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武神笔下锋迹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封尘最新章节列表

盖世武神笔下锋迹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封尘最新章节列表

盖世武神

时间:盖世武神作者:笔下锋迹

盖世武神小说

封尘是小说《盖世武神》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笔下锋迹,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幽静阴冷的黑暗大厅中,那冰冷的让人作呕的声音,缓缓回荡着。封尘神色平静的盯着那颤动的魔石,那黑色纹路此时仿佛极具灵性的跃动着,任何人都能从中感受到一股相当激动的兴奋。三年了,你终于还是来了,桀桀!我早就说过,你一定会来的。这是我为你铺的路,你不得不走。冰冷的声音带着激动与难言的兴奋,传进封尘耳朵,他眉...

封尘是小说《盖世武神》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笔下锋迹,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

第7章 魔鬼契约

幽静阴冷的黑暗大厅中,那冰冷的让人作呕的声音,缓缓回荡着。

封尘神色平静的盯着那颤动的魔石,那黑色纹路此时仿佛极具灵性的跃动着,任何人都能从中感受到一股相当激动的兴奋。

三年了,你终于还是来了,桀桀!我早就说过,你一定会来的。

这是我为你铺的路,你不得不走。

冰冷的声音带着激动与难言的兴奋,传进封尘耳朵,他眉头皱了皱,并不言语。

只是那目光,愈发的冰冷,不带任何感情。

那魔石如同它此时的心情,澎湃不已,周边的黑色魔气翻涌,仅仅是一小缕魔气,都是透露出令人心悸的可怕波动,不过在金光的压制下,魔气并不能传出石台范围,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我知道你一定会来这里,但我没想到,你倒是挺能隐忍的,居然三年才走上这条路。

我倒是挺好奇的,以你那高傲的性子,怎么会坚持这么久。

若是普通人,恐怕早就放弃这种无谓的坚持了。

差点都等得不耐烦了,不过好在,你最终还是来这里了。

也不枉我这一番耐心等待。

似乎是相当兴奋,亦或许是孤单的太久,魔石内的天魔犹如是打开了话匣,自顾不停的说着,而封尘,一直保持着冰冷的表情,似乎没有任何其他情绪。

看来那两个小东西对你的打击挺大的,若是他们能早一点来,或许我就不用等这么久了,桀桀,真是让人遗憾啊。

望着没有任何停止迹象的天魔,封尘眉头轻皱了一下:你的话太多了。

嘿嘿,沉默的太久了,好不容易有人能倾听一下,你不能连这一点要求也拒绝吧!虽然的是请求的话语,但那话音却没有半点这种意味。

你的声音让人厌恶。

封尘淡淡的说道。

桀桀!倒是忘了,你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类。

魔石动了动:也罢,该干正事了,这些话将来会有机会说的。

说吧,你来找我是什么事?

你不清楚吗?何必明知故问。

封尘冷笑一声,声音讥讽的道:你布局这么多年,等的不就是这一天吗?

害得我家破人亡,为的不就是想要占据我的身体吗?现在说这些话,倒是可笑。

封尘冷笑道,声音中夹杂着毫不掩饰的愤怒。

我害你家破人亡?桀桀,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啊。

魔气翻涌,冰冷道:让你家族覆灭的罪魁祸首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骗我有意义吗?眼神一凝,封尘嘲笑道。

骗你?哈哈!我天魔还需要骗你一个毛头小子?魔石张狂大笑,道:哈哈,想我天魔癫狂一世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我天魔纵横天下,用得着骗人吗?

