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雷至尊拳王小说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杜雷至尊拳王小说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至尊拳王

时间:至尊拳王作者:人非圣贤

至尊拳王小说

杜雷至尊拳王小说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至尊拳王》小说简介《至尊拳王》是人非圣贤所编写的异术超能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杜雷,内容主要讲述:扁头说完,站起身,推门出包厢走了。我也紧随其后的跟了出去。这酒吧昏暗的灯光让我很不舒服,扁头在前面带路,我随他七拐八拐地走了好一阵子,前面突然出现了两个中年男人,那两个中年男人见到扁头后,都低头叫了一声大哥!扁头点头应声,然后推开两名男子后面的那扇门走了进去.........

《至尊拳王》,这本书是由作者人非圣贤倾心打造的异术超能小说,讲述了杜雷的故事,至尊拳王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至尊拳王》第三章 误入歧途

扁头说完,站起身,推门出包厢走了。

我也紧随其后的跟了出去。

这酒吧昏暗的灯光让我很不舒服,扁头在前面带路,我随他七拐八拐地走了好一阵子,前面突然出现了两个中年男人,那两个中年男人见到扁头后,都低头叫了一声大哥!

扁头点头应声,然后推开两名男子后面的那扇门走了进去。

看那两个男子神神秘秘的样子,我开始紧张起来,那两个男的竟然叫扁头大哥,这不是道上里面才有的称呼么?扁头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啊?他难道不是保安吗?

我去,不行,看来苗头不好,我得赶紧撤,我说扁头怎么看起来那么凶,感情他原来不是什么好鸟,相由心生,平日里估计打打杀杀的,所以他长的那么有杀气,看来此地不宜久留啊,我这样想着,赶紧转身想脚底抹油开溜。

就在这时,突然一只大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动作吓了一跳。

我回头一看,正是扁头,他眉心一皱,说道:小杜,干什么呢,跟我来啊!

该死,竟被他抓住了,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随他去了,我一边答应着噢,一边心里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吓自己,现在哪来的那么多道上啊,我发现最近我些神经质,总爱胡思乱想,唉,我平复一下心情,跟着他进了那扇门。

当我踏进那扇门,霎时间就被里面的景象惊呆了!

这简直是,内外两重天啊!

看那前台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再加上没有多少客人地走廊和包厢,让人感觉这个夜总会稍显冷清。

但是这扇门的后面却藏着另一番景象。

热闹非凡的人群先不说,就这酒吧里面的布置都堪称豪华到奢侈。

一进门,金碧辉煌的两颗柱子分立左右,东西南北各一个高台全部由霓虹灯搭建,每个高台上面都站着两个近乎全luo的外国娘们,这些娘们随着劲爆的音乐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在正对着门的方向有一个大大的方形舞台,舞台上面估计是那些DJ和乐手们工作和表演的地方,舞台下面是各种小的吧台和舞池,形形色色的人们就在这样的场合里尽情的挥洒自己的银荡。

抬头仰望,整个酒吧的上方不知道安装了多少的灯,我抬头看的一阵眩晕,直觉得红红绿绿在我眼前闪来闪去,嘿,你还别说,这灯光晃的我还挺嗨的。

扁头看我愣在那里看上方的灯,便对我说道:你可要记得你和我们是签了合同的,这是个地下夜总会,这里有挺多见不得人的事儿,你小子虽然是个打杂的,但是签了合同,也是我们这里的一员了,你不能向外界透漏这里面的事情,而且酒吧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你也跑不了,知道不?

我听到这话就有些发蒙了,这里面的事情我不说出去不就得了,那这里面出了事情还要连累我么?就是说我被拉上贼船了么?原来他们还真是道上啊!他们交易个粉儿啊,卖个丸啥的,被抓住了,我也要跟着进警局么?就因为我签了该死的合同?

想到这里,我不仅十分气愤,更多的是紧张和恐惧。

应该不会是这样的吧?这也太不讲道理了。

况且扁头应该不是道上吧?这个时候我还在心里安慰自己。

一定是扁头这个没文化的没说清楚,搞得我挺不明白的,所以我便问:扁......阿扁......啊不是,大哥你是说酒吧里面出了什么事情,一般是什么事情啊?

