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辣医妃》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农门辣医妃》最新章节列表

《农门辣医妃》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农门辣医妃》最新章节列表

农门辣医妃

时间:农门辣医妃作者:张家暖妞

农门辣医妃小说

莫离是小说《农门辣医妃》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张家暖妞,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她不让得以前的人与事了?林巡立刻就红了眼眶,伸手去握莫离的手,却被莫离不着痕迹的避开,阿离,你不记得我了?莫离摇头,一脸歉意。她就是瞧着他是真关心她,这才透露了自己的事。林巡急得想哭了,吸了吸鼻子,道:我是林巡,咱们从小玩到大的呢,我们你真不记得了?他们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他还一直偷偷喜欢她。...

莫离是小说《农门辣医妃》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张家暖妞,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

第7章 抢救,露医术

她不让得以前的人与事了?

林巡立刻就红了眼眶,伸手去握莫离的手,却被莫离不着痕迹的避开,阿离,你不记得我了?

莫离摇头,一脸歉意。

她就是瞧着他是真关心她,这才透露了自己的事。

林巡急得想哭了,吸了吸鼻子,道:我是林巡,咱们从小玩到大的呢,我们你真不记得了?他们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他还一直偷偷喜欢她。

莫离还是摇头。

林巡嘴角翕翕,想说什么,可又不知该说什么。

我我我

哎哟,快走!赶紧去村长家瞧瞧去。

小路上匆匆走过两道身影,生生打断了林巡的话,听说村长的EX难产,这生了一天一夜了,怕是不行了。

哎哟,真是可怜的。

欸,阿离,你上哪去?林巡急急的追了出去,立刻引来前面两个妇人的侧目,那人目光怪异的看着林巡和莫离,然后两人相视一眼。

莫离只当没看见,撒腿就跑。

她也不知道村长家在哪里,但心想村长家出了事,应该门口围着的人也多。

果然,她猜对了。

村长家门口围满了人,屋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

让一下。

莫离从人群中挤了进去,只见大厅里已摆了一张简单的床,上面躺着一个了无生息的妇人,血一滴一滴的从木板缝里滴在地上。

那妇人的肚子还高高隆起。

莫离眸子一紧,骤步上前,让一下,让一下,让我瞧瞧。

外面围观的人全都傻了眼,这个莫离想要做什么?

村长嚯的一下站起来,指着莫离,骂道:莫离,你来这里捣什么乱?你没瞧见现在是什么时候吗?滚

莫离挤过去,伸手搭上那妇人的手腕。

莫离,你要做什么?

别吵!莫离扭头怒瞪了他们一眼,又伸手探了下妇人的脖子,确定她已经没有脉搏,这才移到妇人的胸前,找到剑突,毫不犹豫的给她做胸外心脏按压。

一二三一二三

莫离一边按,一边数数。

村长林剑伸手去拉莫离,莫离,你够了,你这么不尊重已去的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林家可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再这样,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莫离不动,闭嘴!再吵,人就真的救不了了。

说着,她一下一下的按压,最后用力砸了几下。

什么?

还能救活人?

大伙都惊呆了。

莫离什么时候会这些了?

林剑回过神来,怒喝:莫离,你懂什么?就你这样还救人?你这是

爹,让她去吧,也许真的能林元杰连忙拦下林剑,一双眼睛布满血丝,他是妇人的丈夫,林剑的大儿子。

这个时候,不妨一试,最坏的结果也就现在这样了。

咳咳咳微弱的咳嗽声传来,屋里屋外,全都炸开了锅。

人竟真的被莫离给救活了。

林元杰扑上去,一脸惊喜的看着刘英,小英,你你你

元杰,我啊好痛!她人刚被救醒,肚子里如刀绞般的疼痛又袭上来,刘英抓住了林元杰的手,指甲掐进他的肉里,啊

林元杰扭头看向莫离,阿离,救救我XF吧?求你了!

