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叔宠妃悠着点by竹九乐精彩章节 第9章我的脸是被九妹妹划的

皇叔宠妃悠着点by竹九乐精彩章节 
第9章我的脸是被九妹妹划的

皇叔宠妃悠着点

时间:皇叔宠妃悠着点作者:竹九乐

皇叔宠妃悠着点小说

帝聿商凉玥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帝聿商凉玥是《皇叔宠妃悠着点》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竹九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精彩段落:"殿下,现下救治玥儿要紧,等玥儿稳定下来再处置玉儿也不迟。"青莲也说:"殿下,现在救小姐最要紧!"帝华儒看着商凉玥,眼底满是痛心,自责。他该亲自把她送回来。如果当时他亲自把她送回来,她们也就不会这么伤害她了。"好,等玥儿醒过来,如若玥儿醒不过来,我要她陪葬!"商琮文身体一.........

精品小说《皇叔宠妃悠着点》by作者“竹九乐”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皇叔宠妃悠着点》第9章我的脸是被九妹妹划的

"殿下,现下救治玥儿要紧,等玥儿稳定下来再处置玉儿也不迟。"

青莲也说:"殿下,现在救小姐最要紧!"

帝华儒看着商凉玥,眼底满是痛心,自责。

他该亲自把她送回来。

如果当时他亲自把她送回来,她们也就不会这么伤害她了。

"好,等玥儿醒过来,如若玥儿醒不过来,我要她陪葬!"

商琮文身体一软,松懈,"是,殿下。"

商凉玥眉头皱了皱。

本想着今晚就把商怜玉解决,但看现在情况,她得多活几个时辰了。

"青禾,马上把张太医请过来!"

"是,殿下!"

他不会让她离开他的,绝不!

很快,张太医来,给商凉玥把脉,开药。

这次商凉玥没吐药了。

青莲很高兴,"太子殿下,小姐没吐药了!"

帝华儒大悦,"好!"

商琮文擦了擦额头的汗。

看来是能醒了。

张太医又给商凉玥把了脉,帝华儒立刻问,"怎么样?"

"小姐脉象依旧薄弱,但已然平稳,臣再开两副药,次日小姐便会醒。"

"当真?"

"臣不敢欺瞒殿下。"

"好,今晚要辛苦张太医了。"

"太子殿下折煞臣了。"

一晚上,整个尚书府的人都在提心吊胆中度过。

商凉玥却是美美的睡了一觉。

李大夫的药她没吃,因为怕下毒,但太医的药她可以吃。

商云裳和商怜玉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和太医有瓜葛。

所以她放心的吃了。

放心的睡了。

只是后半夜,大家都守着她的时候,门外出现一个人。

看着卧房里的一切,直到天边露出鱼肚白。

"太子殿下,现在已是辰时,您去歇息吧,小女醒了,臣便立刻通知殿下。"

这一晚上,丫鬟,仆人,商琮文以及帝华儒都守在卧房里。

"不用,我要等着玥儿醒过来。"

他要让她醒过来的第一眼便看见他。

商琮文看着帝华儒,心里暗叹。

殿下对玥儿是当真在乎。

"殿下,醒了!小姐醒了!"

青莲叫,帝华儒立刻看向商凉玥。

商琮文和张太医也跟着过来。

商凉玥睫毛颤动,眼睛一点点睁开。

帝华儒欣喜,握住她的手,"玥儿!"

商凉玥看着他,虚弱的叫,"太子殿下"

"是孤!"

"是孤!"

商凉玥皱眉,"太子殿下怎会在此?"

说着,看向四周,很快,讶异,"这里是?"

商琮文赶紧说:"玥儿,这是你的卧房啊。"

"卧房?我的卧房不是在"

不等她说完商琮文便打断她,"玥儿,你刚醒,身子弱,少说话,好好休息。"

帝华儒说:"张太医,快来给玥儿查看。"

"是,殿下。"

张太医跪在榻前,给商凉玥把脉,查看商凉玥面色,半盏茶后,说:"小姐虽醒,但身子虚弱,需得好生休养。"

帝华儒点头,"好,玥儿,你好生休息,谁都不能打扰你。"

她醒了,该处置的人也要处置了。

商凉玥看帝华儒眼里的阴霾,虚弱的嗯了声,便闭上眼睛。

好戏要开场了。

见她闭上眼睛,帝华儒起身,看向青莲,"好生照顾小姐。"

"是,殿下。"

帝华儒深深看眼商凉玥,转身出去。

商琮文也跟着出去。

他知道,殿下要开始发难了。

很快,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卧房里只剩下青莲和商琮文连夜配的丫鬟。

青莲在卧房里照顾商凉玥,嘴里轻声,"小姐,你一定要好起来啊。"

商凉玥睁开眼睛。

本来这丫头她是没多大上心的,但从昨日到现在,她都一心一意为她。

似乎她来了这个地方后,她总是遇见好人。

见她睁开眼睛,青莲惊喜,"小姐,你醒了?"

