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女仙医》小说主角卫一南薛东篱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长生女仙医》小说主角卫一南薛东篱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长生女仙医

时间:长生女仙医作者:吞鬼的女孩

长生女仙医小说

《长生女仙医》是由吞鬼的女孩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卫一南薛东篱,书中主要讲述了:两人直接开车来到了薛东篱家,一下车,卢晓就说:这是什么破地方?像猪圈一样,能住人?卢薇也皱了皱眉头,对身边一个保镖说:去敲门。谁知还没敲,门就开了,薛东篱站在门口,淡淡地望着他们。卢晓咧了咧嘴,说:又土又丑,辣眼睛。薛东篱此时蓬头垢面,身上满是摔下悬崖沾上的泥...

长生女仙医卫一南薛东篱小说by吞鬼的女孩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第4章上门求参

两人直接开车来到了薛东篱家,一下车,卢晓就说:这是什么破地方?像猪圈一样,能住人?

卢薇也皱了皱眉头,对身边一个保镖说:去敲门。

谁知还没敲,门就开了,薛东篱站在门口,淡淡地望着他们。

卢晓咧了咧嘴,说:又土又丑,辣眼睛。

薛东篱此时蓬头垢面,身上满是摔下悬崖沾上的泥土,根本看不清面容,乍看之下,跟叫花子似的,非常可怕。

卢薇问:你就是薛东篱?

薛东篱微微颔首:没错。

卢薇一喜,说:我们要买你手上的那根五十年的人参,你开个价吧。

不卖。薛东篱直接拒绝。

卢晓嗤笑道:小叫花子,你要卖多少,直接报个数,我们卢家是桐光市首富,还给不起一根人参钱吗?

薛东篱道:死心吧,你们今天是不可能得到人参的。

卢晓大怒,说:小叫花子,想找死吗?

卢薇心中也很恼怒,但她沉得住气,道:小姑娘,价钱不是问题。

薛东篱继续说:并不是我不卖,而是那人参已不在我手中了。

卢薇皱眉:那人参在哪儿?

我已经将它送给了卫家家主夫人。薛东篱道。

卢晓露出不屑的神情,说:就你这样子,能认识卫家家主夫人?撒谎也不打草稿!乖乖把人参交出来,还能得一笔钱,要是不交

薛东篱瞥了他一眼,不想搭理这种智障,转身就要进屋。

卢晓恼怒不已,回头对身后的保镖说: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啊!

那保镖几步便冲到了薛东篱的身后,动作非常敏捷,伸手抓向她的肩膀。

就在他的手触碰到她的身体时,忽然脸色一变,迅速将手收回,后退了几步。

卢晓骂道:你搞什么啊,一个叫花子都抓不到?

卢薇却看出了端倪,抬手制止弟弟,问那保镖:怎么回事?

保镖满脸惊疑,说:那女人身上好像有电,我碰了一下,手就焦了。

他的手指头赫然一片焦黑。

卢薇心中震惊,难道那又脏又臭的丫头,竟然是个高手?

她不是卢晓那种智障,能够代替奶奶管理家族企业,她的智商和情商都不容小觑。

这位女士,刚才是我们得罪了。她上前一步,语气变得客气了很多,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顿了顿,她又问:女士,请问,刚才你说人参已经送给了卫家,是不是真的?

薛东篱微微侧过头,道:我从来不说谎。

说罢便关上了屋门。

卢晓道:薇姐,还跟她废话什么,叫所有的保镖都冲进去

闭嘴!卢薇狠狠瞪他一眼,道,我们走!

卢晓急了:姐,你不要人参了?

当然要。卢薇说,我们去卫家。

卢晓道:你还真相信她啊。

几人走出去没多远,就看见两个村民从沟里抬出了一个人,那人身上奇臭无比,哎哟哎哟地喊着疼,没一会裤子里就传来哗啦一声,显然是拉了。

卢晓几人立刻捂住了鼻子,说:真是晦气。

而卢薇的脸色却有些难看,道:去回春堂问人参值多少钱的人,就是他。

卢晓一惊:什么?他怎么成这样了?

卢薇眯起眼睛,道:他昨天还好好地,一个晚上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卢晓似乎想到了什么,惊道:难道是

卢薇面色凝重:那个女人不简单,我们赶快走!

