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诗诗喻以默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小说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阮诗诗喻以默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小说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

时间: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作者:熊孩子

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小说

阮诗诗喻以默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小说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小说简介《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是熊孩子所编写的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阮诗诗喻以默,内容主要讲述:夫人,总裁六点会准时过来。在阮诗诗下车后,杜越补充说道。阮诗诗住在一处老的教职工小区,她从一辆豪车上下来,瞬间吸引了无数人的眼光。阮诗诗来不及多想,杜越为什么会知道她住在这里,只见她冲杜越点了点头,然后飞快的.........

《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这本书是由作者熊孩子倾心打造的婚恋生活小说,讲述了阮诗诗喻以默的故事,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第3章 你就该叫张飞!

夫人,总裁六点会准时过来。

在阮诗诗下车后,杜越补充说道。

阮诗诗住在一处老的教职工小区,她从一辆豪车上下来,瞬间吸引了无数人的眼光。

阮诗诗来不及多想,杜越为什么会知道她住在这里,只见她冲杜越点了点头,然后飞快的逃离了现场。

阮诗诗一口气上了六楼,到了家门口,人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她正准备敲门,老妈刘女士提着菜篮,站在她的身后。

诗诗啊,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一点都不淑女。

刘女士一边开门,一边嫌弃的说道。

阮诗诗吐了吐舌头,在开门的时候,抢先进了门,鞋子一脱,就冲进客厅端起早上剩下的水喝了起来。

刘女士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直摇头,阮诗诗你这个行为做派,真对不起你妈我给你取的这个名字,你就该叫张飞!

刘女士边说,边将菜篮放进了厨房,然后又出来,嘀咕的说了句,我回来的时候,听小区的刘姨说,刚才有个小姑娘从豪车上下来呀!也不知道是谁家,这么好命。

阮诗诗心虚的弱声说道,那是我。

呵,你?有钱人会看上\/你?刘女士不屑的笑了下,鸡配鸡,凤配龙,阮诗诗你照照镜子就知道自己配什么了。

刘女士的不相信和无情的打压,让阮诗诗哑口无言。

刘女士和阮教授都是大学老师,阮诗诗也算是出生在书香世家。

关于给阮诗诗找对象一事,阮家秉持着门当户对就行,那些野鸡飞上枝头当凤凰的事情,他们从未想过。

也更不想发生在阮诗诗的身上,毕竟豪门夫人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阮诗诗也知道父母的想法,如果她告诉刘女士自己真的嫁入豪门,而且是豪门中的豪门,不知道刘女士会不会吓晕。

对了,今天相亲的对象怎么样?刘女士走了过来,在沙发上坐下,一副要审判阮诗诗的样子。

如今,刘女士退休在家,除了平日里跳跳广场舞,就是去医院当帮扶义工。

刘女士这次让阮诗诗相亲的对象,就是她在医院认识的李奶奶的孙子。

妈,这人你是从哪儿认识的?阮诗诗放下,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是李奶奶的孙子,听说三十岁了,还没有处过对象,一直忙工作,我看过照片,看着挺稳重的。

刘女士说道喻以默,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显然很满意。

阮诗诗咬着唇,注意着老母亲的表情,显然她根本就不知道喻以默真正的身份。

问你话呢,人怎么样?见阮诗诗开小差,刘女士一个白眼递了过去。

阮诗诗咬着唇点了点头,表面应付的说道,人,人还不错。

心里在酝酿着要不要一不小心领证的事情说出来。

那就行,可以先试着处一下,毕竟日久见人心。

刘女士站了起来,往厨房走,准备把刚买回来的菜洗洗。

眼见刘女士快要走进了厨房,阮诗诗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拉着刘女士的衣角问道,妈,爸呢?今晚回来吃饭吗?

嗯,回来,有什么事吗?刘女士问道。

阮诗诗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最终小声说道,那个,他晚上要来我们家吃饭。

想着还是先将喻以默要来的事情说一下,至于结婚证的事情,还是等阮教授回来,这样她才能有庇护伞。

他?刘女士一开始没有明白,但一见女儿羞红的脸蛋,瞬间明白这个他指的是谁了。

好啊!刘女士瞥了眼菜篮里的蔬菜,立马走到玄关处,边换鞋边说道,我去买点鱼,还有肉。

不等阮诗诗反应过来,门一开一关,刘女士已经出门了。

刘女士离开后,阮诗诗心里才松了口气,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后小心翼翼的将口袋里的结婚证拿了出来。

《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第4章 如释重负

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阮诗诗躺在床上,将结婚证举在头顶,喃喃自语。

此时,阮诗诗脑海里一片混乱,接着她忽然想到喻以默在车上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喻以默说,可以什么都给她,唯独,感情没有。

其实细想起来,她不也是如此吗?

