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稗斋清风爱翻书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王诩秦瑶最新章节列表

野稗斋清风爱翻书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王诩秦瑶最新章节列表

野稗斋

时间:野稗斋作者:清风爱翻书

野稗斋小说

王诩秦瑶是小说《野稗斋》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清风爱翻书,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其中的缘由竟是这么曲折。秦瑶歪着脑袋道。嘶。秦瑶似乎想通了什么:也就是说,你根本什么都没做,只是透露了一点我们大家都知道的历史,就骗别人帮你把事请办了。纠正三点:我做了很多在你这个凡夫俗子看来没什么意义但却是至关重要的事。还有,不是我们大家都知道,而是我知道,你不知道。最后,是帮你把事情办...

王诩秦瑶是小说《野稗斋》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清风爱翻书,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

第7章 缘由曲折

其中的缘由竟是这么曲折。

秦瑶歪着脑袋道。

嘶。

秦瑶似乎想通了什么:也就是说,你根本什么都没做,只是透露了一点我们大家都知道的历史,就骗别人帮你把事请办了。

纠正三点:我做了很多在你这个凡夫俗子看来没什么意义但却是至关重要的事。

还有,不是我们大家都知道,而是我知道,你不知道。

最后,是帮你把事情办了,不是我。

看着秦瑶气结的说不出话来,王诩很是舒畅,露出一副你是斗不过我的表情,拍拍秦瑶的肩膀,走吧,回野稗斋,还有事情要做呢。

秦瑶不甘愿地跟着王诩身后,没想到王诩竟然这么欺负自己,赌气道:下次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

嗯,也好,反正野稗斋堆了很多衣服还没洗,这里又没有洗衣机。

秦瑶无力扶额:那我还是去吧。

几天之后,秦瑶在王诩的压迫下,把所有的衣服都洗干净之后,又被王诩拖到了野稗斋的二楼,王诩从袖中又摸出了那只木匣。

又要去哪?秦瑶没好气地问道。

长寿年间。

去找我的魄吗?秦瑶很是关心自己的事,她可不想再洗衣做饭了,她觉得当初自己真实瞎了眼了,怎么会对这种腹黑男有心动的感觉。

王诩摇摇头,不是找,是借。

借?!借谁的?

去了长寿年间你就知道了。

王诩敷衍着回答。

长寿?谁的年号?秦瑶忽然奇道,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心头对王诩这个烂人的愤恨暂时烟消云散,也不能怪她没心没肺,只是这些经历太过传奇,太过有吸引力。

武则天。

王诩淡淡的语气中带有一丝不屑。

哦,那屏风上的这个人又是谁?

二人此时来到的这扇屏风里镶嵌着一位风华绝代,万千妖娆的女子,丰腴的腰身被一片片金箔勾勒得恰到好处。

上官婉儿。

王诩轻描淡写地说着,一边拿着金银珠宝在其左手边镶嵌出一干秤的摸样。

她就是上官婉儿,难怪如此风姿绰约。

咦,为什么要她要持秤?秦瑶有些不解地道。

王诩收好木匣,好整以暇地说道:上官婉儿将生时,母亲郑氏梦见一个巨人,给她一秤道:‘持此称量天下士。

’郑氏料想腹中,必是一个男子,将来必能称量天下人才,谁知生下地来,却是一个女儿,郑氏心中甚是不乐。

这婉儿面貌美丽,却胜过她母亲,自幼儿长成聪明伶俐,出世才满月,郑氏抱婉儿在怀中戏语道:‘汝能称量天下士么?’婉儿即呀呀地相应,后来果然应了此言。

秦瑶听得有些神往。

天赋之职,她和尉迟恭都是这样。

这次你能见到真人。

真的吗?秦瑶有些期待这个考核天下士人的女子。

走吧。

言毕,王诩便拉着秦瑶走进了屏风之后,一盏孤灯照例出现,秦瑶睁大眼睛想要看清上官婉儿,却始终不得,而耳边又传来那阵诡异的呓语:巾帼持笔量天下,红颜魂断有谁怜?