扁头皱了皱眉,俯身把嘴凑到我耳边说:毒品交易,杀人放火,常有的事情,一般外界不会知道的,但是一旦被外界知道了,哼哼,酒吧大老板不会有事,但我们这些人都得遭殃了,你明白不?

我明白你大爷!

我就郁闷了,还真的被我猜对了。

阿扁你他吗还真是道上的啊!这不是闹着玩的,整不好我的下半生容易铁门铁窗铁锁链啊兄弟!我还是花一般的年纪啊,还是个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的后舍男孩啊,怎么能这样坑爹啊?顿时我的脑袋又是一阵眩晕。

阿扁,啊不是,啊对不起大哥,我想看看我的合同!其实有的时候我还是挺佩服我自己的,都到这个时候了,我仍然有清晰的自己的一套思路,我想拿到合同,然后骗他说去洗手间,然后销毁合同,逃之夭夭,毕竟这个场合不是我一个接受正规九年义务教育的莘莘学子能玩的起的。

扁头也不傻,他看了看我,估计在我的眼神里看到了怂的字眼,他说:小伙,你怕啥?你签了合同就是我们的人了,我有义务照顾你,没事的,你看大哥我不也一直混到现在了?啥事都没有,别紧张,合同你那一份我会给你,你是归我保安队管的,大哥照着你!

啊,不是,大哥,我......

啥不是不是的,别瞎寻思了,来,今天你赶上好时候了,给你看点新鲜的玩意儿!扁头像痞子一样用压迫性的语气讲着,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继续讲道:现在七点半多了,到八点,今天第一场笼斗就要开始了,笼斗知道么?就是把人放在笼子里打架,没有裁判,都往死里打。

今天的笼斗和往常的不一样,今天是R国的须藤集团公子哥组织的,听说他手下有很多带劲的黑市拳选手,都他吗是不要命的那种。

扁头没有看我,他抽了抽鼻子,继续自顾自的说到:上一次他来这带他的那些拳手来参赛,就差给对手大卸八块了,太他妈残忍了。

扁头一边说着,还一边好似十分期待,像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这他妈是什么地方啊?我怎么感觉好像和一门之隔的那一边完全是两个样子啊,外面的社会多和谐啊,犯罪要伏法,杀人要偿命,警官抓小偷,奥特曼打小怪兽,啊,对不起,可能是我太紧张了,又在胡思乱想了。

但是这里面也太血腥了,我还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就将我几乎压倒了,我突然有种近乎窒息的感觉。

扁头倒是很轻松,他一边抽鼻子一边继续说:这次和须藤家赌笼斗的大老板你知道是谁么?

我知道你大爷啊?我上哪知道去,这扁头话怎么这多,他是不是觉得吓唬我一个新手让他相当的嗨皮啊?但是现在他是老大,问我话我不能不答应啊,我颤抖的说:不,不知道。

哈哈,就是这酒吧的老板,林凯,林老板,其实林老板也养了不少打手呢,也老厉害了,还有打泰拳的和老毛子(E国人)啥的。

等会你就知道了,今天的规则就是输的一方要么死,要么就要将两个腿和一只手砍掉。

其实还是挺人性的,给他们留一只手还能自己吃个饭啥的。

扁头边说边四处张望,鼻子的动频率越来越高,我都看见有鼻涕淌出来了。

那啥,小杜,你在这等我,回来我和你讲你每天的工作内容,我要先去一下洗手......洗......厕所。

扁头说话竟然开始结巴了,他说完,不等我答应,急急忙忙钻进人群中不见了。

说实话,在一个小时前,我还梦想着上完学,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娶妻生子,过着悠哉的生活。

我的理想很简单,可是现在,这个社会突然让我觉得恐惧,我甚至不知道我的身边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我现在只想逃离这个地方,然后换一份工作,安安静静的完成我的中学生涯,然后,顺理成章娶个老婆,即使不是李梦瑶,也无所谓。

