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从被分手开始by苦茶作酒精彩章节 第九章被收买的高云通

故事从被分手开始by苦茶作酒精彩章节 
第九章被收买的高云通

故事从被分手开始

时间:故事从被分手开始作者:苦茶作酒

故事从被分手开始小说

石弘白梓欣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石弘白梓欣是《故事从被分手开始》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苦茶作酒所编写的都市言情小说。小说精彩段落:既然朱小梅说这小子是穷逼,那肯定错不了,再说之前也来过酒吧,见过这服务生,有钱谁会来兼职服务生?他已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他已经在考虑一会怎样揍他,才能出出今晚的恶气。朱小梅更是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幸灾乐祸的看着石弘:"一杯8888,你需要几杯?""两杯,刷卡!".........

精品小说《故事从被分手开始》by作者“苦茶作酒”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故事从被分手开始》第九章被收买的高云通

既然朱小梅说这小子是穷逼,那肯定错不了,再说之前也来过酒吧,见过这服务生,有钱谁会来兼职服务生?

他已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他已经在考虑一会怎样揍他,才能出出今晚的恶气。

朱小梅更是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幸灾乐祸的看着石弘:"一杯8888,你需要几杯?"

"两杯,刷卡!"

石弘直接将卡摔在朱小梅那欠抽的脸上,冷声说道。

哼,死到临头还装逼,朱小梅脸色有点难看。

看在你一会被打成猪头的份上,我就先不和你计较,待刷完卡,就是你的死期!

滴,刷卡成功。

惊吓太大,朱小梅一个没坐稳,啪叽就摔在了地上,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

这个穷逼,怎么可能有钱,自己曾经偷看过他银行卡余额,也就四千多,还都让自己勒索来了,一天不见,他从哪变出来的钱?

"你个穷逼,哪来的钱?"

"管不着!"

石弘径直走向了墙角的一个卡座,坐了下来。

梅秋巧看了看脸色通红的朱小梅,又看了看脸色不太好的石弘,知趣的坐到了石弘对面。

"朱小梅,你特么在逗我?"

杨龙脸色铁青,要不是朱小梅是女的,早就动手了。

"龙哥,这不怨我,不怨我呀,我哪知道"

朱小梅极尽所能的讨好杨龙,却没想到这在杨龙眼里确显得更加恶心。

"闭嘴,你给我等着!"杨龙留下一句狠话,踢开酒吧门走了出去。

一会功夫,紫潭白荷端了上来,梅秋巧放在嘴边,啄了一小口,慢慢的咽了下去。

"这杯酒就是我,上面看是以前的我,侧面看是现在的我。"

梅秋巧脸上漏出一丝无奈的笑,自言自语道。

石弘冷笑:"你连羞耻心都没有了,还在乎是黑是白?"

梅秋巧没有理会石弘,头靠着胳膊,脸色有些凝重。

石弘对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后悔,毕竟任何人,都是有自尊心的。

看着梅秋巧,石弘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尝了一口这紫潭白荷,入口轻柔香甜,咽下去后,嘴里还残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苦。

这梅秋巧爱喝,莫不是感觉做那些事做的时候甜,做完留在心底的是苦楚?

石弘一边品尝这酒,一边想着事情,丝毫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高云通和朱小梅。

"小梅,这穷逼什么时候来的?"

此时高云通刚从外面回来,看到了石弘,不禁高兴,送钱的来了。

"刚来,不知道哪来的钱,要了两杯紫潭白荷,还把我羞辱了一顿,呜呜呜"

"别哭了别哭了,交给你个任务,事成之后,奖励一万。"

高云通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今天早上的时候,赵桐浩找到自己,给了五万块,让自己算计下石弘,越惨越好。

"阿嚏!唔,我感冒了?"石弘揉了揉发痒的鼻子,疑惑的嘀咕道。

他丝毫没有注意,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端着托盘,悄悄地绕到了自己身后。

突然,石弘放在桌子底下的脚,被人勾到了走廊上,紧接着就是哐的一声。

一瓶葡萄酒,哐的一声摔在地上,暗红的汁液溅到了石弘的脸上。

"石弘,你竟然敢伸脚绊我!你知道我端的是什么酒吗?"

朱小梅挣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石弘的鼻子,大声质问。

听到响动,酒吧的人都围了过来,只见前台朱小梅眼角挂泪,胳膊带伤,一副可怜兮兮受害者的模样。

石弘显然没有从惊讶中缓过神来,这是什么鬼?把别人的脚踢出来,绊倒自己,朱小梅莫非脑子有问题?

