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权倾天下by承九精彩章节 009大闹,中了慢性毒药

医妃权倾天下by承九精彩章节 
009大闹,中了慢性毒药

医妃权倾天下

时间:医妃权倾天下作者:承九

医妃权倾天下小说

林初九萧天耀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林初九萧天耀是《医妃权倾天下》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承九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精彩段落:林初九躺在床上,强忍着扑下去进食的欲望,抬头看向立在桌子边的老婆子和小丫鬟,没有意外,看到她们眼中嘲讽与得意。林初九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吞了吞口水,虚弱的道:"你们下去,我自己会吃。"尼玛的,真想把这一桌东西,全给丢出去,没有香味就不会刺激她吧?可下人却一动不动,沉着脸道.........

精品小说《医妃权倾天下》by作者“承九”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医妃权倾天下》009大闹,中了慢性毒药

林初九躺在床上,强忍着扑下去进食的欲望,抬头看向立在桌子边的老婆子和小丫鬟,没有意外,看到她们眼中嘲讽与得意。

林初九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吞了吞口水,虚弱的道:"你们下去,我自己会吃。"

尼玛的,真想把这一桌东西,全给丢出去,没有香味就不会刺激她吧?

可下人却一动不动,沉着脸道:"大小姐,夫人要奴婢服侍你,大小姐你身子弱,奴婢服侍你起床。"

这话中的意思,就是说她那好继母,要人盯着她吃完?

狠毒而又细心的女人,果然非要置她于死地不可。

林初九绝对佩服这女人,可是?

以为她和原主一样,会任人摆布,随便让人哄两句,就傻傻的把对方当亲人,任对方折腾吗?

"滚出去!"林初九是饿狠了,可丢东西的力气还是有的,林初九抄起床上的瓷枕,就朝那老婆子砸去。

"嘭,"林初九的准头非常好,瓷枕正中对方脑门,鲜血的红往外飙,那画面即血腥又暴力

"啊,"老婆子尖叫一声,咚的一声摔倒在地,她身后两个小丫鬟见状,脸色一白,再不敢上前。

"别让我再说第二遍,拖着地上那老货,给我滚出去!"

林初九手上虽然没有东西,可三天没有吃饭的脸,脸色惨白难看,做出凶样还是非常吓人的,两个丫鬟腿一软,半扶半拖的把老婆子带了出去,留下林初九,还有一桌香喷喷的饭菜。

桌上的饭菜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一般人肯定控制不住扑上去,可林初九不是一般人。

林初九是一个自制力非常强的人,她能被第九局选上,必然有其过人之处。而林初九能让第九局看中的,就是她的坚毅、隐忍。

林初九意志力非常强大,而且立场坚定,轻易不会动摇。从她牺牲自己,护卫六位不认识的情报人员出M国就知道,林初九这个人平时虽然胆小惜命,可关键时刻却有大无畏的精神。

三天没有进食,面对一桌香喷喷的饭菜没有人不想吃,林初九也想吃,但一想到桌上那些饭菜对自己百害而无一利,林初九就失去了进食的欲望,即使太饿太想死,她也可以坚定的不动。

待下人全部出去后,林初九掀开被子,把床上的药品全部放回医生系统,再三检查确保没有遗漏什么,才下床。

看到满满一桌由大厨精心烹制的美味,林初九无声一笑,没有任何犹豫的抠住桌边,往上一掀,"哐当"一声,桌上所有的菜全部摔落在地,无一幸免。

"嘭,"房门打开,看守的丫鬟听到声音冲了进来,看到屋内的模样,大叫:"大小姐,你在干什么?"

林初九没有理会她们,而是怔怔地看着地上的吃食,眼中闪过一抹寒意:她不想闹事,可有些人就是非逼她不可!

这些吃食落地时,医生系统突然发出警报,说发现有毒物质,不过含量极低,不会致命。

也就是因为含量极低,所以医生系统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直到她把饭菜摔了,医生系统发现含有毒素的物质数量过大,才紧急提醒。

哼,林初九冷笑一声,既然林夫人要玩,那就玩一把大的。

林初九收起脸上的嘲讽,面无表情地看向门口的两个丫鬟,一字一字的道:"我要见林相!"

"大,大小姐,你,你说什么?"丫鬟脸色骤变,一脸无措地看向林初九。

大小姐叫老爷什么?

"你们没有听错,我说我要见林相!"明天就要嫁人了,她还怕什么?怕以后没有娘家人撑腰?