先把人抬回房里去。

哦,好好好!林元杰站了起来,忙招手,大家搭把手,快把小英抬回屋里去。

找稳婆过来帮忙。

莫离跟着一起进房,扭头又吩咐林剑,厨房里烧水,如果有人参的话,煮碗参汤进来。

再找两个妇人进来打打下手。

林剑等人早已被她刚刚露的那一手给镇住了,这会儿,她说什么就什么,比圣旨还灵。

好,我们立刻去想办法。

林剑立刻吩咐家人分头行事,外面看热闹的,更是踮起了脚尖往里面。

莫离进了屋,把林元杰赶出屋。

胡氏立刻问:阿离,现在怎么办?

我先确认一下胎位。

莫离走到床前,伸手在刘英肚子上摸了一圈,然后眉头紧皱了起来,婶子,你信得过我吗?

顺产是不可能了。

孩子在里面久了,胎位不正,脚朝下,现在就是想把胎位顺正,时间上也不允许了。

胡氏打了个冷颤,怎么了?

孩子生不出来,但我有办法,你放心让我试吗?这个朝代的人,应该没见过剖腹产吧?

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莫离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怎么试?孩子和大人都能救么?胡氏首先就想到这一点,紧张的抓住她的手,如果可以,那我愿意让你试上一试。

我只能尽力为之。

啊?胡氏苍白了脸。

床上,刘英有了决定,我愿意!阿离,我本是已经踏进鬼门关的人,大不了就是一死。

你有什么办法,你尽量试,如果只能救一个,那么SZ求你救孩子。

刘英的母爱爆发,满目坚定。

莫离看向胡氏。

胡氏嘴唇翕翕,不敢应。

刘英冲着她,道:娘,你让元杰进来一下。

一直耳朵贴着门板的林元杰立刻推门进来,急步走到床前,小英,我在,你说,我听。

一切听阿离的,如果我真有三长两断,你也不要怨阿离。

如果不是她,我这会儿也没有机会看到你,更不可能跟你说话了。

让阿离救孩子。

不!不要孩子,我要你!林元杰摇头,孩子咱们可以再要,而你,不能!

莫离的眼眶莫名发热,轻道:放心!我会尽力两个都救,没有时间了,我要准备东西,你们的决定是什么?

听你的!房里的三人异口同声。

莫离严肃的点头,好!那帮我准备针线,还有锋利的匕首,热水,还有剪刀。

胡氏听着,双脚都打颤了,这是要做什么?

剖腹取子。

莫离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们,再拖,我也没办法了,你们最后决定一下吧。

听你的。

刘英斩钉截铁的应道,她看向林元杰,元杰,快去准备东西,听我的,否则,我们母子都活不成。

林元杰咬牙,艰难的点了点头,转身就飞快的出去准备东西。

不一会儿,他就取了东西进去,又依依不舍的离开。

婶子,我们开始吧,你来给我打下手,我要什么,你就帮我递什么过来。

莫离吩咐一声,取了一截木棍,SZ,会很痛很痛,因为这里没有止痛的药,你能忍住么?

情况太紧急,她没有办法配制麻沸汤。

只能硬上了。

第8章 母子平安

刘英早已痛得满头是汗,头发紧贴在脸颊上,显得脸色更加苍白。

能!只要能救出孩子,我什么痛都能忍。

她颤颤巍巍的伸出手,使尽全力的握住莫离的手,阿离,拜托你了!

