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越之女仙免费在线阅读_贺兰若苓苏柏寒穿越之女仙最新章节

小说穿越之女仙免费在线阅读_贺兰若苓苏柏寒穿越之女仙最新章节

穿越之女仙

时间:穿越之女仙作者:萌萌小仙女

穿越之女仙小说

穿越之女仙:萌萌小仙女著,提供玄幻小说穿越之女仙在线连载免费阅读,穿越之女仙内容摘要:苏家长老们齐聚一堂,众人都一脸深沉和担忧。苏落见无人开口,不由说道:家主,我们也是时候反击了,赵家如此蛮横,折损了那么多的苏家弟子,也是时候该让他尝尝苏家的厉害了,不然还以为我们苏家怕了他们赵家呢。苏柏寒叹下一口气,也是时候了,解...

贺兰若苓苏柏寒小说《穿越之女仙》是萌萌小仙女所书写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说。

《穿越之女仙》第十四章 坠崖

苏家长老们齐聚一堂,众人都一脸深沉和担忧。

苏落见无人开口,不由说道:家主,我们也是时候反击了,赵家如此蛮横,折损了那么多的苏家弟子,也是时候该让他尝尝苏家的厉害了,不然还以为我们苏家怕了他们赵家呢。

苏柏寒叹下一口气,也是时候了,解决了苏家与赵家之争,才可保全在外逃亡的弟子。

转而问向苏柏南,请动老祖宗了吗?

苏柏南回道:老祖宗已经答应祝我们一臂之力了。

既然如此,那就今晚动手,事不宜迟。苏柏寒站起身来,柏南,你去安排。

是。苏柏南答道。

苏柏南向五家家族下发请帖,今晚一聚,纵使五家都知道这是有去无回的鸿门宴,却也不敢不去。

如若不去,便是公然与苏家作对,就连赵家,也不敢明面上撕破脸皮,所以,只好前去赴会。

酒到七分,也自是该谈正事的时候了,屋中弟子纷纷将众人围住,苏落,苏柏东,苏清,苏柏天,苏柏辰等人带领弟子,前去五家控住弟子。

此一切,都在苏家的掌控之中,唯有,缚奇带着重伤未愈的赵阜明与苏家弟子缠斗在一起,其他四家都安分守己。

苏柏东不敌,缚奇出招狠毒,变幻莫测,一把折扇,更是让人捉摸不透,扇上毒器更是数不胜数,招招致命。

猛然间,何人敢在落山城撒野?一声犹如那山中古钟,令人心神不稳,声威而下,整个落山城都为之震上一震。

缚奇见此,脸色煞白,苏家可真是被逼急了,连老祖宗都被请出来了,缚奇在心里这般想着,还未等他反应,苏家老祖宗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了,一掌落下,被击出数米远,倒在地上。