你真的没骗我。

身体微微颤抖,封尘声音有些尖利道。

当然,如果我有那个能力,又怎会被困在这该死的地方。

魔石狂笑中也是带着一丝不甘与愤怒,显然这种暗无天日的封印生活,令它也是相当憋屈。

闻言,封尘眼神狠狠一缩,清秀的脸庞片刻便是狰狞起来,几乎是咆哮出声:告诉我,到底是谁害我家族灭亡的。

自始至终,封尘都以为是自己无意间激活仙石中的魔性,从而倒是家族走向灭亡,为此,整整三年,他都在悔恨与自责中煎熬,但今天却才知道,原来毁灭他家族的凶手,另有其人,这种极大的反差,令的封封尘几乎当场暴走,控制不住情绪。

告诉你也无妨,但告诉你也没有任何意义。

对于封尘的暴怒,天魔轻淡一笑。

告诉我,那人到底是谁。

拳头紧握,眼神通红,封尘怒道。

我说过了,告诉你没有任何意义。

天魔笑了笑,轻描淡写的道:毁灭你家族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势力,当然,也未必只是一个势力。

这其中牵扯到太多东西了。

是你现在根本不能想象的。

你知道了又能怎样,到时候你连去送死的资格都没有。

还不如好好的变强自己,说不定将来还有一丝机会。

听那天魔的话,封尘渐渐冷静下来,眼中血红消退,三年经历练就的隐忍,让他很快便冷静下来。

他现在的确没有资格谈报仇,所以,即便知道凶手,他也必须得忍。

正如他忍石上宫门徒一般,没有实力,就只能隐忍着。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暴怒的杀意,封尘瞥了眼魔石,似是随意的问道:你应该很强大吧?

当然。

如果我答应你一切要求,你能帮我找那个势力报仇吗?眼帘一抬,封尘问道。

闻言,天魔一愣,片刻后方才回过神来,当下一阵冰冷笑声:真是个滑头小子,居然想到要我去为你报仇,这一石二鸟的计谋,可不是你这么大的小子容易想出来的啊。

那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被拆穿目的,封尘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他心中清楚的很,即便家族覆灭不是他出手,也绝对与其脱不了干系。

不然为何十几年都安然无事,偏偏在魔性激活时,家族就覆灭了。

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天魔绝对脱不了干系。

倒是个很不错的建议。

魔天魔似有所动,不过很快便让封尘失望了:那个势力远超你现在所能想象的,即便在我巅峰时刻,也不敢说能覆灭那个势力,数以千年的积淀,那个势力的恐怖,远不是你们普通人能认知到的。

所以,对于你的提议,我拒绝。

拒绝的话,你的希望恐怕也得落空了。

封尘冷冷说道。

桀桀!如果落空的话,你又怎会出现在这里?魔石晃动。

笑声阴冷而平淡,根本不在乎封尘的威胁。

闻言,封尘眼睛眯了眯,片刻后便是颓废下来,这个老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想用这招达成目的,显然是有些痴人说梦。

行了,别说这些不切实际的,说说你来此的目的吧?

我要恢复实力与天赋。

将这些念头甩出脑海,封尘一字一顿的说道。

好,让我占据你的身体。

魔石剧震,天魔说道。

不行。

对于封尘的果断拒接,天魔似乎没有半点意外。

它笑着诱惑道:你可以拒绝吗,你要知道,我占据你的身体,同时你也得到了我的力量,让你可以不用付出什么,就能比很多人都很强大。

到时候,什么三灵之境强者,在你面前都是蝼蚁,至于那两个小东西,还不是翻手轻松镇压?

魔石的话极具诱惑,轻轻松松得到镇压三灵之境的强者的实力,这要让多少人眼红不已啊,一些定力稍差一点的人,恐怕早就答应了。

三灵之境,普通人即便修炼十数年,也未必能达到的境地啊。

甚至没有足够的机缘,终生只能止步三灵之下。

不过封尘对于它的话,却是报以一声冷笑:很不错的诱惑,只不过如果让你占据我的身体,那我还是我吗?

