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级盛婚霍少强势宠》小说主角霍景深姜烟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A级盛婚霍少强势宠》小说主角霍景深姜烟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A级盛婚:霍少强势宠

时间:A级盛婚:霍少强势宠作者:姜墨

A级盛婚:霍少强势宠小说

《A级盛婚:霍少强势宠》是由姜墨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霍景深姜烟,书中主要讲述了:姜烟眼睫微动,掩住一丝嘲意。躲什么躲?泳裤公子哥有点恼怒,装清高装到老子面前,你以为你是谁?跳冰池是吗?姜烟缓缓抬起眼眸,声音乖软,我在里面泡满一小时,能赢到什么?哟泳裤公子哥大笑起来,你这是要钱不要命啊,别说我没告诉你,这池子里是负20度,十几分钟就是极限。...

A级盛婚:霍少强势宠霍景深姜烟小说by姜墨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第4章:给我滚上来

姜烟眼睫微动,掩住一丝嘲意。

躲什么躲?泳裤公子哥有点恼怒,装清高装到老子面前,你以为你是谁?

跳冰池是吗?姜烟缓缓抬起眼眸,声音乖软,我在里面泡满一小时,能赢到什么?

哟泳裤公子哥大笑起来,你这是要钱不要命啊,别说我没告诉你,这池子里是负20度,十几分钟就是极限。你泡一小时,连救护车都免了,直接送去火化!

您就说敢不敢赌吧。姜烟温温静静的,唇畔带着微笑,而且,我不要钱,就想赌一件事。

哦?你想赌什么?泳裤公子哥饶有兴致地问。

会所里有个女孩子,我不太喜欢她。姜烟慢条斯理地说,如果我赢了,您有办法让她离开蓝爵吗?

嘁,我还当什么事。说,她叫什么名字?泳裤公子哥不以为然。

她原名叫顾心妍,到时你让管人事的经理查一查就行了。

会所里的女孩子,用的自然是花名。

这位顾心妍,如今可是她'未婚夫'霍承泽心尖尖上的宝贝呢,狂追了两个月,还没追到手。

这位顾小姐性子清高,明明家里穷得负债累累,都沦落到这种地方打工了,仍不肯拿霍承泽的钱,至今未辞职,美其名曰她有独立的人格!

霍承泽好像就好这一口,人家越不要,他偏想给,各种变着法子的为顾心妍塞小费。

姜烟只觉可笑,这不是犯贱是什么?

既然顾小姐这么骄傲,她就顺手推一把,看看没了蓝爵会所超高小费的收入,顾小姐还怎么继续一身傲骨的小白花人设。

说得像你赢定了似的。泳裤公子哥突然眼神一寒,警告道,你要是敢在这瞎唬弄老子,老子现在就把你锁进冷冻柜,冻死你!

你放心,我说到做到。姜烟轻轻一笑,就开始弯腰脱鞋。

周遭看好戏的公子哥们围过来哈哈起哄--

见过不怕死的,没见过这么想找死的!

别说一小时,下去三十分钟就直接冻成冰棍了。

我赌她过十五分钟就会哭着求我们救她上来。

我赌十分钟!

我赌八分钟!

姜烟充耳不闻,赤足走到池沿,探了探温度。

冰冷透心。

她没有犹豫,一个纵身,跳了下去。

只一瞬间,她全身就被浮冰包裹起来。她本就白皙的小脸渐渐变得苍白,粉色嘴唇近乎透明。

泳池边的那些人掏出手机,开始计时--

1分钟,2分钟,3分钟

三十分钟过去,泳池边有人忍不住低声道:会不会搞出人命?

泳裤公子哥冷酷地道:她自愿的,我都录下来了,死了也是她自找的。

姜烟此刻有点冷。

她重生之后,没有什么不同,就是身体素质变得特别好--详细来说,就是力气变得特别大,很能抗寒,动作十分敏捷,眼力听力也都变得更好。

但是,肌肤表面的寒冷感觉依旧存在。

五十分钟的时候,姜烟冻得牙齿直打架。

不过还好,没剩下几分钟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走向泳池,英俊的脸庞冷厉刚硬,沉声道:在胡闹什么?

姜烟冷得颤着睫毛,抬眸看去。

是霍景深。

七少!周围的一群公子哥恭恭敬敬地喊。

霍景深连眼尾都没扫他们,冷冷盯着泳池,语调不高,却令人寒颤:你们平时爱怎么玩,我管不着。但今天是我组的局,你们谁敢弄出人命,我就要他把牢底坐穿!