那简直就是做梦,即使她不闹,再乖再听话,这个娘家也靠不住。

"大,大小姐,老,老爷他"丫鬟手足无措,可坚定的不肯移脚。

林初九早就料到,看守她的丫鬟必然是继母的人,林初九一点也不担心,缓缓开口:"告诉林夫人,如果成婚当天,萧王爷发现,他未来的妻子被人下了药会如何?"

慢性毒药在她身体内,医生系统能检查得出来,别的大夫肯定也能检查出来,皇宫的太医不是吃素的,只是他们轻易不敢说真话。

"大,大小姐,你说什么?我们不懂。"丫鬟是真得不知道,而林初九也没有为难对方的意思,"你们不需要知道,只要把这句话带给夫人。一刻钟,我只等一刻钟,一刻钟林夫人没有来见我,后果自负。"

林初九拉出椅子,对着门口坐下:"对了,再给我送两碗米粥,只要白米粥,别的什么也不要放。"

两个丫鬟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走,林初九也不催,看了一眼计时的沙漏,淡淡开口:"你们最好掂量一下,你们承不承担的起,坏夫人好事的后果?"

"这,这"丫鬟一脸为难,看林初九信誓旦旦的样子,两个丫鬟真怕出事,相视一眼,其中一个丫鬟跺了跺脚,连忙跑出去找林夫人。

看着丫鬟渐行渐行的身影,林初九笑了,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慵懒地靠在椅子上,等着她继母进来。

来日方长,她原本不想在这个时候闹,可那个女人不肯放过她,既然如此,那她就最后玩一把好了。

敢算计她林初九?

她会让那个女人后悔,当初没有彻底弄死她,想要当个"贤惠继母"是件多么愚蠢的事。

林夫人听到丫鬟的话,有那么一刻脑子完全空白,根本无法思考。

给林初九下慢性毒药的事,除了她自己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知晓,林初九怎么可能知道?

不过,林夫人是个有城府的,即使只有下人在,她仍然状视无意的说了一句:"初九那孩子在胡说什么?要见我让下人说一声就成了,扯上什么乱七八糟的事,这不是丢我们林家的脸嘛。"

林夫人摇头叹息,优雅的起身,不急不躁的道:"我去看看,那孩子真是的,都要成婚的人了,还这么胡闹。"

即使她身边只有下人,林夫人也习惯演戏,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她都不会露出破绽。

林夫人带着丫鬟,仪态万千地朝林初九的院子走去,步子不快不慢,却正好在一刻钟内,出现在林初九的面前。

"初九,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下人不尽心?告诉母亲,母亲给你出气。"林夫人一脸亲切地看向林初九,一副慈母的模样。

林初九没有吭声,也没有起身,似笑非笑地看着林夫人。

装,看你那装到什么时候!

林夫人也不恼,示意丫鬟搬把椅子,坐在林初九身侧,一脸关心的道:"初九怎么了?不高兴了?是不是怪母亲这几天没来看你?初九,你也知道,你明天就要大婚了,这几天母亲一直忙着给你准备嫁妆,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本打算晚上和老爷一起来看你,没想到你就先想母亲了。"

林夫人一脸和气,眼中的慈爱毫不掩饰,丝毫不将林初九冷淡放在眼里。

这真是一个可怕女人!

林初九不得不承认,她那个伪白莲妹妹,连这位夫人的三成都没有学到。

林夫人眼眸看到,看到地方的饭菜,轻叹口气道:"初九,你把饭菜砸了,是不是饭菜不和你的口味?这些都是你最爱吃的,母亲本想着,你在娘家最后一顿饭要吃得满意,没想到下人居然没有把事情办好?"

林夫人一开口,就把责任推到下人身上,瞬间撇得干干净净。

"初九,好孩子,你想吃什么和母亲说,母亲这就让人去准备。"不管林初九如何冷淡,林夫人都保持得体的笑。

林初九知道,沉默对这位夫人没用。

"夫人"林初九开口了,可她一开口,林夫人却吓了一跳,甚至很不自地的道:"初九,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母亲哪里没有做好,让你不开心了?"

原主和继母很亲,一向都是叫原主的娘,至于亲娘?

原主在继母的糖衣炮弹下,早就忘了自己还有亲娘。可林初九不是原主,她前世活了二十多年,也没叫过谁亲娘,林夫人想当她娘?下辈子都没有可能。

林初九轻扯唇嘴,冷冷的说道:"夫人做得很好,实在是太好了。"

林夫人的心咯噔一停,保养得宜的面容,有几分僵硬,不自然的道:"初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这么和母亲说话?"

难道这个傻货,真发现了她下药的事?