"石弘,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你打碎的酒值多少钱吗?"

高云通大喝一声,冲上来一把揪住了石弘的领子,保安也很配合的冲上前来,刷的一下掏出甩棍,将石弘围了起来。

"放开我,说吧,多少钱?"

石弘一把推开了高云通肮脏的手,皱了皱眉头问道。

这小子长本事了,还敢推开自己的手,高云通冷笑了一声,玩味的说到:"石弘,你听好喽,这瓶酒是这里的镇店之宝,1978年的蒙塔榭酒,价值二十万!"

听到价格,石弘呵呵笑了两声,高云通的意图,也算大体猜到了。

但他疑惑的是高云通为何要谋害自己?是什么原因,让他把自己往死里整?

"这屌丝有病吧,和前台有什么仇,还故意伸脚绊她?"

"哼,渣男,连女人都要害,没想到原形毕露了吧,活该!"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看他那穷酸样,肯定赔不起,二十万估计判十多年。"

听到议论,朱小梅心里舒服多了,自己胳膊上那一道,没白划。

你能买得起紫潭白荷,还能买得起蒙塔榭酒?你刚才神气什么,你不光没钱,你智商还不高,我想害你,还不是易如反掌?

你就老老实实去牢里呆着吧!

"小子,赔得起吗?赔不起我可要报警了!"

高云脸上露出阴狠的笑容,朝保安招了招手,保安会意,按住了石弘。

"高云通,我买瓶酒摔着玩不可以吗?"

石弘伸手挡住了保安,愤怒的瞪着高云通,冷声说道。

自己本来就打算买下这个酒吧,然后当着高云通的面砸掉。

既然你先砸,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石弘在这干了一个多月,认识这瓶酒,压根就不是镇店之宝,真正的依旧摆在前台的玻璃框里。

"你说这瓶二十万,那瓶多少钱?"石弘指了指前台的玻璃框,玩味的看着高云通。

高云通心虚,支支吾吾的说:"那是一瓶普通红酒,五百多块。"

"好,把那瓶也拿过来,一共二十万零五百,刷卡吧。"

石弘拿出卡,递给了高云通。

"你是想趁我刷卡的时候逃跑吗?想得美,保安看好他,我去拿pos机!"

赵桐浩给他的情报是,石弘只有两万多块,所以他根本不相信石弘能买得起。

他感觉石弘是想趁自己拿pos机的机会,逃走罢了。

拿来pos机,插上卡,输入二十万零五百,冷笑一声,递给了石弘。

"输密码吧!输完密码就能安心去警察局了。"

石弘摇摇头,自信过度可就是自负,你就这么肯定老子没钱?

输完密码,pos机吱吱的打出了发票,高云通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高经理,劳驾您,把我买的那个普通红酒,也拿过来,摔了。"

高云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那瓶才是真正的蒙塔榭酒,他当然不舍的摔。

石弘看着他吃人的眼神,笑了笑,打开微信,调出付款码。

"在场的哪位大哥,替我把那瓶酒摔了,我给他一万!"

有一万块钱白赚,何乐而不为,许多人都朝着那瓶酒跑了过去。

高云通招呼保安想阻拦,无奈人太多,压根挡不住。

跑的最快的,抢过玻璃盒,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看着四分五裂的玻璃片,高云通心痛的瘫坐在地。

这瓶酒可是他托了很大的关系,才从美国偷渡来的,价值可不止二十万,就这样被摔了,他感觉心都碎了。

他不禁后悔,后悔听了赵桐浩的鬼话,后悔自己见利忘义,吃了大亏。

然而,他的噩梦并没有结束。

石弘走到前台,拿起一瓶酒,看着高云通:"这瓶多少钱?"

"五千。"

呯!

"这个呢?"

"六千。"

呯!

"谁特么在这里嚣张,不想活了?"

一声暴喝从二楼传来,紧接着一个壮汉噔噔蹬的窜了下来。

看着场面不对劲,在场的人都纷纷逃离了酒吧,梅秋巧也有些胆怯的跑到酒吧门口,藏了起来。

高云通看着那大汉跑了下来,心里窃喜不已,这里可是穆家地盘,我说你砸我场子,他们还不卸了你?

小子,让你摔我的镇店之宝,今晚你就别想健全着走出这个酒吧了!

