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夫人有点甜》清若花溪全文在线阅读 第9章 美丽高贵的姐姐

《豪门夫人有点甜》清若花溪全文在线阅读 
第9章 美丽高贵的姐姐

豪门夫人有点甜

时间:豪门夫人有点甜作者:清若花溪

豪门夫人有点甜小说

豪门夫人有点甜》小说的主角是许清欢楼司尘许清欢楼司尘,是由清若花溪所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豪门夫人有点甜主要讲述了:我只是负责告诉你许南湘的去处,并没有保证你们一定能找到她。再者说了,你们找不到她,也可能是你们无能,何必全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听到楼司辰的威胁性话语,许清欢撇撇嘴,有些愤愤然。那不如许二小姐和我一同去涩谷找找,说不定许二小姐比较有本事能找到你姐姐南湘呢。楼司辰眯着眼睛,一句短短的话说.........

豪门夫人有点甜》小说的主角是许清欢楼司尘许清欢楼司尘,是由清若花溪所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

《豪门夫人有点甜》第9章 美丽高贵的姐姐

我只是负责告诉你许南湘的去处,并没有保证你们一定能找到她。再者说了,你们找不到她,也可能是你们无能,何必全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听到楼司辰的威胁性话语,许清欢撇撇嘴,有些愤愤然。

那不如许二小姐和我一同去涩谷找找,说不定许二小姐比较有本事能找到你姐姐南湘呢。楼司辰眯着眼睛,一句短短的话说的别有深意。

许清欢听到楼司辰的话,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这个楼司辰还要将她捆绑到日本?她可不想。

不用了,我的本事哪里及你的呢。许清欢强装着笑,对着楼司辰服软。

你不必为了讨好我笑的那么勉强,难看得我都不忍心看。许二小姐放心,我楼司辰既然答应放了你,就一定会言而有信。楼司辰别过头,似乎是不想看到许清欢似的。

那就好。许清欢听了楼司辰的话,漫不经心地应付了一声。

其实,在听到楼司辰那句难看得我都不忍心看话时,许清欢的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愤怒,却又不仅仅是愤怒。她许清欢在他眼里就那么不如那个虚伪的许南湘吗?不过,这些男人都是一个样,比如她那相守三年的爱人林子轩。想到林子轩,许清欢苦笑。不过,现在来不及悲伤,得赶紧离开楼司辰的狼窝。

你的别墅四面环海,附近又只有你的船,你是不是该派人送我回去?许清欢看着一直不说话的楼司辰问道。

我还以为许二小姐要自己游回去呢。楼司辰戏谑道,罗飞,你派人把许二小姐送回原地吧。楼司辰对着一直站在一旁不说话的罗飞吩咐道。

是,boss。罗飞点头哈腰顺从道。

许二小姐,请。罗飞对着许清欢做了一个请,转身带着许清欢离开。

等等,我和你们一起走。楼司辰突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了罗飞和许清欢。

boss,您是想马上去涩谷?罗飞不解的看着楼司辰问道。

楼司辰点了点头。

倒还真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她那个美丽高贵的姐姐呢,许清欢冷冷地看了楼司辰一眼。

许清欢和楼司辰一同坐着船,离开了岛屿中心的别墅。

上了船,罗飞站在甲板上,许清欢和楼司辰进了内舱。

许清欢坐在内舱里,看着对面闭着眼睛,面无表情的楼司辰,像个面瘫似的,许清欢心里吐槽。

许二小姐,你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我,难不成是芳心暗动?楼司辰依旧闭着眼睛揶揄到。

你想太多了!许清欢愤愤然,别过头,明明闭着眼睛,却偏偏知道了自己看着他,这个人是还长着一双隐形的眼睛了吗?

