末班车回家,忽然想起自己今天也坐过这一趟车,司机还是那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

蒋杭从座位上站起来,司机在后视镜里看见他,以为他要下车,提醒道:"小伙子,下车要按铃。"

蒋杭没理睬他,从后车厢往前找,车上的乘客不多,见他举止怪异,都跑到离他远一点的位置去坐。

司机也皱眉,问道:"小伙子,你如果不下车的话就回到座位上坐好,你这样在车厢里乱走动,万一摔倒了还是我的责任!"

找了一圈没找到,蒋杭看上车的人越来越多,就在实验中学那一站下了车,打算走路回家。

实验中学公交站离蒋玉芹的住处不远,大约走十几二十分钟就能到,他难得想回一趟那个所谓的家,却在下车时遇到了昨天在网吧起冲突的小混混们。

小混混们故意在擦肩而过时撞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骂骂咧咧道:"走路不长眼啊?"

蒋杭今天不想和他们纠缠,破天荒地道了一次歉,转过身继续走自己的路。

"哎,昨天还一副老子最拽的样子,今天居然肯低声下气道歉了?"小混混们不依不饶,拦住他的去路。

蒋杭说:"你们认错人了。"

"认错人?你是说我们认错人咯?"为首的小混混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在他眼前晃了晃,"那这张身份证是你的吗?你叫沈苒青,还是个女人?"

等他挂彩回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多,他以为沈苒青今天也在家里,就去对面按门铃,结果开门的是纪怡。

纪怡看见他眉骨和下巴上的伤口,惊讶道:"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蒋杭把那张从小混混手里抢回来的身份证递给她:"这个给沈苒青。"

身份证上多了好几道划痕,蒋杭的手指指甲缝里也站满了灰尘和血污。

纪怡愣了愣,说:"你是不是还没吃过饭?进来洗个手吃饭,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毕竟是母女,两个人的脸型和嘴巴都长得一模一样,蒋杭把视线从她脸上移开,说:"不用了。"

难得蒋玉芹和她丈夫不在家,他想回去好好睡一觉。

纪怡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你这样的问题少年我见多了,别废话了,赶紧给我进来!"

蒋杭一头雾水地被拽进她家里,厨房里炖着的排骨汤的香味飘散在客厅,他感觉自己饿了一下午的胃部开始找存在感了。

他去洗手间洗干净手又洗了把脸,清水打湿了衣服领口,起身时发现洗手台边摆着一个长颈玻璃瓶,瓶子里插着一束雪兰,碧绿的枝叶垂下来,沾到了他洗脸溅出来的水珠。

他伸手碰了碰那片细长的叶子,叶尖悬着的水珠啪嗒滴落在白瓷洗手台上。

在城市的另一端,沈苒青坐在电动车后座,李桐予骑着电动车带她穿过一片广阔的稻田,前方已经进入另一个开发中的城区,四野只有风声和黯淡的路灯。

沈苒青被风吹的手脚僵硬,牙齿打颤。

她问李桐予:"你确定这个时间点码头还会开船吗?"

李桐予信誓旦旦道:"当然有啦!我都提前查过攻略了,还有谁比我更清楚?"

手里的手机不断弹出消息提醒,是共享电动车APP提示她们已经骑出市区范围,电动车电源自动断开。

李桐予用力蹬踩脚踏,把它当自行车骑,一边骑一边哼歌。

"今晚我们过去住一宿,明天早上就可以在热气球上看日出吃早餐啦!"

沈苒青欲哭无泪:"我为什么要吃你的甜甜圈?甜甜圈里又为什么会有中奖券?"

前方路段平坦,李桐予心情大好:"哎呀,我在西点店里和樊岭吃了半天吃不到那张彩券,没想到你吃一口就咬到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你和旅游景区有缘分呐!机会难得,趁它二十四点前还有效,当然是翘课去浪呀!"

沈苒青说:"分明是你自己想去浪。"

李桐予扬眉一笑:"正好你中奖嘛,我是沾你的光!抓紧哦,我要加速了。"

两人冒着寒风赶到码头,竟然真的还有一班轮船,稀稀落落的游客正踩着舷梯登船。

李桐予拉着沈苒青凭票登船,在二楼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问服务员要了两杯热牛奶,然后爬到椅子上拉开窗帘。

江水和星月向人们涌来,岸边灯火辉煌的城市像是飘浮在江面上的幻影。

李桐予兴致勃勃:"天亮时轮船才会到C县码头,我晚上就要趴在这里睡,听船底的江水声。"她不是江南人氏,只是机缘巧合之下来南方上学,所以对水乡的一切都保持着孩童般的好奇心。

沈苒青但笑不语,没有告诉她趴在桌上或许只能听到楼下船舱客人们聊天打牌的声音,至于古诗词里说的"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小时候她也跟着做地质勘察工作的父亲去过C县,不过那年是因为一场严重的自然灾害,C县也没有机会向她展示风采,她坐在父亲的自行车后座从街道上穿梭而过,地上满是淤泥和折断的树枝,有老翁拄着拐杖去领稀粥,也有母亲抱着幼子在墙角哭泣。

街旁那家闻名的酒坊的地窖都被淹没,几千坛陈年好酒洒进了洪水中,路过的人感慨说酒坊周围的泥土都浸透了酒香。

那一年农历很晚才至端午佳节,在那条飘着淡淡酒香和淤泥气味的街道上,沈苒青把一个刚咬了两口青团失手掉落地上,那团子瞬间滚满了淤泥。

沈父见女儿要哭不哭的样子,赶忙把她抱起来哄着。

而那时酒楼正在重新悬挂酒旗和灯笼,二楼扶栏上站了一个瘦弱的女人和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男孩。那男孩皱着眉费力转动挑着酒旗的竹竿,悬在半空的一大块沉重绸布"唰"的一声在风中展开,猎猎飞扬。

酒旗是一块黄底红流苏边的绸布,当年写在上头的的浓黑隶书她还认不全,就朝那挂旗的人看去。

男孩子趴在栏杆上,俯视着楼下凌乱不堪的街景和奔波抱怨的街坊,眼神平静,仿佛在看一幕戏剧布景,而站在楼下泫然欲泣的沈苒青也成为了戏剧里的一粒人物。

楼上人看楼下看的是全景,是置身事外的冷然;而楼下人看楼上,则只注意到了他眼睛--那双眼睛的眼尾没有明显上扬也并未过分下垂,不过也许是眼角带伤的缘故,当时他眸里一片厌倦之意。

▲《你和冬天来得一样迟》第15章试读结束~

《《你和冬天来得一样迟》免费阅读(沈苒青陆至冬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