"哥,有人砸场子,是我无能,没保护好镇店之宝。"

"小子,转过身来,让老子看看你长了几只眼!"

大汉看着满地的玻璃渣子,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怒气冲冲朝背向他的石弘走了过去。

《故事从被分手开始》第十章其实我没那么凶的

高云通别提有多高兴了,虽然没有把这小子送进警察局,但是让断龙帮废掉他的手脚,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石老弟?"

"二虎?"

二虎握着拳头,正要砸过去,恰巧石弘转过头,两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石老弟,你来玩也不告诉我,这里是咱家的,酒你随便喝,别砸场子哈。"二虎疑惑揽着石泓的肩膀,笑着说道。

"虎哥,我冤枉啊,我可没砸场子,就买两瓶酒摔摔玩,吵到你的话,我去外面摔去。"

二虎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这小子有钱没处花了吗?买几瓶酒摔着玩,倒是也说得过去。

但是想到穆姐还在楼上,不禁露出难色:"石老弟,我知道你有钱,你改天再来玩吧,我们穆姐在楼上呢,让她知道了,这事不好办啊。"

高云通目瞪口呆的看着二虎如同兄弟般的,搂着石弘吹牛打屁。

这特么是什么鬼?石弘一个穷逼,怎么可能认识二虎?

难道就这么让这穷逼走了?那自己五万块肯定没了,还赔十几万,高云通内心如吃了苍蝇一般难受。

"虎哥,你怎么认识这个穷逼?你胳膊肘可不能往外拐啊!"高云通急了。

"怎么回事?"

一个少女从二楼走了下来,一袭黄衣,步伐轻盈,乌黑柔顺的青丝,随着走动不停抚着她的香肩。

腰肢系着一条宽大的黑色带子,细的惊人,臀部规模并不算大,但挺翘圆润,造型优美。

若不是那精致的脸上透着一丝霸气,倒真像温柔恬静的邻家小妹。

少女身后跟着十几个虎背熊腰的汉子,让人想起一部电影《美女与野兽》。

看到穆梦涵,高云通仿佛抓到救命稻草。

"穆姐,这小子砸咱们厂子啊,连咱们的镇店之宝都摔了啊。"

穆梦涵看到地上的碎片,脸色有些不好。

最近地下世界不太平,先是父亲被捅,今天又有人砸场子。

高云通看着穆梦涵脸色阴沉的朝着石弘走去,心里乐开了花。

赵家情报有误,没有收拾掉石弘,没想到这小子自己作死,引来了穆梦涵。

穆梦涵乃是高江市东区地下世界头领穆青山的女儿,虽然从不在社会上出现,但是对侵犯他们利益的人,绝不手软。

他开始幻想石弘被他们暴揍一顿,然后被带出去废掉手脚。

咦,这小子好像在哪见过。

奇怪,这女孩怎么这么面熟?

"是你?"

"是你!"

石弘和穆梦涵同时叫出声来。

"你是黑黑"

那个楚楚可怜,哭得让人心疼的女孩子竟然是心狠手辣的大姐大?这一时让石弘有点难以接受。

"不不不,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呢,我们也不过做些生意罢了。"

穆梦涵一改脸上的霸气,倒显得有些扭捏了,赶紧解释,但是心里疑惑,我解释什么啊?

"你整天都这么穿吗?"看着穆梦涵惹火的身材,石弘不禁咽了咽口水。

"不是啦,这几天总有人到我们这找事,我穿这样不也是因为打架方便嘛。"

穆梦涵脸上挂着可人的笑容,热情的跟石弘解释。

"叔叔怎么样了?"石弘正色道。

"那天多亏了你的血液,我父亲已经转危为安了,光顾着高兴,忘了跟你道谢了,对不起啊。"

穆梦涵高兴的拉着石弘的手,若不是他出手相助,事情可就麻烦了。

"对了,你干嘛砸我厂子呢?"穆梦涵疑惑到。

石弘尴尬的笑了笑:"是你这高经理太不像话了,昨天敲了我四千多,今天又勒索我二十万。"

"高云通,怎么回事?"

穆梦涵脸色冷峻的看着高云通,大声质问到。

发怒的样子,让石弘都感觉有些害怕。

高云通还愣在那里,大脑有些空白,他俩竟然关系挺好?

