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风水师》小说主角吴峥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少年风水师》小说主角吴峥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少年风水师

时间:少年风水师作者:听澜本尊

少年风水师小说

《少年风水师》是由听澜本尊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吴峥,书中主要讲述了:唐家的人,终于来了。其实唐家的人,早就来了,只是我误会了而已。吃完饭之后,我上了唐思佳的车。李菲目送我们远去,那一刻,她的神情有些落寞,她似乎有点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了。唐思佳今年二十五岁,是一家知名跨国科技公司的大中华区总负责人,年轻有为不说,关键是,人还长得很美,尤...

少年风水师吴峥小说by听澜本尊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04叠雷诀

唐家的人,终于来了。

其实唐家的人,早就来了,只是我误会了而已。

吃完饭之后,我上了唐思佳的车。

李菲目送我们远去,那一刻,她的神情有些落寞,她似乎有点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了。

唐思佳今年二十五岁,是一家知名跨国科技公司的大中华区总负责人,年轻有为不说,关键是,人还长得很美,尤其是她的身材,极好。

路上,她跟我说起了她妈妈的事。

我妈妈中邪了,被一个女鬼附身了,她说,这个鬼特别难缠,我们找了很多人驱邪,都是治标不治本。

怎么个治标不治本?我问。

当时管用,但一般超不过两天,那鬼又会回来,然后再找驱邪的那个人,他那套方法就不管用了,她说,就好像这个鬼有抗药性似的,找的人越多,它越厉害。折腾了几次之后,我妈妈身体越来越弱。后来没办法,我花重金,托朋友介绍,求一位在西山隐居的道长出山。但那道长说,他管不了这事,他给了我您的地址,让我来找您。可当时我妈妈发作的很厉害,我脱不开身,所以就让我表哥来了。可我表哥回去说,他好话说尽了,您就是不管这个事

她眼圈红了,声音哽咽了。

我有些尴尬,脸阵阵发烧,心说我怎么知道他是你表哥?要是知道的话,我也不用挨这些日子的饿了。

心里这么想,但表面上我很平静,见她哭了,我从她手边的纸抽里抽了一张纸递给她。

谢谢,她擦擦眼泪,后来我就继续找其他人,这段时间下来,京城能找的人几乎都找了,可是没用,那鬼不但制不住,而且越来越凶。昨天晚上,它又回来了,把我们都从家里轰了出来,还扬言说我再找人来驱它,它就杀了我妈妈。我快崩溃了,没办法,只好去西山找道长,道长说,这事只能找吴家少爷,他让我亲自来找您,所以,我就来了。

她看看我,吴老师,这事请您千万多费费心,只要能治好我妈妈,花多少钱都行!

我没说话,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说实话,我心里也没底。

我学了七年的吴家秘术,但却从来没实际使用过,第一次办事就面对这么棘手的事情,心里没法有底。人就是这样,平时没机会检验的时候,总想找机会,用各种办法试一试自己的本事。现在机会来了,心里却有些发怵了。

人命关天,容不得纠结,不管即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我既然上了唐思佳的车,这事就只能管到底了。

唐思佳的房子在昌平区,是一座豪华的独栋别墅。

下车之后,我看了看那房子,问她,家里还有什么人?

只有我妈妈,她说,之前还有个保姆,我妈出事之后,她吓得辞职了。昨晚她把我们轰出来之后,我就没敢再回去,直接和我表哥去西山了。

把门打开,我自己进去,我吩咐。

您自己?她不太放心,能行么?

那鬼现在控制着你妈妈,你们靠近的话,她会立即杀了你妈妈,我解释,我自己进去,她不容易察觉。

唐思佳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身边的赵土豪。

少爷说的有道理,赵土豪说,表妹,咱们既然请人家来了,就听人家的。

唐思佳点点头,拿出钥匙递给我,您自己小心点,那鬼特别凶。

嗯,我接过钥匙,转身走向门口。

吴老师!唐思佳突然给我跪下了,泪流满面,您一定要救我妈妈,求您了!

