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女神医by楼小安精彩章节 第9章唐突

重生之女神医by楼小安精彩章节 
第9章唐突

重生之女神医

时间:重生之女神医作者:楼小安

重生之女神医小说

李清越颜煜青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李清越颜煜青是《重生之女神医》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楼小安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精彩段落:"搜,搜整个屋子,来人可能取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必须将人给我找到,再派人去长庆坊外查看。"但凡踏青往打开的窗户右侧看一眼,便会发现挂在屋外的李清越。这么短时间,根本不够李清越多做什么。跳下去更引人注目。所以李清越直接选择挂在窗户外,赌一把发现屋中明显有藏着的东西丢失,一.........

精品小说《重生之女神医》by作者“楼小安”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重生之女神医》第9章:唐突

"搜,搜整个屋子,来人可能取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必须将人给我找到,再派人去长庆坊外查看。"

但凡踏青往打开的窗户右侧看一眼,便会发现挂在屋外的李清越。

这么短时间,根本不够李清越多做什么。

跳下去更引人注目。

所以李清越直接选择挂在窗户外,赌一把发现屋中明显有藏着的东西丢失,一时间慌乱着急查找的人下意识只会往楼下看,而不会左右查看。

幸好,她赌赢了。

但如今也面临一个新问题。

那就是如何趁这个空隙离开。

这般挂在屋外面,她的臂力坚持不了太久。

李清越低头看了一眼街道。

不能跳。

这会跳下去,直接会被发现。

以这身体的状况,根本逃不掉,绝对是插翅难飞。

判断出自己的处境,李清越速扫视四周,终于看到相隔一间屋子的雅间窗户开着。

李清越心中一动,快速移动过去。

说着似乎不少时间,实则不是几个呼吸做下的决定。

几乎是李清越翻进那间雅间。

踏青带着手下走出长庆坊追踪,而走出长庆坊的瞬间,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

若不是李清越速度快,此刻恐怕已经被发现。

即便如此,这会的状况,也不是很好。

因为。

她进的屋子有人。

还是一个和她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正是在淮南侯府跟着她一起躲起来,看到李存志和李清淑争执的那个长相俊逸的少年。

只是这少年如今看起来和那日的散漫肆意模样不同,脸上面无表情,甚至有几分悲伤。

或许是衣衫变化。

束发嵌宝紫金冠换成了束发玉冠,衣衫也非束身外衫,换成了精致的紫袍,且这紫袍散散的披在地上,加上这几分悲伤。

竟是瞬间将年纪增加了几分,仿若弱冠公子。

而那人看到有人翻入,目光瞬间锐利,待得看清李清蓉后,显然也认出李清越,目露惊讶。

"你不是淮南侯府的那个小姑娘吗,你怎么从窗子外爬进来了,还打扮成这样子?"好看的公子上下打量李清越:"你穿男子装束可不如女子装束好看。"

不等李清蓉开口,屋外的敲门声响起。

眼见屋内没反应,敲门声急促一二:"公子,我带老鸨过来了。"

"进来。"颜煜青才开口。

李清越立刻站直身子,同时走到那公子附近,仿佛一个小厮一般静立一旁。

但若仔细看,这个距离,只要瞬间往前,便能控制住颜煜青。

而李清越也没注意到颜煜青在她举动出现的瞬间微微眯眼,身姿微微调整。

这片刻,一个小厮带着老鸨从屋外走进。

"清夜姑娘呢?"颜煜青直接开口。

李清越抬头。

"实在对不住公子,我们清夜姑娘今日不舒服,恐怕是不能出来伺候您了,所以我带了兰月姑娘过来伺候您,兰月姑娘是我们长庆坊除了清夜姑娘外,长的最好看的姑娘。"

"我来此就是为了见识见识清夜姑娘,想看看什么样的姑娘能将淮南侯迷的神魂颠倒,甚至丢了性命,谁耐烦见什么兰月。"颜煜青随意的靠坐着。

那贵公子闲散却贵气的风情无比吸引人的目光。

"可清夜姑娘确实不舒服。"老鸨小声开口。

"哦?我连续来了三个晚上,难不成清夜姑娘就不舒服了三个晚上,还是你故意不让清夜姑娘见我?"颜煜青看向老鸨:"又或者,你看不起承恩侯府。"

李清越听到这话微微抬眼。

这少年是承恩侯府的人?

