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贴身保镖》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全能贴身保镖》最新章节列表

《全能贴身保镖》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全能贴身保镖》最新章节列表

全能贴身保镖

时间:全能贴身保镖作者:美石

全能贴身保镖小说

秦颂张筱雨是小说《全能贴身保镖》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美石,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秦颂发现张筱雨手里握着的筷子,有被掐断的迹象,想来心中的愤怒已经积蓄到了一定的地步。李雪倒好,毕竟年纪大些,莫娇娇在她眼里,就是一个性格有点怪异的小女孩罢了这一顿饭,对张筱雨来说,可谓是吃的十分辛苦,稍有不慎,就会被面前的女人,以一种教训的口气斥责几句。而且,明明秦颂才是保姆,但饭后却是她和李雪...

秦颂张筱雨是小说《全能贴身保镖》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美石,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

第7章 我在房间等你!

秦颂发现张筱雨手里握着的筷子,有被掐断的迹象,想来心中的愤怒已经积蓄到了一定的地步。

李雪倒好,毕竟年纪大些,莫娇娇在她眼里,就是一个性格有点怪异的小女孩罢了

这一顿饭,对张筱雨来说,可谓是吃的十分辛苦,稍有不慎,就会被面前的女人,以一种教训的口气斥责几句。

而且,明明秦颂才是保姆,但饭后却是她和李雪在清理碗筷。

终于,逮到一个机会,张筱雨把秦颂拽进了厨房。

不行,我不能忍了!这女人是不是有病啊!就好像漫画里的那些角色一样,得了中二病,无药可救!张筱雨憋了一肚子火,只能发泄到秦颂的身上。

她这顶多是自负,中二病可不是这样

秦颂莞尔一笑,目光闪烁,似乎沉浸在了以往的记忆当中。

是不是中二病,你怎么知道,要我看,这女人这里一定有问题!张筱雨用手点了点自己的脑子道。

因为我照顾过一个已经深陷在自我世界中不可自拔的女孩,和那女孩相比,她这不算什么。

秦颂叹声道:你放心,这个女人的来头绝不是你能想象的,救出你的父母,对她而言,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听了秦颂的话后,张筱雨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乖乖当起莫娇娇的下人,她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如果自己的父母无法从牢中脱线,她就要这个女人好看!

入夜已深,别墅中的几个人都要入睡,刚要下楼去拿点零食吃的张筱雨,穿着一身睡衣,眼神朦胧间却看见只穿着一件黑色蕾丝内衣的莫娇娇竟然进入了秦颂的房间。

这一下,张筱雨的意识顿时清醒起来,虽然她已经料定两人的关系不一般,但却没想到两人的关系发展到了这一步,大黑天的,一个女人主动进了一个男人的房间,能有什么好事?

张筱雨撇撇嘴,心中不由得对那莫娇娇更加讨厌起来,身为一个女人竟然如此不洁身自好

就在她鄙夷时,却见只穿着一个短裤的秦颂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直奔浴室,莫娇娇寸步不离的跟在其身后。

秦颂现在也很头疼,莫娇娇是什么身份,她的背景,秦颂都一清二楚,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会和前者发生点什么,但偏偏莫娇娇就看上了他,宛如一个牛皮糖一样粘着他,似乎生怕他跑掉一样,甚至有好几次,秦颂都险些**和莫娇娇进展到生米煮成熟饭的那一步,但到最后秦颂都克制住了。

这也是为什么一年多来,他始终没有给莫娇娇打电话,不可否认,他对莫娇娇有好感,但也仅此而已。

要洗鸳鸯浴吗?

见秦颂进了浴室,躺在了宽大的浴盆中,莫娇娇双眸露出兴奋的光芒。

来。

秦颂点点头,浴盆足够大,两个人完全容得下。

接着,莫娇娇站在秦颂面前,一点点的将身上的内衣脱了下来,再然后,光溜溜的倒在了浴盆中,依偎在秦颂的身上。

秦颂并没有表现出冷淡的意味来,如果莫娇娇真的想和他发生点什么,秦颂并不介意,只不过真要是如此的话,两人也不过是呈鱼水之欢,双方都不用负什么责任。

秦颂要是真的冷拒了莫娇娇,以对方女王范的性格,怕是立马就会对他进行审判,秦颂都不用想,就知道自己最后会落得什么下场。

现在的秦颂是莫娇娇眼中的国王,而一旦国王抛弃了自己的身份,秦颂立马就会成了凡夫俗子,被贬到张筱雨一个地位

莫娇娇的思维有些异于常人,怕是这个世界上,除了秦颂,就只有莫娇娇的亲人能够理解她了。

这时,秦颂也瞧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蹲在了浴室外的玻璃墙下,似乎是在偷听,不用想都知道是张筱雨那丫头,秦颂嘴角翘起,觉得有趣。