嗯。

莫离郑重的点头,然后把木棍递到她嘴边,让她咬住,咬住了,忍着,我会尽力的。

刘英点头。

胡氏站在莫离后面,直抹眼泪。

她这是头一回做祖母,可就这么不顺利,差点一尸两命,她现在都还忍不住怕到发抖。

婶子,咱们开始。

莫离把小刀拿到油灯上,用火烧了一下,又用开水滚过了遍,擦干便算是消毒了。

胡氏胆子小,不敢直视,莫离放下床帐,让她把自己要的东西递进来。

其实,她也怕胡氏大惊小怪,反而让自己乱了阵脚。

婶子,剪刀。

婶子,刀。

婶子,白布。

婶子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胡氏在外面不时的递东西,听着床上刘英传来的闷哼声,她也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稳婆赶了进来,急着就要去撂床帐。

别进来。

莫离一声冷喝,稳婆尴尬的抽回手,无声的看向胡氏。

胡氏冲着摇了摇头,大SZ,你听阿离的。

稳婆一听,不悦的皱眉。

她们都是同村人,平时,她是看不起莫离的。

莫离抱出孩子,只见孩子全身发紫,气息不明显,她立刻抓住孩子的脚,头朝下,用力往孩子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啊呜啊呜

胡氏听到孩子微弱的哭声,眼泪汹涌的流了下来。

婶子,让稳婆把孩子清洗一下,包起来。

我们继续。

哦哦哦,好。

胡氏忙不矢地点头,看向稳婆,婶子,快,你帮帮忙。

莫离看向刘英,微微一笑,SZ,你很勇敢,你儿子没事。

现在,再坚持坚持,千万别泄气,我来帮你。

你一定会没问题的,坚持住,孩子还等着你喂奶呢。

她担心刘英松懈下来。

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要毅力。

刘英点头。

莫离与她眼神交汇一下,对着外面吩咐,婶子,针线给我,白布也要。

好!

不知忙了多久,莫离终于停了下来,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她看向刘英,上前取出她嘴里的木棍,SZ,我很佩服你!行了!你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剩下的交给我。

刘英吃力的弯唇笑了下,眼皮一合,沉沉的睡了过去。

好累!好累!

莫离收拾了一下,端着一盆血水出来。

胡氏接过木盆,问:小英怎样?

没事!睡着了,接下来要注意伤口。

莫离走到孩子面前,见孩子生息不稳,连忙把孩子侧身躺着,一手拍孩子的背部,一手轻轻的抠了下孩子的嗓子眼。

青黑色的胎渍流了出来。

莫离又试了几次,直到孩子呕出清口水,她才停下来。

把孩子包好。

稳婆看着她,久久无法回神。

这个没用的丫头,为什么像是变了人似的?

居然还有把死人救活。

莫离坐了下来,提笔写了三个药方子,一个是镇痛的,一个是消炎补气血的,一个是给孩子的。

刚刚她虽然很小心,但孩子先是呛了胎渍,又被抠了几次,如果不喝点药会伤了嗓子。

嘎吱两声,莫离出门关门,不让风吹进屋里。

林元杰一脸急切的看着她,阿离,小英和孩子

母子平安!莫离把药方子递给他,去抓药吧!我已写下了医嘱,我我话还未说完,她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阿离!

林巡冲过来扶住她。

阿离,你怎么样了?

滚开!死林巡,她是我未过门的XF,你抱着她做什么?林阿财也冲过来,用力推了下林巡。

林剑怒喝一声,你们别放肆!说着,他看向自家闺女,阿雪,你先扶阿离去你房间休息,许是累坏了。

从晌午到晚上,够她累的。

林阿财和林巡双双抽回手。

哼!林阿财冲着林巡冷哼了一声,恶狠狠的道:林巡,你以后少去招惹阿离,离她远点。

你才是离她远点的那个人。

林巡不服气,指着林阿财就骂:你这个卑鄙小人,阿离怎么可能看上你?你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你再说一遍!

我就

滚!别在我家吵闹!林剑指着他俩,骂道:出去!我警告你们,现在莫离是我们林家的救命恩人,你们都少惹她!滚出去!

林剑对莫离有了很大的改观,也知道一些她的事情。

对于林阿财这个村痞,他也是讨厌的。

村长,阿离她?

