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心事说与风听》小说主角江晚辛傅擎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谁的心事说与风听》小说主角江晚辛傅擎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谁的心事说与风听

时间:谁的心事说与风听作者:魏子馨

谁的心事说与风听小说

《谁的心事说与风听》是由魏子馨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江晚辛傅擎,书中主要讲述了:是,江晚辛...疯了!傅擎想过无数种多年以后俩人再次重逢的画面。可是那些画面里,无论如何也没有这样的一幕。这样的江晚辛让傅擎一夜未眠。第二日清早。他依旧未去公司,手机关机。公司里需要他签字的合同太多。便找上了江露离。晚上江露离按了门铃来见他。俩人一门...

谁的心事说与风听江晚辛傅擎小说by魏子馨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第4章江晚辛疯了

是,江晚辛...疯了!

傅擎想过无数种多年以后俩人再次重逢的画面。

可是那些画面里,无论如何也没有这样的一幕。

这样的江晚辛让傅擎一夜未眠。

第二日清早。

他依旧未去公司,手机关机。

公司里需要他签字的合同太多。

便找上了江露离。

晚上江露离按了门铃来见他。

俩人一门之隔。

他却一声不坑。

昨天是去选婚戒的日子。

电话不接,短信不回。

他应该给江露离一个说法的。

可是他不想见她。

对傅擎来说,江露离和他都是江家刽子手。

这些年俩人绝口不提江晚辛的事,就好像这件事真的就可以当做从未发生。

傅擎一直以为,只要是他想要的,都可以不择手段得到。

所以当初利用江晚辛,害死江家两条命。

他都觉得不算什么。

成功的路上他需要无数个垫脚石,刚好是江家而已。

他欠她的,可以以另一种方式偿还。

例如,金钱。

例如,地位。

可是现在..

他亲眼目睹..

这样的江晚辛..

他再也不能当做理所当然

他惊觉,有些东西无法偿还。

这一认知,让他突然慌了心神。

江露离...

隔着门。

江露离感觉到了傅擎前所未有的慌乱。

就像从前的那许多年,每当傅擎不知如何做了,便会这般叫着她的名字。

江露离是有公寓指纹的,只是她从未用过,在她看来,她那所谓的'教养'不允许她这样做。

但是今天和往日不同。指纹锁,滴滴两声。大门缓缓而开。

他未动。

她也未动。

是因为她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女人。

齐耳短发。

肩膀瘦弱。

......江晚辛?

穿着七年前,入狱时的那件衣服。

那件刺眼的暖色毛衣,是她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江晚辛低着头一动不动。

站在门口,几乎能看到她瘦骨嶙峋的背。

从前江晚辛对江露离是很好的。

一声声的姐姐,唤了很多年。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对江家多残忍。

江母将她从孤儿院那种泥泞之地带离出来。

给了她一个完美的家庭。

她不报答也就算了,却跟着傅擎一起伤害江家。

伤害江家唯一的亲生女儿。

抢了她最爱的男人。

江露离知道,欠下的东西,是必须要还的。

她什么都可以还给江晚辛,唯独傅擎不行。

她从小到大陪着傅擎。

尽心尽力辅佐他。

眼看着江晚辛入狱。

又等了他七年。

他也是答应了的,要跟她结婚。

可事到跟前,因为一个江晚辛,全都变了?

她不允许。

绝不!!

江露离脚步有些慌乱,高跟鞋刮在地板上发出了难听的声音。

她强装镇定,快速的走了进去,走到江晚辛身边。

她的眼中充满了愤怒,死死的捏着手里的文件。

蹲下身子时,脸上已经挂上了久违又心疼的笑,她摸了摸江晚辛的头,晚辛...

她侧过头看了一眼站在门边低着头的傅擎,压低了嗓音,江晚辛,你不该出来的。

江露离盯着她许久发觉江晚辛一动不动。

这才缓缓站起身,走到门边,临走才说,傅擎,没关系,这件事我去解决。

解决什么。

解决江晚辛么?