早在两年前,在那场羞辱的背叛中,她便对男女之间的感情丧失了希望。

甚至阮诗诗觉得这辈子她不会再爱上别人了。

不然,她也不会去相亲。

两个人之所以相亲,都是将自己的需求摆上桌面,并且没有任何感情。

婚姻,不过是给外人看,证明自己也是活得‘正常’。

想到这,阮诗诗有些如释重负。

她能和喻以默领证,虽然是意外中的意外,但这婚姻的本质却也是按照她之前计划那般,不谈爱情,只是搭伙过日子。

她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阮诗诗自我安慰了会儿后,便扯过被子蒙头大睡起来。

直到她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五点多了,夕阳挂在天边,余光落在阮诗诗的床头。

阮诗诗揉了揉眼,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小喻,对吧,来来,喝水,还有吃个苹果,这些都是我今天早上去菜市场买的,可新鲜了。

正当阮诗诗还在晕乎乎的考虑还要不要再睡一觉的时候,门外老妈热情四溢的声音,让阮诗诗打了个寒颤。

小喻?喝水?吃苹果?

这是家里来客人了吗?

阮诗诗挠了挠头,慢了半拍后,才猛地想起,喻以默说过会来家里的。

难道这个小喻就是喻总!

阮诗诗好似火箭一般冲了出去,刚出房门口,就撞上了端着水果盘前来敲门的刘女士。

刘女士白了眼自己这个风风火火的女儿,然后转脸就挂上了慈母般的笑容,声音不大不小的说道,诗诗,你出来的正好,小喻来了,你快过来陪他说说话。

听见老母亲这么说,阮诗诗心里咯噔了下,下意识的看了墙上的壁钟,时针刚好指到了六点。

他真的来了!而且还真准时。

阮诗诗尴尬的笑了笑,有想躲回房间的冲动,可刘女士眼明手快,一把抓住阮诗诗的手臂,将阮诗诗扭送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喻以默的面前。

你们聊,我去煮饭了。

刘女士笑着说完后,立马闪退。

客厅里的空气瞬间凝固。

阮诗诗杵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做,就连眼神她也不知道该放在哪儿,时而看看脚尖,时而瞟向了喻以默。

喻以默此时穿了一套灰白色的运动衫,整个人看上去沉稳又不失阳光,比他白天的西装领带看上去更亲切了许多。

他这是回去,特意换了衣服吗?

阮诗诗的思绪又开了小差。

诗诗。

喻以默开了口,打破了安静的氛围。

阮诗诗下意识的抬起头,脱口而出应道,喻总。

说完,阮诗诗有些意识到不对,她之前还没告诉喻以默,她是喻氏集团的员工。

现在又爆出身份,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有心机?怀疑她,今天自导自演的这场相亲。

片刻之间,阮诗诗脑海里补出了无数画面。

谁知,喻以默并没在意她说什么,继续对她说道,手伸出来。

阮诗诗听话的伸出了右手。

左手。

喻以默说。

阮诗诗收回右手,乖巧的伸出左手。

这时,喻以默拿出了一枚铂金戒指,套在了阮诗诗的左手无名指上。

他动作轻柔,优雅,一气呵成。

阮诗诗却惊呆了,心直突突的跳着不停,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说不出话来。

当她看向喻以默时,她发现,喻以默左手无名指上,有着一枚一样的戒指。

不过,他手指修长,光洁,显得戒指格外的好看。

尺寸刚好。

喻以默对自己的眼光,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阮诗诗内心再次激荡不已。

我说过,我会给你一切。

喻以默抬眼看着阮诗诗,以后你就叫我以默,而我就叫你诗诗。

喻以默的声音很轻,但字字却透着不容置疑的态度。

我阮诗诗努力平复着内心的激动,是不是太快了?我和您才见了一面,对我,您似乎都不了解吧?

阮诗诗憋红了脸,终于将想说的话说出了口。

其实与喻以默结婚,她倒是没有什么好顾虑的,毕竟她又不会损失什么。

可对喻以默来说,那就损失大了!

喻夫人这个含金量绝对比装有十大卡车的钻石还要值钱,她简直是赚大发了!

你说的了解是什么?喻以默微微挑了下眉。

被问及,阮诗诗抿了下嘴,举例的说了几样,比如我叫什么,在哪儿工作,什么大学毕业的

你叫阮诗诗,今年24岁,毕业于江大行政管理系,如今在喻氏集团工作,在校期间交往了一个金融系的男友,毕业时分手

好了,好了。

听到这里,阮诗诗连忙出声打断了喻以默的话。

被说及过往的情感经历,阮诗诗有些不好意思,脸蛋瞬间红了起来。

但喻以默却是一脸平静,倒是认真的在回答阮诗诗的问题。

阮诗诗咽了咽口水,看来喻以默真的是了解她。

不过既然说道这里了,他会不会对她之前的情感经历感兴趣呢?会不会误解呢?

思来想去,阮诗诗最终决定要跟喻以默解释下,只听她吞吐,小声的说道,我大学交的男朋友,我们之间很纯情的。

只拉了两次手。

说道这,阮诗诗的脸红到了耳根。

喻以默本就没有在意这个事情,但看到阮诗诗郑重其事来说这个事情,不禁觉得眼前这个小姑娘,有着几分可爱,连带着他眉头上的冷意也少了几分。

《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小说试读结束。

《阮诗诗喻以默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小说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