秦瑶刚要低头细听,二人便出了屏风。

一出野稗斋大门,秦瑶便在街上四处顾盼,周遭的一切较之之前的初唐年间更为昌盛繁华,小贩游人,文人墨客,贩夫走卒俱皆齐聚,一时间摩肩接踵,热闹异常,其间更不乏异国狄人,歌妓闺秀,可见盛唐包容开放之风并非虚名。

怎么现在这么高兴?王诩有些诧异。

上次直接就被你拉倒袁天罡那里去了,这次终于能到处玩玩了。

秦瑶一边说着,一边四处乱逛。

二人一路游玩,秦瑶在坊市蹦蹦跳跳,直到夕阳西下,秦瑶回头看着余晖将王诩的身影拖出一条长长的影子,一时间竟希望时间定格,永远停留在这个瞬间,看着他的笑容。

最后,秦瑶逛得有些疲累,王诩才买了些纸张颜料回到野稗斋。

现在到你发挥特长的时候了。

会画花吗?

废话,本小姐是专业的。

秦瑶高傲地扭着头,又恢复了那个傲娇的少女模样。

那就好,开始画吧。

王诩将宣纸整齐地裁成小张,铺在地上,摆好用具。

画什么花?画多少?秦瑶有些狐疑,不知道王诩又要搞什么鬼。

除了牡丹花,你所知道的花全画下来。

然后给它们涂上颜料。

为什么不能画牡丹?秦瑶不解。

为了你的意识,不能惹它。

王诩浅浅一笑。

你要借的意识就是从牡丹那里来?秦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仔细想想,能来到唐朝就已经是不可思议了,一朵花,有意识吗?就算它有,它能借吗?

有没有见了就知道了,能不能试试才知道,借一个意识,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大事。

王诩说的云淡风轻。

秦瑶歪着头奇道,我不是缺三个意识吗?

还有一个以后再说,先画画。

秦瑶看着王诩悠闲地坐到椅子上缓缓地摇着折扇,知道他不想解释,自己也就没有多问,拿起笔便开始认真地画起来。

也不知画到了什么时候,秦瑶只觉腰肩酸软,才终于完工,她所能想到的数十种花卉形态万千,婀娜多姿跃然纸上,比之事物,只逊香气而已。

看不出来啊,还真有两下。

王诩将宣纸一张张地收好。

那是当然,只是,画这么多花要干什么?秦瑶一边揉着膀子,一边问道。

好好休息,明天去拜访一个人?王诩没有多作解释,拿着宣纸便离开了。

入夜,一轮满月西照,斜倚在轩窗旁的秦瑶看着万家灯火,兴意阑珊: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想必李太白也是见着了此情此景。

不知道王诩把卧室让给了我,他自己睡哪?她观察过野稗斋,就只有二楼有卧室,秦瑶一时间思绪纷繁,心中总有一种她不愿意承认的情感在滋生蔓延。

第8章 守阳磨

信手关上了窗户,秦瑶和衣而卧,躺在了榻上。

寒夜微凉,西风徐徐,清月冷辉照在后院的池塘里,泛起寒意阵阵。

秦瑶是丈二的和尚莫不着头脑,明明在睡觉的自己怎么会来到后院,不过好在不是别的什么地方。

晚风送凉,吹来阵阵琴声,飘逸的泛音使人顿生碧波荡漾、烟雾缭绕的诗意。

秦瑶定眼一看,原来王诩一袭白衣,在胡床之上抚琴而坐,修长的十指在琴弦上撩拨起美妙的韵律。

云水掩映、烟波浩渺的琴音让秦瑶听得有些痴迷,甚至有些醉了。

怎么又出来了,看来得快点了。

王诩一边抚琴,一边看着痴立在后院里的秦瑶。

铮地一声,琴音骤断,不知何时,王诩已经站到了秦瑶身后。

你干吗?怎么不弹了?秦瑶感受着王诩的食指轻抚在太阳穴的温柔,刚才仿佛散落在琴音中的意识霎时间回到了身体。

这曲不是弹给你听的,是它们。

王诩一点下颚,示意秦瑶看假山。

整个后院不甚宽大,但意境清幽,除了齐靴的青草外,便是着一方池塘和池塘中的假山。

秦瑶顺着王诩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数两个娇小的石人在假山上雕刻的石磨旁不停地忙碌着。