就是你小子在落山城作乱?老祖宗一双瞳目炯炯有神,犹如数万道剑光直刺人要害,缚奇自知不敌,只能使用秘术偷偷循走,只余下赵阜明待在原地,惊慌失措。

缚奇,缚奇,你不能丢下我啊看着消失不见的人,赵阜明一下摊在地上,接着又看向老祖宗,前辈饶命啊,前,前辈饶命啊,都是缚奇,都是缚奇做的,他,他教唆我们做的,都是他

老祖宗不耐烦的听他嚷嚷,一剑而出,赵阜明瞬间变成了两半,眼睛瞪得老大,死不瞑目,倒在了地上。

老祖宗办完了事,又接着回到后山修炼去了,剩下的事,就交给苏柏寒处理了。

赵家几位长老尽数被废了修为,神智已经浑浑噩噩,扔去了凡间荒凉的地方,至于赵家其他的人,便被随意处理了,离开的离开,留下的留下,苏家也是从宽处理。

赵家的一切财产都收归苏家所有,至于剩下的四家,一阵警告,在看到赵家的下场,再也不敢有任何肖想的心思了。

落山城终于又回归太平,灵矿上的事,也传回了苏家,苏柏寒大叹,弟子的聪明。

于是,刘家和魏家的灵矿就归了苏家所有,每月由苏家下发给刘家给魏家固定的灵石。

现在,就是要找回失散的弟子,苏柏寒向南域扬言:此前宝藏之事,纯属赵家之谣言,苏家老祖宗见此,又怎会将宝藏交与几个乳袖未干的几个弟子。

以此来减少追杀他们的人马,此言一出,不少人都放弃了追杀的念头,只有慕容家连同其他几个势力的人迟迟不放手。

苏家派出五股势力,向各个方向前去搜查,务必要在慕容家之前,找到这几个弟子。

苏千浔等人不敢再在这里待下去,他们才刚出峡谷,便碰到了慕容家追杀的人,不由向后撤去,慕容家的人紧追不舍,直到到了一处悬崖,五路可走。

慕容家带头的是一位女子,盛气凌人,乌金枪一指,你们谁是苏千浔?

众人沉默不言,无一人作答,苏千浔上前一步,我是苏千浔,不知姑娘是?

慕容明月。慕容明月傲慢的说出自己的名字,乌金枪收回。

慕容明月,南域第一天才少女。苏子墨喃喃道。

不错,正是我慕容明月,苏千浔,你既然是贺兰若苓之女,那就让我见识见识你的能力吧。说罢,乌金枪凌厉而来,苏千浔眸光一眯,正欲躲开,谁知,一把天狼剑发出嗡嗡的轻吟声,与乌金枪撞在一起,两人纷纷后退。

你是何人?竟敢拦我?慕容明月眉间怒气横生,不由朝着苏子墨怒斥道。

苏子墨。苏子墨剑锋一片,凌厉之气,丝毫不弱慕容明月。

哼,这是我与苏千浔之间的事,旁人不许插手。慕容明月言辞栗色。

苏千浔是我师妹,师兄护着师妹,是天经地义的事,如何就成了旁人?今日谁想与我师妹比试,先过我苏子墨这一关。苏子墨侧身而立,站在众人身前,为苏家弟子竖起一堵厚墙。

苏千浔看着这个挺拔的背影,说不感动是假的,以她现在的修为,纵使有符纸在手,也赢不了这个天才少女。

好,今日,我还就和苏千浔比试定了。慕容明月十分的倔强,她想做到的事,慕容家无人敢说不。

慕容家弟子与苏家弟子对抗在一起,苏子墨与慕容明月斗争,苏千浔来到苏子墨身边,师兄,让我来,这是我与她之间的事。

苏子墨还想再说什么,可看到苏千浔那双坚定的眼神,只能闭上了嘴巴,去帮助其他的苏家弟子去了。

修为低下的很,这胆量倒是有天才之女的风范,那就来吧,让我看看是谁借你的胆子,以炼气期三层来挑战我炼气期九层?乌金枪直击而来,苏千浔侧身躲过。

在插肩而过的瞬间,一张符纸向慕容明月袭去,慕容明月见此,心中愤怒无比,转身一脚踹在苏千浔身上,用足了炼气期九层的力道。

苏千浔一口鲜血涌出,身子不受控制的落下悬崖,千浔师妹苏长易一声叫喊,苏子墨递过来的手,只差分毫,却终究落了下去。

空中砰的一声,慕容明月也被符纸所伤,无奈之下,带着慕容家的弟子狼狈撤回。

《穿越之女仙》第十五章 失礼

暮色已至,夜色簌簌而下,远山雾霭,沉沉的笼罩其中,更显幽远、凝重。其中一点灯火通明,宛若璀璨的星子般镶嵌其中,在外来看,雕栏玉砌,红墙绿瓦,甚是繁华的院落,门口挂起的牌匾,落山城,这三个字,字体大气、豪放,有纵横沙场、不拘一格之感,只是这威武大气也表明了这个院子里住的也是有身份的人。

沉寂的夜晚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树上的飞鸟也被惊的飞起,月色旖旎。一行人敲着大门,眉宇微微蹙起,神色焦急,可是门却迟迟没开,似乎有什么急事,敲门的声音又大了些,大门仿若老者一般,被打开时发出一声沉重的哀叹。

院落里也甚是瑰丽、令人咋舌惊叹。虽是夜晚,可是花却渐次开着,开的热闹、纷繁。空气中也散发着甜腻、馥郁的香气,恍若仙境般。只是这一行人行色匆匆,神色凝重,也不为之所动,脚下生风,径直走进院落深处,花了约莫半个时辰,很是偏僻的别院,还未进门,就看到苏柏寒站在外面,披着一个白色的袍子,好像知道他们要来,一直等着他们。

