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透视医圣》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都市透视医圣》最新章节列表

《都市透视医圣》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都市透视医圣》最新章节列表

都市透视医圣

时间:都市透视医圣作者:大岭南

都市透视医圣小说

叶浩滕文心是小说《都市透视医圣》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大岭南,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叶浩治病救人,这也是叶龙的指示,他把唐老交给了叶浩,但是,现在他听命于唐山河,压根不理会叶浩,只想要完成唐山河的指示。别,快住手!!周政、刘涛、贺飞洲等人顿时神色大变,急忙上前阻拦。现在正是手术的重要时刻,叶浩如果被打扰的话,恐怕唐老就真的有生命危险了。去死吧!!但是,他们的动作怎么可能...

叶浩滕文心是小说《都市透视医圣》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大岭南,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

第7章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叶浩治病救人,这也是叶龙的指示,他把唐老交给了叶浩,但是,现在他听命于唐山河,压根不理会叶浩,只想要完成唐山河的指示。

别,快住手!!

周政、刘涛、贺飞洲等人顿时神色大变,急忙上前阻拦。

现在正是手术的重要时刻,叶浩如果被打扰的话,恐怕唐老就真的有生命危险了。

去死吧!!

但是,他们的动作怎么可能有叶龙那么快,他早就一下子来到了叶浩身后,狠狠一铁拳朝叶浩后脑勺敲下去。

对,打死他!张晓莉咬牙切齿地说道。

唐山河眼神冷漠。

在他们夫妻看来,叶浩一个实习生就敢动手术,这简直就是庸医害人,死不足惜。

住手啊~~

周政、贺飞洲等人焦急地想要阻止,但却没有什么卵用。

叶浩,小心~~

滕文心在叶浩对面做手术,刚好抬头看见这一幕,顿时惊呼出口,眼神充满担忧。

但是,叶浩自始至终都在全神贯注地动手术,拳头冲到他脑袋后三厘米处时,他好像都没有察觉,纹丝不动。

惨了!

周政、贺飞洲和滕文心面色苍白,不忍心地闭上眼睛。

叶龙一看就是练家子,砂锅大的拳头如同钢铁一般,挥拳又快又急又猛,这要是敲下去,叶浩就算不头破血流都会被打到脑震荡。

活该,把他打死更好!陈汉冷笑,眼神阴险毒辣。

叶浩掌握了他的把柄,那他就让叶浩不好过,在他看来,这一拳最好能把叶浩打到脑震荡,让叶浩忘记一切事情。

然而,他期盼的结果并没有出现。

滚!

就在拳头即将打到叶浩脑袋时,叶浩忽然动了,一记神龙摆尾,后发先至,把叶龙踢得飞出去三米,摔在了唐山河脚下。

陈汉傻眼了。

周政、刘涛愣住,神色惊愕。

其他医生、护士也都是目瞪口呆。

不是吧?叶浩竟然还会武功?

什么?唐山河神色一变。

叶龙是唐家服务多年的保镖,退役特种兵出身,身手了得,现在却被一个少年一脚踢飞出三米,这怎么可能?

怎,怎么会?叶龙瞪大眼睛,满面的难以置信。

刚才他竟然无法察觉叶浩是怎么出脚的,只觉得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击中,整个人就飞了起来。

此时,叶龙感觉自己的胸膛火辣辣的疼痛,不由眼神忌惮地看着叶浩的背影。

这个少年医生不简单,很难招惹!

叶浩对周围的而已一切无动于衷,他全神贯注,快速地完成了手术,把唐龙身上的切口封闭起来,这才松了口气,心道:总算是救回来了。

此时此刻,他额头大汗淋漓。

这是叶浩人生中第一台手术,他看似很淡定,实际上紧张得很,好在效果良好,总算是把唐老这个危重病号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继续上,揍他!张晓莉如泼妇一样,呼吁那些黑西装保镖动手去殴打叶浩。

那群保镖二话不说,立即迈步向前,准备围剿叶浩。

就在此时,叶浩缓缓地转过身来,摘下口罩,喝道:你们想干什么?这里是医院手术室,是救死扶伤的地方!你们想要在这里打架,是存心想把病人害死吗??