你这么长时间都不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

莫娇娇轻声说道,白皙的手指在秦颂的胸膛画着圈圈,将头靠在秦颂的身上,脸颊兴奋的一片通红。

秦颂没有说话。

你来江北市干什么?就为了给一个黄毛丫头当保姆,你和这丫头到底是什么关系?下一刻,莫娇娇的语气一转,口吻有些逼人的问道。

浴室外,听到莫娇娇说自己是黄毛丫头,张筱雨咬牙切齿,粉拳紧握。

没,我是江北人,这里是我的家乡,我小的时候就生活在这里秦颂道。

可是,你不是莫娇娇抬头看眼秦颂,似乎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

我虽然是孤儿,但据孤儿院的院长所说,我应该是被遗失的,并非是被抛弃的,所以我想找找看自己的亲生父母。

说到这里,秦颂的眼神有些迷茫,继而回过神来,微微一笑,瞟了眼那个还蹲在墙角偷听的身影,眼底掠起一丝精芒,继续道:至于说来这里当保姆,我也是一时兴起而已,张筱雨那个丫头片子的确有些坏毛病,但好在不是我见过最糟糕的一个。

就说这次她的父母出事,她的反应,就像是一个手足无措的傻丫头,很可笑!从小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一直庇护在父母的羽翼之下,张家龙这棵大树一倒下,张筱雨这棵小树苗,分分钟就能被外人给夺去生机。

秦颂说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帮他?莫娇娇问道。

还能为什么?看她可怜!秦颂这一句说的十分清楚。

话声落下,秦颂便瞧到那墙角的身影一阵颤动,接着默默的溜走了。

秦颂见状,嘴角翘起,想要真正的成长起来,变成一个能顶事的人,必须要经过一番生活与心性上的双重磨砺,张筱雨如果再自顾自的这样下去,永远无法真正的成熟起来。

哗啦!

莫娇娇从浴盆中站了起来,那沾满了白色泡沫的傲人身材**裸的映入秦颂眼中。

你这样点拨她,就不怕她记恨于你?莫娇娇早就发现了张筱雨,她也清楚刚刚秦颂为何那么说。

无所谓。

秦颂轻声笑着。

我在房间等你!

莫娇娇傲骨非常,她虽然十分喜欢秦颂,并对秦颂展开了猛烈的攻势,但她并不强求,她的退让也是有底线的,她会让秦颂爱上自己的!

言毕,莫娇娇就离开了。

瞅着莫娇娇那曼妙的背影,秦颂轻轻一叹。

最终,他还是没有去莫娇娇的卧室

第二天晨曦,早饭时,秦颂见张筱雨的双眼有些红肿,望向他的表情也十分冷淡,秦颂心里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并未点破。

你的父母已经没事了,警局今天中午放人。

饭桌上,莫娇娇目光幽怨的看眼秦颂,显然对他昨晚没来房间,还心有怨气。

随即,转头一脸傲然的对张筱雨说道。

她只是一个电话,家族的人就已经将张家龙从牢中捞了出来。

与此同时,莫娇娇也知道了张家和青帮之间的纠葛。

真的?!

张筱雨与李雪听后都十分激动,张筱雨更有些不可置信,一旁的秦颂则轻声一笑,对此毫不意外。

谢谢你。

虽然心里很讨厌面前的女人,但张筱雨还是很礼帽的起身,行礼感激道。

哼!没什么好谢的,我又不是为了你才这么做的。

果然,莫娇娇那傲然的语气,接踵响起。

张筱雨将眼神瞟向一旁的秦颂,本来也是想要感谢一番的,但一念昨晚,秦颂在浴室里说的那些话,她心里就十分愤怒,但同时,她也知道秦颂说的没错,这次张家事变,让张筱雨清楚的意识到了自己的无能。

