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完结版精彩阅读-上官若离东溟小说全文

《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完结版精彩阅读-上官若离东溟小说全文

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

时间: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作者:此木为柴

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小说

完整版小说《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是此木为柴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上官若离东溟,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现代美女特工,在执行任务中与犯罪分子同归于尽,穿越到架空古代成了瞎眼的大将军府嫡女。青楼前受辱,被庶妹抢去了未婚夫,赐婚给一个不能人道的嗜杀冷酷的王爷。不过,不是不能人道吗?这玩意儿这么精神是怎么回事?不是嗜杀冷酷吗?这像只撒娇的哈士奇在她肩窝里拱来拱去的是个什么东东?...

《此木为柴》完结版精彩阅读-上官若离东溟小说在线章节试读:

《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第12章

第12章你是上官若离的亲爹?

十五年了?老头不敢相信的愣了片刻,随即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老子被囚禁在这里竟然有十五年了?

上官若离心中一惊,十五年了?

按照她的追剧经验,接下来的狗血剧情是不是这老头儿其实是原主的生父?

你是上官若离的亲爹?这么想着就问了出来。

咳咳咳!老头儿差点儿被自己唾液呛死,老子是她娘的亲爹肖飞!

呃!这话有歧义,他娘的到底是指的霄云萝还是在骂人?

不管怎么说这个肖飞是被肖云箐关在这里的,上官若离往前走了一步,道:想不想离开这里?

想!肖飞警惕的看着她,你想要什么?

上官若离白了他一眼,你都这样了,能有什么?

说着走进他,却发现他手上连接铁链的铁环机关是一次性的,就是说锁上就无法再打开。

看样子肖云箐当初就没打算放了你。上官若离低头研究那婴儿胳膊粗的铁链,没有工具,根本就打不开。

所以老子就是不告诉她想要的东西在哪儿老头儿的目光落在上官若离的耳垂上,那里有一颗小黑痣。

他瞳孔骤然一缩,激动的喝问:你是上官若离?!

上官若离没有丝毫动容,淡淡叹息道:是不是上官若离不重要,现在是我无法救出你。

阿萝真的死了?肖飞迅速地抓住她的手腕,速度之快让上官若离来不及躲开。

上官若离没想到他一个瘦老头儿手劲儿这么大,感觉手腕都要被捏碎了,痛的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怒道:不是告诉你了吗?死了快十六年了!我骗你干嘛?

肖飞突然神色一凛,伸手做出禁声的姿势,有人来了,你快走!

上官若离侧耳倾听,果然听到机关开启的声音。

她快步出了石室,将石门关上。

看到了不知从哪里透过来的一点火光,不能再开隔壁的石门了,发出的声响,必定会引起注意。狭窄里的走廊里,没有藏身之处。

上官若离抬头看了看,双手双脚撑着走廊两边的石壁,一下一下的快速向上挪,最后整个后背贴到了走廊顶上。

收敛了气息,俯视着走廊里的一切。

慢慢的,火光越来越亮,一个粗布短打扮的妇人提着灯笼,从走廊的拐角处出现,后面跟着肖云箐。

到了囚禁肖飞的石门前,那妇人打开机关,闪到一边,让肖云箐进去。

肖飞坐起来,冲着门口,啐出一口浓痰:呸!

肖云箐不会武功,躲闪不及,浓痰正喷到脸上。

啊!你你你!

肖云箐拿出帕子拼命的擦拭,转头跑到走廊里呕吐。

一股酸爽味儿升起,走廊顶上的上官若离皱紧了眉头。更悲催的是石壁上都是湿滑的苔藓,她的身子不住的下滑。

好在肖云箐没吐一会儿,就走进石室指着肖飞骂道:你这个老不死的!越来越下作!

肖飞大喇喇的坐到石床上,冷笑道:有你和你娘下作吗?你娘偷人生下你,让老子戴绿帽子,你爬老子的床,给老子下药

我呸!你武功那么高,若不是为了给你下药囚禁你,我会勾搭你这老东西?肖云箐气的双眼赤红,但她不敢靠近,在铁链子以外的范围站定。

肖飞歪着脑袋看着她,道:老子说了要见到萝儿才会告诉你梅花令的下落,不过,见不到萝儿亦可以换一个条件。

肖云箐面色一喜,说!