江露离明白,傅擎需要她的时候又一次来了。

所以,她没问傅擎,为什么说好的去选婚戒的日子去接了江晚辛出狱。

就如同这么多年来,他身边情人不断,她也从未问过他为什么这么对自己一样。

因为在江露离看来,过程不重要,只要最后的结局她是傅太太就好了。

第二日清晨。

傅擎站在客厅,看着还是躲在角落里的江晚辛,只觉头疼。

他的手机是开着的。

江露离的电话再未打进来。

嗯。

江露离,很识趣。

...

傅擎已经很多年没去过菜市场了。

他想,在送江晚辛离开这里前,起码应该为她做点什么好弥补自己多年来的愧疚。

也好为自己对江家以及江晚辛做过的那些不堪划上圆满的句号。

他一身名贵的西装,站在那里,格格不入。

他努力的想着,江晚辛从前是喜欢吃什么来着。

他竟然完全想不起来江晚辛的喜好。

他只记得,从前的江晚辛总是捧着一堆,跑过来丢在桌子上小心翼翼的笑脸相迎,傅擎,你看,喜欢吗?

那一桌子的零食全部被她丢在电脑桌上。

键盘上堆得高高的。

挡住了他在做的企划案。

我不要,拿走。

江晚辛态度极其好,对傅擎总是充满了无限的耐心,她压低脑袋,在他耳边低语,昨晚看电影时,你吃了这东西两袋,我想你肯定是喜欢这个味道的,超市都快被我搬空了,傅擎,你收下吧。

傅擎从零食堆里抬起头,侧过脸,看到两旁的同事窃窃私语,一颗本就烦躁的心越发焦灼,他抬起手,将所有零食全部推倒在地,我说了我不要。

江晚辛同样被吓得歪在一旁。

有同事过来扶起她,不争气的江晚辛却只顾着将一地凌乱抱在怀里,怎么了呢,心情不好?发生什么事了...

她低眉顺眼,轻声软语的样子,让傅擎更加讨厌。

不用你管我。

江晚辛站在一旁,看着傅擎将她一遍一遍捡起来的东西最后全部丢进垃圾桶,一颗热腾腾的心跌入冰窟。

后来她去打听了,那是因为他走了江晚辛的后门,在公司里同事面前,让他丢了脸。

她生气的去见江父,俩人吵了起来,江父一气之下,昏倒住院,再也没醒过来。

傅擎站在嘈杂的菜市场,随便买了一堆,开着车回了家。

江晚辛的姿势好似从未变过。

傅擎蹙眉,走过去,欲将她拽起,地上凉,你坐在沙发上好不好。

江晚辛猛的摇了摇头,沙哑着嗓子,不,不。

傅擎突然心情烦乱。

说不出的压抑。

他无奈的盯着她许久。

缓缓神,站起身子,走去厨房。

满屋飘香时。

厨房玻璃窗上铺了一层淡淡的雾气。

他甚至开始产生错觉。

那年江父去世后。

用了不到一年,傅擎便坐稳了位子。

他便有了恻隐之心。

他第一次有了想买份礼物哄她的想法。

那是一份巨大的乐高。

他让人抬进来放在客厅里。

江晚辛那天笑的很开心。

就是这样,坐在一个角落。

她笑,他站在厨房心情也不错的样子。

他站在厨房透过雾气的玻璃窗,盯着她许久,江晚辛都未曾回一次头。

甚至都未曾动过半分。

晚辛,吃饭了。

江晚辛一动不动,盯着他将饭菜放在昨天一样的位置。

她才快速的爬过去,不小心打翻了地上的饭菜。

却不顾一切,将脑袋埋在那堆饭菜里,不停的吞咽。

傅擎大惊。

快速走过去,用手去挡。

却被江晚辛张开嘴,一口咬住手腕。

眼底凶狠的样子,彻底惊了傅擎。

江晚辛愣愣的松开嘴,好像知道自己做错了事。

不舍的看了眼饭菜,又看了眼傅擎,快速的躲回角落。

盯着那一地残渣。又惊又俱。

屋子里有那么一瞬,十分安静。

不,是寂静。

仿佛能听见空气流动的声音。

傅擎无奈的将手指埋进发根。

像是悲痛。

又像哀伤。

呵。

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会为江晚辛哀伤。

当年他联手江露离推她入狱时,他是想过的,江晚辛得吃几年苦。

可他从没想过,江晚辛在监狱里会受到非人待遇。

他更不敢想,这场七年牢狱,对江晚辛来说是场灭顶之灾。

第5章两清

傅擎第一次对江晚辛有了奇异的想法。

这种感觉应该叫心疼。

他心疼江晚辛。

他不想看到这样的江晚辛。

他害怕看到这样的江晚辛。

他需要她正常。

哪怕她哭,她闹,她恨...

