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武至圣》L承全文在线阅读 第9章 拍卖场

《恒武至圣》L承全文在线阅读 
第9章 拍卖场

恒武至圣

时间:恒武至圣作者:L承

恒武至圣小说

恒武至圣》小说的主角是时仁时仁,是由L承所写的一本玄幻奇幻小说,恒武至圣主要讲述了:如今灵木找到了四根,剩下的那一根,时仁跑遍了整个灵市外围,也寻觅不到分毫,这该去哪里找呢?算了,要不就去里面看一看,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时仁想了半天,没有想出来什么头绪,只得向灵市的内围走去。一到灵市的内围,人群顿时拥挤起来,这里,其实才是灵市的中心地带,外面那些个,不过都是一些个小摊位,真正那些好东西可都在这里呢.........

恒武至圣》小说的主角是时仁时仁,是由L承所写的一本玄幻奇幻小说。

《恒武至圣》第9章 拍卖场

如今灵木找到了四根,剩下的那一根,时仁跑遍了整个灵市外围,也寻觅不到分毫,这该去哪里找呢?

算了,要不就去里面看一看,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

时仁想了半天,没有想出来什么头绪,只得向灵市的内围走去。

一到灵市的内围,人群顿时拥挤起来,这里,其实才是灵市的中心地带,外面那些个,不过都是一些个小摊位,真正那些好东西可都在这里呢。

走了大概没多久,时仁突然听到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小心,后面有人跟着!

这个声音如同一盆冷水浇在了时仁的脑海里,后面有人

这句话明显是紫竹说的,从他说话的声音跟态度上来看,肯定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很有可能是有什么危险,毕竟这里可是灵市,来这个地方闲逛的人,哪一个不是杀人不眨眼?

别回头,也别做任何举动,假装你什么都不知道,对方虽然只是几个凝气五层的小角色,但不是现在的你能对付的了的。紫竹的声音再次在脑海里响起。

说实话这还是时仁第一次听见紫竹这么正经地跟自己说话,此前他每次开口不是倚老卖老的提及当年,就是令人发狂地自恋。

时仁假装什么都没看见的顺着人流向灵市中间走去,却是留了一个心眼儿,体内真元流动,悄悄感知着后面,发觉确实是有一个人在自己后面正紧紧地跟着自己。

不过有了紫竹的提醒,时仁也就不在在意,轻轻冷笑一声,便向灵市的拍卖场走去。

地毯既然找不到灵木,那就只好去拍卖场看看了,那里的东西虽然大多比较贵,但是也胜在都是好东西,而且东西还比较齐全,之前紫竹感知到的那个三品灵木应该就是出自那里。

下面,要拍卖的,是一件盔甲,属于一件宝器,具体信息可以等大家细细观摩了这件宝贝之后我再给大家详解。一个头发花白,手里捧着一件荧光闪闪的铠甲的男子道。

时仁看着那个老者从身体旁边唤出来一把飞剑,然后将铠甲放到飞剑上让周围围观的人们细看之后,不禁眉头一皱,暗忖,看样子他们这里的防范措施还挺严密,看样子自己拿了东西就跑的成功性并不是很大,但真要是纯粹正经的去拍卖的话

时仁看了看自己的乾坤袋,不禁地叹了一口气,这手里的灵木也太少了,跟本不够自己挥霍的啊!

这还是因为有前两天从那三个废物手里战利品的原因,不然的话,时仁手里的灵石恐怕只会更少,弄不好之前的那四根灵木都买不起。

就在时仁在这里瞎琢磨的时候,刚才那个铠甲已经被人给拍下了,是一个身材粗壮的大汉,而那身银色的铠甲看起来跟他的身材仿佛还是挺合身的。

下面,给大家要带来的,是一个对修炼大木功法的朋友有裨益的东西,一根三品的灵木,青花藤。老者从后面拿出来一根看起来绿油油的树干,举着给在场的众人观看道。

当这个东西出现在自己的视线的时候,时仁的眼睛立刻就直了,嘴角差点就有口水流下来。

揉了揉眼睛,时仁确定自己没看错,这就是之前紫竹跟自己说的那根三品灵木,此时看着这根三品灵木,再一去想乾坤袋里的那几根一品灵木,时仁瞬间便生出一种云泥之别的感觉来。

