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毒小娘子有点狂》小说主角乔小凤白锦轩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医毒小娘子有点狂》小说主角乔小凤白锦轩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医毒小娘子有点狂

时间:医毒小娘子有点狂作者:秦菜菜

医毒小娘子有点狂小说

《医毒小娘子有点狂》是由秦菜菜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乔小凤白锦轩,书中主要讲述了:村中现在流传着一个传言,乔不中的大女儿,乔小凤疯了。也不是疯了,只是从昨日她撞墙自尽又活过来之后,性情大变,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曾经只会唯唯诺诺的站在她娘身后的小姑娘,竟然放言三天之内将那些债务还清,要是有人还执意要债,就拉着全家去死。翌日一早,乔小凤就早早...

医毒小娘子有点狂乔小凤白锦轩小说by秦菜菜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第四章性情大变

村中现在流传着一个传言,乔不中的大女儿,乔小凤疯了。

也不是疯了,只是从昨日她撞墙自尽又活过来之后,性情大变,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曾经只会唯唯诺诺的站在她娘身后的小姑娘,竟然放言三天之内将那些债务还清,要是有人还执意要债,就拉着全家去死。

翌日一早,乔小凤就早早起身去了镇子上面。

相比之下,这小镇比碧湖村要宽广不少,她按照自己记忆之中的路线,终于还是来到了镇上唯一的一间药铺门前。

看了一眼上面大大的药字,她咬牙,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觉得一种熟悉的药味,伙计也察觉到了有人进来,上前打招呼,客人要买什么怎么是你?

在目光触及到了乔小凤的时候,他的语气忽然之间转变。

乔小凤微怔,他认得自己?

这位小哥,我想要在这里找份差她抬头,尝试的开口,却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骂骂咧咧的推着,找什么?这里什么也没有,赶紧给我滚出去!

伙计厌恶的摆摆手,似乎乔小凤的身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

瞧你那破破烂烂的模样,别在这里吓我们的客人。

我懂些药理,想要在此处寻份差事。

乔小凤还是趁机开口。

差事?伙计有些错愕。

随即嘲笑起来,声音很是不善,这不是那个小哑巴乔小凤嘛,别以为我不记得你了,为了你那个病秧子妹妹,在我们这儿赊欠的药材可还没钱还呢,哪里有人收留你?

赊欠?乔小凤再次皱眉,原身到底欠了多少钱?

快滚!我可不想在见到你!见她愣着不动弹,那伙计索性直接一脚就踹了过去,乔小凤眼神一凛,当即侧身闪过。

许是伙计踢的力道太重,又未预料乔小凤会闪开,想收脚已然来不及,华丽丽的摔了个四脚朝天。

嘶疼,你这个贱女人,要不是掌柜的看你可怜,早就追着你要债了,你还得寸进尺,居然敢害我,看我今天不打断你的腿。

伙计呲牙咧嘴的威胁道,扬手又是一拳过去。

乔小凤又是一闪,脚下一勾,伙计再次摔了个四脚朝天,鼻孔的血直接冒了出来。

血你居然敢打我,来人啊,乔小凤谋财害命了,快来人啊

这里打打闹闹,本来就吸引了许多人,此时伙计又这么一叫,顿时吸引更多的百姓。

人人都围在那里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掌拒的自然也被动了,一看是乔小凤,脸色微微缓了一些。

小雷子,你又欺负小凤。

伙计捂着不断喷血的鼻子,委屈的哭诉,掌柜的,我没有,是乔小凤自己打我,你要不信的话,你问问大家。她打得我的鼻子到现在还在流血呢。

掌柜的有些不相信。

乔小凤平日里唯唯诺诺,连话都不敢大声说一句,她哪来的胆子敢打小雷子?