远看,苏柏寒直身玉立,一袭白衣,更衬得身姿愈发修长,月色如水,清清淡淡的撒在人身上,看的苏柏寒的面容也不是很真切,只是远处看起来,却是看不出来年纪,俊美非凡。

只是他摆了摆手,一行人便不动声色地走了过去,身为落山城的城主,他凌厉的气场也是让人不敢直视的。

这些人都行礼,齐齐说了一声:城主。

苏柏寒内心很急切想知道他们所带来的消息,只是面容却丝毫不为所动,这是他做城主这么多年的修养,沉了沉声音,脱口道:你们找到苏千浔的下落了么?

并排站着的人都低着头,不语。空气暗香浮动,苏柏寒抬头看着虚空,神思缥缈,眼眸一片清亮,只是眉宇微微蹙起,显示着他此刻的不悦。气压越来越低,只有不识趣的蝉鸣聒噪着。

苏柏寒的内心却是焦灼万分,苏千浔可是他一直守护着的,怎么可以说找不到就找不到,死要见人,活要见尸。想着内心定了定,转头,眼神肃杀、凌厉的逼人,声音也染上了一层怒气:给我继续找,找不到就别回来了!

这些人似乎微微松了一口气,这已经没有惩罚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恍然抬头,发现夜色已深,露水都微微潮了衣角,苏柏寒长叹一口气,拂袖而去,他没有等到想要的结果,这夜怕又是无眠了。后面不知何时出现一个跟着他的护卫,深藏不露,要不是这些人早已知道,莫不是会被吓的出一口冷气,他们也是个中高手,却是没人发现那个跟着苏柏寒的护卫藏在哪个角落,好像就天生与夜色为伍,暗中保护着苏柏寒。

他们看着走远的身影,都缓缓转身,准备简单收拾一下,再去寻找苏千浔。只是这找不找得到呢?看着城主如此上心,怕是找不到要有麻烦了。

清晨拂晓,天边一片迤逦,一看便是大好的晴光。慕容明月一路磕磕绊绊,嘴角还有血渍,面容苍白,额头虚汗涔涔而下,在离府门口一步之遥时,身姿摇摇欲坠,最终身形一晃,没坚持住,还是倒了下去。

小姐,小姐。路过的丫头看到躺在地上华服的女子,想要摇醒慕容明月,却是半天没有反应,抬手看到满手的血时,惊呼一声,慌忙喊着:来人呀,小姐小姐

慕容明月睡得昏昏沉沉,头疼欲裂,朦胧中,她好像看到了苏千浔掉下悬崖时绝望、惊恐的表情,风声萧萧。

她看着自己的双手,害怕的低声喃喃着:不是我,不是我。

突然惊醒,眼前出现很多面孔都看着她。她缓了一会,面容兀的变得苍白,她身上伤口都已经包扎好,衣服也换的干干净净。等她缓过神来,慕容家族的长老也便都到齐了,神色凝重的看着被誉为南域第一天才少女的慕容明月。她是家族未来的希望,容不得半点闪失。

慕容明月低头,紧咬着唇不说一句话,从小到大没有受到过屈辱的她,心中羞愧、愤恨的情绪胶着在一起。傲慢如她,竟然被苏千浔打伤,她所骄傲的一切折在一个苏千浔手中,手握成了拳头,手心被掐出了一道红色的印记。

明月,你来说说怎么回事。家族长老中最受尊重地位最高的一个人看着慕容明月重重说道。

慕容明月抬起头,嗫嚅不知如何开口,最后才得知,是在山崖边被苏千浔所打伤。

家族长老的神色也越来越浓重,空气仿佛都凝结成一片,侍女适时的进来打破这让人喘不过去的氛围,到底是府中多年的老人,神态自若,行了礼,长老让你们到书房去。

慕容明月是家族的未来,众人都给予了厚望,慕容家的未来的兴荣都在慕容明月手中了,怎么能让人如此胡来。践踏慕容家的尊严,这口气怎么说也要讨回来,要不然颜面何存,慕容明月如何以立威。