她知道即便秦颂昨晚不说那些话,早晚也会有其他人对她说的。

平复了下心情,张筱雨对秦颂鞠了一躬,道:秦颂,谢谢你。

看着张筱雨的表情,秦颂就知道自己昨晚的话,没有白说,他只是点点头,没有多言。

你说什么?!此时,张家庄园,一栋豪宅的奢华大厅中,本来还脸色惬意的张家虎,在听到张少明说完,猛然大怒,手中的报纸被摔在了地上,双眼喷火。

警局的黄局长刚刚来过电话,说张家龙夫妇今天中午就会被放出来,面上说是保释,但据我们得到的消息,咱们栽赃两人的那些罪行,都已经被人拿下了。

张少明显然有些畏惧盛怒之下的张家虎,微微退后两步,才脸色苍白道。

怎么可能?!

张家虎无比吃惊,要知道,此次事件可是有洪帮在其中运作的,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够无惧洪帮的力量,将张家龙给救出来!但从这一点小事来看,就可以判断,这个突然间出现的大势力,怕是背景并不弱于青帮,因为对方敢插手,就说明没把青帮放在眼里!

张家龙什么时候留了这一手?!

张家虎神色无比难看,先是青帮的人失手,让张筱雨逃得一命,而后又是诈骗张筱雨不成,反被羞辱出门,现在张家龙夫妇又脱险,事情的发展,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一切都朝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让他一颗心也随之悬了起来。

就在张家虎心如乱麻时,一旁红木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

喂?

接起电话,那头却是一片安静,张家虎额头上冒出冷汗,他已经知道电话是谁打来的了,他的语气立马变得恭敬且惧怕起来,一旁的张少明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露出如此复杂的神情,哪怕是面对张家龙时,张家虎也从未这般惊恐过。

张家龙和五禽门有什么关系?

第8章 一起杀了!

足足等了近一分钟,电话那头才传来一阵阴冷的动静。

我不知道!五禽门?!我与张家龙形影不离几十年,从未见他与什么五禽门牵扯到一起过,也未听说过这三个字。

张家虎吞咽了下口水,紧张的回道。

事实上,张家虎根本不知道五禽门是什么

张家龙的事由我青帮接手,局面已经不是你能控制得了。

记住!现在你才是张家家主,就算是张家龙出来,也不要着了他的道儿。

是是是。

张家虎连连点头,神态恭敬的应着,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帕,擦着脸上的汗珠。

稍许,挂了电话,张家虎瘫软的坐在了沙发上,看眼身前的张少明,深呼吸一口气,吩咐道:去打听一下,五禽门到底是什么来头。

很快,张家虎就收集到了有关五禽门的资料,然而资料到手后,五禽门彰显出的势力之强大,却让他脸色有些苍白。

根据,手头的资料显示,五禽门只是一个江湖门派,是一个国术世家,但是其门下弟子却涉足各个领域,有包括金融、政治、黑道等等许多方面,当今华夏不少底蕴惊人的家族都和五禽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甚至就连一些中央的政坛大佬都与五禽门来往甚密。

看到这里,张家虎有些明白,为什么刚刚的电话里,青帮的那人语气如此凝重了!

青帮是整个丰南省的地下王朝,但也只是限于丰南省罢了,而五禽门的势力却覆盖了整个华夏,两者似乎根本就不在一个等级上,但即便如此,青帮似乎也没有罢手的打算,看样子,青帮好像也并非十分畏惧五禽门。

我打听到,五禽门的嫡传人似乎在江北市。

站在面前的张少明看着张家虎翻阅着收手头的资料,轻声说道。

他的神情也是十分愕然,两人都想不明白,张家龙是怎么搭上五禽门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的。

张家虎眼中掠过一抹精光,说道:等会随我去警局。

张少明脸色一怔,知道前者是要去见张家龙了!

而这时,张筱雨几人也都离开别墅,前往警局,准备接张家龙出来,一路上张筱雨显得十分激动,显然这几天张家的变故,对她而言,十分难熬,但也因此让她的心性在一夜之间成熟了许多。

爸妈!