"嗯,我饿了,给我拿点东西来。"

"好的,小姐!"

青莲立刻出去,"张太医,小姐想吃东西,现在小姐能吃什么?"

"小姐现在只能吃清淡的"

商凉玥听着外面的声音,摸了摸肚子。

饿。

得吃饱了才有力气看戏。

窗外的一颗大树上,一个人站在上面,看着这边,一会儿后,飞身离开。

正厅,帝华儒坐在上首,商琮文坐在下首。

很快,商怜玉被家丁带了进来。

只是不同于以往,今日商怜玉戴了面纱。

看见帝华儒,她眼里划过惊慌,很快捂住脸,低头。

不能让太子殿下看见她受伤的脸。

不能!

帝华儒看着她捂住脸,冷声,"何故戴面纱?摘了!"

"不,不要!太子殿下"

商怜玉惊恐摇头。

侍卫很快抓住她,摘了她脸上的面纱。

"啊!"

商怜玉立刻捂住受伤的脸,不敢看帝华儒。

可刚刚面纱揭开的那一刻,还是让人看见了她脸上的划痕。

昨晚没有大夫去给她处理伤口,现在那伤口已经红肿,发炎。

看着很是可怖。

商琮文脸色变了,站起来,"玉儿"

听见商琮文的声音,商怜玉跑过去,扑进他怀里,"爹爹,女儿被害的好惨啊!"

听她哭的撕心裂肺,又想到她脸上的伤,商琮文立即问,"你的脸怎这般?"

商怜玉立时大哭起来,"女儿的脸是被九妹妹划伤的,爹爹,你要为玉儿做主啊!"

"你说什么?玥儿?"

啪--

帝华儒一拍桌子,厉声,"满口胡言!"

商怜玉被这响亮的一声给拍的吓到了,在商琮文怀里瑟缩的发抖。

但很快,她跪在地上,哭诉,"殿下,玉儿没有说谎,玉儿的脸真的是被九妹妹"

这次不等帝华儒说,商琮文便打断她,"你给我闭嘴!"

商怜玉愣了,泪眼朦胧的看着商琮文,梨花带雨,"爹爹"

"玥儿身子那般柔弱,怎能毁你的脸?你再胡说,不说太子殿下不饶你,我也不会饶你!"

帝华儒坐下,看着商怜玉,冷笑,"如若玥儿身子虚弱,危在旦夕,否则,今日这罪就真的落到玥儿身上了,我说的对吧,尚书大人?"

帝华儒看向商琮文,眼里尽是冰冷。

商琮文赶紧说:"太子殿下,这其中一定有所误会。"

《皇叔宠妃悠着点》第10章好一张利嘴

"误会?我倒是想听听,是什么误会让玥儿脖子上有白绫勒过的红痕,又是什么误会让五小姐一定要说自己的妹妹毁了她的脸。"

商琮文哑然。

商怜玉脸色煞白。

是啊,这件事她无法解释。

帝华儒视线落在商怜玉脸上,像蛇一样阴冷的盯着她,"五小姐可得好好跟我说说这是一个怎样的误会。"

商怜玉接触到帝华儒视线,心底一颤,软在地上。

帝华儒笑了,"五小姐,你当真心狠,算计自己亲妹妹不说,还企图杀害,今日孤饶不得你。"

"来人!把五小姐拖出去,白绫处置!"

他心尖上的人命大,捡回一条命,可这条命还不过短短几个时辰便再次摇摇欲坠。

他如何能忍?

商琮文脸色大变,扑通跪在地上,"殿下请看在玉儿年纪尚小,不懂事的份上且饶她一命!"

商怜玉脸色惨白。

"饶她?那谁来饶过我的玥儿?"

"殿下"

帝华儒手一挥,毫不留情,"拖出去!"

侍卫立刻把商怜玉拖出去,商怜玉反应过来,叫,"殿下!不要!玉儿是冤枉的!冤枉的!"

旁边长廊疾步走过来一个人,立时挡在商怜玉面前,跪地,"殿下,可否容裳儿说几句话?"

商怜玉看见商云裳,当即抓住她,"姐姐,救我!救我!"

商云裳看着她,眼眶泛红,"玉儿,你且冷静,待姐姐跟殿下说了话后再与你说。"

商怜玉立刻点头,"嗯!玉儿不说话,等姐姐说。"

商琮文看见商云裳,神色一时复杂。

商云裳是京城的才女,素有贤良淑德的美誉。

也最他最宠爱的女儿。

可在知道她和玉儿做的事后,他失望了。

现下,她出现在这,不知是好是坏。

商琮文刚想着,帝华儒的声音便落进耳里。

"我倒是忘了,玥儿现在这般,也少不得三小姐的一番功劳。"

商琮文心里咯噔一声,脸惨白。

今日难道要他舍两个女儿不成?