于是慕容家族的长老便去落山城讨个说法。

落山城中,苏柏寒敛着眉,背手而立,神色清冷的不近人情,苏千浔找了这几日也没有找到,说是不急,那是不可能的。

城主,慕容家的人来了。随从进来,俯身小心翼翼说道。

苏柏寒有些不耐烦,苏千浔没找到,这群家伙又来干嘛,气极,一掌拍在了桌子上,随从低着头不敢抬头,不知是进是退,听到哗啦一声,桌子被轰然倒在了地上,被那一掌拍碎了,桌上的东西也摔到了地上,发出破裂的声音。

不用理他们。苏柏寒可没空招待慕容家的人,转身走了出去,随从这也很为难,一边叫人收拾了屋内的一片狼藉,一边走出去先去迎接了慕容家族的人。

慕容家族的人在前厅坐那等了许久也没见苏柏寒的影子,本来就是来讨说法来的,落山城的人却这么晾着他们,便也是更加生气了。

这就是你们落山城的待客之道么?慕容家族其中一人终于沉不住气,忿忿开口说道。

城主,日夜操劳,日理万机,现在正忙着,各位就先再等一会吧。落山城的侍从在旁边开口说着,神色也是为难,城主不来,这边的人也不是好惹的。

终于又等了一时,慕容家族中刚才开口的那人,一脚把椅子踢开,满脸的怒气。

放肆!

久等了。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苏柏寒挑起眉梢,看着被踢翻的椅子,冷意渐增,苏某只是来晚了半时,不料却是让贵客盛怒了啊。失礼失礼。语气却冰的让人窒息。

慕容长老看着那个踢翻椅子的人,眼睛瞪过去,踢翻椅子的人,有些心虚的别过了头。真是沉不住气,倒显得慕容家小气了。

言过了,只是年轻气盛,等这几时,没敛住脾气,城主大人大量,应该不会多责怪吧。慕容长老看着苏柏寒,回赠过去,气势丝毫未减。

我自是有容人之量。

前厅之中,剑拔弩张。苏柏寒踱步,审视了慕容家族每一个人,眼神冷冽,直接开口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有何贵干?慕容家族的人脸色一紧,脸上的颜色变了几变,这话说的好像跟他们无关叨扰了他一般。

小女,慕容明月,今早回到了府上。慕容长老顿了顿声,加重了语气,受了重伤,是被你们苏家打伤,这怎么得也有个说法不是。

苏柏寒冷笑,神色尽是冷锐的寒意,是么?这可从何道来?背手回看众人,气势如虹,众人都收了收神色。

慕容长老倒也从容,开口缓缓说着,刚说道:是苏千浔一语未必,苏柏寒神色一凛,反问道:苏千浔怎么了?

慕容长老并未得知,苏柏寒正在找苏千浔,继续说:她打伤了慕容明月。

在哪?苏柏寒挑眉反相问。

却是从慕容长老口中得知,苏千浔的下落,便是有些心急,天色已晚,既然这样,让你们等了这么久,是苏某的不是,我看天色已晚,已经备好了晚宴来表达歉意,诸位意下如何?

慕容长老,略迟疑了一下,便应了下来,只是苏柏寒这傲慢的态度,让他心中甚是不悦。

苏柏寒匆匆又找了另一拨人去寻找苏千浔的下落,只是慕容明月的身手他不是不清楚,苏千浔不敌,怕是已凶多吉少,听到悬崖二字的时候,他的心猛然一抖。

觥筹交错,看着慕容家族的人,苏柏寒唇角浮现一抹冷笑。慕容家族的人却是恼着苏千浔把慕容明月打伤的事,但是面子也得做足了。两边人心思各异。

夜色凉薄如水,月色如水,冷冷淡淡的照在人身上,丝丝的寒意入骨。

《穿越之女仙》第十六章 坠崖

苏之墨眉头紧皱,原本俊朗飘逸的脸上带着些极淡的,令人难以察觉的煞气。他抬头看了看远辽的天空,空阔苍穹也不似之前那般的明朗,而是像是在酝酿着什么令人战栗的巨大的阴谋。

山洞里弥漫着沉闷的气息,苏之墨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来气,而真正让他喘不过来气的并不是阴沉的天气和死寂的空气,而是他刚刚得知的那个消息。

苏千浔坠崖了,身负重伤。

在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几乎觉得自己头顶劈开了一道惊雷,直挺挺地落在自己头上,让苏之墨几乎晕倒,他这么坚强的人,也觉得几乎受不住。

至于为什么他要反应这么强烈,连他自己都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对苏千浔这么关心,可能是因为因为苏千浔人很好吧,也很宽容大方,谁不喜欢呢?