还是提一些实在一点的要求吧!别在这里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你以为你有拒绝的资格吗?魔石一笑,魔气剧烈的翻涌,犹如是要冲破出来,吞噬封尘,整个大厅空气都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

对于暴动起来的魔石,封尘不屑的冷笑一声,他平静的看着那令人心悸的魔气,脸庞没有半点变化:如果你有那个实力,还会布局这么多年?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你根本无法占据我的身体。

我说了,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封尘冷笑道,从家族灭亡那晚,它对他种下诅咒开始,封尘就知道,天魔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占据他的身体,必然有些他不知道的禁制,而这,也是促使他来到这里的原因,也是他对付天魔最大最有力的筹码。

在这个年轻段能有你这种沉稳冷静,看来这三年中,你成长了不少啊。

望着在这种压迫下,还能保持冷静的封尘,暴动魔石终于还是平静下来,封尘说的没错,得不到他的允许,它的确无法占据封尘的身体。

毕竟他本身也有着一些钳制。

对于天魔的评价,封尘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也罢,我可以不占据你的身体,但你必须要自愿的与我缔结契约。

不然此举作罢。

契约?什么契约。

封尘眉头一皱,谨慎的问道。

三年,我给你三年的时间。

在这三年中,你若是找不到另一个适合我寄存的容器,到那时,你必须要让我占据你的身体,而这段时间,所能给你的,就是让你不断的变强,怎么样?天魔建议道。

闻言,封尘一阵沉默,眉头紧锁,眼神闪烁,显然在思索此举的得失。

三年,可以让我做很多事情了,到时候可未必是你说的算的。

可是这家伙神秘无比,谁知道它还有没有别的手段。

可若是不同意的话,恐怕我此生也就这么平庸无为下去了。

可天魔的话也不能全信。

但如果这要平庸一世的话,我宁愿押上性命,赌这疯狂的三年。

静静的看着陷入沉思的封尘,天魔没有出声打断,因为它知道封尘最终的选择,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来这里了。

脑海不断翻滚着,最终只有这道念头紧紧盘踞在脑海中,无法抹去。

深深的吸了口冰冷的空气,封尘那闪烁的眸子,终于平静下来。

好,我答应,缔结契约。

第8章 巅峰

缔结契约!

当这几个字缓缓回荡在大厅的时候,整个大厅都仿佛是为之一滞,尤其是那魔石,仿佛被定格了一瞬,旋即便是魔气剧烈的翻滚起来,一如此时它的心情。

激动澎湃不已,筹谋这么多年了,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哈哈,好,有魄力,你放心,只要契约生效,我会取消魔气对你的压制,让你恢复天赋与实力,而且,我会尽可能的让你变强。

魔石中的天魔哈哈大笑,激动的说道。

与天魔激动相反,封尘表情则还是一片冰冷,只不过在这冰冷下,似乎还有这一丝从未有过的轻松,是的,他真的轻松了,这一步,他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甚至在来的的时候都动过放弃的念头,但最终,还是这么做了。

原本他以为等他走上这一步的时候,他的心中将永远被这块石头压着,但当真的决定下来了,心中却莫名的轻松起来,这种感觉,是他从未体会过的。

一旦下了决定,那他将来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化身成魔,成为魔石的容器,另一个便是从此翱翔于世,再也没有了束缚,再也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反倒没有以前那么多顾虑了,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很多。

说说吧,那个契约,究竟是什么?冰冷淡漠的脸上难得浮现一丝笑容,封尘淡淡的道。

让我的魔气与你的灵气融合。

魔石顿了顿,有些激动的笑道:放心,在融合过程中,我会设下一个禁制,保证三年内无法同化你体内的灵气,但你记住,只有三年的界限,一旦三年后,你没有为我寻找到其他容器,到那时,魔气便会同化你的灵气,到那时,我就有能力占据你的身体。

放心,三年内,我不会占据你的身体,这点信誉,我天魔还是有的。

而且,融合魔气的灵气,会让你的修炼速度加倍,灵气的质量也会得到一定的强化。

似乎是感受到封尘的一丝不悦,天魔笑道。

只要这样就可以了?沉默片刻,封尘问道。

当然,我的目的就是寻找一个可以寄存我本体的容器,至于是你,还是其他人,我无所谓。

天魔道。

好,那开始吧!