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被折磨了一天,许清欢突然困意袭来,闭着眼睛,渐渐睡了过去。

到了,boss。船只终于驶到了岸口,罗飞走进内舱,恭敬的对着楼司辰说道。

许清欢听到了罗飞的话,醒了过来。

终于到了。许清欢伸了个懒腰,如释重负,终于要离开这个蛮不讲理的暴君了,可是许清欢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有点恋恋不舍。

许二小姐,你还还是祈祷我们能够顺利地在涩谷找到你姐姐南湘吧,不然就又要麻烦许二小姐了。楼司辰不紧不慢的说道,却让许清欢听了渗人。

许清欢只当做没听到,径直的离开了。

楼司辰站在原地看着许清欢的背影,这个女人,虽然是他的爱人许南湘的妹妹,却完全不同于许南湘,许南湘的美是美丽端庄的,但许清欢,虽然说不上容貌的美,却也有种野性的吸引力,不知不觉,楼司辰的嘴脸漫上了一抹浅得难以察觉的笑。

罗飞眼尖的看到了,心下已经,boss看着那个许二小姐露出了笑容,难不成,boss看上了许二小姐?那许大小姐呢?找了那么久,难道一下子就不爱了?罗飞实在难以理解自家boss的心意,不过,要是自己能揣摩到boss心意,那还得了?

发什么呆呢!还不准备出发去涩谷!楼司辰对着发呆看着的罗飞呵斥。

对不起,boss,我马上开车过来。罗飞听到楼司辰的呵斥,心惊肉跳,赶紧跑去楼司辰停放奔驰的停车间取车。

因为奔驰车带上船不方便,楼司辰特地在岸口建了间私人的停车房,专门停放他开到岸口的车子。

罗飞把车开过来之后,楼司辰直接让他载自己去了机场,乘飞机去了日本涩谷,他在涩谷有朋友,可以联系他们帮忙找找自己苦寻多年无果的爱人许南湘。

许清欢离开楼司辰之后,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自己当时愤怒冲动的只拿了一根棒球棍就跑了出来,手机没带,钱也没带。如今,出租车打不到,朋友也联系不到,难不成要她回到那个家里找林子轩?许清欢扶额,貌似也只能这样了,回去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彻底和虚伪的林子轩说再见。

下定决心之后,许清欢加快了步伐,朝着住的方向走去。

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后,终于到了门口,许清欢深吸了一口气,叮咚,按响了门铃。

清欢,你终于回来了!林子轩打开门的瞬间,看到是许清欢,勉强露出了笑容。

两个曾经亲密无间的恋人,如今却相对无言的站在门口。

我只是来收拾一下我的东西。许清欢冷漠的推开了林子轩,进去了。

清欢,你就没有想问我些什么吗?林子轩看着许清欢的背影,虽然自己最初接近她的目的是她许家二小姐的身份,但不得不说,他对这个自己欺骗的女人也是有一些感情的。

呵!我眼睛是瞎,看错人,但我脑子还清楚得很,事情的始末是怎样的,我还是明白的。许清欢讽刺的回答。

林子轩无言以对,是自己对不起她,如今说什么也是迟的。

许清欢很快收拾了东西,拿了钱包,离开了那个家,至始至终,林子轩都没有说过一句抱歉的话,更别提将那间房子留给许清欢。

许清欢拎着行李箱沮丧地下了楼梯,走到楼下,她仰着头看着楼房第七层,那个她曾经的家,那个她曾经觉得温文尔雅、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原来,这一切不过是个骗局而已,到最后,自己傻傻爱了三年的男人明知道自己与家里决裂,却对于她的去向不闻不问,他难道就一点不关心她吗?

许清欢突然想到了许南湘——用美丽虚伪的外表拴住了楼司尘。明明已经在所有人眼里死去了三年,却偏偏还是让楼司尘心心念念、不留余地的寻找了三年。

难道自己此生注定过得不如许南湘?许清欢突然沮丧到了极点,拖着行李,失魂落魄的离开,却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许家是不可能回去的,打电话给朋友?不,她如今这副落魄的模样,她不愿意让别人看到。

今天boss穿的西装真的是太帅了,每天早上能有这样一个帅炸天的老板饱饱眼福,上班都觉得不辛苦了,有期待了。路边上两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在聊天,其中一个双手放在胸前花痴地说道。

她们的话传到了许清欢的耳朵里,她突然想到自己似乎已经有一天没去上班了。

昨天一出门就被楼司尘绑了将她困在了岛屿的别墅里一整天,今天早上醒来还是在楼司尘的别墅,这么算的话,自己不仅仅是一天没去上班了,算是有一天零一个早上没去上班了,老板是个古板严厉的老处女,不知道是不是嫉妒自己比她年轻漂亮,总是有意无意的针对刁难自己,这次估计又不知道要怎么折磨自己了。