叶浩的眼眸比唐山河的更冷,他冷冷地扫了那些保镖一眼,要是因为你们的胡闹导致患者死了,你们担当得起这个责任吗?

顿了顿,他又看向唐山河夫妇,还是说,你们为病人的死负责?

这番话义正言辞,铿锵有力!

那些黑保镖闻言,立即停了下来,面面相觑。

甚至面对叶浩的目光,他们全都眼神躲闪,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事关唐老生死,他们哪里负得起这个责任?

在叶浩义正言辞的呵斥之中,连暴怒中的唐山河夫妇也神色呆滞地看着叶浩。

片刻后,他们又恼羞成怒。

他们可是事业有成的大人物,现在还站在道理这一边,是来兴师问罪的,现在竟然被一个实习医生的气势压倒,那他们面子何存?

张晓莉像波妇般尖叫起来:一个实习医生而已,你算什么东西也敢为我爸做手术,如果我爸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别想活着走出这里!

说的没错!

唐山河也咄咄逼人地走上前去,神色不善地盯着叶浩,你只是一个实习医生,连执业资格证都没有,有什么资格进行手术?现在我完全可以控告你无证行医,把我父亲治死了,让你牢底坐穿!!

一想起刚才他被叶浩的气势压倒,唐山河就感觉颜面无光。

所以,为了找回自己的面子,他必须要让叶浩好看,谁让叶浩把他父亲治死了?

他不懂医术,看着自己的父亲在手术台上一动也不动,下意识就以为叶浩把他父亲治死了,所以才愤怒到失去理智,大闹手术室。

谁告诉你患者死了?

叶浩神色骤然变冷,沉声道:手术完成了,患者没有生命危险!但是,现在患者需要时间来静养,你们最好不要打扰他休息!还有,病人身上的针必须在三个小时之后才能拔下来,否则,会有危险。

没有生命危险?那你把我爸叫醒过来啊?

张晓莉不依不饶,依旧尖酸刻薄地叫道:如果现在不把我爸叫醒过来,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实习生给我下地狱,草菅人命,庸医!!

她恶狠狠地瞪了叶浩一眼,转头对院长等人叫道:周院长,你最好开除这个实习生,否则,你的乌纱帽也别戴了!

小子,你最好祈祷我父亲还没死,否则,我唐山河保证,让你后悔来到世间!唐山河也眼神冰冷地威胁。

叶浩眼神越来越冷,怒了。

刚才唐老情况危急,随时都会死亡,如果不是他排除万难、竭尽全力地去救治,唐老早就已经死了。

他保住唐老一命,结果唐山河和张晓莉非但没有感谢他,还不分青红皂白把他臭骂一顿,对他恶语相向,频繁威胁,面对这种情况,就算是佛都有火。

但是,叶浩没有发飙,他努力压制自己的怒火,解释道:患者没有死,他已经没事了,你们能消停一会吗?

叶浩,你这连考核都无法通过的实习生,懂什么医术?也敢说患者没事?

这时,陈汉站出来,义正言辞地呵斥道:唐老病情危重,就算我们这些教授出手也不见得能救得过来,你连执业医师证都没有就敢动手术,你这不是救人,而是杀人!我们医院没有你这样的医生,滚!

叶浩把患者治好,若是等唐山河明白过来,一定会很感激叶浩,到那时候,叶浩非但不会被赶出医院,还会和唐山河成为朋友,说不定周政也会对叶浩刮目相看。

陈汉可不想看到叶浩爬到自己的头顶拉屎,所以他马上站出来附和唐山河,指责叶浩,诱导唐山河赶走叶浩。

你给我闭嘴!当时患者命悬一线,我有把握把他治好,我为什么不!

叶浩冷冷地盯着陈汉,反问道:我没有医师资格证,但我能治病救人,陈汉,你有医师资格证,那你为什么要冷眼旁观,对患者见死不救吗??

我是普外科医生,治疗不了心梗,这不是我的执业范围,我何错之有?陈汉狡辩。

什么都别说了!