再定睛一看,他隐隐感觉乔小凤不一样了。

今天的乔小凤背脊挺得笔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犹如一汪望不到底的深潭,让人不知她在想些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那双眼充满睿智,充满自信,绝不是以及连头都不敢抬的乔小凤。

她只是静静站在那里,却有一种君临天下的高贵霸气。

掌柜的彻底吓到了。

一个农村小姑娘,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强的气势呢。

正惊愕间,忽间外面焦急的传来一阵阵叫骚动声。

大夫,谁是大夫,快来看看我娘,我娘快不行了。

围在一起看热闹的人自动让开一条道路,一个少年带着几个家丁抬着一个中年女子急急忙忙的进来。

少年年纪不大,长相俊俏,一身锦衣华服,想来应该家境不错。

他一来便把掌柜的揪了过去,快救救我娘,要是救不活我娘,我要你的命。

掌柜的见妇女脸色惨白,毫无气息,连身子都僵硬了,大抵猜到了什么。

可他还是惶恐的给妇人把脉查诊,并探向妇人的颈脉,好一会才颤声道,顾公子,这位夫人脉搏已经停止了。

停止是什么意思,我娘早上还好好的,你再看一遍。

公子,夫人已经过世多时,哪怕神仙转世,也无力回天,您请节哀。

砰的一声,少年顾宇泽一拳狠狠揍向掌柜的,嘴里怒骂,你这个庸医,我娘早上明明还好好的,你偏说她脉搏停止了,你会不会看病?

砰砰砰

顾宇泽年一拳又一拳的揍过去,似是要把心里的怒气都发泄出来。

乔小凤看不下去,一把将少年扯开,冷冷喝道,有这个闲功夫打人,倒不如想办法救人。

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阻拦我,今天除非你救活我娘,否则小爷我要了你的小命。

旁边围观的人个个议论纷纷。

那不是顾家的少爷吗?惹到顾家少爷,这女人怕是活不过今天了。

那可不是呢,顾家少爷在镇子上可是出名的纨绔。你看他娘,早就死了,连尸体都僵了,怎么可能救得活。

就算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一个死去的人呀。

可怜这女人年纪轻轻就要横死药铺,真是惨啊。

不远处,一个风华绝代,容貌俊美的白衣男子慵懒的靠坐在窗边,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托着下巴,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乔小凤,似是对乔小凤有很大的兴趣。

不过是轻轻抬了眼,候在他旁边的下人马上解释,公子,这女人名叫乔小凤,是碧湖村的人,从小胆小如鼠,唯唯诺诺,受尽欺凌。

白衣男子声音温润如玉,如同清泉滴石一般清脆好听,他懒懒道,胆小如鼠?爱尽欺凌?她像吗?

下人摇摇头。

不像。

别说寻常女人,即便胆大包天的女人,也不敢得罪顾家公子。

掌柜的吓得脸都白了,忍痛扯了扯乔小凤的衣摆,低声道,小凤姑娘,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你赶紧离开吧。

离开?治不好我娘的病,谁也别想离开。

第五章初展光芒

顾公子,小凤姑娘没有别的意思,她不是故意得罪顾公子的,求顾公子饶她一命吧。

掌柜的还在哀求,乔小凤眼里却没有一丝惧意,只是走到妇女身边深深打量了一眼,摸了摸她的心口,随后直接将妇女扛了起来,脸朝下,脚朝上,使劲拍打着妇女的后背。

顾宇泽吓到了,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你做什么,谁给你的胆子敢动我娘,快把我娘放下。

乔小凤一个冰冷的眼神冷冷射了过去,再敢上前一步,你娘就彻底归西了。

许是她身上的气势太强了,又或者她的眼神太冷了,顾宇泽竟不敢上前了。

待反应过来,心里又气又恼,自己居然被一个小姑娘给唬住了。

你个贱女人,小爷我

咳咳咳

早已死去的妇女忽然剧烈咳嗽起来,在场所有人都吓到了,不少人纷纷惊喊着跑出去,诈尸了,诈尸了啊。

顾宇泽又惊又喜,眼眶一红,扑了过去,娘,你你没事了吗?你吓死我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我我怎么在这里?

你都不记得了吗?

妇女摇了摇头。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死而复生,失而复得,母子相认,这是一幅感人的动画。

有些胆大的人还留在原地,嘴里惊讶的大喊,不是诈尸,是她真的把顾夫人医好了。

不是诈尸?真的不是诈尸。

哎呀,真的不是诈尸,顾夫人又活过来了。

这怎么可能呢,顾夫人明明没气了,连身体都僵硬了。

乔小凤扫了一眼越聚越多的百姓们,淡淡说了一句,顾夫人只是假死,并没有真正死亡。

假死?