这就是我的最终想法。

酒吧里的香烟和酒水混杂的味道让我很难受,我决定出去透透气,可就在这时候,我身边的人们突然一阵欢呼,他们举起双手,似乎在接受天神的膜拜一般。

各位尊贵的来宾,今晚你们好吗?突然一声大喊传入我的耳朵,我定睛一看,前方的方形舞台上出现了一位身着一身白衣,手持话筒的中年男子。

好!!!四面八方的声音汹涌袭来,人们面色潮红,疯狂的乱喊着。

好!话不多说,首先由我为大家来介绍本次的赞助商,他们是来自R国的须藤纲一先生和华国的林凯林先生。

场下此时又是一阵欢呼。

台上两名中年男子分立左右两侧,左侧的是那个R国鬼子,右侧的是这个酒吧的幕后大老板,林凯,由于光线和距离的问题,我只能看到那两个人的轮廓。

他们两个向观众们挥手致意,然后在保镖的随从下,走到舞台中间相互握手,然后各自走到后台,估计他们都有自己的包厢吧。

然后主持人在台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此时音乐已经全部停止,喧闹的人们也安静了下来。

主持人开始继续讲话:在之前的比赛中,我们的投资方都是由一位老板担任,但是此次须藤先生愿意慷慨解囊与林先生一起投资此次比赛,这对我们各位来说,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情。

由于须藤先生的加入,我们的赌注增加至2000注,每注最低金额1000元,最高金额100000元,请各位,慎重选择——

主持人的声音拉的很长,这声音让我想起了我经常看的电视上面打拳的主持人,他们也经常用这样的口吻讲话。

现在是晚上八点整,那么各位期待已久的比赛即将开始,本次比赛共三轮,三组共六名选手1对1进行铁笼战,赔率我会在每次选手上场前公布。

主持人继续讲道。

现在,此时此刻,请把擂台让给属于他的人——主持人的声音再次拉长了。

主持人说完,屋顶的灯光突然聚焦到人群当中,就在人群中一个圆形的台子缓缓升起,一个八角形的无顶铁笼赫然出现。

四周的由霓虹灯搭建的柱子竟然都像电视一样显示出了擂台中的景象。

那些外国娘们此时却不知道跑去哪里了,估计是下赌注赚钱去了吧。

在这里多提一句,几年之后我的朋友才笑骂着告诉我,那叫LED显示屏,不是什么霓虹灯啊山炮。

呵呵,在这里暂且不提,那时的我单纯的以为那就是霓虹灯。

主持人这个时候开始宣布:今天第一场,红方,人称铁肘佛的泰拳选手乃坤,对战黑方,来自R国的空手道大师,人称,屠龙手的芥川本选手——

此时台下鸦雀无声,气氛似乎开始紧张起来。

我的心也开始狂跳起来,难道我这个纯洁的后舍男孩要亲眼目睹一场血腥的屠杀么?我是应该选择逃避,还是......

突然,一只大手重重的拍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吓得一机灵,回头一看,竟然是扁头回来了。

他急急忙忙的大声对我吼道:比赛都开始了,你还发什么呆啊,你现在的工作就是在每轮比赛打完后,拿着后台的毛巾和拖布,把场内的血和垃圾给收拾干净!

你又没和我讲我该干什么,我怎么知道我要做些什么?你还朝我大吼大叫,扁头你妹的,我心里本来就慌的很,你还吓唬我,真是的!

停,刚才扁头说什么?让我进去那个笼子里面擦血么?这场比赛我看都不想看,竟然还让我去收拾他们残留的战场吗?

大哥,我,我不干了不行么?我几乎是带着哭腔说的。

你他吗这时候说不干肯定不行,这场先给我顶上,假如有人打死了,你要负责帮忙搬运尸体,如果手脚被剁下来,记得用袋子装好放到后台,不要随便乱扔,我回去处理,知道么?

天呐,天呐,此时我觉得无比巨大的压力向我袭来,我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扁头此时不知道在哪里拿过来一块白色的大毛巾,直接扔给我,大声吼道:去笼子旁边给我等着,我说上,你就上!听到没?

此时的我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天旋地转,擂台,竟然离我如此之近,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至尊拳王》第四章 蒙冤入狱

我再次重复一遍,就在一个小时前,我还是个梦想过着平凡日子的小男生。

可是现在,我突然觉得那个梦想似乎有些遥远,而现在我要做的事情,竟是去帮杀人凶手去料理后事。

这一刻我真的害怕了,我不能做这样的事情,此时的我竟连哭都哭不出来。

可是扁头这个家伙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他看到我的样子就知道我再一次怂了,这次是怂的彻底了,他走到我面前,对我说:小杜,合同已经签了,你现在如果不履行合同,我可以告你的。

况且,干我们这行的你知道,不是告你那么简单的,就是想让你消失,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你懂了么?