她在我家,还能出事不成?林剑剜了林巡一眼,阿巡,要有分寸。

林巡听着,搭耷着脑袋,点头,出去了。

莫离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阿离,你醒啦?林雪惊喜看着她,立刻冲着外面喊道:爹,娘,阿离醒了。

胡氏立刻冲了进来,阿离,你能不能帮忙去看看小英,她还没醒过来呢。

他们一家都急坏了,想把莫离叫醒,又于心不忍。

莫离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忙下床穿鞋,匆匆去了刘英屋里。

林元杰起身让位给她,阿离,你看看小英是怎么回事?她一直不醒,孩子都饿哭了。

莫离点头,坐下手把脉。

脉相平稳,生命已无大碍。

她起身放下床帐,你们在外面等一下,我检查一下伤口。

哦,好。

莫离掀开被子,检查了一下刀口,红红的,有一点发炎的迹象。

她放下被子,拉开床帐,外面的林元杰立刻就问:怎么样了?

煎药给她喝了吗?

喝她没喝下去,全流出来了。

林元杰急得直搓手。

莫离立刻吩咐,再去煎药过来,我来喂。

药来了。

林雪端着药碗进来,药早煎好了,一直温着,就等阿离你醒过来呢。

阿离,来,给你。

嗯,我来,你拿着手绢,如果药汁溢出来了,你就擦擦。

莫离坐在床前,一手捏开刘英的嘴,一手舀起药汁,吹了几下后,便喂了进去,迅速合紧她的嘴唇。

喉咙动了一下。

林元杰惊喜的道:小英喝下去了。

莫离松了一口气,继续把一碗药喂完。

咳咳药刚喝下去,刘英就幽幽的醒了过来,她微眯着眼,看到林元杰后,立刻就睁大双眼,元杰,孩子呢?

第9章 再贱就打

小英,你别急,孩子没事!

啊呜啊呜啊呜就在这里,一旁小摇床上的孩子也哭了起来,似乎是在回应他的娘亲一般。

刘英一听,脸上立刻散发出母性的光芒,快,抱孩子过来给我看看。

胡氏已抱着孩子过来,泪水盈眶,小英,你快看看,这是你的儿子。

瞧瞧,他多可爱啊,你就放心的做月子,好好的把身子养好。

娘,我知道了。

刘英泪流满面。

莫离端着药碗,还是先把药喝了吧,再不喝药,你的伤口就耽误了。

几人从惊喜中回过神来,林元杰忙道:阿离,我来,我来喂小英。

为了救小英,你也才刚醒过来,你先休息一下。

阿离,谢谢你啊。

林元杰对莫离说最多的就是谢谢了。

莫离把碗递给他,点了点头,那我先回去了。

明天再过来看SZ的刀口。

胡氏看向林雪,林雪会意,笑了笑,道:阿离,我陪你一块回去。

不用了,我行!莫离摇头,转身出了房间。

林雪跟了出去,急急的去厨房提了早已装满东西的篮子,阿离,你等等我,我陪你一块回去。

你这身子正虚着呢,别半路就

莫离,让雪儿送你回去。

林剑从屋里出来,看了一眼林雪手里的篮子,道:篮子里有些吃的,你带回去吧。

莫离点头,好!

容不得她矫情,家里的情况,她最清楚。

出了林家后,林雪显得很热情,一手提着东西,一手挽着莫离的手臂。

阿离,你这一觉睡了好久啊,你是不是做什么梦了?

啊?你怎么知道?莫离惊讶。

林雪一副了然的样子,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在昏迷中一直叫着什么师父的,还念了一堆的古里古怪的名字,我爹娘听了后说,有些是草药名。

阿离,你究竟做了什么梦啊?为什么你突然有能把死人救活的本事?

压在心底的疑问和好奇,林雪再也忍不住了。

莫离停了下来,眉头紧皱看着林雪。

雪儿姐,这事你知道就行,别往外说。

为什么啊?

