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帝宗》千青全文在线阅读 第9章 密谋

《万界帝宗》千青全文在线阅读 
第9章 密谋

万界帝宗

时间:万界帝宗作者:千青

万界帝宗小说

万界帝宗》小说的主角是楚元龙叶灵儿楚元龙叶灵儿,是由千青所写的一本玄幻奇幻小说,万界帝宗主要讲述了:楚元龙从房间里退出,站在院内,抬头望着天空,眼中的愤怒早已化作一抹冰冷,他将心里所有的仇恨全都埋在了最深处,喃喃自语道:王家一仇,非报不可!然我如今实力低微,光靠我一人无法撼动王家,何况,王家背后还有一个更为可怕的存在。他深吸了一口气,抬步走出了院子。刚行出没多远,便见舞阳站在一颗树旁等候,两人对视.........

万界帝宗》小说的主角是楚元龙叶灵儿楚元龙叶灵儿,是由千青所写的一本玄幻奇幻小说。

《万界帝宗》第9章 密谋

楚元龙从房间里退出,站在院内,抬头望着天空,眼中的愤怒早已化作一抹冰冷,他将心里所有的仇恨全都埋在了最深处,喃喃自语道:王家一仇,非报不可!

然我如今实力低微,光靠我一人无法撼动王家,何况,王家背后还有一个更为可怕的存在。

他深吸了一口气,抬步走出了院子。刚行出没多远,便见舞阳站在一颗树旁等候,两人对视了一阵,舞阳说道:族人安葬一事,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就在后山,你要不要去看看?

楚元龙重重的点头,走吧。

两人一路沉默行到后山,还未走近山头便远远听见凄惨起伏的嚎啕声。楚元龙哽咽难语,望着眼前一幕,似乎觉得呼吸都变得极为艰难,待他走近,不知不觉,眼前蒙上了一层水雾。

不远处,一个低矮的山坳内,十三个墓碑竖立在此,清寒料峭,平添一股寂寥。在坟墓之前,受难者家属跪在地上,哭得死去活来。

楚元龙轻轻拭去眼中泪水,背过身去,双拳却握得发白。这些都是他楚家的人,眼睁睁看着家族蒙受劫难,自己却无能为力,楚元龙的心在滴血!

良久,他眼神闪过一丝狠厉,做下了一个决定。

你要去杀王家的人?舞阳听闻了他的想法,先是大吃一惊,随后仔细思忖,却又换了种口气,楚元龙,你可知王家势力?

楚元龙咬牙道:风玄城唯王家最大,我楚家于他等眼中,无非三流九教而已,可那又如何?他次子王长空无故招惹,一招败于我手,却将怒火牵连于我的家人,此仇不报,我心中怒火难熄!

他在屋里来回踱了几步,又重新坐下,沉吟道:舞师兄,刚才后山一幕,你也看到了,如今我姐姐还在他们手中,我怎能心安理得就此回学院避难?

舞阳的脑海中浮现那一幕幕场景,也是怒火中烧,你说得没错,后山死去的人,他们都是无辜的,王家却痛下杀手。但仅靠我两人,便想对王家出手,尤其是王烈,怕是不太现实。

思考了一阵过后,舞阳仍旧是摇摇头:不行,此举风险太大,别说是仅凭我俩,就算是搭上楚家所有家当,也绝难以办到,我俩冒然前去,跟送死没多少区别。

而且你可知,王烈的长子是什么人吗?

楚元龙抬头看了他一眼,却是摇头,不知。

王烈长子,王飞宇,乃为元武国三大顶尖门派之一,神拳帮的内门弟子,而他的师父,正是神拳帮唯一的一名武技大师,素有武王之称的缚天。

嘶神拳帮!闻言,楚元龙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的脸色阴晴不定,心中好似遭到一把重锤狠狠砸了两下。他忽然明白刚才面见父亲时,对方告诉自己的那番话。

你若要报,楚家必亡。

若此事当真,仅仅以神拳帮的名号,便不是他楚家能够对付的。神拳帮,跟银月宗,寒门谷,号称元武帝国内三大顶尖门派,其创宗已有千年之久,无论是底蕴还是实力,皆为整个帝国翘楚,更不要提,王飞宇的师父还是帮内唯一的武技大师。

一旦招惹,其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儿,楚元龙的脑门上布满了冷汗,他怎么也没想到,王家的势力居然能够牵扯到神拳帮这般庞然大物,也难怪王烈在风玄城内作恶多端多年,却无人敢直言什么。背后有神拳帮罩着,只要不招惹到外界的强大势力,城中的其他家族,难道不是任王家鱼肉吗?