看着没有半点犹豫的封尘,天魔迟疑了一会儿,警告道:我可提醒你,三年后,若你未能寻找到其他容器,到那时可别耍什么其他的心思。

在你面前,我能耍什么心思。

封尘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三年后若他真的没有能力反抗天魔,那也只能怪他自己无能,所以他会坦然接受自己的命运。

这一点,封尘看的很透。

不成功,便成仁。

望着没有动静的魔石,封尘轻轻一笑,不无嘲弄道:怎么,犹豫了,你等这一天不是已经很久了吗?现在怎么变得婆婆妈妈了?

桀桀!谅你也不敢耍什么心思。

顾虑再三后,魔石终于抛弃自己心中莫名升起的一丝古怪,一道黑色纹闪出石体,钻进封尘的体内。

摊开双臂,任由那黑色纹路进入自己的身体,随着黑色纹路入体,封尘只感到一阵彻骨的冰凉,这不是普通温度造成的,而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寒意。

这道黑色纹路在封尘浑身经脉中不断游走,而随着每移动一分,其色泽便会变淡,直到游遍全身,那条黑色纹路也彻底变淡,消失不见。

真是让人厌恶的力量。

感受着黑色纹路中蕴含的邪恶的力量,封尘皱眉,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桀桀,以后说不定你会喜欢上这种力量。

嘲笑一声,魔石之上,再度有着一道黑色纹路闪出,进入封尘身体,与上一道不同,这一道是直接钻进封尘的气海之中。

轰轰!

随着第二条黑色纹路钻进气海,封尘那一直死气沉沉的气海,犹如是掀起滔天波浪,汹涌澎湃,凶悍的气力不断撞击封尘的气海,剧烈的撞击,犹如是要撑破他的身体,令封尘面色颇为痛苦。

这种撞击持续了约莫半刻,便是逐渐平静下来,待体内的膨胀感消失后,封尘急忙视察自己体内的气海,当下一抹极度的兴奋激动之情,荡漾在心间。

此时他的气海内,不再是死气沉沉,而是有着无尽的灵气充盈其中,灵气翻涌,带着一阵阵强大的力量感,这是他阔别三年,最熟悉,最期待的力量感。

低级灵气师。

封尘脸上激动还未持续多久,其气海内,一道极淡的黑色灵气光束猛的爆发而出,快速钻进他的脑海中。

轰!

脑袋似乎是要爆炸了一样,脑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破体而出,一股强烈的晕眩冲击他的大脑,令他的意识出现短时间的空白。

但脑袋的晕眩仅仅持续几息,便是骤然消退下去,封尘睁开眼睛,黑色的眸子中,白芒盘旋片刻,消散而去。

感应着脑海中那种精纯的熟悉力量,片刻后,封尘脸上终于忍不住的浮现一丝满意的笑容。

初形神念师,他的神念,也终于回来了。

灵气与神念全部归位,封尘享受了一阵,便是连忙盘坐下来,进入修炼状态,如今他的力量虽然恢复了,但毕竟这具身体空置了三年,对这灵气与神念的运用,必然会出现一些生涩与滞缓,所以他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自己的身体,彻底的适应这本就属于自己的力量。

而当他彻底适应下来后,便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低级灵气师,以及,初形神念师。

望着迅速进入修炼状态的封尘,魔石微微震动,似乎有些惊讶封尘的自控能力,一般人在得到力量后应该都是得意忘形,但眼前的小子,居然能这么快的控制自己情绪,选择在最佳的时机适应这股力量。