三品灵木,起拍价老者举着右手,似乎是故意在吊着大家的胃口,而时仁竟然也非常配合咽了一下口水。

三百下品灵石!老者手一挥,想然是想要带动一下气氛。

三百!时仁觉得自己的眼珠子都快要从眼睛里面飞出去了,这要是小爷的东西多好!

时仁显然已经忘了,就算这个东西真的是他的,那用不了多长时间也会被用掉,根本没有被他拿出来卖钱的机会。

三百二!

三百四!

已经有人开始竞价了,但毕竟这东西太小众,价格升的并不快。

五百!

一个冷冷的女声传来,时仁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看到人群中站着一个身着嫩绿色长裙的女子站在那里,五官精致,眉清目秀,此时正举着自己的纤纤玉手,显然,那个五百的价格就是她叫出来的。

还有没有人加价?老者看了一下四周,发觉并没有人在肯加价了,也就就此作罢。

最后,时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根三品灵木落在那个美女手里,然后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内。

诶!时仁轻叹了一口气,主要是自己手里的灵石不够,不然的话,时仁还就真想跟刚才的那个女子较一较劲,竞一下价。

随后时仁又在整个灵市转了几圈,发觉确实没有再卖灵木的人了,也就只能作罢,打算过两天再回这里再来看看。

打定主意之后,时仁向灵市外面走去,而且,果不其然,后面有一个人在跟踪自己。

难不成他是看上自己手里的这块一品灵木了,又或是自己钱财外露,被人盯上了?时仁一边走路,一边暗自思忖。

灵市本就很乱,对方修为又高于自己,时仁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的对策,在灵市外围不断的兜圈子,在灵市这里动手对对方没有半点好处。

天色越来越暗,来这里的人也越来越多,街道已经开始出现拥挤,时仁随之加快了脚步,如一条灵活的游鱼,快速的穿梭在人群中。

在时仁身后十几步远处,一个身穿淡蓝色道袍的中年男子一见时仁加快了脚步,心中冷哼,暗道时仁这小子太奸诈,估计早就知道自己在跟着他,故意在灵市里兜圈子,这样想着,他同样加快脚步跟上时仁。

呦,这不是范文道友么,你也在这里啊,正好,我初次来这里的灵市,不太熟悉,你给介绍介绍。但他没走两步,就被人一把拉住,那是个年轻人,穿的光鲜亮丽,一口一个道友拉住了范文。

范文一愣,陪着笑脸应付了两句,看到时仁快要消失在视野中,不由的有些着急,就要迈开步子追去。

哎,范文道友,别急着走啊,你我好久不见,怎么的也该聊上一聊,那年轻人也不懂得察言观色,又将范文给拉住。

范文欲哭无泪,但也不好发作,眼看着时仁消失在自己的感知中,心中懊恼,瞪了一眼那年轻人。

出了灵市,时仁最快速度疾驰,片刻后,已经离开了灵市范围,进入了黒蝶林。

呼,那人追上来没有。时仁停下来休息,仰着头往灵市方向看去,神色紧张。

没有追来。紫竹老头看着时仁那紧张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好笑,嘲讽一句,看你那猥琐样,全无老夫当年万分之一的风采。