我没说话,点了点头,开门走进了别墅。

外面烈日当空,别墅内却阴气森然,女鬼将所有的窗帘都拉上了,屋里也没开灯,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

我轻轻关上门,屏住呼吸,蹲下身子,凝神观察别墅内的情况。

第一次办事,还没见到事,手心就冒了汗了。适应了十几秒后,屋里的景象慢慢清晰了。客厅很大,收拾的很干净,非常整洁,没有人,阴气非常重。这阴气有些异常,不像是寻常阴灵释放出来的,相比来说,它要重的多。

我从小跟爷爷学吴家秘术,其中就有对付鬼怪的手诀和密咒,只是从来没用过,我也没真正的见过鬼。虽然没见过,但是我对气息很敏感。阴灵散发出来的阴气,是无根之气,身上会有刺痛感,但只停留在肌肤表皮,简单地说,就是会皮肤发紧。还有一种阴气,是风水造成的,这种阴气是有根之气,刺痛感不强,但是如冰针一般,能刺入骨髓。

这别墅里的阴气,似乎融合了两者,不但皮肤发紧,而且还让人从骨髓中透出一股寒意。

这就有点奇怪了。

我静静的观察了几分种,确认客厅没有危险之后,慢慢站起来,走到楼梯口向上看了看,上面的阴气相比下面要弱得多。我左手掐雷诀,护住身体,沿着楼梯上到二楼,轻轻地打开了一间卧室的门。

里面是空的,没有人。

我退出卧室,接着打开第二道门。

依然是空的。

就在这时,楼上的阴气突然消失了。

我不由得紧张起来,心跳的厉害,赶紧退出房间,双手掐雷诀,将雷诀叠了三重。

叠雷诀,是我们吴家独有的秘术。爷爷说过,一般人用雷诀都是单手雷诀,但雷诀实际是可以叠加的,一旦叠加,威力会成倍的增加。爷爷生前用雷诀可以叠加六重,我内功不够,只能叠三重。

因为这是第一次办事,保险起见,我宁可杀鸡用牛刀,也不敢轻慢,所以直接叠上了三重雷诀。

二楼还剩下两个房间,一间是卧室,一间是书房。

我把雷诀交到左手,轻轻推开书房的门,仔细一看,里面是空的。

只剩下最后一间卧室了。

我关上书房的门,小心翼翼的走到书房门口,左手雷诀做好准备,右手握住了门把手。

我定了定神,准备开门。

这时,后背的皮肤突然一紧。

猛然回头,只见一张惨白色的,五十多岁的女人的脸,冲我露出了诡异的笑。

她的眼睛翻着,全是眼白。

我心一颤,手一哆嗦,雷诀散了。

05七窍流血

她什么时候出现的?

她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什么情况?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屏住呼吸,定住心神,重新掐好了雷诀。

但她离我太近了,根本没法叠雷诀。

她不住的往我面前凑,我贴到了门上,心提到了嗓子眼。

她看不见我,但我只要心神一乱,她就可以闻到我的气息。一旦她发现我,要么就是攻击我,要么就是杀掉这个女人。

她凑到我面前,嗅了几下,咯咯的笑了。

那是一个孩童的声音,这样的声音,配上怨毒无比的诡笑,让我这个新手,头皮发麻。

唐思佳不听话,又请人来了,女鬼阴阳怪气的说,我可以杀这个女人了吧?嗯?

我心里一动,它在问谁?问我么?

问完了之后,她歪着头,似乎在等着我答复。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会应该用雷诀打她,可是我身体却有些僵硬,手脚不听使唤了。

附身的鬼远比鬼本身要可怕,我承认,我害怕了,我给爷爷丢人了。

毕竟是第一次上战场,我没尿裤子,就算是不错了吧。

等了几秒钟,女鬼突然大怒,一声尖叫,张嘴向我咬来。我情急之下扭头一躲,同时左手雷诀打到了女人的肚子上。

女人嗷的一声,像被电击了一般,向后弹出两米多远,撞到了墙上。

一击得手,我顿时信心大增,趁她再次扑上来的空隙,双手雷诀叠加两重,迎着女人冲上去,躲过她的扑抓,伸手打到了她的额头上。

女人一声惨叫,被打的腾空而起,摔出五六米远,沿着楼梯滚了下去。

我腿一软,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女人摔到了楼下,没动静了。

我喘息了一会,这才意识到坏了,赶紧爬起来,向楼下跑去。

这要是把唐思佳她妈摔死,那我是救人还是杀人?

来到楼下一看,女人已经摔晕了,她的嘴角,鼻下,眼角和耳朵上全部都是血。

七窍流血!

