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欢喜纪先生情深似海》小说主角顾千初纪丞爵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余生欢喜纪先生情深似海》小说主角顾千初纪丞爵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余生欢喜:纪先生情深似海

时间:余生欢喜:纪先生情深似海作者:抹茶冰淇淋

余生欢喜:纪先生情深似海小说

《余生欢喜:纪先生情深似海》是由抹茶冰淇淋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千初纪丞爵,书中主要讲述了:B市离帝都不算远,坐高铁两个小时就到了,可顾千初却一次都没有回去过B市的老宅,这也是她的遗憾。过了好一会儿,顾千初都没听到王秀艳的回答,她看向王秀艳,才发现后者貌似已经被吓傻了。妈,妈!顾千初抬了抬音量,把王秀艳叫回魂。啊?怎么了?王秀艳捂住胸口,...

余生欢喜:纪先生情深似海顾千初纪丞爵小说by抹茶冰淇淋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第004章:不想死就别出声

B市离帝都不算远,坐高铁两个小时就到了,可顾千初却一次都没有回去过B市的老宅,这也是她的遗憾。

过了好一会儿,顾千初都没听到王秀艳的回答,她看向王秀艳,才发现后者貌似已经被吓傻了。

妈,妈!顾千初抬了抬音量,把王秀艳叫回魂。

啊?怎么了?王秀艳捂住胸口,一脸后怕的看着顾千初。

妈,我想回B市老宅住一段时间,我想去陪陪爷爷。顾千初吸了吸鼻子,道。

好,好,你想什么时候去,我给你订票。王秀艳已经不管顾千初想要干什么了,在听到顾千初说她要过去陪沈源的时候,王秀艳就已经想要把她送走了。

她觉得,顾千初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肯定是是个不祥的人,这样的人当然是把她送得越远越好,留在她身边是会坏了她的气运。

至于给顾千初下的激素,她也不急在这一时,顾千初迟早会回来的。

王秀艳动作很快,顾千初第二天中午刚出院,她就给顾千初打包好了行李,然后塞给她一张下午六点发车的高铁票。

看到高铁票,顾千初冷哼一声,这是巴不得她早点走啊,虽然摔得有点疼,可是能换几个月的自由,她也满足了。

帝都大学那边她只是请了长假,并没有休学,她会在六月底的考试之前赶回来,毕竟学业不能落下。

而且她已经和顾瑞雪等人说了,她要静养,在B市的几个月都不会和他们有联系,而且过年过节也不会回来。

不过,他们也巴不得顾千初不跟他们联系,最好是永远别回来才好。

沈家在B市也曾辉煌过,只不过那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沈家老宅在B市三环内,是一栋小洋房,周边也算繁华。

晚上九点,顾千初到了老宅门口,按响了门铃,沈源生前的心腹王伯和王婶就住在这里。

沈家人丁不兴旺,到了沈源这一代,也就剩他一个人,奈何他最后只得了一个女儿,也就是顾千初的母亲--沈挽霜。

沈家一脉的香火也算是在这里就断了。

王伯和王婶是十年前就搬过来给沈家看房子的,他们还曾因为沈源出事的时候他们不在他身边而自责过好久,如今听说顾千初要过来,那可真的是高兴的不得了。

毕竟,顾千初是沈家最后的血脉了,而他们这对老夫妻能做的,就是伺候好沈家最后的血脉。

门铃刚响,门就被打开了,王伯和王婶看到顾千初那是万分激动,王伯帮忙把她的行李拎进来,王婶则是熟络的拉着顾千初往餐厅走。

小姐过来可累坏了吧?早听说你要过来,我买了许多你爱吃的菜。王婶慈祥的笑,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顾千初能感觉得到。

我也好多年没给你做过饭了,还是我按着你十年前的口味做的饭菜,快尝尝合不合胃口。

好。在这寒冬腊月里,顾千初只觉得自己心里暖得发烫。

还是熟悉的味道,自从王婶回到B市,她真的是整整十年都没吃过王婶做的饭菜了。

吃过饭后,顾千初去祭拜了沈源,王婶在小洋房里单独给沈源开了一个房间,以便她和王伯时时祭拜。

看着沈源的黑白照,顾千初在心里暗暗发誓:爷爷,您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我也会拿回沈氏,守护好你一辈子的心血。