于此,舞阳不仅发出一阵感慨:元武三大顶尖门派,实力雄厚,霸绝帝国近千年之久,悠长岁月,从未有人胆敢正面抗衡过,况且武技大师之名,又凌驾于所有武者之上,地位崇高,身份显赫

他还没讲完,却闻楚元龙冷笑一声,哼,顶尖门派又如何,武技大师又如何?牵连我的家人,屠杀一干无辜之辈,便能逍遥法外了吗?

楚元龙大手一挥,不用再劝了,我意已决。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去轻易送死,以我等实力,的确不敢撄其锋芒,行螳臂当车之举。

他沉思道:先设法救出我姐姐再谈其他。舞阳又问:王烈将你姐姐抓走,多半是设了圈套,你此一去,难道不正中他下怀吗?你有多大把握?

楚元龙伸手摸着自己胸前的玉璧,微微摇头,一成都没有。

舞阳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那你准备怎么做?

我虽有一计策,但风险极大,搞不好有去无回,需要我等通力合作,你要帮我吗?楚元龙铿锵有力的一说,舞阳便立刻站了起来,正色道:我舞阳不过山村小子一个,若不是早年楚家帮忙,哪有今日作为。况且你姐,楚婉颜平日没少对我照顾。

他拍拍楚元龙的肩膀,死,我也会帮到底!

感受到肩头那双沉重有力的手掌,楚元龙鼻尖感到略微酸楚,他心中一沉,一字一字道:舞师兄,大恩大德,我楚元龙没齿难忘。

随后两人在屋内简单的商议了一番,舞阳便拍着桌子道:好,咱们就这么去办,那什么时候行动?

应是越早越好,但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事,必须要去做。楚元龙顿了一下,望着空荡的天花板,最迟明日夜里,等我归来,我们胜算会大上不少。

舞阳虽不知他要去干什么,但从对方口中他却听出了一丝莫名的自信。不知从何时起,他越发觉得眼前少年并非表面那般简单,似乎对方身上隐藏了太多秘密,连他都难以看透了。

两人自小从同一村落出身,舞阳对楚元龙有着绝对的信任。

走出房间,二人并肩站在屋外,此刻已是星月满天,银盘高挂,纤云弄巧,一缕皎洁的光辉洒下,落在庭院,俱是一片银白。

舞阳把楚元龙送出院子后,两人互相抱拳,暂作分别。

《万界帝宗》第10章 窥破奥秘

深夜时分,银盘高悬,如水的月光洒在山间小道,浓浓的雾气缭绕在树影之间,好似轻纱一般笼罩着大地,为林子平添三分神秘。

在一片寂静之中,但见一条匝道行来一老一小两个身影。老人拄着一根拐杖,看上去行将就木,但走起路来,身姿却挺拔异常,他身后正跟了一位十五岁的刚毅少年。

这二人正是楚元龙跟楚家大长老,楚云风!

一路曲折蜿蜒,转过山梁,却是来到一栋陈旧祖祠之外。楚元龙站定,抬头打量着眼前之景,不由吃惊道:楚爷爷,我楚家何时有这等地方?

楚云风深深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你年纪尚小,于我楚家诸多事宜还有所不知,这祖祠自楚家在风玄城落脚便有了,内里供奉着便是楚家老祖遗体。

他轻咳嗽了一声,继而上前一伸手,从中打开了一条暗道。石门缓缓开启,因尘封多年而灰尘漫天,当尘埃落定,他便带着楚元龙走了进去。

楚元龙心头虽是极为震撼,有心询问,但见楚云风一脸严肃,也只能把话给生生咽回了肚子里。两人踩着青石搭建的台阶,向下又走了半刻,似是到了极深之处,一股阴寒窜出,让楚元龙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待他回头望去,那条石阶却已深深掩埋进了黑暗之中,唯有祖祠入口处一点黯淡稀薄的月光透入。

楚元龙收回眼神,这才发现,此处竟是一间密闭的石室,面前一扇沉重宽大的石门,通体散发着幽暗青光,一道道沁人骨髓的冰寒逼来,让他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这居然是用青玉石打造!楚元龙的喉结滚动了两下,背上兀自冒了一阵冷汗。他虽不知楚家后山怎会设有如此隐秘暗道,但青玉石却略有耳闻。

青玉石通体幽绿,质地坚硬,若是用作武器打造,必能无坚不摧,乃是上等石料。然而,这种石头在整个风玄城都是极为稀缺,几乎到了有价无市的局面,据闻,一块儿巴掌大的青玉石,便能卖出三千法灵的天价。

然,眼前整整一扇三丈高低的石门,却全都是用青玉石打造,这是何等大的手笔?楚元龙不禁有些错愕,他楚家什么时候有了这般资本?