该死,这个头扁扁的家伙怎么这么狡猾,他的头里面到底都装了些什么,竟然句句戳中我,我现在面临的的境地竟然是没有选择余地的,我必须去履行合同条款,又是该死的合同,NND,真后悔没有全部看完所有的条款,那又能怪谁呢,谁让自己见钱眼开呢。

话说狗急了还那啥呢,我都到这份上了,也没的选了,今天我就这么干了,我决定了,今天干完了,找扁头推心置腹的谈一谈,争取脱离苦海,好,就这么定了,紧要关头,我的思路仍然清晰!

我忍着复杂的心情,耷拉着脑袋随扁头走到铁笼旁边。

此时红方选手乃坤已经入场,我看这选手气就不打一处来,长的黝黑黝黑的,嘴还那么大,你说你不好好在家种地来打什么拳啊,万一被打死了,你的亲人怎么办?对不对,你的父母谁来养?是不是?哦,对了,我想问一句,你来打拳你妈知道吗?该死,又开始胡思乱想了,一定是太紧张了。

黑方拳手叫什么芥川的也上场了,同样,长的超级难看,满脸横肉,我觉得扁头都长的够寒颤的了,这个家伙长的比扁头还寒颤,小R国,活该你死。

我在心里咒骂着,在这一刻,我突然发现我的紧张情绪竟然得到了一些缓解,毕竟嘛,是他们两个打,又不是我打,我闭上眼睛不看不就得了,一会谁赢谁输与我无关,我做好我的工作就行了。

嗯,此时的我又恢复了往日的乐观精神,阿Q精神。

小杜,你看,那个乃坤是林老板的拳手,那个芥川本是须藤纲一的拳手,一会还有两场,最后谁的拳手胜的多,输的一方就掏1000万给赢的一方。

刺激吧?此时扁头又开始给我讲这些拳赛的内幕了。

我真的不想听了,只是当他在一旁放屁。

现在四个大屏幕上放映的是两位选手的姓名、绰号、战绩和胜率。

乃坤,绰号铁肘佛,27场胜,0负。

芥川本,绰号屠龙手,29场胜,0负。

他们竟都没有败绩,这不免让我十分惊讶。

多年之后,我的一位打过黑市拳的朋友告诉我,黑市拳一般不会出现败场,若是败了,很可能就没了性命,这是常理。

此时主持人走到铁笼中央,手持话筒高声道:我左边这位是铁肘佛乃坤,他的赔率是1赔2.5,我右边这位是屠龙手芥川本,赔率是1赔2。

两位选手实力相当,请各位现在开始到两侧下注,比赛马上开始。

说完,一阵嘈杂的音乐开始播放起来,场下向炸了锅一样的,大家开始一边议论一边下注。

场上的两名拳手也没闲着,他们两个一边横眉冷目地对视,一边走来走去低声吼叫,那架势活像是两头猛兽。

大约过了一刻钟,人们渐渐恢复平静,此时音乐也停止了。

整个地下酒吧突然静的可怕,我甚至能听见我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主持人没在走入铁笼内,而是叫人直接将铁笼的门锁了起来,然后他手持话筒大声说道:比赛,现在开始。

场下观众一阵欢呼,更有情绪激动者开始大吼大叫一些铁肘佛,踢死他!小R国,给我往死里打!之类的话。

铁笼内,两个拳手小心翼翼地接近对手,步法非常灵敏快速。

台下的观众这时候个个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脸色或红或白,有几个观众闭着嘴不停地哆嗦,几个女人用非常夸张的速度狂嚼口香糖。

我的心再一次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毕竟这不是电视上的那个抱到一起就被裁判分开的基友式比赛,两个拳手完全一点护具都没有的,说不定下一秒钟就会有人死在这铁笼内,这种视觉和思维的冲击真的有点让我承受不了。

但是不知道为何,我的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笼内,生怕错过每一个精彩的瞬间,铁笼内残酷的景象却深深的吸引着我,说实话,此刻的我竟然有些不认识自己了。

