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兵赘婿》小说主角唐牧林闵雨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狂兵赘婿》小说主角唐牧林闵雨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狂兵赘婿

时间:狂兵赘婿作者:三丁

狂兵赘婿小说

《狂兵赘婿》是由三丁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唐牧林闵雨,书中主要讲述了:唐牧吆喝一嗓子。本来噪杂的办公区域瞬间安静下来。四五个闲汉豁然起身,气势汹汹的冲到唐牧跟前,看架势,像要直接动手的样子。但唐牧完全不为所动,几个闲汉而已,看上去气势十足,貌似很凶神恶煞,但也只能吓唬吓唬普通人,在他眼中,这些闲汉脚步虚浮的厉害,他有千百种办法让他们倒下,更...

狂兵赘婿唐牧林闵雨小说by三丁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第4章惹不起

唐牧吆喝一嗓子。

本来噪杂的办公区域瞬间安静下来。

四五个闲汉豁然起身,气势汹汹的冲到唐牧跟前,看架势,像要直接动手的样子。

但唐牧完全不为所动,几个闲汉而已,看上去气势十足,貌似很凶神恶煞,但也只能吓唬吓唬普通人,在他眼中,这些闲汉脚步虚浮的厉害,他有千百种办法让他们倒下,更有万种办法灭杀他们全部。

果不其然,这些人只是冲上来,到唐牧跟前就停了下来,完全没动手的意思。

还算有点胆色,来找谁?一个光着膀子,胸口纹着一头猛虎的闲汉,很有点意外的多看了唐牧两眼,见过惶恐的,但像唐牧这般镇定的,倒是很少见。

唐暖!唐牧心中着急,但脸上却依然镇定平淡。

哦,你就是唐暖的哥哥?钱带来了吗?猛虎闲汉竟然知道唐牧,看来他应该是猛虎金融的'业务骨干'。

人没事,钱好说!唐牧撇了猛虎闲汉一眼。

只一眼,猛虎闲汉却突然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寒颤,好像那么一瞬间,他的灵魂都被冻结了一般。

猛虎闲汉暗暗警惕,悄悄的打了个手势,大大咧咧的说道:跟我来吧。

唐牧跟在猛虎闲汉后面,穿过好像很凶煞的人群,来到一间写着总经理的办公室门前。

猛虎闲汉示意唐牧止步,他上前作势要敲门,但唐牧却是脸色一变,直接向前一把推开了猛虎闲汉,飞起一脚把门给踢开,整个人更是迅疾的冲了进去。

特码的谁

房间内响起一声气急败坏的咒骂,但接着咒骂就变成了哀嚎,同时还夹杂着惊喜的叫'哥'的声音。

门外的猛虎闲汉和听到动静赶来的诸多闲汉急急忙忙一股脑的冲进办公室,看到的就是他们的总经理陈虎手腕被唐牧抓住,整个人呈跪拜的姿势,而唐暖则已经被唐牧揽在了怀里。

放开陈总一帮闲汉大吼着冲上来。

唐牧目光一寒,直接抓着陈虎朝着一帮闲汉砸了过去,同时轻轻的放开唐暖,整个人犹如蛟龙入海一般的冲进人群,惨叫声顿时此起彼伏。

唐牧一直都感觉压抑的厉害,离开龙腾、家中巨变、巨额的债务,还有刚才陈虎想对唐暖做的龌龊事,一切综合在一起,让他只想发泄只能说陈虎和这帮闲汉刚好撞到了枪口上。

结果,这帮闲汉惨了。

唐牧身体素质是不符合龙腾的标准,因为身体异常,身体素质情况也在不断下降,但底子在不说,格斗经验和技巧上,更是不知道甩了这帮闲汉几条街,所以别看对方人多,但却远不是他的对手。

几个眨眼的功夫,这帮闲汉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倒下了。

陈虎倒是没再受到二次伤害,但他却感觉自己的整个手臂好像已经废了,疼的厉害。

但哪怕如此,他也不敢多言语,更别说发狠了。

唐牧太猛,惹不起,惹不起!

哥!看到唐牧如此凶猛勇武,唐暖眼睛中满是崇拜的小星星。

小暖。唐牧眼神中有点恍惚,他离家入伍的时候,唐暖才十一岁,还是小不点一个,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哥哥哥哥的叫,而一转眼,小丫头已经长大了。

小丫头都已经二十岁了啊,出落的也是漂亮极了,如果不是这些年一直都收到家里寄来的照片,唐牧怕都根本不敢认眼前这个身材高挑,亭亭玉立,犹如出水芙蓉一般精致的女孩竟然就是那个跟屁虫妹妹。

只是,小丫头虽然条件很好,但穿着打扮却跟精致完全没任何关联,眼神中的那抹疲惫,哪怕现在被惊喜填充,也不能完全掩盖的住。

唐牧心中一痛三年多前,小丫头才十七岁,甚至还不到十七岁啊,这三年来,她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所以

唐牧目光中寒光一闪,拉着唐暖的手,指着陈虎问道:他哪只手碰到了你?