林夫人暗暗捏紧帕子,心里闪过一抹不安,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就凭这个蠢货,怎么可能发现自己做的事,林初九定是再诈自己。

这么一想,林夫人又安心,不过看林初九的眼神,带着一丝轻蔑,不是她看不起林初九,实在是林初九和她那个愚蠢的姐姐一样笨,一样容易轻信人。

当年,她还只是一个姑娘,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嫡姐,现在弄死林初九这么一个小女孩,那还不是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医妃权倾天下》010摊牌,你想要什么

林夫人从来没有把林初九当回事,她根本不会防着林初九,她的心事虽不至于全写在脸上,可眼中却带出一些来

轻蔑、鄙夷、恨意、杀意

这些统统都逃不过林初九的眼:哎,这位继母,对原主还真不是一般的恨,下慢性毒药还嫌不够。

林初九暗暗叹息,说道,"夫人,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这些年你给我下了什么,你给这堆菜里添了什么,你比我清楚,我想你应该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初九,你在说什么?母亲听不明白。"林夫人收起思绪,一脸不解地看向林初九,脸上没有一丝破绽,当然,眼神也没有流露出半丝不同。

这才是真正的演戏高手,可是林初九没有陪她演戏的想法,"夫人想要演戏,我没有意见。不过我现在没有兴趣,陪你演什么母女深情的戏码。我明天就要出嫁了,装了十几年我也受够了,今天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林初九话里话外,都暗示她之前是在陪林夫人演戏,她没有林夫人想象中的那么愚蠢。

林夫人不想相信,可看林初九清明凌厉的眸子,不知怎么的,心里就忍不住害怕,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她嫡姐死前对她说的话:"妹妹,姐姐求仁得仁,复无怨怼。"

林夫人总感觉,她姐姐一直都知道她暗中做的事,可偏偏不说,看她像个小丑一样在那里蹦达,现在林初九也给她同样的感觉

林夫人发现,面对林初九,她居然害怕了!

不,不会的,她怎么可能是装的

林夫人挺了胸膛,张口想要辩解,可林初九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夫人,我明天就要出嫁了,不知我的嫁妆你可准备好了?"

嫁妆是女子的私产,嫁的未来丈夫,是个残废又被皇上防备的王爷,手上有银钱才好办事。

"什么,嫁妆?"林夫人完全被林初九弄懵了: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到底知道多少?

"对呀,夫人,我的嫁妆单子呢?我还没有看到呢。"林初九伸手,一脸无辜,眼神时不时看向地下的残羹,威胁意味十足。

这下,林夫人就是再自我安慰,也无法自欺欺人的说林初九是瞎猜的

林初九知道,她一直都知道,可这个贱人却一直装模作样哄着她、骗着她!

真是该死!

林夫人的指甲嵌入手心,可她却感觉不到痛,林夫人此时无比愤怒,身子不停的颤抖。

她居然被人耍了这么多年,这些年她一直把林初九当傻子,结果她才是彻头彻尾的傻子。

想到林初九这些年,可能在暗处笑话她,林夫人就恨不得撕了林初九,可是

她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初九得意的坐在那里,以胜利者的姿态嘲讽她。

好恨呀!

林夫人双眼通红,林初九半点不在意,笑眯眯的说道:夫人,别这么看我,我明天就出嫁了,要是今天出了点什么事,你拿什么和皇上交待?拿什么和萧王交待?又如何继续您的贤妻良母啊?"

那纯良的模样,要说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初,初九。"林夫人压下心中的杀意,咬牙切齿的道:"你想要什么?"

她现在不能杀了林初九,只能先把人安抚住,以后再想办法!

想要什么?

这还真是一个难题

林初九还真没有想过,自己想要什么,她把事情摊开来说,只是给这位好继母一点警告,免得这位姨妈,有事没事就使下流的招术。不过

现在人家都主动提出来了,林初九不介意私下发一笔横财。

请原谅她一生都是小老百姓,一直都是一个人,除了钱还真没有什么可以给她安全感。

林初九相信,林夫人给她的嫁妆不会差,但嫁妆是嫁妆,私房是私房,林初九不介意再添一点私房。

看林夫人手中的帕子,都快拧成干条了,林初九好心地开口:"夫人,父亲为官这么多年,相必家产颇丰,夫人再给我添一点私房如何?"

"你想要多少?"林夫人大大地松了口气,能用银子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多少?

她又不知道林家有多少家产,她怎么知道要多少,才能让林夫人肉痛。

谈判是门技术,林初九虽然不懂谈判,可在现代耳濡目染多少也知道一点。

林初九没有吭声,而是高深莫测地看着林夫人,似笑非笑的道:"这就要看夫人诚意了,夫人知道的,我一向是个笨的,有些事时常记不清。"

银子多,她忘得就多!