不,不是七少,跟我们没关系!

七少,不是我们!

对,是周少!

强权底下没什么义气可讲,要知道,在帝都,霍家代表着军政商三界的绝对权力。霍景深这个人更是拿惯了枪的冷血动物,发起狠来能当场把人摁在地上摩擦。

一众公子哥立马就把罪魁祸首--泳裤公子哥周少,给推了出来。

周少一扫刚才的张狂,规规矩矩地开口:七少,不是我玩得大,是这个女人自己逞强,非要挑战极限。真的,我没骗你,不信你问她!

周少指向泳池里的女孩。

霍景深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一双深邃锐利的墨眸盯向姜烟,冷森森地道:自己爬上来。

姜烟冻得四肢僵硬,她一点也不急着上岸,抖着嗓子开口:几分几分钟了?

霍景深眸底倏地燃起怒火,真他妈的不要命了!

姜烟不管他,看着那个周少追问:几分钟了?

57分钟周少顶着霍景深骇人的目光,干巴巴地回道。

哦那我再等等。姜烟不动如山。

好!

她可真是好样的!

霍景深的舌尖顶了顶嘴角,划出一抹戾气。

这些年,还真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这么违逆他。

他突然抬脚,踹翻旁边的沙滩桌,砰然作响,上面的纸钞飞扬,落进泳池里,飘成一片粉色。

你要的钱,自己游去捡。霍景深语气无温,冷漠地看着瑟瑟发抖的姜烟。

我不要钱。姜烟惨白兮兮的小脸一片执着。

那就给我滚上来。

还没到时间。

姜烟颤抖着发白的小嘴唇,可怜得很,偏偏又固执得让人火大。

霍景深心底火气流窜,狠狠瞪她一眼,动手脱掉西装外套,随手扔开,一个跳跃,纵身跳进泳池里。

第5章:这么一幕

他强有力的臂膀划开水面浮冰,扣住她的腰,就要往岸上送。

别!姜烟拼命坠着他,我时间还没到!

她都熬到最后了,他要是害她功亏一篑嗯哼,她这人可是很爱记仇的。

你他妈还管什么时间!霍景深还是第一次被个女人惹得勃然大怒,脏话都没忍住,你缺钱还是缺心眼?不知道女人冻久了连孩子都生不出?

姜烟缩在他怀里,用力环抱着他劲瘦的腰,拉坠着不让他动,细软的嗓子颤悠悠:又不跟你生

霍景深心里邪火横生,一把掐住她纤细的蛮腰,强行把她顶起来,推送上岸。

别别霍景深你别动我!

姜烟还在那挣扎的叫,岸上的周少机智地大喊:已经满60分钟了!

姜烟一听,立马就不挣扎了,乖乖的任由霍景深摆布。

两人一上池岸,就有识相的服务生拿干净的大浴巾过来。

姜烟浑身湿漉漉,白衬衫黏在肌肤上,曲线毕露,尤其是黑色超短裙下面一双莹白笔直的长腿,堪称活色生香。

池边不少人的眼神发直--惨兮兮的青涩女孩儿,饱满勾人的身段,这种矛盾诱惑的结合体,足以瞬间就勾起男人的肆虐欲。

霍景深冷眼一扫,逼退了蠢蠢欲动的围观者。

他把浴巾裹在她身上,冷淡道:还能走吗?

姜烟抓紧浴巾,瑟瑟发抖:好像不行

霍景深打横将她抱起来,嘲讽道:刚刚不是还很犟?现在就不行了?

嗯姜烟窝在他怀里,冰冷的小脸蹭着他脖子,刚才是强撑的。

她说得很诚实,又乖又听话的样子。

这时候倒知道卖乖了。霍景深抱着她一边往外走,一边问,跟人赌什么了?