商云裳看着帝华儒,她脸上略施粉黛,穿着素色衣裙,跪在院子里,阳光照在她脸上,粉雕玉琢,冰清玉洁。

"太子殿下,裳儿不明白您刚刚话里的意思。"

"不明白?那要让孤一一把你们的罪数出来?"

帝华儒真想不到这样一张美丽的脸下竟然藏着蛇蝎心肠!

商云裳挺直脊背,声音坚定,"请太子殿下说出来,是裳儿的罪,裳儿认,不是裳儿的罪,裳儿就是死也不会认!"

她这副模样像烈女般。

帝华儒一甩衣摆,坐到楠木椅里,"好!我就告诉你,你犯了什么罪!"

"你和商怜玉合谋算计陷害玥儿,让孤误会玥儿,以至玥儿差点身死。"

"算计?何来算计?玥儿是我的妹妹,她和家丁做出那等事,我们商家秘而不宣,也并未处置九妹妹,可九妹妹命薄,事发后得不到太子殿下的原谅便气急攻心,暴病而亡,这才被仍在乱葬岗。"

"当日情形,殿下亲眼所见,如何说是裳儿和玉儿所为?"

她说的铿锵有力,一字一句都有条有理,竟让人一时说不出话来。

可帝华儒是谁?

当朝太子!

"我要纳玥儿为妃,你们两姐妹心生嫉妒,买通家丁刘贵,让他侮辱玥儿,以此让我看见,让我误会玥儿。"

"太子殿下这理由未免过于牵强,玥儿如若成为太子妃,便是我们商家的荣耀,我和五妹妹何故要放着大好荣耀不要,去陷害九妹妹?"

帝华儒眯眸,落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握紧。

商云裳看向商琮文,"爹爹,事发后,刘贵被您打发了,请您把刘贵寻来,洗清女儿们的冤屈!"

说完,头重重磕在地上。

商怜玉也赶紧跪在地上,头磕在地上。

商琮文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说。

因为刘贵就在太子府上。

他看向帝华儒,"太子殿下"

帝华儒看着商云裳,眸里暗色涌动。

呵!

好一张利嘴。

"青禾。"

"殿下。"

"把刘贵带来。"

"是,殿下!"

青禾走出去,但很快,他停下。

因为,青莲扶着商凉玥来了。

青禾很快返身进去,"殿下,九小姐过来了。"

"什么?"

帝华儒立时起身,大步出来。

商琮文心里也是一惊,跟着出来。

而跪在地上的商云裳抬起头来,眼里浮起阴冷。

帝华儒快步来到商凉玥面前,心疼,"玥儿,你出来做什么?"

商凉玥穿着白色长裙,长发未束,直直披落。

她脸上未施粉黛,一张细致的脸苍白布满病态,似随时会倒。

这样的她和跪在地上的商云裳比起来,一眼便能看出到底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帝华儒见她这般,也顾不得那些繁文缛节了,直接伸臂搂过她的腰,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商凉玥赶紧挣扎,"殿下,放开"

她细弱的挣扎更让帝华儒痛心。

"我不放!我再也不会对你放手!"

话毕,搂紧她。

侍卫家丁丫鬟一个个低了头。

商琮文脸色尴尬。

两人还未订亲便这般,这要传出去

"青莲,不是让你好生伺候小姐,怎让小姐出来?"帝华儒斥青莲。

商凉玥立刻说:"不要怪青莲,是我自己要出来的咳咳"

说的急了,她咳嗽起来。

帝华儒更是心疼,"我送你回房。"

拦腰抱起她,便要大步离开。

商凉玥更急了,"殿下,您放玥儿下来,如若不然玥儿玥儿便自尽!"

"你"

帝华儒怒瞪她,可商凉玥一双清澈的大眼里全是决然。

帝华儒不敢拿她的性命开玩笑,把她放下来。

商凉玥立时后退,退的急了,脚步踉跄。

帝华儒立刻伸手扶,被商凉玥极快躲过。

他的手僵在空中,一张脸沉怒。

他怒的不是玥儿,而是自己。

她现在对他这般漠然,全是他不信任她。

青莲赶紧扶住商凉玥,商凉玥靠在她身上,看向跪在院子里的商云裳和商怜玉,说:"殿下,饶过三姐姐和五姐姐吧。"

"你说什么!"

《皇叔宠妃悠着点by竹九乐精彩章节 第9章我的脸是被九妹妹划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