二人没有停留,直奔卫家的半山别墅而去。

卫家虽是桐光市第一世家,但这些年的生意远没有卢家做得好,论财富是比不上卢家的。

本来卫家瞧不上卢家,认为他们只是暴发户,前些年还暗中下黑手,想要除掉卢家。

毕竟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

但卢家轻轻松松就破解了他们的黑手,那个时候,卫家才知道,卢家与首都冯家是姻亲。

卫家只得熄了心思,对卢家也有了几分忌惮。

卫夫人美丽的面容上带着一抹礼貌的微笑,寒暄之后说:卢小姐、卢少,不知两位这次来,有何贵干?

卢薇道:卫夫人,我奶奶病重,首都的国医开了一道方子,需要一味五十年的人参作为主药材,我们找遍了桐光市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因此才冒昧上门求药。

卫夫人奇道:我们卫家虽然家大业大,早年间也有几根年份高的人参,但都已用了,哪来的五十年人参?

卢晓抢着说:肖家村有个叫薛东篱的丫头,说将人参送给您了。

卫夫人一惊,蓦然想起昨晚薛东篱说的话。

两位是不是搞错了?她道,那女人家里穷得叮当响,哪有什么人参,何况是五十年份的?

卢薇严肃地说:根据我们的调查,她确实从山上挖到了一根人参,消息可靠。

卫夫人心头一抖,难道那丫头真的走了狗屎运,挖到了人参?

一想起那根人参被下人们分吃了,她就心疼得不行。

如今野生人参已经极其稀有,更别说五十年份的了,哪怕是他们这样的人家,也不容易得到。

她心中又对薛东篱恨了两分,那个死丫头为什么不说清楚,害她白白损失了一根五十年份的人参!

她嘴角勾起,说:卢小姐,你们恐怕被她骗了。那女人向来谎话连篇,就算她有人参,也没有给过我。

卢薇深深地望了她一眼,道:卫夫人当真不肯割爱吗?

卢小姐,如果我有,肯定会给你。卫夫人诚挚地说,可惜我真的没有。

卢薇心中浮起一抹怒意,道:既然卫夫人不肯帮忙,我们就告辞了。

卫夫人还想解释几句,却见二人已经告辞离开,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薛东篱那个臭丫头,真是个扫把星!

走出卫家,卢晓急道:姐,难道就这么算了?

卢薇冷笑一声,道:卫家早就看我们不顺眼了,这是存心不肯将人参卖给我们。

第5章住在卫家

她眼底闪过一抹凶狠,道:咱们走着瞧。

卫夫人叫来陈妈问了,那根人参早就煮了,连渣都倒掉了,什么都没剩。

她心中极度不悦,找了个由头,扣了几个下人的工资,把下人们吓得噤若寒蝉。

夜幕降临,卫一南回来了,吃饭的时候,他忍不住问:妈,谁又惹你生气了?

卫夫人怒气冲冲地说:还有谁,不就是个那个蠢丫头吗!这种女人,你爷爷竟然把她当宝贝似的,你说她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

卫一南淡淡一笑,说:一个垃圾而已,扫出去就行了,何必生气?

就在这时,大厅的门开了,一个纤长的人影走了进来。

一见到她,卫夫人就皱起眉头:你还有脸来!

卫一南侧过头,看见薛东篱穿着一身干净的衣服,但那衣服一看就是二十块钱从地摊上买的,又丑又土,她额前的齐刘海几乎遮掉了半张脸,显得人特别猥琐。

他微微皱了皱眉,连饭都吃不下了。

为什么我不能来?薛东篱问。

你是什么东西,我卫家的大门是你能随随便便进的吗?卫夫人正在气头上,话也说得恨不客气。

没等薛东篱回答,她便大声道:保安,保安!

门外的保安立刻冲了进来,卫夫人怒气冲冲地道:你们干什么吃的?怎么让这个蠢货进来了?

保安们满脸不可置信,他们一直守在门外,没看见有人进出啊。

立刻把她给我扔出去!卫夫人毫不留情地说。

保安们正要上前,薛东篱忽然高声道:慢着!

不知为何,那些保安的步子都是齐齐一顿。

卫夫人怒道:你这个蠢货,还敢在我家撒野!

薛东篱道:卫夫人,你说出来的话,难道都不作数吗?

什么?

