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毒小娘子有点狂by秦菜菜精彩章节 第九章来生意了

医毒小娘子有点狂by秦菜菜精彩章节 
第九章来生意了

医毒小娘子有点狂

时间:医毒小娘子有点狂作者:秦菜菜

医毒小娘子有点狂小说

乔小凤白锦轩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乔小凤白锦轩是《医毒小娘子有点狂》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秦菜菜所编写的穿越言情小说。小说精彩段落:在乔小凤将账本对的差不多的时候,乔小月也带着米粮和肉欢天喜地的回来了。"娘,我们有肉吃了。"她自从回来以后,就一直围绕在了乔柳氏的身边转悠,眼中是满满的欢喜。一边的乔小凤看着忍不住又是一阵心酸。自从父亲不在了之后,这家里边的日子已经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就算是乔小凤两个.........

精品小说《医毒小娘子有点狂》by作者“秦菜菜”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医毒小娘子有点狂》第九章来生意了

在乔小凤将账本对的差不多的时候,乔小月也带着米粮和肉欢天喜地的回来了。

"娘,我们有肉吃了。"她自从回来以后,就一直围绕在了乔柳氏的身边转悠,眼中是满满的欢喜。

一边的乔小凤看着忍不住又是一阵心酸。

自从父亲不在了之后,这家里边的日子已经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就算是乔小凤两个姐妹都一直帮着她做事情,也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在原主的记忆里边,这已经是他们没有吃到肉的第二年了。

"很快就好了。"乔柳氏也是一边激动的不像话,快速的给两人做饭。

等到饭菜端上来的时候,几人已经是望眼欲穿。

"吃吧。"乔柳氏的眼中带上了些笑意,给两姐妹一人夹了一大块肉,看着两人脸上开心的笑意,她整个人仿佛是也有了干劲儿一样。

等到一家人吃完了饭,乔小凤才让小月传出去消息,让人过来拿银子。

得到了消息的碧湖村的人都沸腾了。

乡间的小路上,刘婶一脸好奇的看向了身边的张SZ。

"你说,这乔家还真是有银子了?"她半信半疑的问道。

今儿一早上这乔小凤还以死相逼呢,怎么一个下午的功夫就有银子了,这不是她不相信,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一边的张SZ也是幽幽的叹息一声,"这谁知道呢?先过去看看再说,我们家老爹是真的指望这银子治病了。"

说着,一边得到了消息赶过去的人也叹息一声,"谁说不是呢,眼看着就要春耕了,连买粮种的钱都没有了,明年一家人的日子该怎么过啊!"

一群人边说边走,尚未到乔小凤家里,就远远的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大嗓门,放眼看过去,不是姜春香是谁?

她可是第一个得到了消息的,直接就冲着这边赶了过来,就想要看看乔小凤的笑话。

毕竟她这大话已经放出去了,谁都在忧心仲仲银子的事情。

本来她特意赶过来是想要讽刺的,却不曾想到乔小凤冰冷着一张脸,直接将三两银子塞进了自己的怀中。

"姜春香一家,三两。"

她这干脆利落的态度,加上怀中真实的银子的冲击,瞬间就让姜春香愣住了,以至于都忽略了乔小凤没有喊大伯母,却是这般生硬的喊自己的名字。

愣了片刻之后,她忍不住尖叫起来,抬眸看了乔小凤一眼,半信半疑的质问道,"这银子你是哪里来的?"

一下午的功夫就有了十两银子,她怎么就这么不相信呢。

"和你有关系吗?"乔小凤不想要搭理她。

看着曾经的小哑巴此时这般冷淡的模样,姜春香的心中更不是滋味儿,扯着嗓子喊道。

"我说弟妹,你们家好歹也是读书人,怎么就能放任这孩子去偷呢,怎么就没有关系?要是你偷来抢来的,这银子我可不收!!"