这小子,天赋心性都是上佳,若是给他足够的时间,将来强者之列中,必有其一席位,不过,可惜了。

这该死的让人厌恶的东西魔石一阵怪异的蠕动,似乎有着与刚才不一样的声音,带着些许遗憾,愤怒,与不甘,若有若无的传出。

这极淡的音波刚刚传开,便是被翻涌的魔气震成虚无,无法传出石台范围外。

大厅之中,随着封尘进入修炼状态,逐渐的安静下来,而这种安静,在持续了大约一个小时,便是被一道凶悍的劲气打破。

封尘那紧闭多时的眼睛,乍然睁开,眼神充斥着一股凌厉与自信。

一道劲气涟漪以他自身为中心,扩散开来,直至墙壁,方才消失。

终于彻底恢复了,这种力量,真好。

爬起身来,活动一下筋骨,握了握拳。

感受着体内充盈的力量,封尘舒心的笑了笑,三年了,曾经的封尘,终于是回归了。

查看一下自己的灵气。

望着兴奋的封尘,魔石笑道。

闻言,封尘笑容一顿,连忙内视,查看体内情况,当他视线放到气海中的灵气上时,脸色微微一变,原本乳白色的灵气,此时竟是粘附上一层极淡的黑色,这股黑色极为细小,若不仔细,根本发现不了。

怎么回事?感受着这些黑气的不寻常,封尘脸色一变,压抑着怒气的问道。

这就是融合灵气的魔气,三年后便会同化你的灵气。

魔石淡淡一笑,道:现在的契约,才是真正生效。

放心,这点魔气除了能增强你的战力,三年内,没有任何副作用。

而且随着你将来的熟练,魔气也会隐藏在最深处。

闻言,封尘脸色这才缓和了不少,他挥了挥拳头,抬眼瞥了眼魔石,轻声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我恐怕已经不能在留在空家了吧?

魔石晃了晃,似是摇头:这倒不用担心,八个月内,他们察觉不到任何异样,不过在第八个月的最后一天,魔气会有一场暴动,那时魔气便会被他们感应到,到那时,或许你就要离开空家了。

而且,现在我被封印,还需要些时间,你也需要快速提升自己的力量,到那时,我们联手,方才有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破解封印。

至于现在,你还是安心做你的废物,不要让任何人察觉你已恢复实力。

否则一旦出现意外,我们都会有毁灭的危险。

天魔沉声提醒道。

八个月吗?握了握拳头,虚眯着眼睛,封尘自语道。

也罢,三年都挨过来了,也不差这几个月的时间!

你在这里的时间也不短了,赶紧回去吧,免得让那些家伙察觉到异样。

闻言,封尘点了点头,大厅空气再次出现不正常的律动,片刻后,他的身体,消失而去。

站在宫殿不远处的树荫下,封尘抬起头,望着这座恢弘的宫殿,片刻后,轻声一笑,转身离开。

与来时的沉重相比,现在他的步伐,显得轻松了很多。

在封尘消失之后,那第二层的一处密室之中,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略有些茫然的睁开浑浊的眸子,出神的盯着天花板。

魔气泄露?是我感应错了,应该是恍惚了吧!在那种封印下,它别想有任何念头。

老者的眸子,时而茫然,时而厉气逼人,最后轻轻摇头,闭上眼睛,陷入某种状态之中。

第9章 生死门 阴阳术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间射将进来,照在床榻之上盘腿修炼的少年身上,泛起一圈圈光晕。

静坐许久之后,封尘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一股肉眼可见的淡白气流,顺着口鼻中,灌入了身体之内,温养着骨骼。

这一次,吸入体内的灵气再也没有排斥出来。

眼眸乍然睁开,眼中白芒掠过,封尘缓缓的伸了一个懒腰,满脸的迷恋与陶醉:就是这股感觉,三年了啊,变强的感觉,终于再次回来了。

握住拳头,感受着体内奔流的灵气,再也没有以往的无力感,封尘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

这种感觉,他等待了三年了。

哼!虽然落下了三年,但想要超越我封尘,恐怕会让你们彻底失望了。

想到那些经常欺侮自己的,但本身实力不过才灵气境八九层的空家弟子,封尘嘴角挂起一抹冷笑。

即便他废物了三年,也不是他们这些人能随意超越的。

甩了甩脑袋,将这些思绪甩出体外,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虽然他的天赋与实力恢复了,但他知道,在外人面前,还是要装作废物的模样,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已经恢复了,不然让空家高层察觉了,会很麻烦。