起码那是正常人应有的样子。

这样的江晚辛,让傅擎对自己的愧疚无从下手。

他不喜欢这种罪恶深深的感觉。

傅擎是自私的。

自私的以为,等江晚辛出来,高高在上的让她拿钱走人,将这几年的愧疚一次性偿还。

可事到如今。

仅仅有钱怕是打发不了江晚辛了。

如若江晚辛继续留在她身边,那便是整日整日的折磨他。

这样的江晚辛,如同一把匕首,生生刮着他的愧疚。

刮着他的心脏。

刮着他的'良心'惴惴不安。

他受不了了。

只是三天,他就再也无法忍受江晚辛在他眼皮子底下凌迟他的神经。

去它的愧疚,去它的心疼。

他只知道,他现在,此时此刻,他必须摆脱江晚辛。

他抿着唇,冷着一张脸,下定决心。

挑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

快速果决穿在身上。

拽起地上的江晚辛塞进车内。

他从未将车子开的这么快。

看到疯人院的路灯时,他松了一口气。

笑容满面的医生告诉他,这里的安保设施绝对不会让她跑出去,他彻底放了心。

他一次性交了许多钱。

甚至打算让人明天过来给江晚辛单独盖一座房子。

让她安安稳稳的'老死'在里面。

永远都不要再出来扰乱他平静的生活。

江晚辛坐在椅子里,眼睛盯着手里的那张照片..一动不动。

傅擎缓缓蹲下身子,晚辛,这里有最好的医疗团队,他们会治好你的,你想要什么,尽管告诉医生,我会定期打钱,以后...我们不会再见了。

江晚辛恍若未闻。

傅擎眉头轻蹙,有些生气,双手用力,捏起她的手腕,江晚辛,你看着我,我们两清了...!你明白么?!

江晚辛第一次抬起眼,漆黑的眼眸盯着傅擎。

乌黑黑的瞳孔让他心里堵得慌。

他果决的转身离去。

后视镜里,江晚辛双手趴在玻璃窗上,像一只被抛弃的小狗。

当晚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江晚辛趴在他后背上,整张脸恐怖又诡异,哭着说,傅擎,你好狠的心。

他猛的从梦里惊醒。

浑身是汗,衣裳黏哒哒的贴在他后背上。

他看了看表,凌晨1点半。

他烦躁的将手机摔裂在地。

江露离出现在疯人院时,已是午夜。

她刷了电子卡,从病房的玻璃门往里看时,江晚辛正端坐在床上,抬着头看着头顶窗外的夜色。

她依旧穿着那件讨人厌的暖色毛衣。

江露离心烦。

她讨厌看见从前的一切。

电话连线,你真的要这么做,那可是你妹妹。

江露离想,江晚辛做了很多年她的妹妹,可她是她的妹妹么?

哪有姐姐会害自己的亲妹妹。

她和江晚辛本就不是血亲。

都说送佛送上西。

她应该将晚辛彻底送进地狱。

江晚辛的出现,唤醒了从前那些黑暗的历史。

她不允许江晚辛再来改变她的命运。

也绝不允许江晚辛再一次出现在傅擎的世界。

她想,傅擎应该也是这个意思的。

嗯,一定是的。

她向来是最了解傅擎的。

清晨的阳光,直接照射进落地窗下坐在椅子里一夜未眠的傅擎。

他脸色苍白。

手里捏着这几年江晚辛在监狱里的境况。

她被人抓着头发,满脸是血的样子。

她被人卡着喉咙,吞咽下米饭的样子。

她被人殴打蹲在一旁瑟瑟发抖的样子。

直击傅擎心口。

如鲠在喉,挥之不去。

江露离脚步沉稳,动作利索的推开办公室的门。

缓缓走进傅擎身边,温柔的将傅擎的脑袋揽进自己怀里,

别怕...昨晚疯人院一场大火,我向你保证它烧死了所有人。

《《谁的心事说与风听》小说主角江晚辛傅擎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