唐山河眼神冰冷,盯着叶浩,我不想看到你,马上滚!

叶浩,你先离开吧。

周政也走了过来,请叶浩离开。

现在唐山河正在气头上,如果叶浩留在这里,只会加强误会,还不如叶浩离开,让唐山河冷静下来再说。

院长,你也觉得我有错?叶浩眼神一冷。

他辛辛苦苦救了一个人,结果没有得到一句夸奖,所有人都来针对他,让他心情十分不爽。

你没有执业资格证,说什么都是错的,先离开。

周政沉声道。

就算没有执业资格证,我一样会行医救人,我问心无愧!你们有资格证,却对患者见死不救,还赶我走!

叶浩眼神冰冷,沉声道:,好好好,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不用你们赶,老子现在也不稀罕留在这里,如果患者出什么事,有种别来求我。

话毕,叶浩脱下手术衣,重重的摔在地上,离开手术室。

滕文心左顾右盼,最后也是神色忐忑地跟上叶浩,离开这里。

这么多领导和大人物在,她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留在这里也无济于事,还不如快点离开,早点脱身。

哼,我堂堂一个集团的总裁会求你?不知天高地厚!你最好祈祷我爸没事,否则,我会让你把牢底坐穿。

唐山河神色不屑地瞪着叶浩的背影。

话毕,他还朝叶龙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叶龙跟踪叶浩。

如果唐老出了什么事,他一定不会饶过叶浩。

嘿嘿嘿....叶浩,就算你医术了得那又怎么样?我玩死你!陈汉在心里冷笑。

唐总,我刚才查看了情况,令尊已经没有生命危险。

周政走上来向唐山河夫妇解释病情

唐山河夫妇闻言,这才松了口气。

他们仔细一看,唐老面色安详,呼吸平顺,确实已经度过危险期。

张晓莉看见唐老身上有那么多针,当场神色不悦,说道:拿这么多针刺我爸,你们真是庸医,快拔掉!

不行,不能拔!

贺飞洲急忙站出来,神色焦急地说道:叶浩说了,这针三个小时后才能拔!现在拔掉,可能会有危险。

一个连执业医师证都没有的实习生,他说的话算什么权威,拔掉!唐山河神色不悦,语气铿锵地下达了命令。

那么多针扎在身上,他看着都觉得疼,更觉得叶浩是在胡闹!

这个世界怎么可能会有人用针灸来动手术?

简直就是神经病,谁傻谁才会相信这个理论。

于是,他不顾贺飞洲的阻挠,自己动手,把银针全部拔下来。

滴滴滴~~

就在此时,心电监护仪忽然响起了急促的警报声,各种数据马上开始下降。

第8章 快去请叶浩!

什么?唐山河面色一变,急忙朝心电监护仪上看过去。

虽然他看不懂那些数据,但是,满屏幕都是红色警报,数据也在急速变化,肯定是相当危险的。

怎,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张晓莉也是一脸焦急和疑惑。

众人见此一幕,全都大吃一惊,周政、刘涛、贺飞洲等医生急忙看去。

这一看,他们立即头皮发麻,一颗心直坠入谷底。

心电监护仪上,原本正常的数据发生了变化,患者心跳加速,一下子飙升到160次/分,血压也在急速下降。

最恐怖的是,原先面色平静的唐老在身上的针灸针被拔出之后,呼吸急促,口里不断地涌出鲜血,骇人至极。

爸~~

唐山河见此,顿时吓得面色发白,颤声道:快,快点救人啊~~

傻子都看得出来唐老情况危险,也许随时都会没命。

医生,医生快点过来,快来救命啊!唐山河夫妇慌了,急忙向周政、刘涛等人求助。

你们赶紧让开!