轻笑一声,封尘爬起来,不过还未动身,突然脑袋一阵晕眩,旋即一股庞大的信息量涌入他的大脑。

修炼一途,炼体为先,一切的起始,都是源于己身,人体,是天地间最为玄奥莫测的东西。

想要成为强者,不管什么以什么方式,都必须要有一具坚不可摧的身躯。

这是立足之根本。

回味着脑海中突然涌现的信息,封尘一阵愕然,不过在一道声音在其心中响起后,很快他便平静下来。

小子,这两部灵诀功法是缔结契约,我赠送给你的福利,好好修炼吧。

魔石?听着那让人不舒服,但此刻却令他相当兴奋的声音,封尘眨了眨眼,半晌后方才回过神来,当下有惊喜:还算这老东西有些良心,知道给他灵诀功法。

封尘心中略有些激动,以那老东西活了那么久的存在,收藏定然颇丰,它拿出手的灵诀功法,质量定然不差。

在这片大陆,灵诀功法有着高低强弱之分,分别为小功法,大功法,地级功法,天级功法,王级功法,圣级功法,神级功法。

不过圣级功法几乎很少现于世间,一般只有大陆深处那些恐怖到无边的超级大势力,大家族,方才有这种级别的功法。

至于神级功法,则太过于飘渺玄乎,一般只留存于传说之中,甚至连传闻,都很少见。

而像松石镇这种穷乡僻壤的弹丸之地,充斥的自然都是一些小功法,大功法,而地级功法则是很少见,至少很有底蕴的几大家族是无法随意拿出一部地级功法的,而能出现一部天级功法,已然是轰动全镇的大事。

总之,封尘还从未听闻松石镇有那个家族有天级功法。

他曾经修炼最厉害的功法,也不过是凌影步,虚动拳这种大功法,虽然以前封家也有一部地级功法,不过因为实力缘故,他没法修炼。

不知道这两部灵诀功法的等级怎么样,会超过地级吗,不过以这来家伙的眼界,低于地级的恐怕他也没脸拿出手。

心中美滋滋的这么想着,封尘急不可耐的查看脑海中的信息。

第一部,禁术,生死门。

轰隆隆!

禁术两字在脑海中闪过,封尘的脑袋顿时犹如炸开了一般,一股难以遏制的几乎令他兴奋激动到脱力的狂喜,跃现脸庞。

禁术,这竟然是一部禁术。

所谓禁术,又称禁忌领域,是指能够在短时间内发挥出超越自身很多倍的攻击力,不过因为破坏力过于恐怖和对人体伤害极大,所以被列为禁止修炼的一门法术。

所以又被称为禁术。

禁术原本也是属于灵诀功法的一种,不过由于它对施术者的要求跟伤害,要远超对敌的破坏,因此随着其他灵诀功法的不断创造以及普及,这种功法禁术渐渐遭到抵制。

因为禁止,所以这些强大的法术便慢慢的淡出人们视线,慢慢的,这些破坏力惊人的法术也就渐渐变为禁术,很少有人修炼,而且即便修炼,也很少有人动用,因为这东西的后遗症太厉害,有的时候,即便伤了实力强你很多的人,你自身也会受到反噬,身受重伤。

算是一种伤敌一千,自残八百的打法,因此很少有人会动用。

至于禁术的分类,在古书典籍上,很少有人记载,只有一句话流传:灵诀功法之禁忌,禁术,威能庞大,天地不允,施术者,必遭天劫。

虽然记载如此,但这不妨碍修炼者对禁术的渴望和疯狂追求,或许说也正是因为如此,才造成禁术的禁止与可怕。

因为它既可作大小功法,也可成传说中圣级,神级功法。

禁术的可怕与否,完全取决于施术者本人。

真没想到,竟然是禁术。

不过禁术的反噬也很可怕吧,封尘的呼吸愈发的急促起来,不过三年废物的磨砺的心性,让他很快平静下来,急忙查看余下信息。

禁术的禁止,源于它自身那令施术者难以承受的反噬,反噬,亦可称为发动禁术的余力侵蚀自身,天地间的任何一种,不分高低的灵诀功法,皆有反噬之力,只不过功法的不同,造成的反噬也不尽相同。