秦瑶不得不得承认,着座假山虽然小,但却不失精致,山上所刻的人物繁多,屋宅林立,道观树木,山泉流水一应俱全。

《潇湘水云》石头人也能听懂?它们在干什么?秦瑶压低着声音问。

应该快到子时了吧,马上你就知道了。

王诩并没有回答秦瑶的问题,只是抬头看看天。

听着王诩如是说,秦瑶目不转睛地盯着石磨旁的石头人。

不出一会,一道短小但强烈得犹如日柱的光线从石磨中央激射而出,刚一离开石桌不出十厘米,光柱便凝固不动了。

秦瑶伸头细看,原来光柱周围被无数根细小得肉眼难见的蛛丝缠住,乍一看仿佛停在了空中。

慢慢地,光柱渐渐变弱,而蛛丝却越来越明亮,犹如一根金针,在银亮的月光下闪着倔强的光芒。

大功告成。

说着,王诩便伸手将凝结的蛛丝摘了下来。

这是什么东西?秦瑶扭着头问。

阳光。

王诩淡淡道。

我也不是这么好唬弄吧?晚上哪来的阳光?秦瑶一副不信的眼神。

那个石磨叫做守阳磨,乃是聚日光之用,因为阳光乃至阳至刚之物,邪祟辟易,只有到了子时冰蛛才能采集。

冰蛛?不是石头人吗?秦瑶侧头一看,哪有什么石头人,石磨之上只爬着两只晶莹剔透得如水晶般的蜘蛛。

快回去吧。

王诩不等秦瑶再开口,便用食指指尖轻轻抵住了她的眉心。

第二天一早,秦瑶便在门口拦住了王诩:昨晚上我还没问完呢,你怎么就把我弄回去了?

走,去找一个重要的人。

王诩也没理会秦瑶的质问,便将柜台上一的一张白笺收入了袖中,用这扇拨开了秦瑶,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秦瑶跟着王诩来到一处宅门前,此时,宅门之前已是车水马龙,人头攒动,朱红高阔的大门,高翘的屋檐,松柏掩映中的亭台楼阁,无一不彰显出主人的富贵。

怎么这么多人?谁的宅子?秦瑶拉着王诩,她总感觉一旦松手就要被人群淹没。

上官婉儿。

王诩简单的解释后,不知用什么方法,便拉着秦瑶到了门口。

宅门口虽有众多家丁护卫,但仍然显得拥挤不堪。

今日的集诗就到此了,诸位请稍安勿躁。

一个沉稳的中年人扯开嗓门,对着拥挤的人群道。

后排的人群听到这句话,更是拼命地涌向宅门。

看着这阵势秦瑶有些惊恐地缩在王诩身前,不知为什,王诩所站的地方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拥挤。