我脑子翁的一声,懵了,不知所已了。

愣了好一会,我回过神来,赶紧抱起她的身子,用手试她的鼻息。女人的身体冰冷,柔弱无骨,鼻子下气息全无。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坏了,真给摔死了。

我傻了,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杀人了?唐思佳会不会让我偿命?我才十八岁!人生第一次给人办事,就把自己办进去了?

我这里心乱如麻,丝毫没有察觉到,周围气场的变化。

正胡思乱想着,我手机响了。

我吓了一跳,哆嗦着拿出电话一看,是李菲打来的。

她不放心我了,想问问我的情况。

我把电话挂了,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才发现,周围的阴气已经全部消失了。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的心迅速清醒了过来。

爷爷说过,人死神光散,只要神光不散,那人就还有得救。

想到这里,我凝神看女人的眉心,这一看,我惊喜万分!她的神光极弱,但是还没散,还有得救!

我抓住她的右手,用内气试探,发现她的中脉被一股煞气闭住了,所以人才没气了,显出了绝气的死相。只要冲开那股煞气,她就能活过来。

但是冲煞气,需要用她的神光,而她的神光仅剩下了一点点,根本不够用。我想了想,放下她,起身快步来到门口,打开门,喊外面的唐思佳,你过来帮我!

好!唐思佳如获圣旨,迅速跑了过来。

我也帮忙,赵土豪说。

你别动,在那等着!我说。

哦,好赵土豪停下,退了回去。

唐思佳进了门,我随手把门关上,锁上了。

我妈妈怎么样?唐思佳赶紧问。

跟我过来!

我领着她来到楼梯口,她一看她妈七窍流血,腿一软,噗通一声摔倒了地上。

妈!她爬到母亲身边,抱起母亲,无助的看着我,眼睛里满是泪水。

你先别哭,你妈妈没死,我冷静的看着她,现在我要救她,但我需要你帮我!

嗯!她强忍着眼泪,使劲点头。

我在她面前坐下,让她抱好女人,接着命令她,认真的看着我,集中全部精神!

唐思佳擦擦眼泪,集中精神,看着我的眼睛。

你是不是戴了隐形眼镜?我一皱眉。

戴了!

摘了!

嗯!

她用最快的速度摘了眼镜,然后全神贯注的凝视着我。

我同样也凝视着她,等到她的神光很足了之后,伸手在她眉心一捏,捏出一团神光,迅速按入了女人的眉心内。

唐思佳一声闷哼,双眼顿时黯然了下来,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睁着一双眼睛,失神的看着我,仿佛丢了魂一般。

我没管她,左手按住女人的眉心,右手掐指诀按住她的中丹田,以内气冲进她的体内,向上冲击中脉。女人经络内的气息很弱,所以我的内气可以畅通无阻,一路上行冲到她的眉心之后,引了神光,迅速向下,向那团煞气冲去。

女人身子猛地一颤,嘴里涌出一口鲜血,接着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松了口气,把她放到地上,接着走过去抱起唐思佳,用手心按住她的眉心,闭上眼睛。

她木然的闭上了眼睛,她会感觉眉心发热,然后刚才被抽走的灵魂就会回来了。

约莫半分钟后,女人不咳嗽了,躺在那里痛苦的呻吟。

我怀里的唐思佳也慢慢的缓了过来,她睁开眼睛看看我,接着如大梦初醒一般赶紧坐起来,去看她妈妈。

妈妈,您怎么样?她抱着母亲,心疼的直掉眼泪。

我站起来,她卧室在哪?

在楼上,她噙着眼泪说。

我从她手里接过女人,你带路。

我们把女人送回卧室,放到床上,我仔细看了看她的眉心,见神光明显增强了,这才放心了。

怎么样?她问我。

没事了,我说,让她休息一会吧。

嗯,她松了口气,感激的看这些,谢谢您!没什么。

我转身走到门口,突然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刺骨的寒意。

我一愣,停下了脚步。

怎么还有阴气?

见我停下了,唐思佳一怔,赶紧过来,老师,怎么了?

我回头看看床上的女人,快步走到床边,用手沿着她的眉心一路向下,直探到她的丹田,果然,在她脐上两寸的位置内,发现了一小团若隐若现的煞气。

我顿时明白了。

那东西,它不是鬼

《《少年风水师》小说主角吴峥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