乔小凤淡淡看了顾宇泽,问道,夫人最近是否心情不佳,日夜难眠。

顾宇泽怔怔道,是啊,我娘最近确实心情不佳。我爹要纳小妾,我娘被气病了。

那就对了,她脉象沉郁,实是心中郁仰,故而一口气上不来,堵在心口上,这才昏死过去。

可她身子明明僵了,呼吸也没了。

但她的心口还是热呼的。

顾夫人雍容华贵的脸上有些苍白,似是惊讶乔小凤年纪轻轻居然有这么高的医术。

顾宇泽才不管那么多,只要他娘能够活下来,便是最好的了。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医术还挺高的嘛,比那些沽名钓誉的大夫厉害多了。

乔小凤瞥了他一眼,心里有些反感这个蛮不讲理的纨绔子弟,但还是回答了他:我叫乔小凤,是个医生,跟其他医生并没有什么差别。

顾宇泽却很不屑,小爷看你跟他们差别可大了去了。

他心想,这乔小凤可比那些半截身子入土的老郎中厉害多了,还比他们漂亮。

谁知乔小凤却对着他一伸手:诊金,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就是她家欠下的债目。

顾宇泽愣住了,随即勃然大怒:你什么药都没用,就随便拍了两下我娘就醒了,居然这么贵?

乔小凤冷冷地说:拍那两下不要钱,但是知道怎么拍,十两。

看上去顾宇泽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乔小凤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还是说,你认为我救醒了你娘这件事值不了那么多钱?

顾宇泽顿住了,骂骂咧咧地把钱交给了她。

银两入手的那一刻,即便是冷淡如乔小凤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有了这笔钱,至少可以解了被讨债的燃眉之急。

乔小凤没有再搭理这些麻烦事,拿着钱转身离开。

阁楼上的男子将这一切都收入眼中,轻笑道:倒是个直来直去的人,有意思。

难得见他对别人产生兴趣,下人知情知趣,赶忙关注着乔小凤的动向,过了一会儿,便惊讶地来报:大人,那乔小凤往赌坊里去了!

赌坊?原来是个嗜赌之人?白衣男子想了想,忽然起身道,倒是跟我有缘,走吧,我们也跟去看看。

另一边,赌坊的伙计小毛也正在惊讶,怎么这乔小凤也跑到这种地方来了?

小毛跟乔小凤同村,恰好认得她,他担忧地道:乔小凤,我不知道你手上的银子是哪儿来的,但是我记得你家还欠着债的吧?你不还钱来这里干什么?

乔小凤冷淡地道:我记得按赌场的规矩,若是有金主赢了钱,就会派人护送他一路回家?

从她刚才当众拿了银子起,就有好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黏上了她,如果不找人来保护自己的话,她怕自己没法活着回去!

小毛愣愣地道:是有这么个规矩,但是,也得赢到五十两才行。而且,你家的债

然而乔小凤却对着他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不过是数学问题罢了,那恰巧是我最擅长的学科。把这些银子换成筹码,带我进去。

小毛闭嘴了,其实他在这里当伙计,早就见识过无数赌徒家破人亡。他已经尽了同乡之谊,是输是赢,全看乔小凤自己的造化了。

乔小凤进去之后,简单地扫了一圈,径直来了掷骰子的地方。

这是最简单的赌法,庄家将一个骰子装入杯中倒扣在桌上,摇晃之后由赌客买定大小,以此定输赢。

现场气氛十分热烈,乔小凤当时没有行动,抱着筹码在一边站了一会儿,看他们怎么开盘。

三盘之后,赌客们有输有赢,而庄家却已经重新开了一盘,正在撺掇围观的赌客们下注: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啊!咦?哪来的小女娃子?

乔小凤在这全是男人的场合里看起来实在是太显眼了。

小丫头,你到这里来干什么?不要也来下一注?

乔小凤冷静地摆上五个筹码:我赌大。

她一共换了五十个筹码,一次抛出十分之一,能更有把握地把控输赢。

庄家哈哈大笑:听见没有?这么小的女娃子都知道要赌,你们这些大男人还愣着干什么?

赌客们本来就处在一个狂热的状态,被他一激,更是哄闹起来。

好有魄力的小丫头,我也赌大!

哪有跟着女人买的?我买小!

而乔小凤听着耳边这闹哄哄的一片,微微勾起了唇。

《《医毒小娘子有点狂》小说主角乔小凤白锦轩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