林夫人脸颊微微抽动,深吸口气道:"五十万两。"

林初九全部的嫁妆加起来,也不过是十多万两,这还是嫁给亲王,要嫁给普通人,七八万两也就差不多了。

可见林夫人绝对是下了本钱,林初九也觉得很多,但谈判这种东西,别人开价你就应下,那就显得太急切了。

林初九唇角噙着一抹笑,轻轻摇头:"夫人这是打发叫花子呢?堂堂左相嫡长女的命,就值五十万两?"

"那你想要多少?初九,你应该很清楚,你父亲并没有多少银子,这五十万两都是我的私房钱。"

林夫人气得快炸了,却又不得不忍住。

左相嫡长女的命!

林夫人悔呀!

她当初就不应该下什么慢性毒药,她就应该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贱人,现在也就不会白白受气。

"夫人,你别欺我不管家,就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父亲虽然没有祖上留下来的家产,可这些年家里绝对没少进银子,夫人丢个五十万两,这是打发穷亲戚吗?"

千金难买早知道,林初九才不管林夫人有多悔,有多恨,她现在只想着,要敲多少银子,才能让这位夫人肉痛。

她倒不是想要那么多银子,她虽爱财,可也不是贪得无厌的人,她不过是借机小小报复一下这位貌似纯良实则狠毒的姨妈罢了。

"那你到底想要多少?"林夫人的火气也上来了,穷亲戚?

谁家的穷亲戚,要用五十万两来来打发?

"嗯"林初九故作深思,一脸无奈的开口:"五十万两就五十万两吧。"

可林夫人还来不及高兴,就听见林初九话锋一转:"不过是五十万两黄金,而不是白银!"

"什么?"

林夫人激动的直接站了起来,"五十万两黄金,你怎么不去抢,整个林府也不过五十万两黄金。"林夫人这下可真是气狠了,一张脸涨成紫红色,眼中闪着愤怒的火花

要不是林初九明天就要出嫁,她一定把林初九立刻弄死!

要在后院悄无声息的弄死一个姑娘,那可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林初九有她的把柄又如何,她能出林府的大门吗?

出不了林府,林初九就是有刀子也不管用。可偏偏

林初九挑了一个最好的时机,在大婚前一天,林初九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就算萧王爷不管,皇家也不会不管,万一查出来她就惨了。

林初九,果然够阴险,能忍到今天,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林夫人气得直喘粗气,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一气之下说了什么

林夫人没有注意到,并不代表林初九没有注意到,听到林夫人的话,林初九唇角微扬,笑得如同小狐狸:"夫人,五十万两黄金太多的话,那就二十五万两好了。作为林家的嫡长女,要半个林府不为过吧?"

"初九,你底下还有妹妹和弟弟。"林夫人气得差点吐血

半个林府?

林初九是什么东西,她有什么资格要半个林府?

"我娘就生了我一个。"换言之,她不承认那些弟弟妹妹。

林夫人又被气了一回,张了张嘴,却硬生生的,把到嘴的话给噎了回来,深吸了好几口气,才道:"初九,你前两天打伤了婉婷,太子正为这个事不高兴,皇后娘娘也很不满。"

这是交易,林初九退一步,林夫人帮林初九摆平太子和皇后。

可是,她需要吗?

林初九不置可否的一笑,"母亲,长姐如母,我教训自家妹妹,与太子、皇后何干?太子、皇后还管不到林家皇院,当然也管不到萧王府后院。"

她即将和皇后成为妯娌,成为太子的婶子,皇后和太子就算想要教训她,也不能拿这个做由头

"婉婷的事,自有我这个母亲管教,初九你是逾越。"长姐如母,那是母亲不在,她这个母亲可还在呢!

"夫人平日里对我那么照顾有加的,我偶尔代夫人教训一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林初九擦了擦自己的指甲,轻轻地吹了口气,不着痕迹的露在林夫人面前。

三天不曾梳洗,可林初九的双手却不沾半点脏污,让林夫人不得不多想:这左相府里,是不是有林初九的人?

要是没有,林初九被她饿了三天,怎么可能还活蹦乱跳的?

林夫人垂眸,心中有了人盘算

【作者题外话】:又是小肥君。感谢亲们的对阿九的支持,阿九会努力的,阿九每天早上十点更新,亲们上午十点后来看更新,一定能看到的。

《医妃权倾天下by承九精彩章节 009大闹,中了慢性毒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