来到了警局,秦颂一打眼就看到了张家龙夫妇,虽然他从未见过张家龙本人,但对方的气质十分特殊,还是一下子就吸引到了他的注意,张筱雨更是眼中含泪的朝那坐在椅子上的中年男女飞奔了过去。

张家龙的容貌十分和煦,给人一种亲切感,与其弟张家虎完全不同,虽然年近半百,但看得出来,张家龙保养的很好,精神头十足。

只不过,在牢中待的几天,使得头上的白发显出不少,略显疲惫和沧桑。

张筱雨的母亲则样貌平平,就是一般的中年妇女,本来秦颂以为张筱雨的母亲也会是一个风韵犹存的美妇人,毕竟张筱雨这么漂亮,肯定是遗传了双亲的基因,但现在看来,即便长相再平凡的父母,也有几率生出一个令人羡慕的美胚子。

秦颂和莫娇娇站在一旁,李雪和张筱雨与张家龙夫妇则表情激动的寒暄着。

半晌,似乎终于想起了一旁的秦颂两人,张筱雨拉着张家龙夫妇走了过来,给两人介绍起了秦颂和莫娇娇的身份,并且特意点明两人能够获救,都是托莫娇娇的人情。

如今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父母,张筱雨心情大好,虽然有些反感莫娇娇,但此时也都不放在心上了。

张家龙是什么人!是一手创下了张家偌大产业的商界大鳄,他的眼力自然与张筱雨这个懵懂的丫头不同,只是微微扫了一眼,张家龙就看出来,面前站着的年轻男女都不是普通人!

特别是,那一脸表情淡然的青年,乍一看,此人似乎有些懒散,但若是仔细观察,便不难看出,对方眼中的那一抹自信,那是一种无论发生任何事,都无法动摇其心境的镇定,这种人一看就是经历过大风浪的!

你好,我是张家龙,张筱雨这几天劳你操心了!

虽然知道了秦颂只是一个保姆,但张家龙的脸上没有半点怠慢,他清楚张家虎的手段,他本来以为自己的下半辈子都会待在牢中,却没想到逢贵人相助。

张筱雨已经将认识萧晨和莫娇娇的经过都告诉他了,张家龙这么精明的一个人,在听完张筱雨所说,就知道莫娇娇是奔着秦颂来的,说到底,还是秦颂救出了他们夫妇。

当然,张家龙自然也没忘好好感谢一下莫娇娇,只不过莫娇娇那冷傲的性格,对张家龙的示好直接无视,让一旁的张筱雨气的双眼喷火。

大哥,没想到你竟然出来了!

就在秦颂几人要走出警局时,一辆黑色的进口宾利突然停在了警局门口,随即,在几名黑衣保镖的躬身下,面带微笑的张家虎从车上走了下来,看到张家龙后,顿时放声说道。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张筱雨和李雪等人都是面现怒意,唯独张家龙表情淡然,甚至还扬起了微笑,这让一旁的秦颂,心中对张家龙的评价又高了一层。

你能特意来看我,说明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哥哥

张家龙站在原地,身板挺直,似乎现在的他,依然是那个让整个江北市商界都要仰视的张家家主。

你别误会了,你在我眼里,就是一条落水狗,我这次来,是特意来看看你落魄的样子,现在整个张家都是我的了。

张家虎嘴里叼着一根雪茄,神色惬意的吞云吐雾,说道:别以为你从牢里出来就算完了,只要你还在江北市,我早晚都会让你卷铺盖走人。

两兄弟既然已经撕破了脸,自然不用再顾忌什么。

凡事留一线,有些时候手段别太绝了,不然的话,有可能害到你自己。

张家龙面色不变,轻声说道。

这时,秦颂目光微微瞟眼一旁的黑色宾利车,他知道张少明就在车里坐着,但却没有下来。

张少明不是不想下车,而是不敢下车,因为他看到了秦颂,上次去别墅,险些被秦颂要了命,张少明是打心眼里对秦颂犯怵。

哈哈哈哈!

听到张家龙的一番告诫,张家虎突然状若疯癫的大笑了起来。

张家虎心里清楚,他与张家龙已经不可能化干戈为玉帛了,两人当中必定有一人会败下阵来,而且他也清楚张家龙惹到的那位,在洪帮中有着多大的权力,念及青帮的手段,张家虎相信张家龙活不了几天。

张家虎正在笑着,谁也没想到,莫娇娇突然上前一步,一个打耳光就抽在了张家虎的脸上!