她指着乔小凤问道,一边冲着乔柳氏大喊,直接带动了周围不少人的情绪。

"说的是啊,她一个孩子哪里来这般多的银子?"刘婶也回过味儿来了,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儿。

眼看着这人群就要被姜春香给带动的吵吵起来,乔小凤有些不悦的皱眉,想也不想直接抬起来手边的板砖给扔在了地上,险些直接砸到了姜春香的脚。

"都闭嘴!"她看着转眼之间鸦雀无声的人,冷声说到。

"这银子是我清清白白自己赚来的,不偷不抢,你们爱要就要,不要就滚,别没事就在我娘面前嚼舌根。"她说着,看了乔柳氏一眼。

其实乔柳氏方才的时候被姜春香一喊,就已经有些退缩了,只是乔小凤一个眼神看过来,虽然是自己有些不熟悉的冷冷淡淡,她还是莫名的不知为何,一下子就有了动力。

她瞬间也学着乔小凤的样子挺直腰杆。"小凤说的对,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们别乱说。"

许是太久不曾在软弱的乔柳氏身上见到这种气质,在场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了。

有银子就行,他们哪里管那么多事情。

于是这下子人都老实了,领了银子就走。

虽然不敢在他们面前说,但是离开了之后,有关乔小凤的传言却缓慢的开始流传开来。

什么乔小凤这一撞踩了狗屎运,成了个母老虎之类的言论,层出不穷。

只是这些都没有办法干涉到她就是了。

乔家还有着一亩三分地,还清了债务之后,这乔柳氏也有了经营起来的动力,这两日将地翻新了一番,去买了种子,准备好好的经营一下。

两姐妹也在身边帮衬着。

这一日正好是在田里,乔小凤一边坐在地上休息,就听见了旁边的一个女子嘘唏的说着,"你听说没有,李家的婶子害了病,此时疼的怎么样都不行,镇子上的大夫不在,她家汉子都要着急死了!"

"是嘛?"与她同行的一个男人皱皱眉,有点诧异。

"她的身子不是一直不好吗,谁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家那个情况,男人三天两头不在家,有钱有什么用?还不是个守活寡。"

那女人有些讽刺的说着。

乔小凤的眼神渐渐的亮了起来,将手中的锄头一扔,冲着乔柳氏笑笑,"娘,我有点累了,出去转转。"

乔柳氏笑着点点头,这几日家里都是小风在忙,加上现在田里的事情也不是很多,她自己一个人也能够忙完,于是冲着她招招手,"去吧。"

这孩子自从上一次的事情之后,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乔柳氏没有多想,只是觉得从阎王爷那边回来的人,一脚踏在了鬼门关,总该是有点变化的。

乔小凤默默的点头,按照自己记忆之中去了李家。

李家是个猎户,李大哥年纪轻轻,打猎十分有一手,这碧湖村靠着山,猎物多,隔两天去镇子上卖了,钱还不少,也算是富户。

听闻夫妻两人关系还不错,爹娘都不在了,以前依稀还照顾过乔小凤一家人,她对这人的印象还算是不错。

她刚刚到了门口,就听见了里边急切的声音,正在安慰着李家婶子。

《医毒小娘子有点狂》第十章有喜了

"小玉,你先忍忍,镇子上的大夫拿上就可以过来了。"李壮有点不忍心将大夫暂时不在的事情告诉陈玉,之后只好是小心翼翼的在一边安慰着。

这碧湖村就是一个小小的村落,本来就偏僻,放眼望去整个镇子上面,也就只有相隔不远的村庄有个大夫,再之后就是镇子上药铺的。

可是现在这两个一时半会儿都赶不过来,他也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只是看着陈玉苍白的脸色,还有额头上面的冷汗,心中一阵一阵的心疼,同时也有些懊悔。

都怪自己昨天上山打猎没有回来,让小玉自己一个人在家里,若是早些发现她身子不舒服,也不至于到现在这个地步。

只是此时床上的陈玉已经疼的说不出来话了。

在李壮百感交集的时候,房门被人敲响了。

他正是心烦的时候,此时也有些心情不好,冲着外边大喊了一句,"谁啊?"

乔小凤回答道,"大夫。"

李壮心中一喜,没有怀疑为何是个女子的声音,赶紧小跑着出来开门,可惜门外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乔小凤站在门口。

他微微皱眉,左右看了两眼,还是没有瞧见大夫的影子,这才冲着乔小凤看来。

"小凤?怎么是你?叔现在没空陪你玩,你先回去。"他顿时失望至极,心中惦记着陈玉,语气也带上了些急促。

乔小凤摇摇头,抬眸眼神清冷,一本正经的冲着他说到,"李叔,爹爹在世的时候曾经教过我些药理,我来看看李婶的情况吧。"

李壮皱眉,脸上带着些不悦,"去去去,你个孩子懂什么。"

乔小凤抿唇,又劝道。"现在大夫都过不来,您让我试试,就算是没用,也好让李婶缓解些。"