少来,什么风不风采,小命才是最要紧的。时仁一翻白眼,鄙视紫竹老头,同时坐在地上休息,刚才的一路疾驰也耗费不少灵力,此刻取出回灵丹吞服,恢复灵气。

但就在此地终究危险,还是快点回到小白云宗来的安全,一柱香后,时仁便起身离开。

《恒武至圣》第10章 搅和

在他离开后过了一会儿后,一个身穿淡蓝色道袍的男子疾驰而过,正是范文。

真是该死,被那家伙一搅和,也不知道是不是往这个方向跑了,在追半个时辰试试吧,追不上也没办法。一想起刚才那个话唠年轻人,范文就气的牙痒痒。

而另一边,时仁同样快速疾驰,谨慎的他时不时往后面看一眼。

就在这是。

砰,砰

连续的几声打斗声在不远处传出,紧接着,一个身影狼狈的被击退,出现在了时仁的视线中。

那身影是个女子,身穿嫩绿色衣服,此刻俏脸紧绷,眉目之中含着怒火,但身形却在不断的退后中,衣衫有些凌乱,左肩处还淌着鲜血,而她的前方,两个魁梧大汉正挥舞双刀,奋力劈砍,刀刀狠辣,直取女子致命要害处。

是她时仁心中一惊,他自然认出了这女子就是之前拍卖场里得到三品灵木的人,果然财不能外露,这女子前脚拍下宝物,后脚就有人杀上门来。

一看有人到来,那女子喜极而泣,估计是慌了神,也不看时仁是什么修为,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这位道友,我是桑海境林家的人,遇上了这几个歹徒,还望道友相助,我林家必定感激不尽。

这次轮到时仁愣了,这女子是在祸害人呐,果然,那两大汉微微一瞥,看到时仁凝气三层的修为,嘴角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其中一个更是出言调戏,呦,我说林大小姐,你还真会挑人,区区一个凝气三层的人,小耗子,你去,把那人手脚给砍了。

是,师傅。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响起,小声的回应道。

时仁这才注意到,原来还有一个人,那少年太不起眼,之前时仁还真没注意到。

说罢,小耗子已经提着一柄比他人还高的大刀杀来,这少年说来奇怪,之前还怯生生的,但一说到砍了时仁手脚,他就变得格外兴奋,舔着嘴角,估计是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吧。

时仁心中暗暗叫苦,但对方已经气势汹汹的杀来,他也毫无办法,停下疾驰,与小耗子开始周旋。

喂,耗子兄弟,你听我说,我根本就不认识她,我还赶着回家呢,你就手下留情,放我一马吧。

大刀已经斩来,时仁心中一惊,这小耗子居然是凝气三层的,当下全力抵抗,硬生生的抵挡住一波波攻击。

可惜时仁对牛弹琴,小耗子完全无视了时仁的话,依旧一刀一刀劈来,其上灵力流转,攻击力隐隐加强。

又是狠狠的一刀,时仁灵巧的躲开了,那大刀劈在了树上,直接将一人才能环抱的大树干给劈开。

看着大树应声而倒,时仁口中发干,这一刀要是被砍中,那也够他受的了。

你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处处避让,你却下狠手,小爷今天就教训教训你。时仁起了怒气,只觉得刚才是自己太善良了。

说罢便使出全力,体内灵力翻滚,与小耗子重新战到了一起。

这小耗子刀法灵活,即便这大刀极重,而且很长,但他依然使的龙飞凤舞,毫无破绽,可时仁同样不是简单的主,木之灵气讲究以柔克刚,那一刀刀就像是劈在棉花上,不起丝毫作用。

终于,小耗子灵气不支,时仁看准时机,一个迈步就近了身,掌上木之灵气流转,一掌就拍在小耗子胸膛。

小耗子促不及防,闷哼一声,后退一步,想要与时仁拉开距离。

时仁嘴角一笑,向前轻轻一跨,又贴近了小耗子,手掌连拍,几个眨眼功夫,已经打出了十几掌。

小耗子终于顶不住,踉跄的后退着,手中大刀早就拿握不住,掉在一旁。

时仁拾起大刀,架在小耗子脖子上,对着远处那还在缠斗的三人,说道,喂,那两位大毛贼,这小毛贼在我手中,你们再不停下,我就一刀抹了他的脖子。

师傅,小耗子怕。在大刀的死亡威胁下,这少年浑身颤抖,又恢复了之前那怯生生的模样,哭着喊到。

《《恒武至圣》L承全文在线阅读 第9章 拍卖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