周政、刘涛等人第一时间跑过去,对唐老进行抢救。

尤其是刘涛,她不怕苦难,就算唐老的鲜血把她的衣服染红,她也义无反顾,全身心地去抢救。

唐山河夫妇急得手足无措,除了祈祷周政等人抢救成功之外,完全不知道做什么好。

爸,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一定要挺过来,我们唐家不能没有你!唐山河更是神色担忧地看着唐老,在心里不断地祈祷,希望周政等人能抢救成功。

然而,唐老的病情太严重了,病情也是十分复杂,任凭周政等人使尽手段,唐老病情依旧没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心电监护上的心跳朝着一条直线变化。

心电图一旦变成直线,那就代表患者没有了心跳,也就是患者会死亡。

快,快进行电除颤啊,我看过电视,那些医生都是这样抢救的!张晓莉慌忙叫道,神色焦急无比。

不用她说,周政等人已经在进行电除颤了。

然而,依旧没有效果,唐老病情恶化,心跳、呼吸出现了停止的征兆,情况危急到了极点。

贺飞洲走过来,为唐老把脉,顿时蹙眉。

他感觉到有一股十分诡异的力量在唐老体内激荡,估计这是无法把唐老抢救回来的病因。

只是,贺飞洲对这样的病情也是毫无方法。

怎么办?怎么办?算我们求求你们了,你们快点把我爸救回来,多少钱我都会给你们!唐山河夫妇急得满头大汗,急忙向周政等人求救。

周政、刘涛、贺飞洲等人面面相觑,他们已经使尽了浑身解数,偏偏无法起效,束手无策。

对不起,唐总,我们无能为力,请节哀。

周政黯然说道。

不,不可能的!唐山河如遭电击,他不肯相信这个结果,用求助的眼神看着周政,一定会有方法的,对不对?

周政摇头,表示他真的爱莫能助。

唐山河面色刷的一声变白了,眼神绝望。

啪~

忽然间,他用力地在自己的脸上拍了一巴掌,颤声道:都怪我,我为什么要把那针灸针拔出来呢?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快点想方法舅舅爸爸。

张晓莉哭着说道。

唐山河面色苍白,紧张而忐忑地在手术室里走来走去,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老头我有一个方法,也许能把唐老救回来,就是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

贺飞洲忽然说道。

您说,您说什么我们都答应你!唐山河夫妇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立即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贺飞洲。

这种情况只能用枯木回春阵来救,整个医院也就只有叶浩会,你们去跟叶浩诚恳地道歉,把他请回来,也许唐老还能得救。

贺飞洲沉声道。

对对对,针是叶浩刺下去的,他肯定能把爸救回来!

唐山河闻言,神色大喜,立即拿起手机拨打叶龙的电话,说道:快,快去请叶浩。

不,不对,我亲自去请,这样才有诚意!唐山河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收起手机,当场风风火火地走出手术室。

他实在是太过于担心他父亲了,想让父亲尽快得救,不惜放下自己的身段,准备自己去求叶浩。

等等我!他老婆张晓莉以及一群保镖也急忙跟了出去。

手术室外,叶浩已经气愤地回到宿舍。

他实在是很不爽,他那么辛辛苦苦地帮唐老治病,结果却被唐山河等人那样不公平地对待,就算是泥人都有火。

但是,这种气愤很快就被喜悦覆盖了。

叶浩回味着刚才在手术室里面的事情,看着自己的双手,欣喜欲狂。

叶浩的传承太强大了,不仅仅让他获得上古中医针灸术,还让他拥有出神入化的西医技术,如今的他,已经是超一流的医生,甚至可以说是神医都不为过!

这是叶浩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还有我刚才好像是感应到那个叶龙的攻击,出脚迅速,把他踹飞,这是武力值啊。

叶浩神色兴奋。

对了,传承里还有一个大品天仙法,这肯定也是好东西,很有可能是修仙功法,我也要尝试地去练一练。

叶浩想起了叶浩传承中最重要的东西,他坐起身来,尝试着运行大品天仙法。

仿佛修炼过无数次一样,他修炼起大品天仙法轻车熟路。

刹那间,叶浩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从空气中涌入他体内,如潮水般流向他的四肢百骸,让他感觉浑身舒畅,全身充满无穷无尽的力量,仿佛一拳能打死一头牛。

好厉害!叶浩睁开眼睛,激动得一颗心脏扑通扑通乱跳起来,高兴得差点要跳起来。

出神入化的医术,举世罕寻的修炼功法,力大无穷的力量,拥有这三样东西,他肯定能迅速逆袭,出人头地!