就在这时,两个拳手几乎同时发起了攻击。

对脚的声音脆响,听得人人浑身发麻,拳头打中人体的嘭嘭声伴随拳手低声发出的闷哼,刺激得场内的观众纷纷捏紧了拳头。

有几个人开始吼叫,大部分人则一声不吭目不转睛地盯着场内的两个殊死搏斗的拳手。

两个人攻击的速度都非常快,他们似乎都不愿意近距离格斗,距离一旦靠得太近就主动拉开一点

就这样你来我往的打了几个回合,双方实力相当,都是你一拳我一脚的相互攻击着,此时两人的面部都见红了,铁肘佛的眉骨被打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止不住的流淌着,而屠龙手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鼻梁已经被铁肘佛打的骨折了,明显呼吸不如之前顺畅。

但是两个人丝毫没有怯意,这些伤对他们来说好像是家常便饭一样。

我在心里开始佩服这些拳手,他们怎么样能做到视死如归呢?是什么让他们有勇气连生命都置之度外呢?

正在我思想开小差的时候,惨剧发生了。

浑身是血的两个人这一次没有拉开,铁肘佛起膝盖猛撞向屠龙手的腹部,屠龙手赶紧收缩肚子躲过一击。

铁肘佛见顶空后迅速一个勾拳对准屠龙手的下巴打出,可是再一次被屠龙手闪过,铁肘佛利用扬起的肘部猛击屠龙手的面部

这一记重肘正好打中屠龙手的脸,笼内的屠龙手挨了这一下后有些昏沉呆滞,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但是这远远没有结束,铁肘佛没等屠龙手倒地,又起膝冲顶屠龙手的左侧肋部,这一下顶得太狠,骨头断裂的声音随即传来

台下买铁肘佛的赌客开始发出一阵阵嚎叫,有的人是啊!啊!啊单声狂叫,有的要丰富一点,什么老子赢了!老子赢了!、再补一脚,踢爆头!等等胡言乱语,还有的人一边念念有词一边不停地点头顿脚跟自己较劲

此时屠龙手满脸是血,头重重的砸向地面,全身瘫软。

铁肘佛双拳举起,一只手拍打着自己的右手肘一边得意的晃着脑袋。

场外的观众很是疯狂,他们不停的发出好好样的的呐喊,这似乎刺激到了铁肘佛。

他回过头看见场地中趴着的屠龙手,突然向后退了几步,然后猛的向前冲出用力的一脚踢在屠龙手的面部上,他这一脚的力道将屠龙手的头部带向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似乎将屠龙手的脖子都踢断了。

这时场外更加的疯狂了,更有甚者直接走到铁笼前将钱直接塞到里面给铁肘佛。

铁肘佛向场内吐了一口吐沫,然后放肆的狂叫着。

仅仅不到10分钟,铁肘佛便KO了屠龙手。

这时主持人把门打开,一个医生模样的人进入场内检查屠龙手的伤势,那个人在探过屠龙手的鼻息后摇了摇头。

随即几个人便抬着担架进入场内。

我此时已经惊呆了,这也太刺激了。

就铁肘佛最后踢屠龙手头部那一脚,虽然不是在踢我,可是同情心泛滥的我竟然心都跟着那一脚蹦了一下,然后我的大脑一阵眩晕,这个屠龙手太惨了,他太可怜了。

我在心里不断重复着他太可怜了,可是我又转念一想,如果今天赢的是屠龙手,那么他会怎么做呢,是不是他会用同样的手段来处理铁肘佛呢?到底谁可怜?他们值不值得人同情呢?

我正在深深的沉思当中,突然一个大巴掌拍到我肩膀上,又吓了我一跳,我就郁闷了,这地界怎么就不能让我安生一些呢。

我回头一看,是扁头,扁头指着场内对我说:想什么呢?人都打死了你还不上去帮忙收拾场地?快点!

我拿着扁头给我的白毛巾,一边在心里问候他全家,一边颤颤歪歪地走了进去。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那几个人将尸体抬到担架上抬了出去,然后我用毛巾将地面的血迹擦干净,这时铁肘佛已经走出铁笼不知去向。

我费力的用水一遍遍的擦洗着场地,时不时的还偷瞄一眼铁笼外的情景,突然我有种很大胆的假想,我现在就是一个拳手,在这铁笼之中等待强大的对手来挑战,外面的观众都来是看我打拳的,此时的我面临生死抉择......