刚才他之所以那么着急冲进来,甚至问都不问就对陈虎出手,就是听到了里面的动静,更是在破门的时候,看到陈虎想要动手动脚这让他完全忍不了,天王老子也不能欺负他唐牧的妹妹!

哥,他还没碰到我。唐暖狠狠的瞪了陈虎一眼,但最终却也不想多生事端。

哥哥是很厉害,但她知道陈虎这帮人能量很大,家里已经这样了,她不能因为一时气愤让哥哥再陷入到什么漩涡。

我真没碰唐小姐分毫!真的,我对天发誓!陈虎连忙惶恐的表态,暗恨刚才实在昏了头。

我再晚来一点,你能不碰到?唐牧没打算轻饶。

哥!唐暖使劲拉了拉唐牧,轻轻摇头。

唐先生,玩笑,玩笑,我真的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唐小姐借的那些钱,不用还了,就当我给您赔罪了,您看如何?玩高利贷业务的,哪一个不是心狠手辣之辈?但这样的人,其实更怕比他们狠的,也更懂得察言观色。

在知道踢在铁板上之后,懂得及时止损。

借债还钱,天经地义!但借多少就还多少,别跟我玩什么利滚利把钱刷了,借条给我。唐牧扔出了自己的银行卡,刚才他又有了一点窒息之感,虽然不像真正发病时候那般强烈,但却不是个好征兆。

万一要是在这里发病,那就麻烦大了。

所以果断选择息事宁人--但家里外债那么多,他不能偿还那么多利息,只打算还了本金,也算是陈虎对唐暖自由的限制和欲要动手动脚的教训。

好好好!陈虎不敢反驳,只想快点把唐牧这个瘟神送走。

钱刷走十万,借条还回来,在唐暖确定后,唐牧当面把借条撕了个粉碎。

记住了,如果有什么不服气,尽管来找我明的暗的,黑的白的,我都随时奉陪!唐牧一拳砸在了陈牧的办公桌上,巨响之下,整个办公桌直接裂开。

陈虎浑身一个激灵,连忙摇头摆手,哪怕他先前真有事后算账的心思,在桌面直接被唐牧一拳砸裂之下,也完全没了这份心思,更别说刚才唐牧看他的眼神了--就像看死人一样,他甚至感觉,唐牧肯定杀过人,甚至还不止一个!

乖乖的,这样的猛人,真惹不起啊!

第5章心疼

唐牧带唐暖离开了。

他相信,刚才自己显露的一手,应该能把陈虎给镇住。

他跟太多行走在灰色地带甚至身处黑色地带的人打过交道,很清楚这些人的脾性只要你比他们更狠,他们就会认怂,这是一个拳头大为天的圈子世界。

他的身体,真不知道能撑多久,所以他不想以后还有什么麻烦。

哥!出了金辉大厦,唐暖现在有无数的话想对唐牧说。

我去上个厕所,等我。唐牧拉着唐暖匆匆找到一个公厕,急急忙忙跑过去。

他越发感觉身体不适了,这肯定是发病的征兆--不说现在发病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了,就说自己有这个异常,肯定不能让唐暖知道,要不然她要多担心?

唐暖倒是没怀疑什么,人有三急,她能理解。

所以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双手托腮,想着小时候自己对哥哥的记忆,想着这三年来家里的巨变,自己承受的压力,心想不管怎么样,哥哥回来,她都踏实了,感觉有了依靠,有了一片天!

只是,他左等右等,却一直不见唐牧出来,慢慢的有点着急了,就算上大号也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吧?

但她又不能闯进男厕,坐是坐不住了,只能来回的踱步,眼睛死死的盯着男厕出入口

而此时的唐牧,浑身大汗淋漓!

窒息的好像要坠入无边地狱的感觉,已经犹如潮水一般的侵袭了很久很久。

终于,在唐牧的坚守之下,一切又都犹如潮水一般的退去。

唐牧大口大口的喘气,看了看时间,快十五分钟了!整个过程赫然比先前多了四五分钟的样子!