现在下午一点半,还有一个小时下午的班开始,还来得及准时去上下午的班。许清欢急急忙忙的走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上车,和司机说了公司的地址,就开始拿出化妆盒,整理自己的妆容。幸亏早上在楼司尘那里洗了个澡,不然现在连清洁都是问题。化妆是上班前的必修课,以前每天早上起来林子轩都会帮她画眉,还说是为了举案齐眉,如今再画眉,却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出租车司机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许清欢,又打开手机看了一眼,长得挺漂亮的,怪不得能做小三。司机轻声地嘀咕了一句,最后那个小三讲得特别小声,以至于坐在后面的许清欢都没有听清楚。

师傅,你说什么?我没听见,麻烦再说一遍。许清欢看着出租车司机,礼貌地问道。

哦,没没什么。出租车司机心虚的否认到,大概是怕说出来许清欢不付车费吧。

好吧。许清欢继续化妆。

出租车开了二十分钟后,到达许清欢上班的公司门口,许清欢,付了出租车费,下了出租车。

下午的班是能准时上了。但是手里的行李厢该放在哪里呢?许清欢思索着。

清欢,你怎么拖着行李箱在这儿啊?大厅的前台小刘走过来对着许清欢问道。

小刘,看到你太好了。许清欢看着小刘,喜出望外。

小刘是公司的前台,许清欢是公司设计部的,两人一个基本呆在公司的一楼大厅里,一个基本呆在五楼的办公室里,从理论上讲,两个人是不会有什么交集的。

可偏偏许清欢这个人好打抱不平,和小刘的认识就是从她的打抱不平开始的。

有一天,许清欢急急忙忙的赶着去上班,下了公交车,跑到公司门口,她看见门口一对男女在吵架,似乎还是情侣。女生长得小家碧玉的模样,泪眼朦胧的拉着男人的衣服,看着男人说着你为什么背叛我的话,男人却无动于衷,还冷冷的甩开了女生的手,女生似乎是不甘心,又拉住了男人的衣服问道为什么欺骗我?,男人似乎生气了,狠狠的甩开了女生的手,瘦小的女生受了男人的推力,摔倒在了地上。她本来只是想随便看个热闹,一看女生似乎受了渣男的欺负,心里按捺不住,准备出手相助。

最后,她对着那个男人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一通,男人最后气急败坏的离开了,留下女生目瞪口呆地看着许清欢。

女生原本想好好和她聊聊,无奈她上班快迟到了,俩人最后没能聊上天。

下班的时候,许清欢经过大厅,被人叫住了,她才发现,原来那个被自己救下的女生就是和自己同在一个公司的前台小刘,就这样,她和小刘认识了,交情也发展得不错。

如今,她可以用这个交情把行李暂时寄存在小刘那儿了,小刘作为公司的前台,她那儿是可以存放东西的。

我把这个东西先放在你那儿,可以吗?许清欢问道。

当然可以,清欢,我想问你个问题小刘吞吞吐吐的说道。

亲爱的,你先别问我,好吗?有什么问题咱们下班再说,我快迟到了。许清欢急急忙忙的把行李塞给了小刘,跑去电梯口,等电梯。

祝你好运。小刘站在后面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许清欢刚好进楼梯,根本没有听到小刘的话。

其实,小刘是想问她关于微博上那些关于她做别人小三的事,顺便提醒她,公司上上下下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特别是老处女老板,几乎是怒发冲冠,可惜许清欢来不及听她讲。

其实,许清欢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和林子轩、苏白吵架的那些视屏已经被好事者上传到了微博上,她基本上已经成为了一个网络红人。

电梯升到了五楼,许清欢跨出电梯门,走进办公室,她准备先去和老处女老板解释解释自己为什么没有来上班,然后努力争取求得她的原谅,好继续把班上下去。

她走进办公室,和同事们问了好,她发现,大家虽然嘴上应承着你好,脸上看她的表情却和往日大不相同,她心里有些不解,不就是没有来上班而已嘛,有必要这样看着自己吗?,她心里嘀咕。