唉,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这辈子我都不会干这个行当的,太他么血腥了。

我擦完了场地,将毛巾和水桶带了出来,本想坐下休息一会,可扁头却向我小跑过来,看到我就急急忙忙的说道:你小子干活怎么这么慢,医生把尸体放休息区了,后面就交给我们处理了,快点跟我走。

什么?我简直有些崩溃了,我本以为这样我的工作就结束了呢,怎么还要处理尸体啊?他的老板呢?他的老板不管他了么?

我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扁头。

扁头似乎有些明白我的疑惑了,他直接对我说到:你发什么愣啊,他死了就是一具尸体,没人提前打过招呼我们就有义务处理后事。

处理你大爷!你说的处理不就是给人家尸体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整消失了么,扁头你个缺大德的玩意,还拉着我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要是能打得过你,我非得像铁肘佛似的给你一神肘,叫你也被别人处理一下。

正在我心里咒骂扁头的时候,第二场比赛已经开始了,这比赛节奏还真够紧凑的!

此时主持人手持话筒开始宣布两位选手上台:红方是来自华国本土的选手,人称笑面虎,35场胜,0负。

黑方是来自R国的选手,人称太阳神,38场胜,0负。

扁头听到这里,又猛的一拍我肩膀说道:你赶紧去休息室看着尸体,别让别人进休息室,我去下几注,一定要买笑面虎赢,NND这小子太厉害,你要是看到他打拳,你就知道啥叫笑里藏刀了。

还笑里藏刀呢,我看你竟藏尸体了,扁头这人怎么这么贱呢我就纳闷了。

再看那个笑面虎,眼神呆滞,一脸痴呆地笑,唉,他能赢?我还真有点不相信。

我一边瞎寻思着一边按照指示向休息室走去。

这休息室距离擂台不是很远,我走到休息室竟还能听见外面的观众疯狂的呐喊。

说实话,我今天做的这些事情是我有生以来都没有想过的,竟然稀里糊涂的混到这种场合,然后又稀里糊涂的跟死人打交道。

此时我站在休息室门口看见长凳上横躺着的尸体,我真的没有勇气走进去半步了,我的心里非常的害怕,虽然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是对于我一个20岁的书生来说,这具没有死透的尸体,简直犹如魔鬼一样,他无时无刻不在震慑着我的内心。

我就这样站在门口死死的盯着那具尸体一动不动,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一股极强的力气传到了我手臂之上,我被一个根本还没看见的人给来了个擒拿术,我的面前出现了几个中年男子,其中一个还带着手铐和手枪。

那个中年男子手持手枪指着我的头,对我说道:说,你们老板是谁?现在在哪里?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不轻,现在我回想起来,当时我真的就怂了,估计他问什么我都会告诉他的,这只在电视剧上面见过的场面无论是放在谁身上,都够他受的了。

我哆哆嗦嗦的回答道:阿扁哦,不,是扁头,他去下注了。

中年男子听罢,对旁边年纪稍微大一点的秃头男子说道:队长,这小子说的和情报不符和啊,扁头这个人我们听也没听过。

秃头男子沉思了一下,说:没事,你先把他扣起来带回警局审问。

剩下的事情我们几个来处理,今天我非得把这全窝端了不可。

话说我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又被带到了警局,此时的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但是庆幸的是,我终于见到可爱的警官叔叔们了,刚才那几个抓我的人就是警局的特警。

我终于脱离那个群妖乱舞的魔窟了,这多少有点让我暗自庆幸。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是我想都没有想到的,我想不到在这样充满正义的二十一世纪,科学这样发达的今天,竟然还有让人瞠目结舌的冤案。

那就是我。

经过医生的抽样测验,我身上和手上沾染的汗液和血液样本与死者身上的完全一致,而且他们去抓人的时候,正好看见我与死者共处一室,可以断定死者在临死的时候是与我有过亲密接触的。

废话,他的血和汗都是我亲手擦的啊,能不一致吗?

但是最终结果下来的时候,我的天都塌了,我竟然这样被定罪了,尽管我一再解释我只是个打扫卫生的,但是没有人站出来替我作证,而警官叔叔们则恶狠狠的对我说,证据就在医生那里,我们都相信科学,科学已经给了我们答案。

混蛋!我内心撕心裂肺的呐喊着,谁能来证明我的清白,谁来救救我啊?难道那些警官就这样草率办案的么?难道我就要这样草草的结束我的人生了么?

《至尊拳王》小说试读结束。

《杜雷至尊拳王小说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