你是不是忘了,昨晚你还说过,三楼的那间房是我的,我随时可以回来住。薛东篱道。

卫夫人惊得说不出话来,她以为昨晚的那番羞辱,薛东篱是绝对不会再来的,却没想到薛东篱的脸皮这么厚。

你她被气得够呛,指着她道,你还要不要脸啊,这里没人欢迎你,连见都不想见到你,你还敢来?

那间房是老爷子留给我的,我为什么不回来?薛东篱淡然道,转身便往楼上走去。

你!卫夫人气得脸色铁青,卫一南沉声道:薛东篱,就算你住进了我家,我也是绝对不会喜欢你的,只会让我对你更加厌恶!

薛东篱没有搭理他们,径直上了楼。

这个举动让母子二人都误会了,卫夫人怒道:这个小贱人,她还对你不死心!

卫一南脸色也不好,道:没想到她竟然是块撕不掉的狗皮膏药。这样的一个大垃圾住在我们家,传出去只怕会影响我卫家的名誉。

卫夫人发狠道:你放心,我自有办法,让她连滚带爬地滚出我们家!

薛东篱住进了那间房,这是卫老爷子为她准备的,里面本来还有很多珍贵古董作为摆设,不过都被卫夫人拿去装饰她和卫一南的房间了,许久没有打扫,屋子里落了一层薄薄的灰。

她捏了个洁净咒,房间里顿时变得干干净净。

既然这是她的,她当然要住,不然还要去住乡下那栋四面漏风的破房子吗?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薛东篱走出卧室,就有个做清洁的女佣一盆脏水倒了过来。

她步子一转,躲过脏水,这些水就全泼在了她卧室门口。

那女佣见没泼到,有些失望,但还是冷嘲热讽道:哟,不好意思,我可没看见你。这里的脏东西太多了。

这是明着说薛东篱脏,薛东篱瞥了她一眼,实在没兴趣和她说话,径直走了过去。

那女佣却撇了撇嘴,眼里满是不屑。

被人欺负到跟前了还不敢回嘴,这种人果然像夫人说的一样又丑又蠢。

桐光第一医院是整座城市最大最好的医院,在整个西南地区都很有名,甚至有外省的病人慕名而来。

卫苍霖站在VIP病房前,等着医生出来,道:医生,我妹妹的情况怎么样?

医生叹了口气,说:情况很糟糕,恐怕熬不过今晚了。

卫苍霖的脸色一片惨白。

他妹妹卫苍雨有先天性心脏病,三年前离开卫家后就恶化了,而他们这一房一直被其他几房排挤,不仅不允许他在卫家企业里任职,甚至连应得的股份都被卫松贪了。

卫苍霖本是华清大学毕业,要找工作也不难,但本市根本没人聘用他。

他知道是卫松一家在背后搞鬼,他们想要他们兄妹俩死!

如今虽然有了钱,能住得起VIP病房,但卫苍雨的病只能移植器官,找不到捐献者,再多钱都是一个死。

他看着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少女,痛苦地往墙上打了一拳,洁白的墙壁上现出蛛网一般的裂痕。

小雨,是我没用

身后忽然响起脚步声,他警惕地回头,却见了薛东篱。

他露出厌恶的神情,说:你来干什么?不要以为我和你订了婚,你就能缠着我!

你妹妹都要死了,你还这么自以为是。薛东篱淡淡道。

你说什么?妹妹是卫苍霖的逆鳞,他眯起眼睛,眼底浮起一抹阴森的危险,我不打女人,立刻给我滚。

你难道不想救妹妹了吗?薛东篱问。

卫苍霖冷笑道:难不成你能救她?

没错,我能。薛东篱斩钉截铁地说。

卫苍霖气笑了,说:薛东篱,你连字都不认识几个,还敢说能治病?

主治医生也一脸不满,说:小姑娘,话可不能乱说,病人的情况已经很危险了,请你不要开玩笑。

薛东篱看了他一眼,道:我像在开玩笑吗?

说罢,又侧头看向卫苍霖,说:我今天之所以会来,是因为除夕夜你对我有一饭之恩。你妹妹的生机微弱,如同风中残烛,只怕撑不过今晚。如果你不想让我医治,我不会勉强,只希望你今后不要后悔。

《《长生女仙医》小说主角卫一南薛东篱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