她走到老板门前,敲了敲她办公室的门。

请进。是老板的声音。

老板,我来和你解释一下我昨天没来上班的原因。许清欢走到老板的办公桌前,看着老板说道。

哦?!原来是咱们公司的‘大名人’许清欢呀!女老板阴阳怪气的对着她说道。

呵呵,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呀?许清欢虽然心里不解,但还是脸上带着笑容问道。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不敢承认呀?女老板从椅子上站起来,咄咄逼人地问道。

对不起,老板,我不该不跟您请假就不来上班,我愿意接受任何钱财或者精神上的处罚。她想着应该是自己没有请假就没有来上班的事激怒了女老板,赶紧态度诚恳的道歉道。

哼!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女老板冷哼道,说完将电脑转向了许清欢。

电脑里正在播放视频。

你别问了,我告诉你实话吧!我是林子轩的老婆,我们五年前就结婚了,这是我们的儿子,子轩三年前来S城创业,鬼迷心窍看上了你,你这个小三,还想作到什么时候?还装什么无辜?是你害得我们夫妻分离,父子不能相见

她看见视频里的女人正对着另外一个女人气急败坏的吼道。

那个气急败坏的女人不就是前几天来找林子轩的苏白吗?那个被骂小三的不就是一直林子轩蒙在鼓里的自己吗?旁边还站着渣男林子轩。

许清欢看着视频惊呆了,她当时看到有人围观,还有人拍照,但她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无聊到把录的视频上传到网上,这下自己的形象算是全毁了。

老板,您听我解释,事情不是像视频里说的那样的她看着女老板犀利的眼神,想要为自己辩解一下。

停!许清欢,你什么都不用说了,要解释你去和别人解释吧!作为我的公司曾经的员工,你太丢公司的脸了,现在,你已经被解雇了,你不再是我的员工了,去财务那里领一下你还没有结的工资,然后就不要和我以及我的公司扯上任何关系了,现在,请你离开我的办公室。女老板指着门口,颐指气使,对着许清欢驱逐道。

许清欢知道女老板有些霸道无理,经常喜欢针对自己,但她没有想到,女老板竟然完全不相信自己,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直接就把她给解雇了,作为上司,女老板真的太让她失望了。

她看着女老板,深知,看来再多说什么也是没有用的了,倒不如干干脆脆、潇潇洒洒的离开,她转身,走出了女老板的办公室。

出去的时候,曾经共事的同事,竟然谁都没有问她一句,许清欢第一次如此深刻的感受到了人心的冷漠,心里的失望更加浓烈,她突然完全懂得职场无真情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了。

去财务处领完工资之后,许清欢下楼,准备离开这个让她心灰意冷的地方,行李还在小刘那,得先找她拿一下行李。

走到前台那,却发现女老板竟然正在训斥小刘。

给你存放行李的职权,是让你滥用职权,随便存放无关人士的东西吗?女老板冷着脸问小刘。

对不起。小刘战战兢兢的说道。

我看你是和她一样不想干了吧?!女老板明知故问道。

许清欢看着小刘被训斥的场景,没有想到,小刘只不过帮自己存放一下行李,竟然还被连累到。

这是我强迫她帮我存放的,和她没有关系!许清欢走过去,拉过自己的行李,为小刘开脱。

清欢小刘看着她,满脸愧疚的说道。

对不起,连累到你,不过没关系,以后没机会连累你了,再见。许清欢强装潇洒,朝着小刘挥了挥手,告别她,离开了公司。

《豪门夫人有点甜》第10章 该办事了

许清欢走在太阳下,第一次觉得阳光如此刺眼。

原本以为,虽然遭到林子轩的背叛,失去了依恋三年的爱人和家,但至少还有一份工作可以维持自己的生活。但没想到竟然会因为和苏白吵架的事情被女老板解雇了。许清欢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她拎着行李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家也回不去,工作也没了,突然觉得自己像一个孤魂野鬼,游荡在人世间。

打开手机,是该上网好好看看那些视屏了。她事先不是没有想到会被网络黑子喷,但她实在无法接受看到在那个自己和苏白、林子轩吵架的视频下面的评论清一色全是谩骂她的评论,勾瘾、biao子、小三,竟然没有一个人替她说话。

