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阿卿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黎珞贺毅飞最新章节列表

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阿卿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黎珞贺毅飞最新章节列表

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

时间: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作者:阿卿

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小说

黎珞贺毅飞是小说《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阿卿,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原主大吼着让贺毅飞去将钱要回来。贺毅飞不去,她就准备往门外冲,自己去医院找李鸣要津贴。那是贺毅飞第一次对原主冷脸。原主被拽回来后,只害怕了几分钟,就开始撒泼。一边骂贺毅飞白眼狼,他父亲的命是黎刚救回来的,他们家欠她的,可却这样对她。一边闯进贺毅飞的卧室中摔东西。她知道贺毅飞最宝贝那...

黎珞贺毅飞是小说《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阿卿,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

第7章 约定

原主大吼着让贺毅飞去将钱要回来。

贺毅飞不去,她就准备往门外冲,自己去医院找李鸣要津贴。

那是贺毅飞第一次对原主冷脸。

原主被拽回来后,只害怕了几分钟,就开始撒泼。

一边骂贺毅飞白眼狼,他父亲的命是黎刚救回来的,他们家欠她的,可却这样对她。

一边闯进贺毅飞的卧室中摔东西。

她知道贺毅飞最宝贝那些书和那个坦克模型,就把书全撕了,坦克模型也给砸了。

最后狠狠的将贺毅飞推出了家门,并让他滚!

从回忆中缓过神来,黎珞就见贺毅飞一手拿着那半个坦克模型,一手攥着几个弹壳在出神。

那双总是深沉如墨的凤眸,褪去了冷锐,笼上了一层轻烟薄雾。

那个坦克模型应该对他有着非凡的意义吧?

黎珞嗓子干涩,贺毅飞,对不起。

原主真的欠贺毅飞一句道歉。

贺毅飞突地攥紧了双手,然后又缓缓放开:不用,都过去了。

是都过去了,可有些伤害却已造成,永远都无法抹去。

黎珞懂贺毅飞的意思。

正因为懂,所以她的心里才更加的自责难受。

贺毅飞站起身将坦克模型和弹壳扔进了垃圾桶里,黎珞想要阻止,可在贺毅飞那样的眼神下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空气一下变得很安静,只有贺毅飞打扫时发出的声响。

明明他们之间只有几米的距离,可黎珞却觉得她和贺毅飞好似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中。

从醒来后,她一直觉得好似在做梦,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十几分钟后,屋里焕然一新,变得特别整洁干净,还带着几分温馨。

之前的酸臭味被风吹散的差不多了,取而代之的是墩过地后清新的泥土味,以及从窗外飘进来的夏天傍晚的那种独有的味道。

好了,进来吧。

贺毅飞把药从塑料袋里都取了出来,每取出一样都会说清用量。

这是消炎药,一天三次,吃上三天就好。

这是止疼药,疼的严重就吃上四分之一片,也就是一半的一半,不过最好尽量不要吃。

贺毅飞可能是怕她忘了,还都一条一条仔细写在了纸上。

黎珞看着这一幕不禁有些恍惚。

曾经,也有一个人这样认真的嘱咐过她。

可因为那时她还太小,时间又太久了,她能记住的只是大概的画面,而忘记了那人的样子。

此时,不知是照进来的阳光太温暖,还是贺毅飞的那身橄榄绿太显眼。

记忆中的那道高大的身影竟和贺毅飞的身影渐渐重合了起来

如果你有什么事,就去找胡哥,让他通知我。

贺毅飞抬头就见黎珞在望着他出神,嘴角轻轻扬着,温暖而柔和。

这样的笑容,她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展示过。

刚开始,他将津贴给她的时候,她还笑过,可那笑让人很不舒服。

后来,她连笑都不会笑了。

每次看到他,不是瞪着眼,就是拧着眉。

此时,她心里在想什么?

或者在想着谁?

啊?哦,好,我知道了。

黎珞回过神来,明显感觉到贺毅飞比刚才冷了很多。

刚想开口,就见贺毅飞往门口走去:我先走了。

看着那个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身影,黎珞心中莫名的特别慌乱。

好似贺毅飞这一离开,便会彻底的走出她的生命。

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急切的唤出了声:贺毅飞!

贺毅飞停下脚步,并未转身,只是微微偏转了下头:还有什么事?

黎珞几步走到贺毅飞的面前,深吸了一口气后,挺直背,仰头,一脸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嗓音温沉的问道:贺毅飞,我们可不可以先不离婚?

第一次!

第一次这样强烈的想要紧紧的抓住!

抓住这她一直渴望得到的温暖!

抓住给予她温暖的这个男人!

如果没有去争取过,她一定会后悔!

