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女神医》小说主角李清越颜煜青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重生之女神医》小说主角李清越颜煜青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重生之女神医

时间:重生之女神医作者:楼小安

重生之女神医小说

《重生之女神医》是由楼小安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李清越颜煜青,书中主要讲述了:淮南侯府,李清越曾经来过。只是她上一次来,是被淮南侯邀请来的。那时候很是奇怪。淮南侯一直带着她在府上转,详细的给她介绍府上各处,仿佛不经意的指着越院,说那是他小女儿曾住过的地方。说他那小女儿失踪十年了,不过这地方还留着,一直保持着小女儿丢失前的样子。那时候,还...

重生之女神医李清越颜煜青小说by楼小安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第4章:灵堂

淮南侯府,李清越曾经来过。

只是她上一次来,是被淮南侯邀请来的。

那时候很是奇怪。

淮南侯一直带着她在府上转,详细的给她介绍府上各处,仿佛不经意的指着越院,说那是他小女儿曾住过的地方。

说他那小女儿失踪十年了,不过这地方还留着,一直保持着小女儿丢失前的样子。

那时候,还曾问她,要不要进去看看。

她拒绝了。

既是贵府小姐的院子,不应该是我这等女子踏访之处。

一句话,淮南侯眼中痛苦。

李清越摇摇头,询问了路过丫鬟灵堂的方向位置,便循着记忆前行。

不多会,便看到一座被白色覆盖的屋子。

白布垂挂,白幡静立。

一眼望去,灵堂空荡荡的。

竟连守灵的人都没有。

她记得,淮南侯除了小女儿之外,还有一子一女。

可知此处为何一个人都没有?有人问出了同一个问题。

李清越回头,便见一个头戴束发嵌宝紫金冠少年。

只见这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笑容却带着放荡不羁的肆意。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动静,李清越下意识躲藏起来。

这人竟然也跟着李清越一起躲起来。

大哥,为何还要给他守灵,他根本就不配你给他守灵。一个尖锐的女声,带着无尽的愤懑,又带着撕声的痛苦。

他到底是我们父亲,至少在送葬之前,应该尽子女职责。一个厚重的男声,带着无尽的寂静,就这么飘过来。

我宁可我们没有这样为老不尊的父亲,若不是他,我们会受尽白眼吗?当初一早就劝说他,不要再和那长庆坊的清夜来往,若是一定喜欢年轻女子,便纳个贵妾,他什么都不听,一句话都不听,最后好了,他最后竟然还敢死在青楼之中!女子冷笑:最滑稽是,那死状明明是被毒死,他竟还敢留手书,让我们当做没有这回事,不要再查下去!

他这在保护谁,这是到死都在保护谁?

李清越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任何声音发出。

这说话的两个人,她大约知道是谁了。

女子应该是她未曾谋面嫁入新晋定远将军府的嫡姐李清淑。

男子则是曾经过来长庆坊逼她,让她不要再接近淮南侯,却被她气走的长兄李存志。

身旁的少年注意到李清越脸色不对,疑惑的挑眉,似乎要询问李清越,李清越并不理会,只是看外面。

李清淑的声音越发尖厉:他还有当我们是他子女吗,有想过,我们因为他的行为,要承担多少骂名吗,就连以后的子孙都要受他影响!

他到好,就这么死了,轻飘飘的死了,轻飘飘的手书,轻飘飘的结束。女子的声音最后哽咽: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他对的起谁,对的起郁郁而终,早早过世的母亲吗?

好了,这是父亲的遗愿,便让这件事情过去吧。李存志依旧稳而冷。

好,好,好,你是好儿子,我是恶毒女儿,你要守灵你守,我是绝不会替他守灵的。李清淑说着直接离开。

灵堂,只剩下李存志。

李存志看着灵堂上的灵位,好一会,才开口:父亲,清淑以为我过来是给你守灵的,其实她错了,我是来让你后悔的。

李存志缓缓的往火盆里放黄纸:她不知道你除了留下让我们不要继续查你死因的手书外,还想让我暗中继续照顾长庆坊的清夜,我这会是来告诉你,绝不可能,我不单不会照顾,还会让她生存更加艰难,好让您死后知道,您不该。

当年小妹被掳,你为了救下礼国公府仅剩的独苗外孙颜煜青,二选一的情况下,放弃了小妹,这件事我不恨你,母亲虽痛苦万分,却也知道你这是为民族大义,礼国公为国一府壮烈,一干子孙全部战死沙场,结果却落个叛国之名,甚至还影响到唯一外嫁的女儿和外孙,您想保存他唯一血脉,我理解。

但是!