现在能做的,只有死不承认。

"穆姐,我可没有敲诈他,是他自己找事。"

穆梦涵收起脸上的怒气,认真的看着石弘:"石弘,你帮了我大忙,这酒吧我送你都可以,不过希望你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石弘指了指监控:"前天的监控被那个贱人删了,今天的还有,你查一查便知道了。"

穆梦涵走到前台,摆弄了一会电脑,连同被朱小梅删除的监控,全调了出来。

砰,穆梦涵一拳砸在前台桌子上,桌子应声断了开来,从胳膊上取下皮筋,将青丝扎了起来。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高云通清楚,穆梦涵要打人了。

"你可知道你敲诈的是谁?"

穆梦涵走到高云通身旁,冷声问到。

"是,是谁?"

高云通声音有些颤抖。

"他是断龙帮的恩人!"

说着穆梦涵飞起一脚,只听扑通一声,高云通倒飞出去,砸倒了一排桌子。

他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本以为只是个普通的屌丝,可以随便欺负,肆意践踏。

没想到,他竟然是穆家的恩人,那自己,岂不死定了?

他挣扎着爬了起来,扑通一声跪在了穆梦涵面前。

"穆姐,是我财迷心窍,求您把我当屁放了吧。"

穆梦涵皱了皱眉,转过身去:"求我没用,去问问石先生,怎么处置你。"

求生的本能,让高云通爬到石弘跟前,匍匐在地:"石爷,求您放过我吧。"

石弘还没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刚才这女孩竟然一脚把高云通踢飞了?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孩子,竟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本来还想撩一撩,见这场景是在不敢了,她一生气还不把自己踹死?

"石爷,您说句话啊。"

高云通看着石弘默不作声,心里慌得不得了,赶紧拉住了石弘的裤腿。

石弘回过神来,厌恶的看了高云通一眼:"放过你,昨天你说的啥我忘记了,麻烦你在重复一遍。"

高云通快哭了,左右开弓,狠狠地抽自己的脸,他现在恨不得抽死自己。

自己真是瞎了狗眼,惹了一个他压根惹不起的人物。

"石爷,石爷爷,您放我条生路吧。"

石弘沉默了十多分钟,直到高云通双脸被自己打成猪头,这才问穆梦涵:"穆姐,按你们规矩,怎么办?"

穆梦涵面露难色,平时处理些敲诈勒索的事,最多也就几千块,按帮里规矩,断根手指,逐出帮派。

可这高云通,简直太胆大妄为了,不仅敲诈自己恩人,还敲了二十万,这事看来只能交给警察了。

她略微考虑一下,说到:"按帮里规矩,断根手指,另外,送警察局,石先生,你觉得怎样。"

石弘赶紧点头答应,他没想到小姑娘,竟然如此暴力,如此凶悍。

随着高云通一声惨叫,手指被生生折断,大概五六分钟,高云通连带朱小梅,被赶来的警察带走了。

"石弘。"

听到穆梦涵喊自己,石弘有些敬畏的看着她:"穆,穆姐。"

看到被自己吓到的石弘,穆梦涵脸微微一红,拉着石弘的胳膊,朝二楼走去。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呀,其实我没有这么凶的,他们都可以作证的哦。"

她身后的汉子都嬉笑着附和。

"是呀,我们穆姐可温柔了。"

"对啊,我们穆姐已经十八岁了哦,单身可撩。"

"你找揍?"

穆梦涵亮出拳头,假装生气,那说话的汉子坏笑两声,不再说话了。

石弘尴尬的笑了笑,心里说道,惹不起,惹不起。

到了二楼,穆梦涵亲自为石弘拉出凳子,让其坐下。

"石弘,这间酒吧现在没人管了,就送你了,也算是对你的感谢,之后有什么事,我都会帮你出头。"

一起说了会话,喝了点酒,石弘便起身离开了。

走出门口,看到了梅秋巧,石弘疑惑:"你咋还没走?还要我做什么?"

梅秋巧眼神复杂的看着石弘,刚才她躲在门外,酒吧里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

石弘到底是什么人,又有多大能量,自己这样作死,会不会也和高云通一个下场。

"没事了,你小心下赵桐浩他们吧,我要回宿舍了。"

同在一个学校,两人并排而行,默默无言,气氛有些尴尬。

路上行人不多,空中的星月大概是倦了,躲到了云彩后面。

突然,不知从哪钻出来一辆普桑,飞也似地朝着石弘呼啸而至。

《故事从被分手开始by苦茶作酒精彩章节 第九章被收买的高云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