更让人吃惊的是,张家虎竟然直接被看似柔弱的莫娇娇,一个嘴巴子扇倒在地,连嘴角都溢出了鲜血,别说其他人都愣住了,就连张家虎都目瞪口呆,似乎没想到自己会被打!

唯独不感到意外的想必只有秦颂了,莫娇娇毕竟是五禽门的掌上明珠,从小成长在国术的环境当中,如今的莫娇娇已经是一名外家高手,虽然没到以一挡百的地步,但对付几个彪壮大汉还是信手拈来的,更不用说区区一个张家虎了。

你个肮脏的爬虫,是谁允许你在我面前放肆大笑的?!莫娇娇目光冰冷的瞅着躺在地上的张家虎,下巴微微扬起,一脸高傲道。

张家虎身旁的几个保镖就要上前,但突然间,他们的身体就好像被定在了原地一样,因为他们看到了秦颂那犹如死神般,散发着阴冷眼神的双眸,几个保镖顿时感觉浑身仿佛坠入冰窖一般,竟然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说完,莫娇娇就对张家虎一顿拳打脚踢,要知道这里可是在警察局门口,为了避免事态愈演愈烈,秦颂急忙拉住了莫娇娇,将她拽到了车上。

要知道,莫娇娇的女王病一旦发作,那可是很可怕的!

张家龙夫妇错愕不已,没想到莫娇娇一个女孩子,出手竟然如此彪悍,张丹也是愣神片刻,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对于莫娇娇的女王病,她已经有一点免疫力了。

再然后,秦颂一行人就在张家虎阴狠的目光中,乘车绝尘而去。

等秦颂他们完全不见了影,张少明才颤颤惊惊的从车上跳了下来,连忙走到张家虎身边蹲下,将其扶起,关心道:父亲你没事吧?!

话声落下,张少明的左脸顿时红肿起来,却是被张家虎一个耳光给抽了。

你看我像没事吗?老子挨打的时候,你在哪儿呢?张家虎面红耳赤的咆哮道。

言毕,又指着一旁的几个黑衣保镖,怒喊道你们这群废物,就看着我被一个女人打!

本来张家虎还指望几个保镖来给自己撑场面,现在倒好,脸都丢光了。

警局门口来来往往的人,也都目睹了刚才的一幕,对张家虎等人指指点点,脸上带着讥笑和嘲讽之色,毕竟一个大老爷们竟然被一个女人给蹂躏了,太可笑了!

没脸再待下去的张家虎直接开车离开了警局,连张少明和几个保镖都扔下不管了。

不过,不管是张家虎还是秦颂等人,都不知道,他们刚刚在警局门口发生的一幕,也被有心人看在了眼里。

一个身材高挑,但却瘦骨嶙峋的男子,坐在一辆皮卡里,凹陷的眼窝给人一种冷意。

找到杀死血狐的人了,是那个保镖!男子拿起手机,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道。

刚刚秦颂对几个保镖散发出的杀意,即便是在车中的他,也清晰的察觉到了。

做了他!

电话那头的人直接发令道。

那个五禽门的嫡传人呢?

一起杀了!

得令后,男子放下电话,声音阴沉的笑了起来。

夜晚宁静的街道上,秦颂和张丹、莫娇娇并肩走着。

莫娇娇依偎在秦颂的肩头,小鸟依人,错身而过的路人,都以羡慕的眼光看向秦颂,不光是张筱雨、还是莫娇娇,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

身边都能如此美丽的女人相伴,无疑羡煞旁人。

张家龙夫妇安然从牢中脱身,也让张筱雨压抑了数天的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在吃完饭后,她就有意把秦颂叫了出来,想让秦颂陪自己散散步,莫娇娇自然不可能让两人单独相处,自然也就跟了出来。

第9章 突然遇袭

看着莫娇娇依偎在秦颂的肩膀上,张悠雨心里莫名的涌现出一股醋意。

对于这种心情,她有些的紧张,她不希望自己喜欢上他,可她却骗不了自己。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眼前这个不修边幅,曾经让他极度讨厌的男人,渐渐的在她的心灵深处占据了一席之地,而挥之不去。

慢慢的,张悠雨也靠近了秦颂,几次都想伸手去拉他的手,可又因为害羞不敢将手伸过去,而且有莫娇娇这个霸道的女人在身边,她更加显得底气不足。

张悠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打算下定决心去拉他的手的时候,莫娇娇突然直勾勾的看着她,高傲的说道:卑微的人类,不准靠近我的男人。