我知道很多事情不是一两句道歉就可以抹去,当做没有发生过,我也知道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再相信我,但我不想就这样放弃!我想要努力一次!为了我们的未来努力一次!也为我的人生重新努力一次!

黎珞的声音不大,但每个字却又那样的有力。

就像是一颗颗石子,投进了贺毅飞的心湖,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久久无法平静。

贺毅飞的眸光微微动了下。

但太细微,太快,所以哪怕黎珞一直看着他的眼睛都没有发现。

这样的无动于衷,让黎珞的心渐渐沉了下去,随之,好不容易积攒出来的那点勇气也消失殆尽,不敢再看向那双始终深沉如墨的眸。

可就在她低下头要错开身的时候,头顶上响起了冷沉的嗓音,只有一个字:好。

黎珞猛地抬起头,眼眸大睁,不敢相信的看着贺毅飞,急切的想要确定:贺

贺毅飞再次缓缓开口:三个月。

好,一言为定!黎珞开心的举起手。

但下一秒,突地意识到她现在已经不是之前的身体了,而原主的手真的是没眼看,从军医队醒来后她一直没来得及洗手,路上又出了不少汗,此时手心上遍布着一条一条黄黑的泥纹,还有那好似刚从泥地里拔出的小胡萝卜一样粗黑的手指

可来不及了,她的手已经举到了贺毅飞的面前。

黎珞脸上一阵讪红,就想要把手收回来。

这时。

手心上却覆上了一片温热:一言为定。

低眸顺着看过去,就见那只手,骨节分明,指甲被修剪的圆润齐整。

前世在商场混,和人打交道握手时,她会下意识的先去看一下这个人的手。

她认为,一个人的手要比脸更能反映出一些真实的问题,而且还能看出这个人对于细节方面是否注重。

不同于自己的黏腻,贺毅飞的掌心特别的干燥,带着一种恰到好处的温暖。

那暖透过掌心蔓延到了心上,如一张细细密密的网,包裹住了她的心,瞬间让她软的一塌糊涂

第8章 不舍得

直到回了办公室,贺毅飞都没想明白自己怎么就会答应了黎珞?

他已经决心要离婚了,而他一般决定后是极少会更改的,因为他的所有决定都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更何况是离婚这样的大事。

可刚才拿瞬间,看着她的眼神渐渐暗淡,染上失望,他竟然会不舍得!

不舍得?!

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而同样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的还有黎珞。

站在屋中,她还有着那种不真实的茫然感,可桌子上的药和手上拿着的纸条又在提醒着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纸条上的字一如自己所想的,遒劲有力,却又多了几分飘逸儒雅。

脑中不由想起那只手,掌心上好似还残留着那暖。

珞妹子?

黎珞回神,转头就见王盼娣站在门口,身后还跟着杨桃,手里端着一个小碗。

将纸条折好放进兜里,黎珞笑着迎了过去:盼娣姐,杨桃,来,屋里坐。

就是她不让这一下,这俩人也会自己进来的,还不如全了礼数,省得让她们抓着错处到处嚼舌根。

哎呀,我的妈呀,这屋里打扫的可真干净!珞妹子,你可真能干!

切,能干什么啊?又不是她打扫的,都是人家贺营长收拾的,人家贺营长才是真的能干!

王盼娣一张嘴,她就知道这俩人又要开始唱戏了,所以也懒得搭话。

人家都搭好戏台子了,不让人家唱完总归是不太好,而且让她们唱完了还不说,最好还要捧捧场。

是飞哥打扫的。

本来我是要动手的,可是飞哥他非不让,让我在屋外等着,还怕我累,给我搬了把椅子。

盼娣姐说的还真对,我啊,就是个有福气的,能和飞哥成为夫妻。

黎珞转而又面向杨桃,杨桃也说的对,我家贺营长是真的能干。

越想越觉得我以前真是傻,飞哥这么好我竟然都看不到,索性醒悟的还不是太晚,你们说,是吗?

王盼娣和杨桃的脸上都有些僵,本来她们还以为刚才是这个珞傻子为了和贺毅飞要钱才故意说给他听的,她们那会儿还想,她变聪明了呢,所以又过来探探她的口风,看她原形毕露。

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清醒了!

王盼娣倒是无所谓,反而还会觉得这样的黎珞比以前更好相处一点。

这人啊,不怕和聪明人相处,反倒怕和傻子相处。

但是杨桃心里就不好受了。

她还盼着珞傻子自己把和贺营长的这桩婚事给整黄了呢,现在她醒悟了,肯定就离不成了呗,这可怎么办?

她知道自己和贺营长不可能,不要说自己也已经结了婚,就是没结婚,以她的家庭条件也攀不上人家贺营长。

她就是单纯看不惯这个珞傻子!