人们之所以渴望禁术,是因为禁术造成的破坏力之大,之所以忌惮禁止禁术,是因为很少有人能承受施展禁术留下的反噬之力。

只要施术者有绝对的坚不可摧的身体,能承受禁术的反噬,则禁术与灵诀功法,一无二致。

禁术,本就属于灵诀功法。

想要修炼此禁术,只要拥有绝对强悍的肉身,即可。

脑海中回味着这些信息,封尘惊叹的咂了咂嘴,心中那因可怕的反噬之力打消下去的垂涎,再度翻涌上来。

这门禁术的要求虽然苛刻,但对于灵气的要求却是没有,倒是最符合现在的封尘,因为灵诀功法的修炼需要一定量的灵气积累,低等级者无法修炼高等级功法,或者即便有些高级功法可以修炼,但低修炼者也难以发挥高等级灵诀功法的威力。

这就是为何封尘无法修炼自己的地级功法。

灵诀功法尚且如此,威力惊人的禁术,自然也是如此,甚至说更加苛刻,但此部禁术,对于灵气积累却是没有半点要求。

倒是很适合封尘这类低等级的修炼者。

生死门。

不断小声念叨着这几个字,封尘脸上不自觉的掀起笑容。

第一部是禁术,不知道第二部会是什么呢?

随着他话音落下,脑海中的第二道灵光,陡然爆发开来,又是一股信息涌入大脑。

第二部,阴阳术。

灵诀功法等级:暂无。

没有等级?封尘一愣,连忙品味下面信息。

天地初开,划分阴阳。

天地万物,非阴即阳,人体内也同样有着阴阳,平衡自身,而阴阳术,便是聚集人体阴阳之力,从而勾勒天地阴阳,开启阴阳之力。

天地和而万物生,阴阳接而变化起。

先阳后阴,阴阳互体,阴阳化育,阴阳对立,阴阳同根。

阴阳一根,可掌天下。

细细品味这几道信息,封尘脑袋一阵浆糊,根本搞不懂在说些什么。

不过冥冥之中,他好像又有些理解,似是而非,似幻非实,飘忽不定,难以捉摸。

取阳火,凝阳气,可成阳拳,收阴寒,化阴气,方为阴掌。

先阳拳,后阴掌,拳掌互体,呈阴阳形,现阴阳力。

拳掌相育,炼阴阳神,震动天地。

拳掌对立,是为阴阳,可化风雷。

拳掌同根,则阴阳交泰,万物同泣,天下可掌。

品味着如同天书一般的阴阳术信息,封尘脑袋顿时一个头,两个大,比起简单强爆的禁术,这阴阳术,实在在玄奥了。

不过最前面一段信息,他倒是面前搞明白了。

先取到阳火,方可以修炼阳拳,然后采阴寒之力,修炼阴掌。

先阳后阴。

在将阴阳术的信息看完后,封尘皱着一张脸,阴寒之力,他倒是可以理解,但这阳火为何物,天地间火种多样,有兽火,药火,灵气凝聚之火,天地孕育之火可到底什么样的火才能成为阳火呢?

这老家伙没有明说,到底要他怎么修炼这阴阳术。

算了,以后有机会在问它。

想不通什么火称为阳火,封尘索性不再去想,而是专心修炼禁术,生死门,这修炼生死门的条件,可不那么容易的。

如何才能将自己的肉身修炼到足以承受这门禁术的反噬,这件事他可要好好琢磨。

现在首要条件,是要收集足够多的药材,增强肉身的唯一办法,无非就是炼体,这与当年跟随爷爷进山修炼体术一样。

不断的受伤,修养,强化,受伤一个枯燥难忍的折磨过程。

心中有了决定,封尘爬起身来,随便的用冷水抹把脸,套上衣服,开门走出房间。

为那禁术,做足准备。

《盖世武神笔下锋迹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封尘最新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