秘密。姜烟不说。

她这副冻成冰人的惨样,就先不去找那个周少兑现赌约了。

反正她被霍景深这么一抱,想来那个周少也不敢不认账。

霍景深把她抱到了邻栋的顶层豪华套房。

他把浴缸放满水,让姜烟泡进去,便转身出去打电话。

姜烟依稀听到,他叫私人医生过来一趟。

她在温热的浴缸里泡得昏昏欲睡,忽然感到脸上微微一疼。

别睡。霍景深轻拍着她的脸蛋,沉声吓她,你这样睡着了可能永远醒不过来。

我累姜烟没睁眼,迷糊地回道。

她的身子因为虚软,一点点往浴缸下滑,如果就这么昏睡过去,倒极有可能淹死。

霍景深皱眉,索性脱掉自己身上冰湿未干的衬衫,进入偌大的双人浴缸。

他托住她的背,让她靠在他胸膛,再用毛巾醮着温热的水,敷在她脸上。

她浑身都是冰冷的。

身段却很撩人。

湿透的布料紧紧贴着她的肌肤。

霍景深感觉有点燥热,移开目光,落在她雪白的小脸上。

很乖巧精致的长相,温婉的鹅蛋脸,长长的卷翘黑睫,鼻尖被冻得发红,嘴唇近乎透明的粉。

霍景深眉头皱紧,觉得身上更热了些。

侧趴在他胸膛的女孩,喃喃一句,纤细手臂环上了他的腰,双腿划水一缠,就这样在水里骑在了他身上。

霍景深喉头微微滚动,低沉着嗓音道:别乱动,让温水暖暖你,有助血液恢复流动。

姜烟糯糯地嗯了声,闭着眼睛,完全的趴伏在他身上。

她的体温渐渐回暖,柔软的贴着他,极其致命的姿势。

霍景深漆黑的锐眸越发深沉,无法否认,他身体】起了原始反应。

下来。他声线微哑,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嗯姜烟含含糊糊哼了声什么,扭动几下,贪婪地汲取他的体温。

霍景深几乎瞬间就从喉咙深处逸出一声低喘。

这只傻兔子,竟然在玩火。

起来。

霍景深英俊的脸上晦暗不明,扣住她的腰,强健的手臂用力一撑,将她从水里扶坐起来,不能泡太久。

姜烟还昏沉沉的,勉强睁了睁眼,看到眼前男人脸色沉冷,眉头紧锁,似乎心情恶劣。

自己把湿衣服换了,医生等下就到。霍景深没看她,长腿一迈,踏出浴缸,径自拿了干净浴袍,离开浴室。

姜烟的神智逐渐回笼,瞥向他高大颀长的背影,忍不住蹙眉,难道,她的身材不太有吸引力?

虽然她不是故意上演湿身诱惑,但他这么冷静自持该不会真的吃素吃久了,武功废了?

姜烟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从浴缸里爬出来,做了一套暖身操,让身体的血液流通恢复正常,再把长发吹得半干,才裹着浴袍走出去。

霍景深正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抽烟。

他大概在这里有备用的衣服,已经换上干爽的衬衫西裤,袖口的钻石袖扣熠熠闪耀。

刚才谢谢七少。姜烟走到他身后,礼貌地道。

身体感觉怎么样?霍景深转过身,唇边噙着香烟,有几分冷酷的痞味。

没事了,你看,活蹦乱跳着呢。姜烟弯弯眉眼,在他面前旋转了个身,以示证明。

你千方百计要来蓝爵,不去找承泽,跟人瞎闹打赌干什么?

我来这里又不是为了找他。

是来找你的。

姜烟在心里默默说。

争风吃醋,值得你用命去搏?霍景深弹了弹烟灰,眯眸睨着她。

他在她泡澡的时候打电话了解过,她跟周家二少打赌,赢后赌注是恶整一个姓顾的女服务生。

显然,那女服务生就是霍承泽的新欢。

没有,就是顺便姜烟无辜地看着他。

她今天还真不是冲着报复霍承泽和那个女人来的,只是这么巧,天上砸下来一个好机会,她不捡白不捡。

霍景深没信她的狡辩,只道:你这样只会把男人推得越来越远。

姜烟微仰着头看他,好奇道:七少似乎对男女之道很有研究?

他都三十岁了,就算这几年素着,以前也交过不少女朋友吧?

霍景深不冷不热地看她一眼,掐灭指间的烟:你先在房间里待着,等医生过来做个检查,我再派人送你回老宅。

等一下!眼看他要走,姜烟来不及多想,伸手就抓住他的手腕,你别走!

她一瞥他腕间的表,晚上十点多了。

她记得,前世枪杀就发生在十一点左右。他现在如果折回1808号房,可能直接就中了埋伏!

嗯?霍景深回头,看向她大胆抓他腕的手,不悦而低沉地道,放手。

姜烟没放,正绞尽脑汁想拖延他的理由,突然有人推门进来。

房门不知怎么没关实,霍承泽一推就推进来了,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么一幕--(44)

《《A级盛婚霍少强势宠》小说主角霍景深姜烟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