您怎么能在外面弄出一个和小妹年岁一样的私生女,您可还记得母亲为了小妹之死日夜以泪洗面,后悔自己没有照顾仔细,若不然,也不会让您不得不在颜煜青和小妹之间二选一,让小妹坠入崖底,尸骨无存。

李存志闭眼:母亲最后因此郁郁而终,您当初那般痛不欲生,我还心疼,如今看到清夜,特别是清夜和您眉眼间的相似,只觉得全是可笑。

李存志说到此处睁眼:所以,您以后的灵位,我也不会祭拜,我没有您这样的父亲。

李存志走后,李清越才走出来。

旁边的少年不知道在想什么,也是难得的沉默。

不过看向李清越的时候开口:你也是来祭拜淮南侯的?如今真没什么人祭拜淮南侯了,没想到这过来,还遇到这么隐秘的事情。

李清越不理会少年,只是脸色更苍白,却还是一步,一步的往灵堂走去,最后跪在灵堂之前,抬头,张了张嘴,良久蹦出一个只有自己听的到的字:爹。

这个字,我还真是不配称呼您。李清越眼中有泪:但我还是想叫您一声,因为,我想您可能希望我这般唤您。

若不是今日来此,我恐怕都不知道您还为我准备了这许多,不单将性命送予我,竟还想让长兄暗中照顾我,您处处待我好,想尽一切办法弥补与我,我却什么都不知道,对于您和母亲,我前生实在不值得。李清越深吸一口气:但,我想今生值得一下,您这般为我付出,被人设计,明明一世清明,绝不能因我尽毁。

最重要的是,您值得长兄继续崇敬于您,不该让人如此误会。李清越微微一顿:当然,那些弄出这等毒计的人,也绝不该活。

这个时候,少年终于跟着走近灵堂,几步凑到李清越身旁:你和淮南侯很熟吗,我看你刚刚似乎说了不少话,都说了什么?

李清越并不理会少年,直接离开。

少爷看着李清越的背影:还真是奇怪的小姑娘。

不过重新看向淮南侯牌位的时候,少年十分沉默,良久说了一句话:您待礼国公府有恩,待我有恩,不该如此死,也不该如此声名狼藉。

回到淮南侯府外。

便见李沉毅来回焦急的寻找,对着一干人询问:你们有没有看到我妹妹,她的个子这么高,到我鼻梁的位置

李清越上前:哥。

李沉毅立刻上下查看李清越的状况,待得看到李清越一切安好:爹真是将你宠坏了,让你好好呆着好好呆着,你竟然还敢乱跑,还好你在我耐心耗光前回来,不然我一准丢下你,我可和爹不一样,我绝对不会骄纵你的!

李清越看了一眼淮南侯府的牌匾,抬头看向李沉毅:哥,我想回家了。

李沉毅立刻顿住: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我是谁,我立刻帮你找回场子去!

李清越低下头:我想回家。

李沉毅慌了,没见过李清越这样:回,回家,立刻就回家。

第5章:药有问题

回到李府。

李长德看到李清越脸色惨白,立刻拍李沉毅:让你照顾你妹,怎么照顾的,怎么把你妹照顾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养你这么大,有什么用,连自己亲妹妹都照顾不好。

李沉毅给李清越倒了杯热水:还说我呢,爹,就是你,把妹妹宠坏了,我让她呆在一个地方等我,我回去竟然就不见了,你以后就不能不这样宠她吗。

李清越看着李沉毅塞进手中的热水,顿了顿,抿了一口。

浑身的冰凉终于去掉一些。

想还淮南侯声明清白,需要做不少事情。

长庆坊应该还留了一些她死前,星月阁让她接近淮南侯毒害淮南侯信,这些东西应该趁着现在还没有人发现先收集起来。

李清越抬头看向吵架的李长德和李沉毅:我明天想再出去一趟。

不行,你这状态,怎么能继续出府,你必须在府里休息!李沉毅想也不想开口。

就是李长德这次也难得赞同李沉毅的话:乖囡,这一次你哥说的对,你身体没好,得休息,你若是有什么想做的,你告诉爹,爹给你做,没必要一直出府的。

李清越不说话。

即便李长德不同意,她明日也会出府,只是如此一来,只能偷偷出府,比光明正大出府麻烦一些,也不知道这身体能不能支持她翻墙。

李长德见李清越不说话:不然这样,你将身体养好了再出门?