她的语气真诚,已经不再是曾经小哑巴的模样,一双大眼睛圆溜溜的看着他,像是尚未看到陈玉的情况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一样。

李壮虽然脾气有些爆,但是心地还是好的,以前瞧见乔小凤一家人实在是困难,也会偷偷摸摸的接济些。

现在听了她的话,顿时有有点动心,想着这周围几个村子,也就出来了一个乔不中是个秀才,他也听说这读书人看的书都是五花八门的。

具体的他也不知道,但是保不准就有治病救人的法子。怀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情,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让乔小凤进来了。

"就在里边,你过来瞧瞧。"他一边带着乔小凤进来了屋子,指着床上正抱着肚子疼的要死要活的陈玉说到。

乔小凤打量了两眼,见陈玉已经疼的说不出来话,脸色苍白唇角紧抿,额头上还有些冷汗,看样子是腹痛。

她走到陈玉面前端详了一下,伸手在她的肚子上面按了按,"婶子,可是这里痛?"

陈玉疼的也顾不上是谁过来了,只是连连点头。

"疼了有多久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一边问道,一边伸手为陈玉把脉。

她前世虽然是外科医生,但是却并非是不懂中医的理论,也算是涉猎颇广,一眼就看出来了陈玉有点不对劲儿。

正常人的脉象是不浮不沉,从容和缓,陈玉的却是如滚珠一般欢快跳动,乔小凤轻轻挑眉,心中已经有了结论。

而李壮见她这把式看着还有模有样的,也不由得回答道,"已经有好一阵了,约莫着两月前开始有的,时不时会腹痛,但是从来没有最近这般严重。"

乔小凤点头,"叔,婶子最近有没有做什么累活,或是着凉了?"

她这么一说,李壮也想起来了,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对了,昨日我上山,让小玉将家里的野物给卖去镇子上,倒是挺重的,昨天有些凉,她没穿几件衣裳。"

说完了,又焦急的问道,"有什么关系吗?"

乔小凤唇角轻轻扬起,眼中带着淡淡的恭喜,真诚的看向了李壮,"叔放心,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婶子动了胎气,我开个方子你现在去抓药,服下去就好。"

说着,就起身冲着桌前走去。

一句话说完,李壮与陈玉顿时都愣住了。

"胎胎气?"李壮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难得的有些结结巴巴起来。

乔小凤一边磨墨一边歪歪头。"叔还不知道吗,婶子有喜了,最近正是不稳的时候,可不能累着。"

得到了她肯定的回答之后,李壮不由得咧嘴一笑,想要冲上去抱住陈玉,却在动作了一半的时候想起来陈玉还疼着,又赶紧心疼的看着她。

看着他这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的模样,乔小凤轻轻眨眨眼,眼中掠过一抹笑意。

李壮夫妇成婚两年了,一直没有所出,这村子里的人都说陈玉是个不会下蛋的鸡,明面上不说,但是实际上背地里还是嘲讽的许多次。

李壮每一次都不让人嚼舌根,一直对陈玉很好,现在也算是两人圆满了。

只是她轻轻颦眉,又扯了张纸开了第二张方子。

"这是安胎的,一会儿买回来就给婶子吃了,至于这个,婶子身子弱,须得好生的养着,这方子三碗水煎至一碗水,连续用两个月就好了。"

她递给了李壮,又道,"李叔若是不相信我,就去镇子上寻个药铺问问,先过去买药才是正经事。"

瞧着乔小凤的眼中一片真诚,李壮赶紧点头,也顾不上多想乔小凤说的是不是真的,总之先试试再说。

托乔小凤看着陈玉,自己借了隔壁家的牛车,直接冲着镇子上药铺去了。

他心急走的快,约莫着一柱香的时间就已经回来忙活着煎药。

等到一副安胎的药喂进去,陈玉的脸色果然好了些,腹部也没有那般的疼痛了。

李壮这才松了口气,感激的请乔小凤坐下,一边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小凤,叔方才去药铺问了,都说你的方子好,这一次多亏了你了,想不到你还会这个。"

乔小凤抿唇轻笑,"略通一二,索性帮到了李叔。"

李壮不赞同的摆摆手,爽朗的笑道,"说什么话,你们家读书人就是喜欢谦虚,今儿多亏你了,这人情叔记住了,一会儿你拿几只鸡鱼回去,给你和妹妹补补身子。"

《医毒小娘子有点狂by秦菜菜精彩章节 第九章来生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