张悠雨顿时气的俏脸通红,却又拿她毫无办法,紧握粉拳,恨不得一拳打死她。

她知道这个女人的权势有多大,不说别的,就凭她一个电话就能将她父母给救出来,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看着莫娇娇挽着秦颂的胳膊走在前面,张悠雨狠狠的跺了几下脚,悻悻的嘀咕:臭女人,敢瞧不起我,总有一天要你好看。

秦颂回头看着气呼呼的张悠雨,向她一招手:站在那里干嘛?傻了。

哼。

张悠雨冷哼一声,气恼的走了过去,叫你们秀恩爱,我画圈圈诅咒你们。

突然,秦颂心中一怔,一股杀意渐渐笼罩而来,这种与生俱来的危机感,第一时间发出了预警。

秦颂立刻变得警惕起来,随后一把推开莫娇娇,自己也随即闪到了张悠雨身边,一只手搂着她,即刻闪到了路边的一颗绿化树下。

咻咻

两颗子弹射在不远处的地面上,从子弹射击的位置可以判断,杀手的目标并不是张悠雨,而恰恰是秦颂和莫娇娇。

莫娇娇也是个外家高手,避开子弹后,立刻闪到了秦颂身边,躲在树干旁。

看来他们不仅仅是要对付张家,还要对付你。

秦颂提醒莫娇娇,正要探头朝对面的楼顶看的时候。

只见对面楼顶火光一闪,又是一颗子弹射了过来。

还好秦颂反应快,赶紧缩了回来,说:对面有两个杀手,枪法和速度都很精湛。

莫娇娇似乎并不在乎那两个杀手,她更在乎的是自己的权威被人亵渎了,愤怒的说:愚蠢的人类,竟然敢对我下手,我就要你们知道得罪我需要承受怎样的代价。

她说完就要冲出去,秦颂一把拉住她,这女人女王病犯了,又是一阵狂风暴雨。

你拉着我干嘛,我要去收拾那两个愚蠢的爬虫。

莫娇娇一脸的不悦。

秦颂也不多解释,将张悠雨往她身上一推,就像塞一个布娃娃一样,然后一下从路边的护栏跃了出去,甩下一句话:保护好张悠雨。

咻咻

就在秦颂从树后跃出去的一瞬间,对面楼顶的两个杀手再次开枪,可是子弹击了个空,等两个杀手再要瞄准的时候,目标已经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其中一个瘦骨嶙峋的男人看了一眼左边的刀疤男,说:看来遇到硬茬了。

对方能一招将血狐给秒杀,实力自然不弱,既然我们已经暴露了,就赶紧走,恐怕那家伙已经追上来了。

刀疤男面色阴沉,说完赶紧朝楼顶左侧跳跃而去。

那个精瘦男人也跟着跳跃而去,速度比刀疤男更快,率先跃出了楼顶,直接跳下楼,双脚在对面的墙壁一点,接着又跃到这边墙壁,如此交替来回腾跃几次,便落到了地面。

这里是一条巷子,精瘦男人落在地面的一刹那,一道身影从他身后扑了过来,来人正是秦颂。

精瘦男人赶紧转过身,因为速度太快,他只是凭本能的一掌迎了上去。

两掌相碰,精瘦男人被震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当即吐出一口淤血,顿感全身麻木,竟然一时站立不起来。

与此同时,刚刚跳跃下来的刀疤男见这突发的一幕,先是一愣,随后双脚展开,撑在两边的墙壁上,对着下面的人连续点射了几枪,这是狙击枪,并不会发出什么声音。

秦颂连连闪躲,几个闪身后,突然消失。

刀疤男一脸的愕然,等他感应到危险,刚要抬头的时候,突然一个拳头轰向他的头顶。

刀疤男来不及闪躲,脑袋便被一拳打的开裂,摔落在地上,一命呜呼。

那个精瘦男人扶着墙壁艰难的站了起来,看到这一幕,却是害怕了,他虽然是一个杀人无数的杀手,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恐怖的高手。

眼前这个人让他胆寒,看着刀疤男死在自己眼前,他也害怕了,因为下一个就该轮到他了。

面对死亡,谁都会害怕,尽管是杀人如麻的杀手也不例外。

秦颂没有给精瘦男人任何逃跑的机会,两步冲动他面前,又是一拳击在他的胸口。

精瘦男人被一拳击的重重的撞在身后的墙壁上,又吐出了一口鲜血,惊恐的看着秦颂。

秦颂捏着他的脖子,像摔一只小鸡一样,将他重重的摔在地上,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上,冷眼一瞪:给我听清楚了,不想死就老实回答我的问题,你只有一次机会,叫什么?