如果再算上发病之下出现的一些预兆,唐牧深深的明白,自己的病症正在以想象不到的快速度在急速恶化--留给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也许某一次发病,他就撑不过来了呢。

而现在家里这般情况,他怎么能放心离开这个世界?必须,必须要急速的解决现在的难题!一劳永逸的解决!

他摸出了林闵雨的名片,她不是想招上门女婿吗?那就去给她当上门女婿,但前提是她必须要出钱,出足够的钱,把家里的困难解决掉至于这算不算坑了林闵雨,这个就再说吧,顾不了那么多了。

而且,他感觉林闵雨本身貌似也充满了故事,像急切要找个老公似的,他答应了,应该算是各取所需吧。

有了这番打算,唐牧匆匆洗了把脸出去--唐暖还在外面等着呢,不能让她有什么怀疑。

哥!终于看到唐牧出现,唐暖连忙冲上来。

不知道是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闹肚子闹的厉害!唐牧轻轻松松找了个很合理的理由。

我还以为唐暖松了口气。

怕我掉茅坑里啊!唐牧习惯性的刮了一下唐暖的鼻子,从小到大,都是这么过来的,哪怕现在唐暖已经是大丫头了,这动作做出来也是熟悉自然,行云流水。

哥!鼻子被刮,一下子勾起了唐暖满脑子的回忆,她狠狠的抱住唐牧,眼泪止不住的流淌下来。

小丫头,怎么还哭上了呢,都多大的人了。唐牧也很有触动,连忙帮唐暖擦拭眼泪。

他记得,收养唐暖完全就是个意外,当时他也才六岁而已,跟父母出去自驾游,晚上的时候,在路边遇到了还在襁褓中的唐暖,当时爸爸妈妈找了很久唐暖的父母,却都没找到,还是他央求着不要把唐暖送孤儿院,这才有了唐暖这个新的家庭成员。

两人一起成长,一直到他十七岁当兵入伍,唐暖十一岁这才分开!

只是他那个时候没想着这一分开就是九年时光!

他到底还是错过了唐暖花季雨季的那段成长

哥,九年了!九年了啊!我想你。唐暖的情绪完全控制不住。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哥不好!都是哥不好!不过哥已经退伍了,以后都不会再离开了!唐牧轻拍唐暖的背,让她好好的发泄发泄。

退伍了?为什么退伍了?你不是已经是军官了吗?唐暖眼泪婆娑,满脸意外。

谁规定军官就不能退伍了?唐牧笑了笑,没多做什么解释。

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唐暖对唐牧的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知道他所在是保密级别非常高的什么部队,这样的部队,说句不好听的,想退伍都难,她猜测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

想家了小丫头,三年多啊!家里发生了这样的变化竟然不告诉我分毫!你到底还当没当我存在?唐牧巧妙的转移话题,也算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解释,让她认为是知道家里情况才退伍的也好,真实情况,她没必要知道。

爸爸妈妈都不让我告诉你。我就想着,还是让你安心在部队比较好!我们一直都知道,就是有像哥哥你这样的军人,才有了我们现在的安稳和平,我们的困难算不上什么。唐暖捏着衣角轻声说道:而且,部队那边也一直都有打钱过来的,部队对我们这样,我们怎么能对不起部队!

唐牧眼神复杂爸爸妈妈和唐暖的觉悟,让他自豪,感觉他这九年的付出都没白费。

但同时,对部队,对于成明明知道这些却不告诉他,却怎么都有点耿耿于怀,哪怕他们一直都有资助,也依然让他感觉别扭。

但尽忠和尽孝,这本就是一个千古难题!

站在于成的立场上,首先考虑龙腾的问题,这有错吗?

所以最终唐牧只能暗暗叹气,孩子气一般的想着以后不主动跟于成有任何联系了,狂龙,可不是没脾气的。

小丫头,这三年来,你怎么过的?还在上学吗?这十万块钱又是怎么回事?陈牧不再关心旁枝末节,而是心疼唐暖,那个时候,她才多大,家里如此巨变,对她的冲击有多大?

她,她小小的肩膀,到底如何扛起了这一切?

我辍学了!家里需要钱,我就出去打工我做了很多工作,现在摆个地摊卖米粉,一天能赚三四百块呢!唐暖从没'炫耀'过自己到底有多坚强,但在唐牧跟前,她撕下了这一切。

唐牧心疼的一把抱住唐暖!

打工!做过很多工作!现在摆地摊!一天能赚三四百块!

唐暖的每一句话,都像刀子一般,扎进唐牧的胸膛

《《狂兵赘婿》小说主角唐牧林闵雨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