正好冬菊已经给你重新熬好了今日的药。李长德吩咐冬菊将药取来,担心李清越怕苦找借口不喝:这是爹新买的药,你喝了,保准身体能好的快一些,说不准明天就好了,到时候你想自己出去,便自己出去,爹绝对不拦你。

李清越看着李长德,最终接过药碗,只是放到嘴旁,便皱了皱眉:这还是早上你给我喝的那副药。

已经换了。李长德僵硬开口。

没有换,我能闻出来。

李长德瞬间尴尬:清越,府上银子实在有点紧

李清越,你知道爹为了给你这么一副药,在大房被讽刺了半天吗,大房说他当初既然死活要分家出去,今日怎么还有脸回来求药。李沉毅看向李长德:爹,就算你要宠着李清越,也要让她知道府里的情况,就因为她非要跟着李清芬出去游湖落水,府上的银钱都掏干净了,吃喝都快成问题了,好不容易抛弃脸面从大房那边给她拿了药,你不能为了宠着她,就让她浪费。

李清越看向李长德,便见李长德满脸尴尬。

李长德最后艰难的开口:乖囡,是爹没有本事,不然,咱们就喝这一口药,等你好了,爹领了俸禄就给你祖母那边送去,以后和过去一样,绝不用占你祖母一点便宜。

这是爹丢人,和你没关系。李长德看向李清蓉。

这药我不能喝。李清越开口。

李清越!李沉毅直接怒了。

这药里掺杂了并非治疗风寒的药,我吃了不但不会好,反倒会拖许久,身体还会更虚弱,说不定以后都不好恢复了。李清越开口。

事实上,真吃了这药,病情会更严重。

屋内瞬间安静。

你祖母就算再狠,应该也不会这么对你,你到底是她的孙女。好一会,李长德忍不住开口。

爹,别听她的,她怎么可能喝出药有问题,她又不懂医术。李沉毅开口:李清越,你不能为了不吃大房那边拿来的药,就连自己的身体都不管了,胡乱编造。

李沉毅根本不相信李清越的话。

就在这时,冬菊快步进来禀报:老爷,郑大夫过来给小姐复诊了。

李清越看向李长德:若是你们不信,可以让来的郑大夫验验药。

李长德还想说什么。

李沉毅打断:爹,让郑大夫验,我还不信了,治不了她的脾气,这件事情,你真的不能宠着小妹了,就要让她认清现实,胡乱编造不好使,这药,今天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李长德直接狠狠拍李沉毅:怎么和你妹说话的呢,谁给你的胆子凶她的。

李长德看向李清越:清越,咱们不和你哥计较,你不想喝,爹就再努力想想办法。

我想让郑大夫验药。李清越开口。

李长德一顿,见李清越坚定的看着他:验药,爹立刻就将郑大夫请进来验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咱们努力把身体养好。

说话间,让冬菊立刻将郑大夫请过来。

李清越看向冬菊:顺便将熬完药的药渣也取过来。

冬菊应了一声是,立刻转身出去。

李沉毅满脸不高兴:我说的话就不是话,我妹一句话,立刻确定,爹,你就这么宠着她吧,迟早宠坏。

闭嘴吧你,当哥没当哥的样子。李长德直接对着李沉毅又是狠狠一拍。

这个时候,冬菊带着药渣以及郑大夫进来了。

李清越看向李长德。

李长德便看向郑大夫开口:郑大夫,这次除了要麻烦你给我家乖囡诊脉以外,还要麻烦你另外一件事情,麻烦帮我验一下这药渣。

这药渣是有什么问题吗?郑大夫看向药渣。

根本没问题,就是我妹不愿意吃药,闻了一下药汤后,非要说这药有问题。李沉毅直接忍不住插嘴:毕竟是从她祖母那边取的药

郑大夫这一看,直接打断了李沉毅的话:这药确实不能喝。

李长德和李沉毅同时看向郑大夫。

这药里面除了我开的治疗风寒的药外,还掺杂了银翘,不但不能治好风寒,说不定反倒会让人风寒加重。郑大夫看向李长德和李沉毅:李姑娘真的是闻了一下就发现了药有问题吗,就是我当了这么多年大夫都不一定能做到这点。

我对味道敏感,只是感觉和以前吃过的风寒药不一样了,闻着就不舒服,感觉不对。李清越开口。

郑大夫听到这话,眼睛瞬间就亮了:你竟有这本事,这可是天生为成为大夫准备的,我曾经听人说,有人味觉天生对药味灵敏,可以轻易辨别药味,但凡有此能力,学医的话日后定会万分出彩。

李沉毅直接目瞪口呆。

郑大夫看向李清越时:可惜你是个姑娘,可惜。

直到郑大夫离开,李清越才看向李长德和李沉毅:现在我是否可以不喝这药了?

《《重生之女神医》小说主角李清越颜煜青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