贺营长那么好的一个男人,怎么就摊上珞傻子这么一个XF?

这俩人根本就不配不说,珞傻子还看不到贺营长的好!

这也就三个多月,她折腾出了多少事?

要不是贺营长家庭条件好,自身又真有能力,怕是早就让她给毁了!

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得上那样优秀的贺营长?

杨桃这人虽然脾气不好,但其实性格很单纯,所有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

其实和她同样心思的人不在少数,甚至凡是认识俩人的人都觉得她配不上贺毅飞。

但那是原主!

以后,她会让那些人闭嘴!

她不仅会配得上贺毅飞,还会和他并肩而立!

醒悟?你会醒悟?!你要是能醒悟,那母猪都能上树,母鸡都能上天了!

怕杨桃一冲动会说出什么来,王盼娣赶紧拽住了杨桃的胳膊,可杨桃却一把甩开了王盼娣的手,愤愤道:王姐,你拉我干啥?

转而指着黎珞:有些话,就应该让她清楚!珞傻子,我告诉你,你快别再祸害贺营长了,早早离

杨桃!黎珞厉色冷声打断了杨桃接下去要说的话:我和贺毅飞怎样,都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别人无权置喙!我希望你明白,贺毅飞是我、的、丈、夫!

这个年代,男女关系还是很敏感的一个问题,更何况是在J队这种地方。

杨桃的意思她明白,但不管怎样,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说的。

一旦说出口,别人听去了,捕风作影,以讹传讹,不光是杨桃,就连贺毅飞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不光杨桃,就连王盼娣都被黎珞吓了一跳。

两个人愣在了那里,显然是没想到黎珞竟会这般的有气势!

王盼娣先反应了过来,赶紧打圆场道:珞妹子,我和桃儿过来是来给你送点米,你刚才不是说要熬粥来着。

这是桃儿家乡产的米,可好了。

你再掺点小米,二米粥最养人。

这也送到了,我们就先回去了。

好啊,麻烦王姐还挂念着我。

黎珞微微扬唇,笑得落落大方,又转头看向杨桃:谢谢杨桃。

杨桃此时也已经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刚才差点祸从口出,脸上有几分讪,别扭道:有什么好谢的,就是一把米。

珞妹子,走了啊。

王盼娣话是这么说,可眼睛却一直盯着桌子上的药。

从她一进来,黎珞就注意到了,她时不时的会瞟向那几颗止疼片。

王姐,等一下。

黎珞将其中的两颗止疼片用纸包好,递给了王盼娣:王姐,我就是点皮肉伤,这止疼片根本用不了这么多。

这两颗你收着。

我记得张大哥腿上有伤,一到阴雨天就疼痛难忍,到时你给他少吃上一点缓解一下。

哎呀哎呀,那怎么好意思啊?王盼娣嘴上这么说,可手却极快的将纸包接了过去,好似生怕晚了,黎珞就会后悔一样。

如果是之前,她肯定不会让王盼娣来占这个便宜,但刚才她帮着打了圆场,而且她得到了她想要得到的,应该就不会乱说什么了。

将王盼娣和杨桃送走之后,黎珞刚坐在椅子上想要歇一会,肚子就传来了一阵阵咕噜噜的响声

第9章 重生

黎珞将杨桃送来的米端到了厨房中,本来还想掺点小米的,可翻腾了一圈,发现厨房比她想象的还要干净。

不要说米面这些食材了,就是厨具都几乎没有,找了半天,才将将找到了一个锅,还是个炒锅。

不过庆幸的是,家属院有上下水和通了煤气,方便很多。

黎珞将米淘了,倒进锅里,打开火,等水开了后,改为了小火。

身上实在黏腻的厉害,她本想让粥慢慢熬着,趁这个时间冲洗一下。

回到她的卧室,就想要找两件换洗衣服,可一打开门,黎珞不由后退了一大步。

咳咳咳,简直太味了!

深吸了一口气,憋着几大步过去,赶紧打开了窗户。

回过头来,就见床上被子没叠,上面胡乱还扔着许多衣服。

黎珞拿起其中一件看了看,又拿起另外一件看了看。

不由蹙了眉。

这些衣服不用试,看就能看的出来,根本都不合原主的身。

果不其然,其中几件已被撑裂。

根据原主的记忆,这些衣服可都不便宜,是从百货大楼买来的。

这个年代,买衣服可比做衣服要贵得多。

就这四五件,就用去了贺毅飞一个多月的津贴。

而这一个多月的津贴,够普通一家五口三四个月的开销了。

黎珞将这些衣服都叠好,打开衣柜,就见里面被翻得乱糟糟的,和遭了贼一样。

不过看着很乱,却并没有多少衣服。

这时候,人们的衣服都不多,一般也就两三件用来换洗。

十几分钟,黎珞就整理好了。

可已经开了半天窗户,她还是觉得屋里有股味。

环视了一圈,最后视线定格在了床上。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在掀开被子时,黎珞还是被呛得差点背过去去。

味就算了,枕巾和被头上那一大片的黑色油污又是怎么回事?