梁老先生,太感谢你了!

叶浩看着放在自己抽屉里的骨灰盒,感激地朝骨灰盒拜了拜,说道:等我赚到钱了,我一定会把你风光安葬!您老临死前说你是玄天医圣,那么,从今天开始,我的道号就叫做玄天医圣,我会把您的那一份好好地活下去!我会做一个悬壶济世的好医生!

砰~~

就在此时,他宿舍大门就人一脚踹开,叶龙率领着几名戴着神色凶狠的黑西装冲进来。

第9章 唐山河低头

叶浩把抽屉关上,冷冷地盯着叶龙那些人,你们妈妈没教你进来要敲门的吗?

幸亏他现在已经不修炼了,否则,非被叶龙吓得走火入魔不可。

叶浩,我说过,如果你治不好唐老爷子,我会找你算账!识相点乖乖跟我走,否则,别逼我对你动手!叶龙冷冷盯着叶浩。

唐山河说要把叶浩请回去,他误会了唐山河的以为,以为唐老爷子已经死了,所以对叶浩的态度特别恶劣。

说话时,他一挥手,马上就有两个黑衣保镖上去抓叶浩,凶神恶煞。

他们动作粗鲁,一下子就扣住抓住叶浩的双手,想要把叶浩抬走。

然而,他们却惊诧地发现,他们两人竟然无法挪动叶浩。

看你这么瘦弱,没想到特么还挺重的啊,想要反抗,找死!那两个保镖冷笑,加大力量。

然而,叶浩就像是落地生根一样,他们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依旧无法撼动叶浩半分,

他们感觉自己就像是不自量力的蜉蝣,在硬撼一株大树。

玛徳,敢反抗?其中一个保镖表情凶狠,拿起腰间的铁棍,狠狠地朝叶浩头顶砸去。

你们找死!叶浩眼神一冷。

他明明救了人,结果这些人还想要殴打他们,简直无理取闹!

于是,叶浩也不客气,当场运用传承里的擒拿手用出来。

咔嚓~

那个保镖手腕骨顿时被掐得爆碎。

啊~那保镖顿时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另外一个保镖见到这一幕,也拿起铁棍动手。

砰~

结果他的铁棍还没落下,叶浩已经一脚踢在他腹部,把他打得腹部弯成V字,整个人飞出去五米,摔出宿舍门外。

小子,你有两把刷子嘛。

叶龙不慌不忙,指了指自己腰间的匕首,说道:小子,不想见血的话,就乖乖跟我走。

他之前被叶浩提过一脚,现在胸口还火辣辣的疼痛,所以,他对叶浩十分警惕,甚至还把匕首用上。

滚!叶浩态度强硬,冷冷说道。

找死!叶龙眼神冰冷无比,拔出匕首,当场朝叶浩刺来。

不得不说,退役特种兵就是强大,出手快狠准,直奔要害,若是一般人的话,肯定抵挡不住这样的攻击。

但叶浩现在不是一般人,叶龙快速的动作在他眼力,慢如乌龟。

刷~

在叶龙匕首刺来时,叶浩闪电出手,把叶龙的匕首抢在自己手里。

什么?叶龙瞳孔剧烈收缩,满面的难以置信。

刚才他可是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心,对叶浩充满防备,结果还是在眨眼间就被抢走匕首,这怎么可能?

咔嚓~

叶浩闪电出手,一记擒拿手把叶龙的一条手臂卸掉。

啊~~叶龙控制不住地惨叫起来。

碰~

叶浩一脚踢在叶龙胸口,叶龙当场如断线风筝般飞出去,摔在门外。

这时,他感觉自己胸口火辣辣的疼痛,连呼吸都撕裂般疼痛。

如此轻易地把我的手臂折断,还一脚把我肋骨踢断了?这得是多大的力量??叶龙捂着胸口,表情痛苦,眼神震惊无比。

锵~

匕首横空而至,擦着叶龙的脸庞,没入地面。

叶龙瞳孔剧烈收缩,眼神惊骇无比地盯着叶浩。

匕首能没入地面,这也太可怕了吧?