劳烦。

王诩递上白笺的手中又似乎握着一个什么东西。

一定又是钱。

秦瑶如是想,果然,门差不耐地结果白笺之后,随即笑逐颜开,将王诩的白笺放在了最上面。

中年男人收了一摞白笺之后,便转身走进了宅门。

王诩和秦瑶只能等候在门口,等待的时间里,秦瑶终于从众人的七嘴八舌中知道了上官婉儿的宅子前为何门庭若市。

原来,被上官婉儿定为有才学的人,便可避过科举,被直接举荐给武后。

忽然,人群里顿时安静下来,原来中年男人复又出现在了门口:王诩王公子里边请。

能带上丫鬟么?王诩淡淡地问。

当然。

中年男子点头应允。

大庭广众之下,秦瑶不好发作,刚想将手默默地伸过去拧王诩,王诩便如同泥鳅一般,滑了开来,秦瑶只得憋屈地跟在了后面。

二人跟在中年男子一路走来,见地穿池为沼,叠石为岩,穷极雕饰,远远地便可听见靡靡之声传入耳郭。

王公子,请。

中年男子俯身作请,随即便退了下去。

秦瑶一看,眼前甚是开阔,亭台阁宇,园榭廊庑,宴席便设在了水榭之上,若论风雅,当是洛阳第一。

宴席之上,除开了一女子居中而坐,其余众人均分坐两旁。

秦瑶见那女子身形翩然,浅笑流盼,媚眼四顾,眉宇生辉,撩人心怀,一袭浅绿束腰轻裳遮不住沈腰潘鬓,举手投足之间便能迷醉天下经纶,想必那女子就是上官婉儿了。

但见此时上官婉儿手中拿着一张白笺,檀口轻启,朱唇微张:柳动晴风拂路尘,年年宫阙锁浓春。

一从翠辇无巡幸,老却蛾眉几许人?风吹柳带摇晴绿,蝶绕花枝恋暖香。

多把芳菲泛春酒,直教愁色对愁肠。

沉吟半饷,上官婉儿才又开口道:不想王公子模样俊俏,风流倜傥,一首七言律诗竟能道出宫闱女儿之苦。

二人被让入首座,只见王诩绽开一个笑容,答道:在下才疏学浅,不通经集,之余这诗词风月之事略知一二。

上官婉儿含笑:王公子过谦了。

举杯朝着王诩遥遥一敬。

第9章 上官婉儿

秦瑶一个激灵,似乎想起什么事来:这首律诗好像是杜牧的吧?

王诩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诡秘一笑:他还没出生,先借来用用。

丝竹管弦之声在席中泛起,众人觥筹交错,举杯相庆,不时有人来和王诩对饮,王诩均是来者不拒,秦瑶作为一个丫鬟被凉在了一边。

时值深秋,不如我们以秋叶为题,吟诗一首,诸位以为如何?提议之人乃是一位面相俊朗的公子。

在座之人见上官婉儿点头应允,顿时一片安静,均在沉思佳作,而王诩则不以为意地自顾自地饮酒。

若诸位均无所出,在下便要借花献佛,先吟一首。

俊朗公子得意地一扫在座诸人。

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

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

俊朗公子刚一吟完,便有人站起来反驳道:崔公子这首诗怕是李相所作吧?