她心里苦笑,明明自己才是被欺骗的、被背叛的那一个,自己才是最无辜,为什么到头来所有脏水都是泼在她的身上。

果然,人们只看得到表象的东西。

林子轩的背叛,女老板的解雇,让许清欢的心理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她终于忍不住,蹲在街角哭了起来。

汪!汪!汪汪汪!一只流浪狗,用它沙哑的声音朝着许清欢叫嚣道,似乎是在告诉她,你霸了我的地盘了。

许清欢无奈,竟然连一条狗都来欺负自己,哎。

她站起身来,抹干眼泪,准备离开。与其在这里伤感,倒不如为今天晚上自己的住处好好着想一下。朋友家里肯定是不可能去依靠的的。如今去,指不定被嘲笑成什么样子呢?

她看了一眼刚刚朝自己叫嚣的流浪狗,竟然大摇大摆,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走到许清欢的行李处,竟然还朝着许清欢的行李箱撒了一泡尿。

这只狗,真的是够了,竟然连你也来欺负我,对我吼也就算了,居然还对我的行李箱她看着被狗的尿弄脏的行李箱,气不打一处来,你给我走开!徐兴欢满腹委屈,对着流浪狗吼到,

流浪狗大概是感受到她心里的无奈与苦楚,安慰似的冲着她摇了摇尾巴。

许清欢看着摇尾巴示好的流浪狗,原来不过是个纸老虎。

你看,连你都知道我心里难过,会对我摇摇尾巴安慰我,偏偏林子轩那个臭男人,到头来竟然对我不闻不问。,她蹲下身来,顺了顺流浪狗身上脏兮兮的毛。

流浪狗感受到了许清欢的善意,头偏向许清欢的裤脚蹭了蹭。

凑近流浪狗,许清欢这才居然发现,原来这只有沙哑声音的流浪狗是一只苍老的金毛犬。虽然它金黄的毛发已经被污垢掩盖的分辨不清,但它的眼神里还有几分金毛犬所特有的友善和聪慧。

大概你也是被抛弃的吧。许清欢摸着金毛犬的皮毛说到,言语间颇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慨。

既然咱们俩都是被抛弃的,倒不如我俩相依为命吧。许清欢询问似的看着金毛犬。

汪!汪!汪!金毛犬大概是听懂了许清欢的询问,同意似的回应道。

那你帮我看好这个行李箱,我去给你买一些吃的。许清欢放心的将行李箱放在了金毛犬的身边,转身走向超市的方向。

金毛犬没有跟着许清欢,而是乖巧地坐在行李箱的旁边,看护着许清欢的行李箱。

许清欢走到最近的商店买了一些狗粮和自己吃的东西。

好啦,你快吃吧。许清欢将狗粮撒在了金毛犬的面前,笑着着金毛犬说道。

金毛犬朝着许清欢温驯的叫了一声,低头吃起了狗粮。

许清欢也撕开面包,一起吃了起来。

既然从今天开始,你就要跟着我了,那我就给你起一个名字吧。,起什么名字好呢,许清欢思索着。

哦,我想起来了,不如就给你起一个名字——双子吧,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指我和你。就当是为了纪念我们在没有遇到彼此之前是孤单一个人,而遇到彼此之后就成了伙伴,有了一个依靠吧。许清欢开心的摸着双子的头说道

双子摇了摇尾巴,兴奋的围着许清欢转,很开心的样子。

双子和许清欢吃过东西之后,一人一狗,在街上游荡。天色渐渐黑了,夜晚也悄悄地到来了。一时找不到去处,但又不想一整夜和双子晃荡街头,眼前之急,只能去找一个小旅馆暂住一晚,顺便也可以帮双子洗洗澡。

到了旅馆之后,旅馆的老板最开始是不让双子进入旅馆的,但最后在许清欢的坚持下,双子还是和她一起住了旅馆。

许清欢进到的房间,把行李放下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放了热水,准备帮双子洗澡。

帮双子洗过澡之后,许清欢才发现,双子其实很是一只很漂亮的金毛。

第二天许清欢知道自己必须先去找一个工作,不然她很难生存下来的。

当初自己最喜欢的就是珠宝设计,学的也是珠宝设计,之前的工作也是珠宝设计,如今找工作也只能暂时先往珠宝设计方面考虑。可偏偏,投过好几张简历,都无功而返。晚上的时候,只能又去找一个便宜的小旅馆应付了一夜。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天,许清欢突然明白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能每天晚上只是租住小旅馆,一来,快没钱了,二来,也不太安全方便,自己必须得先找一个住的地方安定下来。