承恩侯府在京中闻名,一是因为承恩侯是当年被判谋逆的礼国公府的女婿,礼国公府被判谋逆,承恩侯府却没跟着被灭族,第二则是即便被礼国公府影响,承恩侯府竟也能屹立至今,人人都说,若不是因为礼国公府,恐怕承恩侯府比之淮南侯府在京城都会更甚一筹。

不过李清越记得承恩侯府,却是因为淮南侯曾经为了救承恩侯之子,也就是礼国公的外孙,在二选一,只能救一个人的时候,救了承恩侯之子颜煜青。

正是因此,淮南侯才对她无比内疚,甚至以为她想复仇,亲手送上自己的性命。

只是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承恩侯府那位公子。

老鸨顿了顿:"实在不是我不替公子您询问,实在是清夜姑娘"

颜煜青:"我只要见清夜。"

"公子您为何一定要见清夜姑娘。"老鸨小声询问。

"你这话倒是有趣,想见长庆坊的头牌,难不成还要理由?"颜煜青看向老鸨。

老鸨一个哆嗦:"这,我再去替您问问。"

待得老鸨离开。

颜煜青便看向李清越:"你这幅打扮,也是为了过来见识清夜姑娘的?也想看看什么长成什么样的天仙,能将淮南侯迷死?"

颜煜青凑近李清越:"或者,你因为那日在淮南侯府听到的大秘密,也想过来查查这清夜姑娘。"

颜煜青凑的有点近,呼吸几乎打到李清越。

李清越退后一步:"我还有事,先走了。"

李清越说完,直接往屋外走。

只是走出屋外,便见一队人从走廊上匆匆往这边走来。

即便是匆忙的一眼,李清越也瞬间认出来人,正是带人追踪自己的踏青和正面见过她的丁武。

李清越眉头一皱,快速退回屋中,并将门关上。

颜煜青见李清越回来:"你刚刚不是说有事先走吗,怎么又回来了?"

"将这几间房间都搜一搜,那人不可能短短时间跑掉,外面没有人看到有人跳窗,那人更大可能是还躲在长庆坊"像是回答颜煜青,屋外传来踏青的声音。

颜煜青挑眉,嘴巴无声的询问:"那外面的人可是来找你的?"

李清越却是已经听到隔壁的屋子的房门被推开,还传来女子的惊呼声,以及男子的呵斥声。

"看样子,那些人很快就要到咱们屋子了。"颜煜青低声开口。

李清越眉头皱的更紧,直接走向窗户的方向。

"你这是打算跳窗逃走吗,你的小身板受的了吗?"

眼看,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却是被颜煜青拽住。

"算了,看你紧张的,逗你真没意思。"

李清越眼睛微微眯起,不等颜煜青话说完,却是直接将头上的簪子一拔,一头青丝瞬间落下。

而这片刻,脚步声已经到的门外。

李清越看向颜煜青:"抱歉,要唐突了。"

说话间,将颜煜青按坐在小塌之上,扯过搁置在一旁的薄被,往肩上一披,整个人就势往颜煜青腿上一坐,环住颜煜青脖子。

《重生之女神医》第10章:换银子

几乎是同一时间,房间门被打开。

屋外进来的人看到的便是这等亲热的画面。

李清越微微侧头,做出听到声音忍不住想要回头的模样,只是青丝散开,却没有露一丝相貌。

颜煜青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反应。

李清越眼睛微微一眯,将环住颜煜青脖子手中拿着的簪子抵向颜煜青的后劲。

颜煜青似乎反应过来,不耐烦开口:"什么人,扰人兴致,长庆坊的人怎么管的,还能让人随便闯进客人和姑娘亲热的屋子吗?"

"实在抱歉,我们长庆坊跑了个新买进来的小倌,怕冲撞贵人,才会特地进来看看。"踏青开口。

"那还不快滚,还是想看公子我同人活色生香?"

踏青一行人低头离开。

走出屋子时,还顺便将屋门关上。

待得屋门合上。

李清越才从颜煜青怀中站起:"谢过公子。"

不过并没有离开。

因为屋外,踏青一行人,没有走远,这会不是离开的好时机。

不过因为离的近了,李清越才注意到眼前这好看公子的眼尾上有一点泪痣,抬眼之际,分外的勾人。

之前她借对方掩饰之时,差点因为这泪痣走神。

只因为这泪痣看起来竟似乎有几分熟悉,可实际上,她从未见过这样眼尾有泪痣的男子。

颜煜青此刻还有些惊奇,以及难以言喻的神情看着李清越,好一会才开口:"你为什么会被这些人追?"

李清越看向颜煜青:"你在查淮南侯被人毒死的事情?"

"就是好奇,毕竟淮南侯能闹的让他儿女都不愿意去查他叫人毒死的事情,你不好奇那日听到的秘密是真是假吗?"颜煜青开口:"不好奇,淮南侯是不是清夜毒死的吗?"

李清越手指卷了卷:"不好奇。"

"真可惜,还以为你会到长庆坊来,是和我一样的原因呢。"

李清越看向颜煜青:"不过,我能告诉你一件关于清夜姑娘的事情。"

"嗯?"