现在是一月下旬,她只有五个月的时间,要从一百六十斤减到两位数的体重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运动过,一时半会儿也适应不了高强度运动,只能慢慢来。

听到顾千初说她要减肥,王伯和王婶先是反对,他们认为胖是有福相,可耐不住顾千初的软磨硬泡,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顾千初减肥。

顾千初给自己制定了详细周密的计划,她一定会充分利用这五个月,不仅仅是减肥,她还要自学下学期的课程,不然等六月份回去考试,那她肯定会死的很惨。

为了能更早的完成自己的计划,顾千初不会浪费一分一秒,到B市的第二天,她就开始了减肥这件事。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顾千初的体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改变着,这次蜕变,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吃了多少苦,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流了多少汗。

天气渐渐回暖,顾千初刚到B市的时候,她还穿着厚重的棉袄,如今六月中旬的天气渐渐热起来,已经要穿短裤和短袖了。

夜晚,顾千初坐在书桌前,在体重记录的的表格上写下了今天的体重:94.6斤。

放下笔后,顾千初看了看桌上的日历,6月22号被画了红圈,那也是她回帝都的日子,还有三天

不知道到时候顾瑞雪见到了现在的自己,会是什么表情呢?

顾千初勾了勾唇,啧,真是期待呀

20号晚上八点多,顾千初和以前一样,从小洋楼出发,然后绕着街区跑步,结束了10公里的路程后,顾千初才渐渐停下脚步,慢悠悠的往小洋楼走。

现在快到十点了,路上的行人不多,等红灯的时候,顾千初在路灯下和自己的影子玩的不亦乐乎,过了红绿灯,再经过一条小巷就到小洋楼了。

在这里住了五个多月,顾千初没出过事,所以这最后一次夜跑,她也没有任何防备心。

可是就在今晚,她经过小巷时,直接被一股力气拉了进去。

不等顾千初呼救,冰凉的刀刃就已经抵在了她的脖子上,紧接着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不想死就别出声。

小巷里漆黑一片,顾千初什么也看不见,她只能听出这声音应该是个二十多岁的男人。

大,大哥,有话好说。顾千初还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情况,可即使是吓软了腿,她还是尽力在保持理智,我就出来跑个步,身上没带钱

别废话!

男人低吼一声,手上也微微用力,那刀刃几乎要刺破了她的喉咙!

顾千初被吓得大气不敢出,她连呼吸都小心翼翼起来,心想着自己不会刚变回原来的样子就要被侮辱吧?果然还是丑一点才安全

第005章:你不怕吗

你家在哪?

什什么?

顾千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男人要去她家?就算要办事还这么挑地儿呢?

大哥,我们才刚见面,这,这不太好吧?顾千初一双眼睛害怕的乱瞟,生怕自己一句话说错就被割喉了。

少废话。

纪丞爵隐隐有些不耐烦,他左手的伤越来越疼,如果不尽快止血,他恐怕会失血而亡。

而他现在又不能大摇大摆的出去,这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找他,贸然出去只会是死路一条。

可他在这里等了半晌,也只等来了这一个女人。

就就在前面顾千初咽了咽口水,大概一百多米

带我去你家。还好这个女人家离得不远,否则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大哥,咱,咱出去的话,你是不是要把这刀收起来?别人看见了多不好啊,你说是不是?

顾千初话音刚落,就感觉到那刀刃远离了自己脆弱的脖子,紧接着,自己就被男性气息包围了,男人的右手紧紧的圈住了她的脖子,她甚至觉得男人把他自身大半的重量都压在了她身上。

别耍花招,我一只手也能掐死你。

好像是为了印证他的话,纪丞爵的手不轻不重的抚了一下顾千初光滑的脖颈,引得顾千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好我,我知道。

顾千初只能被男人挟持着出了巷子,在男人的催促下,顾千初加快了脚步,一分钟后,两人就进了她的小洋楼。

去你房间。纪丞爵又吩咐。

王伯和王婶的房间在一楼,好在这个点他们已经睡了,顾千初蹑手蹑脚的扶着男人上楼,然后进了她的房间。

房门刚打开,束缚着顾千初的力量就消失不见了,与此同时,纪丞爵也倒在了地上。

地上铺着柔软的地毯,纪丞爵倒下只发出了一声闷响,顾千初松了一口气,她打开灯,只见倒在地上的男人灰头土脸,可这也掩盖不了他出尘的气质。

这样一个气质不凡的男人怎么会这么狼狈不堪?