于是她牵着双子开始找住的地方。

找了好几个地方,要不就是租金太贵,要不就是离市区太远。许清欢决定去网上看看。于是坐在公园的石凳上开始在网站上一家一家的对比,在没钱的情况下,只能找找哪个旅馆更实惠。

而另一边的楼司尘,他到了日本涩谷,动用了他在日本最大的人际圈依旧没有找到许南湘。他怀疑是许清欢骗了他,又回到最开始遇见许清欢的地方,准备在向她询问许南湘的下落。

却没想到一下飞机,就看到许清欢提着行李箱,拉着一只狗坐在公园的石凳上。

他看着许清欢皱眉,在日本时他就无意间看到了网络上那些关于许清欢的视屏,没有想到,她的如今的处境竟然如此艰难。

boss,那是许二小姐。罗飞指着许清欢对楼司尘说道。

楼司尘没有做声,只是看着许清欢,似乎在等她自己发现他们。

罗飞从楼司尘的眼神中明白了他的意思,可偏偏许清欢看得实在专心致志,一直看不到对面站着的人。楼司尘的表情里突然有一些不耐烦,罗飞会意,开口向许清欢打招呼。

许二小姐,你怎么在这里。,罗飞对着许清欢招了招手。

许清欢听见有人叫自己,抬头,却看到了楼司尘和罗飞。楼司尘的神情里居然有些沮丧,大概是没有成功找到许南湘吧。

真是阴魂不散!怎么又来到这里了!许清欢说着,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神情。双子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不开心,冲着楼司尘和罗飞叫到,似乎是想替许清欢出气。

许二小姐,没有想到,才几日不见,你竟然沦落到和一只狗留宿街头。楼司尘不屑的讥讽道

我露不露宿街头,关你什么事情。许清欢白了楼司尘一眼。

本来是不关我什么事,可是许二小姐告诉我你姐姐许南湘的消息,怕是胡乱诌的吧,我在涩谷找了三天都没有看到南湘的影子。我说过,你要是敢骗我的话,我会让你死得很惨的。楼司尘眯着眼睛对许清欢说道。

你才找了三天,找不到就来怪我欺骗了你。只怕是你派去找的人能力不够吧。许清欢冷漠地说道

少废话!你现在必须跟我走,直到我找到南湘为止。,楼司尘不容置喙的对着许清欢说。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霸道无理?!,许清欢愤怒的指着楼思成说。

双子也挣脱着狗绳,想要扑到楼司尘的身上。

许二小姐,请拉好你的狗,小心别让他咬到我们boss。,罗飞看双子几乎快扑到了楼司尘的身上,担忧自家boss的安全,紧张地说到。

哼!,许清欢冷哼着拉过双子。

许二小姐,别以为你有狗,它就可以保护你吗?你要不主动跟我走,要不,我们把狗打昏,顺便把你也打昏,人和狗一起捆走。,楼司尘威胁道。

许清欢听到楼司尘的话,心里一惊。她知道楼司尘既然会这么说,就一定会这么做。这个人简直丧心病狂,与其让双子跟着自己受苦,倒不如乖乖的跟着他走,反正如今也没有去处,倒不如就把他那里当做暂时居住的地方算了。

许清欢向楼司尘妥协,牵着双子,跟着楼司尘走了,一旁的罗飞帮她提了行李。

回到别墅之后,许清欢刚坐下来,肚子就咕咕咕地叫了起来,脸都丢光了,她只能摸摸双子的头。

楼司尘让人准备了一些吃的,让许清欢和双子都填饱了肚子。

吃过饭之后,许清欢满足的躺坐在楼司尘松软的沙发上,闭着眼睛非常满足的样子。大概是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双子躺在楼司尘的别墅里,也温驯了起来。

许二小姐,吃饱喝足之后是不是该办事情了?,楼司尘走过来,打断了许清欢的自我满足。

《《豪门夫人有点甜》清若花溪全文在线阅读 第9章 美丽高贵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