原主这是有多长时间没有洗澡?

这个想法,让黎珞感觉浑身都开始发痒,鸡皮疙瘩更是起了一身又一身。

忍着恶心,极快速的撤下了床上的那些单子,又把被子摊开晾在了窗边。

正好此时粥也熬好了,黎珞关了火后,顾不上吃,先一头扎进了卫生间。

这个时候,人们都还是在公共浴室洗澡,家里一般就是用盆接了水拿毛巾擦洗一下。

现在是夏天,凉水并不凉,晒了一天,此时温温的洗着正舒服。

黎珞也不知自己洗了有多少遍,只知道那水最开始的颜色实在是没眼看,而毛巾在今天洗完后也不能再用了。

不过洗干净后,不仅身上觉得舒服了很多,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抬头,就见镜子里倒映着一张陌生的年轻面容。

可能是脸小的原因,所以不如身子看上去那么胖,反而圆圆的脸蛋看上去特别的可爱。

认真去看,会发现五官也很是漂亮,柳叶眉,杏核眼,菱角嘴。

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弯成两弯月牙。

明明是这么讨喜的长相,怎么会被原主生生活成人见人厌的?

还有,这一头的卷毛是怎么回事?

才二十岁的年纪,却烫了一头的大花,把自己打扮的和四五十岁一样不说,还看上去那么的风尘低俗。

黎珞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找了把剪刀,毫不犹豫就挥了下去。

肩部往下一寸的长度,发尾微微带着点卷,刘海侧斜打薄。

整个人看上去顿时不一样了,特别的青春活力,还干练利落。

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杰作,黎珞笑得很是满意。

没想到自己胡乱剪出来的效果还不错。

折腾了这么一通,她早已饿的前心贴后心了。

将换洗衣服用洗衣粉泡上后,到厨房给自己盛了一碗粥。

确实如王盼娣所说的,杨桃家乡的这个米很好,熬出来的米粥特别的香甜。

喝了一碗后,黎珞没有一丝饱的感觉,反而因为那香甜的味道感觉胃更空了,只想要更多,更多,最好还能来点肉。

比如:四喜丸子羊肉串,清蒸鲈鱼小龙虾,鸡排猪蹄酱肘子,熏肉腊肠盐水鸭然后她就左手一个大鸡腿,右手一个大肘子,丸子一咬外焦里嫩,小龙虾麻辣鲜香

停!

黎珞狠狠晃了晃头,将脑中这些画面赶了出去。

咽了口唾沫,不敢再看那粥一眼,强迫自己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厨房。

想要减肥,必须少吃多动,管住嘴迈开腿。

曾经她因为压力太大,有一段时间暴饮暴食,体重一度跟着暴涨。

所以对于减肥她有自己的一套经验。

夏天的衣服轻薄好洗,十几分钟黎珞就把替换下来的衣服洗好了,晾在了卫生间中。

之后她又把那些撤下来的枕巾床单都泡上,等明早起来洗。

换了新的床上用品,又将剩下的粥放到水池里用凉水凉着后,黎珞终于能够安心的上床躺着了。

真的是太累了,所以这一觉她睡得特别的沉。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一声声激昂的口号声吵得人不得安眠。

黎珞睁开眼,眨了眨,看着灰白的天花板很是茫然。

她卧室那盏意大利进口的琉璃水晶吊灯怎么变成一个小灯泡了?

这么吵,她这是在哪儿?

咯吱吱——

沉重的身体让她感觉喘不上气来,身下的床板又硌着她肉疼。

黎珞翻身的动作一顿,一双杏核眼猛然清明。

坐起身来,眼前的房间陌生简陋,只有几平米。

哎!

黎珞重重的叹了口气。

看来真的不是梦,她昨天真的重生回了八九年。

说是既来之则安之,可一下子完全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中,还继承了别人的人生,饶是她这样随遇而安的性格也还是有些茫然和不知所措。

不过她一向相信,上天的所有安排,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都自有他的道理。

既然让她重新拥有了一个不一样的人生,那她就会好好珍惜,努力再去创造出独属于她的精彩来!

下床洗漱后,即使很饿,黎珞也没有着急吃东西,而是先喝了半杯温开水

《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阿卿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黎珞贺毅飞最新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