一定是这样的吧。

苏之墨没有再继续想下去,而是往洞口站了站,不知是谁捡来的干草堆在洞口旁,想座小山一般的,苏之墨心头一暖,稍微勾起了嘴角。

除了苏千浔还有谁呢。

苏千浔一定是害怕师兄弟们晚上无法取暖才会好心地去寻了这么多干草,省的晚上他们冻着,伤口又该恶化了。

可苏之墨嘴角的笑容并没有保持太久,很快地消失,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这么好的苏千浔,现在却因为他们这些不争气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他叹了口气,却觉得有冰凉的东西打在自己脸上,他伸手往洞外探了探,原来已经开始淅淅沥沥地下雨了,虽然不是狂风暴雨,却也足以让本来就不那么坚硬的石头滑落,或者把贫瘠的泥土宠落,想到这里,苏之墨愈发的坐不住了。

苏千浔还在生死边缘,自己还没得到她的死讯,难道就这样轻易地把苏千浔判了死刑吗?不可能的,自己绝不可能坐以待毙。

他略思考了一下,如今这里并不是很安全,而且这么多师兄弟受了伤,一直在这里等着家中派人来救实在不是上策,万一被哪个心怀不轨的人知道了他们的位置,带着一群人来围剿,先不说打不打得过,就算是打得过也会被别人来个瓮中捉鳖。

苏千浔找的这个地方,可以暂时修养,却不适合长久地带着。

苏之墨纤长的手指交握,看得出那是一双很温暖却不失力量的双手,他回头看了看病倒一片,唉声叹气的师兄弟们,心中的主意更加坚定了。

现在真正有力,能够一战的人除了他自己,就剩下了苏长易,剩下的不是像苏月苏柔这样的弱女子,就剩下了受伤严重的师兄弟们,看来要兵分两路了。

想到可能正在生死线上挣扎着的苏千浔,苏之墨不再犹豫,而是对着苏长易挥了挥手。苏长易原本在极有耐心地安慰啜泣的苏月,看苏之墨唤他,对苏月抱歉一笑。

苏月没有去忙自己的事情,而是跟了上去。苏之墨看这苏月跟了过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表示,毕竟都是自己兄弟,不喊别人不过是因为他们受了伤,不好让他们在担心这些事情。

苏长易显然也不在乎,上来便问道:师兄,怎么了?苏月也是紧紧皱着眉头,他们都知道事情的不妙之处。

苏之墨叹了口气,并不看他们,而是背对着他们,颀长的身子几乎要融入到冰凉的雨幕之中,与黑夜同行。

我们现在处的这个地方太危险了,我们不能继续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就只能是作茧自缚。

苏长易赞同地点了点头,他之前在照顾师兄弟们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件事情,这个洞穴有点浅,没有其他出口,若是有坏人从洞口堵着,那他们可就是插翅也难逃了。

他之前不说完全是因为当时情况危机,能够躲藏一时是一时,而如今师兄弟们勉强恢复了行动力,而而苏千寻浔也不知所踪,如果排除掉个人情绪,如今肯定是撤退的最好时间。

可他心中总是下不了决心。

苏之墨像是没有注意到苏长易的情绪,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声音虽然低沉却带着不容置疑的肯定和决绝。

你带着师兄弟们还有苏柔苏月回落山城,找到长老的他们,请求帮忙。

苏长易愣了愣,因为苏之墨并没有说自己去干什么,他刚想开口却被生生止住,根本就不需要问为什么,或者是苏之墨去哪里,得到的答案一定是和苏千浔有关的。

他垂下睫毛,打出一片浓密的阴影。苏月却没有苏长易这么聪明,她认为苏之墨安排的天衣无缝,只是没有说自己去干什么。

苏月问道:你呢,师兄?