"但条件是你要将你的外衫借我。"

"这个没问题。"

"不必再找清夜,清夜姑娘已死。"

李清越离开屋子后,便快步下楼。

因为二楼之前被搜过,一路出去,走廊上竟是没有人。

不过这也方便李清越离开。

直到下楼时,才有人看李清越。

不过因为她外衫罩的精致,下楼,那些客人只是瞥了一眼,便也不再注意。

唯一闹心的是,她身量小,这外衫对她来说有些过大,她得紧紧裹着,且大大方方的走动,才不显眼。

到得一楼大厅,便看到一些明显是长庆坊护卫的人来回,向外走之际,还和一个曾守在二楼的护卫,错身而过。

李清越敛眉继续前行。

那护卫忍不住回头看一眼李清越。

很快询问另外的护卫:"可有找到偷进清夜姑娘屋子人的踪迹?"

"没有一点踪迹。"

李清越趁着这片刻,快步走出长庆坊。

就是出门之际,同一行人撞上。

撞上李清越的人见李清越外衫精贵,立刻道歉:"不好意思,走的慌了。"

"没事。"李清越抬眼一瞥,便往外走。

身后却是传来张三元的声音:"长义兄,如果不是你,我恐怕都没机会见识这长庆坊的姑娘。"

"这有什么的,我们是好兄弟吗,对了,你还没说,你下午去了李长德府上要债后,李长德怎么样了,可有因为还不上债,将住的宅子卖掉的意思?"

李清越脚步顿了顿。

回头看了一眼那说话的人。

虽然只是随意一瞥,但是脑中却出现一些零碎的记忆。

那说话的瘦高男子,是李清越的三叔李长义,如今和大房以及老夫人住一起,依附大房生活。

李清越眼睛微微眯起。

李府突然被这么要债,果然不正常。

长庆坊

颜煜青所在雅间。

李清越离开后,一个劲装男子走进屋中:"公子,属下跟着那老鸨走了一趟,和前两夜一样,老鸨说是去请清夜姑娘,可事实上根本没有去清夜姑娘的房间,反倒是去了另一间屋子呆了一会。"

"那老鸨离开后,属下特地潜进去看过,里面空无一人。"

"不必继续查探清夜姑娘了。"颜煜青开口:"去查一下刚刚长庆坊的人为何一间间搜客人的屋子。"

颜煜青的手下立刻点头。

不多会,便回来:"属下查到那些人为何一间间搜客人的屋子了。"

"嗯?"

"似乎是有人偷偷进了清夜姑娘住的房间,还取走了什么东西。"

颜煜青摩挲着手中的酒杯:"没想到那小姑娘还真是和我一样,在查淮南侯的死因,看样子,查到的说不定比我多。"

"公子?"

"阿大。"

"在。"

"去散一散谣言,就说,清夜姑娘之所以会不见,是因为毒害了淮南侯,又被背后指使的人灭了口。"

这水,总要搅浑了,才能查清淮南侯的死。

"除此之外,再去淮南侯府查一个小姑娘。"颜煜青这才想起,自己竟是忘了问那小姑娘的名字了:"算了,这件事情还是我自己来吧。"

只是说完这个,颜煜青的神色又略略古怪。

李清越并不知道这长庆坊的状况。

趁着夜色快速回李府。

回到李府时,便见冬菊焦急的来回走。

冬菊看到李清越忍不住快步上前:"小姐,您去哪了,找不到您,我都急坏了。"

"没什么,就是出去溜达了一圈。"李清越开口:"我爹和大哥呢。"

"还没回府。"

李清越舒出一口气:"我出府溜达的事情,就不要告诉我爹和大哥了,免得他们担心,你也早点去休息吧。"

冬菊听到这话,下意识点头。

大约是因为太着急了,竟一时没注意李清越穿的不对。

李清越回到屋中,便将衣服直接换下来。

看着那件紫色外袍。

虽然觉得应该不可能再见这外袍的主人,还是将这衣衫暂时收起来。

次日一早。

李清越便早早的起来了。

起来的时候,依旧不见李长德和李沉毅。

不过冬菊倒是准备好了早膳,

早膳和简单,粥和咸菜。

李清越也不嫌弃就着咸菜便喝了粥。

直到用完早膳,才同冬菊说了一声出门。

昨晚最后在长庆坊遇到张三元和李长义,让她很不放心。

之前张三元要债的情况显然不正常,而按照李长义那句话的意思,恐怕张三元要债并没达到人想要的结果,所以今日说不得还会是债主继续要债上门的状况。

说不定比昨日更厉害。

为了以防万一银子不够。

李清越决定先出府将从药箱里取的药丸换成银子。

《重生之女神医by楼小安精彩章节 第9章唐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