就在顾千初盯着他看的时候,纪丞爵突然睁开了眼睛,顾千初一时愣在那里就那样和他对视着。

十几秒后,纪丞爵开口道:扶我起来。

哦。顾千初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听话,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把男人扶上了自己的床。

你受伤了??顾千初看到男人躺过的粉色地毯上沾了不少血迹,忍不住惊呼。

纪丞爵白了她一眼,这种一看就知道的事还需要问吗?他冷声问:有医药箱吗?

顾千初也知道现在不是该惊讶的时候,她走到窗边的柜子前找到了医药箱,余光却瞥见了大街上跑过的几个黑衣人。

她看了眼床上的男人,只要仔细想想,有些事也能有个解释。

纪丞爵脱去了黑色的外衣,里面是一件黑色的T恤,他的左胳膊上有长长的一条刀痕,顾千初皱了皱眉,压下心头的害怕,还是仔仔细细的给男人止血消毒上药包扎。

纪丞爵原本是想自己动手的,可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帮自己,灯光下,女人姣好的容颜显得更加柔和,她那仔细的模样也实在让人心动。

心动?纪丞爵扯了扯嘴角,他怎么会对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有这种想法?

你不怕吗?换做一般的女孩子,深夜被人挟持威胁,恐怕早就吓得晕过去,这女人倒是胆子大,现在还给挟持过她的人包扎伤口。

顾千初没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了他另一个问题:那些人为什么要追杀你?

纪丞爵眸光微闪,最后饶有兴趣的盯着还在给自己包扎伤口的女人,你很聪明,但是,你不怕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吗?

那你就别说吧。顾千初给他系上蝴蝶结,然后壮着胆子抬眸瞪了他一眼,今晚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但是凌晨四点前必须离开。

王伯和王婶年纪大了,每天早早地就起床晨练然后去买菜,如果被王伯王婶发现了,那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嗯。纪丞爵微微颔首,摆弄了一下自己的手表之后才闭上眼休息,他今天实在是累极了,可是某人似乎不想让他安静片刻。

顾千初从盥洗室端了一盆清水出来,还拿了洗衣粉,纪丞爵睁开眸子,只见橘黄色的灯光下,神色认真的小女人正在小心翼翼的清理他留在地毯上的血迹。

不知不觉间,纪丞爵出了神,直到顾千初把脏水倒进马桶里,听到了抽水的声音他才回过神。

纪丞爵微微蹙眉,自己今晚真的是失态了,难道是因为受伤的缘故吗?

他没有细想,他已经让沈折远过来接他了,不出意外的话,三个小时沈折远就能到。

而他,也要抓紧时间好好休息一下。

顾千初又拿了睡衣和浴巾去盥洗室洗澡,跑了那么长时间,一身臭汗,也难为这个男人还能下得去手挟持她。

洗过澡后,顾千初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出了浴室,她瞥了眼睡在床上的男人,他发丝凌乱,脸上依旧是脏兮兮的。

顾千初无奈的耸耸肩,她这个人啊,也不是有洁癖,就是眼里揉不得沙子。

找出一条新毛巾浸了热水拧干后,顾千初轻手轻脚的到半跪在床边,想要给男人擦擦脸,可她还没碰到男人呢,就被他抓住了手腕。

鹰一般的眸子猛的睁开,纪丞爵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女人,冷声问:你想干什么?

我,我就是想给你擦擦脸。顾千初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毛巾。

纪丞爵见此,也就松开了顾千初,然后扯过毛巾自己擦脸,就在顾千初还想看看这男人究竟什么模样的时候,随着啪的一声,整个房间都陷入了黑暗中。

停电了。

应该是跳闸。顾千初已经习以为常,这小洋楼电路老化的厉害,她在这里住了五个月,跳闸也是常有的事。

擦完脸就把毛巾放床头柜上吧。顾千初懒得下楼去拉电闸,她凭着记忆摸索到了沙发,然后躺了上去,今天她也累了。

身心俱疲的那种,刚跑完步耗尽了体力就被人挟持,她幼小的心灵又受到了创伤,不过,在这里受点委屈没什么,她只希望回到帝都之后能万事顺遂就好。

《《余生欢喜纪先生情深似海》小说主角顾千初纪丞爵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