古风。

古风赶紧回答,他毫不怀疑他会杀了自己,因为一个杀人无数的人,是不会在乎多杀一个人的。

而他现在要想活命,就只有一个选择——听他的。

你的老大是谁?秦颂的语气非常冷,冷的让人胆颤,他知道他们是洪帮的,也就懒得问他们是什么人了,直接问他们老大更省事。

古风犹豫了一会儿,可就是这么一会儿,他就感觉胸口传来一阵剧痛。

秦颂的脚下突然用力一踩,将古风的身体踩的弹跳了几下,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说,千万别挑衅我的耐心。

我就是说了,你也会杀了我,你能确保不杀我嘛?古风心一横,反正是死定了,他反而来了一股勇气。

秦颂冷笑一声: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我会让你死的痛快一点,不老实,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他说着,抬脚踩在了古风的裤裆上,嘲笑道:男人没了这个东西,活着也是一种屈辱,你是打算生不如死还是死的痛快一点?

我古风语噎,不知道怎么回答。

回答我的问题。

秦颂脚下加大力度。

啊。

古风下面受痛,叫了一声,不再犹豫:大哥,我说我说,我们是洪帮江北分堂的,堂主是雷豹,我们是奉雷堂主之命来暗杀你们的。

很好。

秦颂满意的点点头,松开脚,半蹲着身体,手指在古风的人中和百会穴,还有胸口的几处要穴一点,然后拍拍手,轻松的笑了笑。

被他点了这几处穴位,古风并没有感到什么异样,只是在他刚刚点穴的时候,他感到体内仿若有什么东西被搅动了一下,随后又感觉不到任何异常了。

秦颂说:我封住了你身体六大要穴,以后每隔一个月你会感受到一次钻心的剧痛,如果没有我给你解穴,每一次发作的时间会缩短,直到每天痛一次,每次痛疼会加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三年后你会在某个房子里,在痛苦中慢慢死去。

听到他这些话,古风已经害怕的出了一身冷汗,哀求道:大哥,你要我做什么,我能做的一定尽心尽力去做。

听话就好。

秦颂欣然的点着头,说:给我监视你们的堂主,把他的一举一动都及时汇报给我。

他说完给了古风一个手机号码,沉声说:现在可以滚了。

古风不敢多停留,立刻消失在巷子之中,他现在要做的是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圆过去,不被他的堂主雷豹识破。

秦颂走出巷子,莫娇娇和张悠雨也赶了过来,看到他没事也就放心了。

张悠雨一把拉着他,担心的说:你没事吧?

你看我像是有事的人吗?秦颂轻松的耸耸肩,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巷子中的刀疤男,然后一把将张悠雨拉开,不让她去看巷子里面惨烈的情景。

莫娇娇往巷子里看了一眼,摇摇头,看来某些人要对付他,纯粹是找死。

喂,卑微的人类,放开我的男人。

莫娇娇两步跟了上去,将他们的手强行分开。

张悠雨气的呲牙咧嘴,这个女人,简直欺人太甚。

可她在莫娇娇面前,却是无可奈何。

随后,他们便急匆匆的赶回家了,他们担心洪帮的人会趁机对付张家龙夫妇,幸好张家龙夫妇没事。

秦颂心想,现在看来,洪帮的首要目标是自己和莫娇娇。

莫娇娇是五禽门的嫡传人,洪帮竟然敢暗杀她,以洪帮的实力还没有这个胆量,背后肯定有更大的势力在给他们撑腰。

这么一想,秦颂就将莫娇娇拉到了自己房里,说:你明天一早就回去,江北市已经不太平了。

我干嘛要回去,难道我还会怕一个小小的洪帮不成。

莫娇娇秀眉一挑,很是不屑,她可不会把洪帮放在眼里。

《《全能贴身保镖》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全能贴身保镖》最新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