崔公子见人拆穿,丝毫不愧,兀自自辩道:适才我说吟诗一首,借花献佛,未必要出于己手。

那人见崔公子诡辩,但也没有一点办法,再说此人深得上官婉儿宠信,也不敢多言,自得讪讪坐下。

宴席气氛顿时僵住,虽说能借前人之作,但奈何咏秋叶诗句甚少,众人看着洋洋自得的崔公子,自然知道他是故意刁难,想要一出风头。

不知王公子可有佳句?上官婉儿白皙的面颊飞上一抹红晕,似乎有些微醉,单手撑着脑袋,烟波朦胧地看着王诩。

佳作不敢,偶得四句,还望诸位勿笑。

看着王诩一本正经的样子,除了秦瑶又有谁知道他又要窃诗了。

五湖秋叶满行船,八月灵槎欲上天。

君向长安余适越,独登秦望望秦川。

王诩咏闭,昂首饮下一杯。

好,好诗啊。

果然是绝句,王公子偶得之作,便已如此,真实让吾辈汗颜。

除了崔公子面色铁青以外,一时间众人阿谀声四起,宴席气氛比之之前更浓,不少人已经醉卧席上,开始胡言乱语,更有甚至拉住酒侍上下其手。

秦瑶听得恶心,看得更是不愉,不满地向王诩抱怨:你来这儿就是偷窃别人的诗然后骗酒喝?言语中透露着自己没有察觉的醋意。

当然不是,要办正事的。

王诩面色有些微红。

正事?哪里有正事要办?你看看这些人,简直

这就是盛唐之风,忍一忍,马上就好。

王诩安慰地拍拍秦瑶肩头。

王公子和这位不知何事说得如此高兴,可否说与奴家一听?上官婉儿面色绯红,脚下虚晃,故作酒醉,趁势倒在了王诩怀里。

丫鬟而已,哪比得上同上官昭仪品谈风月更尽兴。

王诩微微一笑,露出一个迷恋的眼神。

秦瑶看得肺都要气炸了,这时只见王诩的手竟然伸进了上官婉儿的腰间,却见上官婉儿不怒反笑,阵阵娇笑传入秦瑶耳里,秦瑶生气地捂住耳朵背过脸去。

少顷,身后竟然传来了上官婉儿轻微的鼾声,一只手将秦瑶拉了起来。

干什么?不跟你的上官昭仪玩了?正事办完了?这才想起我?秦瑶鼓着大眼睛,心中莫名气苦,一行眼泪竟然流了下来。

呵呵,走了傻丫头,回家再说。

王诩伸手抹去了秦瑶的眼泪,拽着不情不愿的秦瑶就回到了野稗斋。

喏,这个。

王诩将一块精致的玉腰牌提到秦瑶面前。

闻着腰牌上传来的阵阵芬芳,秦瑶顿时知道是上官婉儿的东西,冷眼一横王诩:这是什么?定情信物吗?

答对一半,不是定情的,却是信物。

王诩说着信手将腰牌纳入袖中,又从袖中摸出一根金玉钗。

戴上。

王诩伸手刚想给秦瑶戴上,却被秦瑶避开。

现在想讨好我?没门!秦瑶冷冷地拒绝了,心头的气却已经消了大半。

奇怪,我为什么要讨好你,我是老板,懂么?要不要随你,反正已经从你工资里扣钱了。

王诩也不理秦瑶,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柜台。

先上去休息,晚上还要去一个地方。

王诩说完,也不理秦瑶径直去了后院。

哼哄人都不会!秦瑶不满地冷哼一声,看了一眼金玉钗,抓起便上了楼,反正都扣钱了,她才不会吃这个亏。

微凉的夜,吹拂着半闭的轩窗,发出吱呀的轻响,木窗的缝隙间,月光若隐若现。

秦瑶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自己又一次在半夜里醒了过来。

这次,却是出现在野稗斋的一楼。

银亮的月光透过门缝窗隙跌落一地,照在古玩瓷器上,有些瘆人的阴深深的寒意。

夜色中,一道金光闪过秦瑶眼睛,走过去一看,却是摆放在货架上的金镯子,雕刻精细、纹路清晰,工艺甚是精湛。

看来王诩这家伙店里的古玩倒还真是不错,秦瑶拿着金镯子把玩了一番,遂又放了回去。

姑娘,你头上的金玉钗很好看,咱们两交换怎么样?

忽如其来的声音把秦要吓了一跳,连退了两步,这次定神一看,却是一个翩翩公子站在自己眼前,那模样倒是比王诩还要俊俏上几分。

你你是谁,怎么会在野稗斋的?秦瑶退无可退,好像感觉身后撞着了一副挂在墙壁上的画。

糟了,不会不会把画儿弄坏,要是弄坏了,王诩那烂人指不定还得怎么折磨我这个时候怎么还会想起这种事,秦瑶啊秦瑶你瞧你自己被他害得,都有心理阴影了,秦瑶摇摇头,驱散脑海中复杂的少女思想。

我嘛自然是钦慕姑娘才来到此地的,小生见姑娘甜美动人,妩媚可爱,小生仰慕姑娘已久,今日特来一会。

若是姑娘喜欢这金镯子,不用金玉钗换也行。

只要男子的丹凤眼中闪过一丝魅惑,勾起的嘴角有种令人难以抵抗的邪魅。

只要什么?秦瑶觉得眼前的男子声音有种勾魂夺魄的能力,听了他的话,顿时脑海里一片晕晕乎乎的。

《野稗斋清风爱翻书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王诩秦瑶最新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