我这一年来,只要睡着就会做梦,梦里有个师父教我医术和认草药。

莫离说着,故意四下看看,确认没人经过,又叮嘱,这事儿,你可千万要帮我瞒着。

我天天做梦都快以为自己不正常了。

莫离一脸苦恼,心里却对林雪愧疚不已。

她只能这么解释自己突然就有的医术了。

林雪恍然大悟,笑道:原来如此!看来阿离是苦尽甘来,遇上梦神了。

梦神?

嘿嘿,梦里教你医术的师父啊。

林雪笑笑,走吧!昨天我爹去跟叔婆说你在我家帮忙,不过,你这么久没回去,她应该也急了。

嗯,走。

两人继续往里走,突然,林阿财从一旁的草丛里跳出来,一脸猥琐的盯着莫离,阿离,想不到你还有那一招,我的阿离可真厉害。

林阿财,你皮痒了是不是?莫离虎着脸,沉声斥道。

林雪变了脸色,你这是要干嘛?

小雪,你一边去,我找我XF儿。

林阿财伸手把林雪推到一旁,摸着下巴打量着莫离,XF儿,你这辣劲,真迷人。

哎呀

林阿财惨叫一声,捂着嘴,你打我?

打得就是你这种不要脸的无赖,再叫一声XF儿,我直接撕了你的臭嘴。

莫离又捡了几个石头子在手里掂量了下,皮痒欠收拾,你就再贱一点。

林阿财缩了缩脖子,不自觉的退了一步,嘴角还火辣辣的痛着呢。

他可不想再被揍。

媳阿离,你别这样。

你家里都收了我的聘金,你说不嫁,那可不行。

谁收的聘金就谁嫁,你别找我头上来。

我最后一次告诉你,再惹我就揍你。

莫离抡起拳头,对着林阿财的方向抡了几下,然后拉着林雪,雪儿姐,我们走。

哦,好!

林阿财站在后面,冲着她们的背影大喊:莫离,你这辈子一定是我林阿财的XF儿,我告诉你,收了聘金想不嫁人,门都没有!

莫离不理会,越走越快。

林雪几乎是小跑着才跟上她的。

她担忧的看着莫离,阿离,这林阿财昨晚就找我爹了,你娘她的确是收了他的林雪说不下去了,想想她也生气,可她也无能为力。

谁收谁嫁!我还是那句话。

可是?

没有可是。

莫离停下来,从她手里接过篮子,我来提。

说完又大步离开。

林雪怔愣了下,回神,追了上去,阿离,你等我一下。

阿离,你这两天在村长这帮什么忙?夜里,莫离打了水,蹲在床前给莫老太洗脚,抽过干布给她擦干后,抬头看着她,应道:村长的EX妇生孩子,我在那里打下手。

莫离检查了一遍伤口,家里没药了,我明天再去采。

今晚就先这么睡着。

刘英生娃了?

嗯,生了个胖小子。

哦,时间过得真快。

莫老太盖着被子,看着莫离收拾东西,又道:阿离,你一定累坏了,也早点睡吧。

好!我把先收拾一下上次挖回来的东西,你先睡。

莫离准备把生地黄晒一半,蒸一半,制一点熟地。

找个赶集日,她去问问两种价格分别是多少。

家里一清二白的,她不做打算不行。

莫离坐在院子里烧火蒸生地黄,望着灶膛里的火苗,她不禁放飞思绪,直到莫老太喊她,她才回过神来。

把东西晾晒在簸箕里,莫离直接打水简单洗了就进屋。

月上中天。

突然,院子里传来一声巨响,莫离连鞋都没穿就抄了菜刀冲出去。

月光下,一道黑影鬼鬼祟祟的驮着东西,莫离闪身过去,眨眼间,刀已架在那人脖子上。

谁?半夜跑我家做什么?

这里偏僻又离村里远,她就怕林阿财不死心,所以睡觉前,还把菜刀拿到床边放着,听到异响,她抄着刀就出来了。

如果真是林阿财,她非打到他爹娘不认。

《《农门辣医妃》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农门辣医妃》最新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