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非良人青鸢by半世青灯精彩章节 第九章他的身份

实非良人青鸢by半世青灯精彩章节 
第九章他的身份

实非良人青鸢

时间:实非良人青鸢作者:半世青灯

实非良人青鸢小说

青鸢桓蘅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青鸢桓蘅是《实非良人青鸢》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半世青灯所编写的奇幻玄幻小说。小说精彩段落:青鸢不由得感觉身体一僵,却见屋门被人推开,一阵夹杂着湿意的冷风灌了进来。却见桓蘅踏入屋内,身上还夹杂着冰雪的湿意,他那身官袍已经换下,只是一件狐皮的披风,领口的绦子松松散散的绑着,隐约瞧见披风下素色的衣衫。她与他自小青梅竹马,原以为她是世上最懂他的人,却不过是一场笑话。就是他.........

精品小说《实非良人青鸢》by作者“半世青灯”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实非良人青鸢》第九章他的身份

青鸢不由得感觉身体一僵,却见屋门被人推开,一阵夹杂着湿意的冷风灌了进来。

却见桓蘅踏入屋内,身上还夹杂着冰雪的湿意,他那身官袍已经换下,只是一件狐皮的披风,领口的绦子松松散散的绑着,隐约瞧见披风下素色的衣衫。

她与他自小青梅竹马,原以为她是世上最懂他的人,却不过是一场笑话。就是他构陷她的父亲,让她失去所有的亲人,就是他将她奉予太子,让她死不瞑目。

他慢慢的走进她和桓怏,近得几乎能闻见他身上那熟悉的檀香味。

"阿怏,快跟我回府罢,你祖父已经数日未见你了,让我今日无论如何一定要带你回去。"桓蘅眼睛里都是淡淡的笑,却带着长辈的宠溺,可他明明比自己的侄子大不了几岁的。

"回府做什么?看你们那虚伪的嘴脸?"桓怏眼底已有醉意,"还看你们玩弄权术,屠杀无辜之人?。"

绛墨的手微微的颤了一下,上好的佳酿撒在桌子上了几滴。

"麻烦姑娘先出去。"桓蘅声音淡淡的,但绛墨现在不过是一个青楼的女子,却让朝中显赫的御史大人这样客气的说话,若是旁人听了,亦不知如何夸赞他了。

而她的心底却只有冷笑和嘲讽。

"她走了谁给我倒酒?"桓怏一下子将绛墨搂在了怀里。

"阿怏,不要闹了,你始终是姓桓的,你永远是护国公府的嫡长孙。"桓蘅脸上的笑几乎凝滞,"后日便是你父亲的忌日,难道你连回去祭拜也不肯吗?"

绛墨不由得脸色微微一变,桓怏的父亲居然死了,那个护国公府里嫡出的大少爷,可他身子明明好的很,究竟是怎么死的?

她不由得有一丝的狐疑,她只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的简单。

"好啊,让我回去也行。"桓怏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那还请叔叔告诉我,青鸢究竟是怎么死的?"

绛墨也抬起头盯着他,时辰好似在这一刹那凝滞,却见他声音低沉,"你不是都知道吗?她在七年前乞巧节之日失足跌下山,摔死的。"

"别找那样荒唐的理由来搪塞我,你骗得了世人可骗不了我。"桓怏眼底的怒意更盛,"那你告诉我那年乞巧节的时候你出府去了哪里?别以为尚书大人被诛杀了,就没有人查清当年事情的真相。"

原本站在屋外的不才将屋内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有些愤愤的走了进来。

"小公子,青鸢小姐香消玉损了,大人是最伤心难过的了,您又何必揭人伤疤呢?您做的荒唐事可都是我家大人替您在国公大人面前掩盖的。否则早将您捉拿回府,家法处置了。"

见一个奴仆居然如此的反驳自己,桓怏几步走过去,伸脚便要往那奴才的胸口上踢。

然而桓蘅却一把拦住了他,声音依旧平静,"你是主子,何必跟一个奴才计较,岂不是有失了身份体统?"

"是啊,有些人几乎忘了自己是什么出身了。"桓怏略带讥讽的看着他,"有些人的娘不过是我祖母的奴婢罢了。"

《实非良人青鸢》第十章复仇开始

绛墨知道,桓蘅不过是庶出,她的母亲乃是护国公夫人的陪嫁丫鬟罢了。

无论如何,桓蘅始终是他的长辈,居然当众说出这样的话,那不才顿时气得脸上一阵青紫,"小公子,你--"

"无妨,阿怏喝多了酒,说了几句醉话而已。"桓蘅说话的语气如同一个疼爱侄子的长辈,浑然不计较他的无理。

在绛墨前生的记忆里,他永远都是这样的温柔,恍若泽世明珠,让人不会再也他的出身,只称赞他的品德。

当初她与他商议婚事的时候,却从未因为他是个庶子而有所犹豫,反倒是桓蘅的德行和学问,选胜于他的嫡兄。

只怕连她的双亲也没有想到,自己女儿喜欢爱慕的,竟是如豺狼一样的人。

她低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的动了动,在心底轻声的说,"爹,娘,无论我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让世人知晓他的真面目。"

绛墨再次斟了杯酒,不过却并没有奉到桓怏面前去,只自己仰着头一杯饮尽了。

"小少爷虽是喝了酒,但妾身瞧着清醒得很,倒是有些人滴酒未沾,说的却不是实话。"辛辣的酒水入喉,她的脸颊上一抹酡红。

此话一出,屋内的几个人倒是都愣住了,但桓蘅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但笑不语。

桓怏见状却是笑的连手里的酒杯都快拿不稳了,伸出胳膊轻佻的将她搂在了怀里,将手里的半杯酒全灌进了她的口中,"好,说的好。"

不才哪里能还忍得住,他不敢得罪桓怏,却只将所有的矛头指向了绛墨,"姑娘这是说谁?你可知道在你跟前的是什么人,还是说话小心些!"

"我可没有指你家大人,这可是你说的。"绛墨抿着嘴笑,"再说御史大人光明磊落,此生定没有隐瞒过什么。"

"你"不才气的脸色惨白,刚想反驳回去,却见桓蘅的眼角扫向他这里来,已经带了不悦,他顿时噤声,退了出去。

"好凌厉的一张嘴。"桓怏伸出手来,捏着她的下颌细细的端倪着,"不过本少爷倒是真喜欢。"

她漂亮的脸上尽是讨好之色,"既然爷喜欢,那少爷想听什么,妾身说给您听。"

"咱们回你的房间里去说。"恒怏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却站起身来将她打横抱起来。

她身子一空,下意识的伸出胳膊环住他的脖颈,满脸的媚态,"桓少爷,您真坏。"

桓蘅无奈的叹了口气,但却没有半点的怒意,"阿怏,明日你祖父便从瓜州巡查回来了,明日卯时我派人来接你。"

桓怏却对他的话恍若未闻,只抱着她往外走。

绛墨将头侧过来,笑的媚如秋月,"御史大人,要不您一起过来,妾身一同侍奉您?只要您多赏些银子给妾身就是了。"

如此孟浪轻浮的话,也只有青楼的这些女人才说的出来。

"不必。"桓蘅脸色如常。

"听说御史大人曾发誓,自从青鸢死后,十年内不娶妻纳妾,看来竟是真的了。"绛墨说完这句话,却清楚的感觉桓身体猛地一僵。

《实非良人青鸢by半世青灯精彩章节 第九章他的身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