肖飞猥琐一笑,道:我们把当年没做完的事做完。

做梦!肖云箐暴怒,眸色怨毒,看样子,你还是没想通!那你就等着见霄云萝那贱人的尸体吧!

肖飞眸中迸射出杀机,那么说萝儿已经死了?

肖云箐微微一愣,继而得意的笑道:是!她死了,临死也不交出梅花令,不然我怎么会对你这老东西下手?但她那个瞎子女儿却落在了我手里。她死了不到两个月上官天啸就娶了我做继室,我为他生儿育女,女儿还要代替那贱种做太子妃,儿子将来要继承镇国大将军府!

我呸!又一口浓痰吐过去。

不过这次肖云箐抬起袖子挡住了。

她哈哈大笑,怎么样?用上官若离那小贱种的命来换梅花阁值不值的?那可是霄云萝唯一的血脉,也是你唯一的后人!

肖飞冷笑:你骗了老子这么多年,老子还能信你吗?你敢对离儿动手?上官天啸不把你碎尸万段才怪!不然离儿能活到现在?

肖云箐眸子眯了眯,露出杀机,冷冷道:那么,你也没活着的必要了!

肖飞知道她动了杀心,淡淡道:有种你就杀了老子!

肖云箐气的语噎,她不能杀他,冷冷一笑,好!有你主动交代的一天!

说完头也不回了走了。

上官若离等听到关门的声音响起,才从走廊壁上下来,抖着酸疼的手腕和脚腕,这具身子还得加强锻炼。

进来吧!肖飞确定了霄云萝去世的消息,眼里充斥着悲伤和愤怒,转头用脏污的袖子擦去了眼泪。

上官若离确定了这老头儿确实是原主的外公,看他的惨样子,心中有些发闷。

肖飞眸中精光乍现,手在空中一个翻转,上官若离就在一股强大的力道下转了身,大掌抵在她的后心处。

上官若离暗叫不好,想挣扎,可后心就像被一股魔力吸住一般,根本动弹不得。

觉得一股暖流从他掌心流到自己的身体里,在四肢百骸游走,毫无章法的横冲直撞,最后凝聚在丹田。

上官若离觉得丹田越来越灼热、越来越膨胀,整个人好像要爆炸燃烧起来一般。

那暖流越来越弱,最后,肖飞收掌,浑身的力气像被抽走了一般,虚弱的后退几步,往后仰倒下去。

上官若离伸手扶住他,看到有小虫子在他经年不洗的头发胡子里爬动。

强忍住恶心,冷声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第13章

第13章俺眼瞎俺有理

肖飞被上官若离扶着,坐到石床上,虚弱道:老子把大半的内力修为都给了你,

内力?上官若离只在武侠小说里看到过那东东,可是,我觉得肚子要炸开了,像吃了毒药一般。

肖飞道:你没有内力根基,一下子接受这么多内力身子肯定会受不了,一会儿我传授给你一套心法,你勤加练习,一两年那些内力就能为你所用。

一两年?上官若离不屑,半年内她的各方面的能力就能赶上前世。

肖飞胡子抖动,表示很生气,老子给你的这些内力即便武学奇才也得五十年才能修成,你还瞧不上?

上官若离干笑道:没有、没有,就是担心两年后我就被肖云箐母子给弄死了。

肖飞眸色顿寒,道:你去凤尾山顶去找三生草,服用后可重塑筋骨,辅助心法修习,三日内就能让你融会贯通这些内力。

你把全身内力都给我,就不怕我是坏人?上官若离不解。

肖飞叹息:你是离儿,是老子的宝贝外孙女,怎么会是坏人?

这逻辑!不过上官若离这个孤儿很暖心。

上官若离觉得还是先离开这里,扫视了一下周围,并没有可以弄开铁链的东西,道:我先上去,然后想法把你救出去。

肖飞靠在石床的稻草上道:若是普通铁链,老子用内力也震断了,这是千年玄铁做的铁链,一般利器根本砍不断它。我先把心法告诉你,你自己保住命才重要!