要知道,这可是钢筋混凝土的地面,就算是拿电钻机钻都需要一点时间,叶浩随便一扔就把地面洞穿,这怎么可能?这样的力量要是刺在人的身上,那岂不是会把人体洞穿出一个透明窟窿?

这个实习生究竟是谁?太强大了吧?

这次是给你们一个教训,下次再敢惹我,滚!叶浩冷冷道。

话毕,叶浩砰的一声关上门,把叶龙等人全都拦在门外。

龙哥,这,这怎么办啊?那两个被打的保镖眼神惊恐地看着叶龙,被吓得六神无主了。

这个人很厉害,我们惹不起,走,我们先回去,等唐总决定。

叶龙颤声道。

他当兵这么多年,面对很多穷凶极恶的悍匪,但是,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深不可测的少年,身手太强,简直不像是人类。

所有保镖都面面相觑,但却不敢发飙,叶浩太强了,他们打不过,惹不起,只好如丧家之犬一般离开。

叶浩这么强,他们再去找叶浩麻烦,那不是找死吗??

叶龙等人刚走出宿舍楼没多久,马上就和行色匆匆的唐山河、张晓莉等人碰面了。

你们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唐山河看着叶龙和那些保镖的惨状,不由神色疑惑。

唐总,对不起,任务失败了。

叶龙扶着被卸得脱臼的手臂,强忍着疼痛,说道:那个实习生是一个高手,我们打不过。

他一个人把你们的手臂都卸下来了?唐山河追问。

叶龙等人点点头。

不,不是吧?唐山河眼里闪过一丝惊骇之色。

叶龙等等保镖都是经过精挑细选才聘请的,尤其是叶龙,他是退役特种兵,身手不凡,现在也被叶浩一个人轻松解决了?

高人!

唐山河额头留下一滴冷汗。

他知道今天遇到高人了!

叶浩绝对是隐藏在俗世中的绝世高人!

而他刚才用那么恶劣的态度来辱骂叶浩高人,这简直就是找死啊。

一年几次,他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那他肯不肯来给我爸治病?张晓莉追问。

治病?叶龙一怔,他还以为是唐老爷子出事了,现在才知道是要找叶浩回去治病?

不管了,先去找他。

唐山河推开叶龙,朝叶浩所在的宿舍走过去。

救命要紧,唐山河第一时间走进宿舍楼,来到叶浩宿舍门前,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很有礼貌地敲门。

宿舍内,叶浩此时正拿着一本书在阅读,听到敲门声,说道:进来。

唐山河推门走了进来。

叶浩抬头看了看唐山河,又低头看去,理都不理会他。

要低头吗?

唐山河心情忐忑。

他可是大人物,如果向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低头,那他唐总的面子该往哪里搁?

可是,如果不低头的话,谁来救他的父亲?

唐山河想了想,最终还是把姿态放得很低,朝叶浩真诚鞠躬,说道:叶医生,对不起啊,刚才是我有眼无珠,冒犯了您,现在我父亲生命垂危,请你务必要救救他。

唐山河竟然向叶浩鞠躬了?

叶龙等保镖见此一幕,顿时瞪大眼睛,目瞪口呆。

唐山河可是商业巨擘,是统管着上万员工、坐拥数百亿家产、掌控着光州市经济命脉的天之骄子,结果却向一个无权无势的实习生低头?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

眼前这一幕如果被拍下来,传到电视台或者记着编辑部那边去,肯定会轰动整个光州市。

能让唐山河低头的人,恐怕在整个光州市也就只有叶浩有这资格了吧?

面对这个大人物的道歉,叶浩压根不卖帐,他站起身来,闪到一边去,冷冷地说道:我只是一个没有执业医师证的吊丝而已,也没有什么医术,经不起唐总你的鞠躬,你另请高明吧。

《《都市透视医圣》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都市透视医圣》最新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