若光论价格,别说楚家,怕是连王家都不敢如此奢侈吧。

族中的长辈已经和你父亲商谈过了。此时,楚云风忽而开口,他盯着青玉石门,道:此乃族中百年不传的机密,内里封存族内一篇上品核心武技,八荒诀,想必你也从你父亲那儿听说了。

因此处设下过高深阵法,每十年方可开启一次,每次只能进去一人,你一旦走进,造化多大,全看你自己本事了。青玉石门之内的阵法总共设了三道,内里阴寒之力极盛,但若窥破其中奥秘,也并非不可破

元龙。楚云风深深叹了一口气,盯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字道:此等阵法,便是连你父亲都难以涉过,当年族中一干翘楚,修为全都在初武七层以上,甚至还有元武境界的高手,然却连石门的门槛都没踏入,你可要考虑清楚,一旦做出了选择,便没有回头路。

楚元龙沉思了一会儿,随即点头,眼神中折射出一到锋锐的光芒,楚爷爷,既然父亲选择相信我,我岂能让他失望?且来了,便定要去试一试,我有信心。

不知为何,楚云风在听到他这番说辞,眉目之中,居然有着一丝轻蔑,一闪而过。但他并未再劝什么,只是叮嘱道:切记,倘若受不了里面的阵道之力,立刻呼喊,我会在外接应你的。

说罢,他便自行退了一步,让楚元龙站在了石门面前。在他看来,眼前这个十五岁的少年,几乎不可能安然走过三道阵法,想当年,楚家鼎盛之时,多少天才想要窥破内中奥妙,以身试险多次,然而,却连门槛都没踏入过,更别提封存多年的八荒诀了!

若非身为一家之主的楚峥嵘据理力争,家族其他长辈也不会同意此次行动。与其让楚元龙进去,还不如其他弟子来得合适。

可他们怎会清楚,楚元龙自己的想法?殊不知,他身怀菩提玉璧,以区区初武三层便能看透众多高深武技,光是这番本事,他便有十足的信心走入石门,取得八荒诀。

进去吧。楚云风收回了心思,从袖中拿出一块古朴的玉佩,反手一掌打在了石门之上。

但听沉闷的轰隆声间,尘封十年之久的大门再度开启,一股荒芜气息夹杂彻骨阴寒,徐徐飘散而出。

楚元龙定住了心神,一甩衣袖,暗道:我定会取来八荒诀,走着瞧吧。他的眼眸中折射一抹坚毅,不容置疑。

石门后,一道幽暗小路径直延伸,借着高壁之上两边散发淡白光芒的珠子,楚元龙穿梭其中。

当行了不知多久,楚元龙心头猛地一紧,心脏仿佛让一把大手给狠狠攥住,一股无形的压力落下,他险些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楚元龙连忙运功抵挡,但在这泰山落顶的巨力面前,他那点修为显得绵软无力,没过多久,他脸色一白,哇的一下,鲜血从口中洒出。

我还不信了!楚元龙咬牙直起身子,胸腔憋足了气势,两只手撑在冰寒的墙面上,终于勉强稳住了身形。

然而,他的脚步好似拖了千斤重铁,想要挪动一步都极为困难,而脚下延伸到远方的小路,好像无穷无尽,居然让楚元龙生出一股绝望的心思来。

仅仅片刻,楚元龙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正在这时,他脑中涌上一股钻心的疼痛,啊的一声惨叫,他再也支撑不住,重重跪了下去。

好在这般痛苦并未持续太久,楚元龙便觉胸前玉璧发出一道轻柔无比的光泽,一股温热的气息从胸腔荡开,先前阴寒遭到驱散,冰消雪融间,钻脑的疼痛也彻底化解了过去,待他彻底回过神来,眼前道路却变得通畅无比。

楚元龙从地上站起,内心激动万分,菩提玉璧,果真能看破青玉石门内的阵法!

《《万界帝宗》千青全文在线阅读 第9章 密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