这是一个长辈对小辈的无私奉献,上官若离冰冷的心里有个角落在融化。

凝神听着他背出艰涩难懂的口诀,她是受过速记训练的,听了一遍就能一字不差的复述出来。

肖飞欣慰,你比你母亲还要聪慧,你母亲听了两遍就记住了

说着,声音哽咽起来。

上官若离心中没来由的一痛,几乎不经大脑的道:我会让她失去一切,然后后悔生出来!

说完了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这定是原主的情绪作祟。

肖飞看着她清亮如冬夜朗月的眼睛,问道:离儿啊,你的眼睛怎么好了?

上官若离道:肖云箐的女人为了让太子退婚,设计把我卖到染香楼,我不甘受辱跳楼,没想到因祸得福眼睛好了!

肖飞咬牙道:怪不得最近那贱人逼得紧了,原来你的婚期到了。当年,我去给你寻名医医治眼睛,一年未果,回来却被肖云箐设计囚禁

他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己被囚禁的生活,送饭的是个聋哑人,除了肖云箐偶尔来逼问他,他除了自言自语就是练功

上官若离没心情听这些,她得想办法出去,道:我先出去,你忍耐些时日。

肖飞有些意外,坐在石床上抬眸仰视着她,目光里带着探究,你不想知道梅花令的下落,不想做梅华阁的阁主?

不想!上官若离转身往外走,那些事跟她没关系,她没兴趣。

站住!肖飞从石床上起来,拉了一下床头墙边的一根绳子,拖着哗啦啦的铁链子追过来,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两句话。

然后道:那个婆子是聋哑人,你可以设法跟着她出去!一定要小心。

果然,上官若离听到了机关开启的声音。

她迅速跑出去,三两下就像刚才一样上了走廊的顶上。

刚才那个带路的妇人进来,一手提着灯笼,一手端着一碗掺着几根青菜的米饭,进屋放下就往回走。

上官若离从石壁上跳下来,悄悄跟在那妇人身后,转过走廊,上了二十几阶的石头台阶。

那妇人打开暗门,外面的情景是个简陋的卧房。

上官若离在石门快合上的刹那闪出石门,像个鬼魅一样站在那妇人的身后,妇人动她就动,等到了窗口处,一个翻身跃了出去。

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景,然后借着繁花绿树的掩饰顺利回梅香园。

梅香园里已经乱了套,下人们纷纷出来寻找。

大小姐!

大小姐,您在哪里啊?

天呐!大小姐不会又被劫走了吧?

大小姐!

上官若离忙趴在一处花丛里,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救命!我在这儿!

有人听见,忙寻声找过来。

哎呀!大小姐您怎么在这里呀?

秋菊忙跑过来,扶住上官若离,关切的道:大小姐受伤了?快回去!

春桃冷眼打量着上官若离,心虚又怀疑的道:大小姐怎么出的院子?

上官若离扶着秋菊,目光呆滞而迷茫,淡淡的道:我今天醒的早,听到院子里有响动,以为是有贼人,就出来查看,不知怎么的就回不去了。

俺眼瞎俺有理!

孙嬷嬷道:大小姐脸色不好,肯定摔伤了,先回去给查看伤势吧。

上官若离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身上确实被石头硌的不轻,加上丹田处火烧火燎的难受,脸色确实不好看。

回了房间,春桃和秋菊伺候她更衣,看到她衣裙上沾着的青苔,都微微蹙眉,疑惑的互看一眼。

春桃道:小姐这是去哪里了?

上官若离淡淡道:我看不见,怎么知道去了哪?

春桃垂眸思索,对秋菊道:我去把大小姐的衣服洗了,你给大小姐上药。

秋菊蹙眉看了一眼春桃的背影,从一个柜子里拿出药瓶,给上官若离上药。

时不时不安的看一眼上官若离,显然是在做心理挣扎。

最后,道:大小姐,夫人问了春桃您身上的特点,要男人坏您的清白。然后以此为要挟,让大小姐交出她想要的东西。

上官若离点头,我知道了。

秋菊见她如此平静,诧异问道:大小姐为何不着急?

我还有清白这东西吗?上官若离穿上衣服,躺到床上,我乏了,先休息一会儿。

累了一晚上,又差点儿摔死,真心是很累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晚上,将醒未醒间,被一阵细微的声响惊醒。

忽地睁开眼睛,发现窗纸上映着一个男人的身影。

《《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完结版精彩阅读-上官若离东溟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