苏之墨背部僵了一下,回过头不经意之间扫了苏长易一眼,那眼中的情绪浓郁地几乎让苏长易以为那是另一个自己。

苏之墨似乎并没有注意苏长易,而是对着苏月道:我要去找千浔。

苏月瞪大了眼睛,她也知道苏千浔身负重伤跌下了悬崖,她也不是冷面冷心想要置苏千浔与死地的毒妇人。

她是讨厌苏千浔,可是她也为她的跌落悬崖而感到不幸,感到一丝微弱的悲伤和同情,可她更是理智的。

苏千浔纵然是天才的女儿,是另一个可能会创造出神话的女孩子,可她不过是练气三期,不过是个在实力面前不堪一击的小姑娘,本来已经深受重伤,奄奄一息,更何况再加上她跌落悬崖受的内伤,苏月几乎可以确定,苏千浔没有存活的机率。

而现在苏之墨居然这么认真地告诉自己,他要去找一个已经差不多死透了的人,要抛弃他们这些活着的却十分危险的人,去救苏千浔?

苏月几乎觉得自己听错了,她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苏长易,确定自己听到的是真的,她态度一下子变得很不好。

师兄,你疯了吗?苏千浔她跌落悬崖,而且还受了重伤,就算是她福源极深,活下去的机率也是十分的渺茫。你现在和我们说你要去找她?

苏之墨淡淡地看了苏月一眼,点了点头,又重复了一边道:我要去找苏千浔,不管怎么样。雨水被风刮了进来,溅到的苏月的眼睛里,她却没有心思管这个。

苏月柳眉倒竖,凤眼微挑。

师兄,你能不能别这么儿女情长,感情用事?现在这么多兄弟的命都快保不住了,你还来说什么千浔?师兄,听我一句,别去了。

苏之墨如鹰一般敏锐尖利的眸子定定地瞧了过来,他冷冷地摇了摇头,道:我做的决定,从来不因为别人而改变,苏月你认识了我这么久,应该知道的。

苏月还想说点什么,却被苏长易拦住,他知道苏之墨的性格其实和自己有一点相似,自己也是做了一个决定后很难改变,更不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动摇。

更何况苏长易完全能够理解苏之墨的心情,因为在他没有说之前,苏长易在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慢了一下,被苏之墨抢了先。

而现在自己若是不拦着他们俩,最后一定会吵起来,在这个节骨眼上,人人都是神经衰弱,奄奄一息,要是被他们俩吵架吓上一跳,那就是坏上加坏了。

苏月很听苏长易的话,只是咬了咬唇,气呼呼地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上生闷气,苏长易苦笑了一下道:师兄你确定要去吗?先不说那里危险,而且我们这边我确实缺人手,万一出个意外,我怕应付不来。

苏之墨只是扬起一抹微笑,并没有说话,而是拍了拍苏长易的肩膀,无声的信任溢于言表。

苏长易也收起了苦笑,郑重地点了点头,道:我会的,师兄你放心。

苏之墨点了点头,消失在了深夜的雨幕之中,苏长易张了张嘴,脚跟着踏出去了一步,却听到背后一个师弟吃痛的闷哼声,和苏月的关心声,他闷闷地转过了身子,带着温柔地微笑走了过去。

恰巧苏月抬起头,问道:师兄我们什么时候走?

苏长易在心中叹了口气,道:现在吧。

一行人即刻动身,冒着大雨,多留一分就有一分的危险。所幸一路上并没出什么意外,只是苏长易一路上格外沉默,和苏月说话也是心不在焉的。

苏之墨着急,几乎是立刻赶到了苏千浔坠崖的地方,悬崖上还有很多兵家残骸,想必是大战留下的。

苏之墨观察了一会战场,心中总觉得苏千浔绝对不可能就这么死了,绝对不可能。

他咬了咬牙,向悬崖下望去,深约万尺,一片漆黑,连一点光亮都看不到,只是瞧着便让人心悸。

他犹豫了一下,苏千浔肯定是掉下去了,就算没死恐怕也会摔的不轻,若是没有人帮忙说不定就真的没了。

这样想着,苏之墨绕了一圈,找到了比较平缓的一边,一只手拿着自己随身携带的锁妖绳,另一只手则是紧紧地攥着一把寒冰刀,慢慢滑了下去。

《小说穿越之女仙免费在线阅读_贺兰若苓苏柏寒穿越之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