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奶爸》完结版精彩阅读-荀智友李雪瑶小说全文

《全职奶爸》完结版精彩阅读-荀智友李雪瑶小说全文

全职奶爸

时间:全职奶爸作者:竹子花

全职奶爸小说

完整版小说《全职奶爸》是竹子花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荀智友李雪瑶,书中主要讲述了:闯荡多年一事无成的大龄青年荀智友为了不让母亲失望,早日成家,在几次三番相亲失败之后,决定到镇上替哥嫂照顾孩子。却不想留在家带孩子的,都是年轻妈妈,就连学校也多是支教女老师,智友就像是闯入了女人窝。温柔的御姐,暴走的萝莉,颜值爆表的女主播,热情似火的女教师,性感开放的女房东,让荀智友一时间应接不暇。人们常说温柔乡乃是英雄冢,不过陷入女人窝的智友并未因此丧展开全部...

《竹子花》完结版精彩阅读-荀智友李雪瑶小说在线章节试读:

《全职奶爸》第12章

第十二章 六脉锁针术

仔细看了一眼少女小腹处硬化结块的肌肤,荀智友低头皱着鼻子仔细闻了一下,才抬头看着中年人,在我说病情之前,我先猜猜医院的诊断吧,如果我猜得对,希望您不要隐瞒。因为这对治疗至关重要,在救治之前,我的先想办法,把患者体内残存的药物清理,才能对症下药。我刚闻过病人身上的药味,医院应该给她用的是抗疟药,沙利度胺,还注射过糖皮激素。如果我所料不差,医院的诊断,应该是严重的系统系红斑狼疮,不知道我说得可对?

对,非常对!

中年男人听到荀智友的话,连连点头,我收回先前所说的话,虽然我不太懂那些专业的药名,但是我听医生说过这些,而且诊断的病种,和你所言,丝毫不差。

说了一句,中年男子忙不迭的握住荀智友的手,小兄弟,想不到你是真正的神医,一眼就能看出雨儿的病,还能闻出医院所用的药物,求求你救救雨儿,我们就这么一个孩子。

我会尽力而为!

荀智友说了一句,在中年男子耳边压低声音说道:叔叔,我有件事要和您说,希望您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也暂时别和阿姨说。因为出现这种情况,医院的责任很大,可是我并没有带药,也没有器具,必须借助医院的设备和药物。所以

嗯?

中年人闻言微微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压低声音在荀智友耳边问道:小兄弟,你的意思是说,医院误诊了?

极为可能!

荀智友轻轻点头,根据病人的脉搏还有眼角的斑纹显示,患者得的并非系统性红斑狼疮,而是另外一种恶性疾病,这种疾病医学名我不清楚,但是在我们这边的名字,我想您应该也听过,就是那种据说蔓延到心脏位置,就再无药可救的蛇盘疮。

说到这里,荀智友轻轻摇头,就连很多老中医都误把我们这边所说的蛇盘疮,当成了医学上那种水痘性皮肤病,其实根据我的认知,并非如此。这种病和系统系红斑狼疮临床症状非常像,但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系统性红斑狼疮是遗传性皮肤病,从外到内,导致内脏损伤,危及生命。而蛇盘疮却是一种传染性疾病,从内脏上面发病,发病初期,症状像是感冒或者肺炎,会使得病人持续低热,咳嗽,到中期,才会从内到外,导致皮肤出现蛇纹斑点,到后期斑点会发红,看上去变得和系统性红斑狼疮非常类似。如果按照红斑狼疮治疗,不仅没法抑制,还会使得病情加重。

中年人听到荀智友的话,尴尬的挠了挠头,小兄弟,我不懂医术,对于你说的那些,我完全听不懂,不过我相信你的判断,你快想办法救救雨儿吧。

好!

听到中年人的话,荀智友才反应过来,这种时候最重要的不是分析病因,而是救人,连忙点了点头,叔叔,麻烦您和医院商量下,看能不能借一个病房,再借一套中医用的针过来,如果可以,最好准备呼吸辅助器,病人的呼吸道粘膜损伤严重,很容易出现呼吸困难的情况。如果没办法,就得赶紧找个安静的场所,针具也必不可少。

本来对于在医院借这些东西,荀智友没有抱什么希望,不过出乎他的意料,中年人竟然很容易就办成了这些事。

在将病人送进病房的时候,病人原本惨白的脸色竟然奇迹般的变得红润起来,看到这一幕,荀智友神色微微一变。

濒死的病人,出现这种突然性的好转,并非什么好现象,而是临死的征兆,在医学上称为六脉还原。

一旦出现六脉还原,患者的生命也就真正走到了尽头,神仙难救。

看到病人有醒转的征兆,荀智友不敢有丝毫懈怠,连忙让中年夫妇将一些过来围观的好事者都撵出去。

过来看热闹的,不光有病人家属和一些患者,也有医生和护士,听到荀智友的话,绝大部分人都自发的退了出去,不过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看了一眼荀智友,微微笑了笑,小兄弟,我也懂一点中医,不知道可不可以留下来观摩一下。

见荀智友有些犹豫,老者轻轻摇了摇头,小兄弟,我理解你的意思,不过我觉得华夏的中医是国粹,应该更好的交流,而不是继续一如既往保守传承,这么下去,很多优秀的医术都会失传。

老爷子误会了!

荀智友摆了摆手,我这点简单的施针技巧不值得一提,在老爷子这样的老中医面前不过是班门弄斧,只是等下可能得在患者的胸腹位置施针,患者又是女性,所以才让大家都退出去。

原来如此啊!

老者说了一句,看着中年女子笑了笑,阿珍,我这老头子七老八十了,看看应该也不碍事吧?

没事的!

中年女子看了一眼荀智友,轻轻摇了摇头,小兄弟,老爷子和雨儿的亲爷爷一样,没什么不方便的,你就放手施为吧。

得到中年女子的首肯,荀智友不再多说什么,用两根手指捻起一根银针,瞄着女孩的左脚中指第一个关节处缓缓扎下去。不过他并未将银针扎深,而是扎了一点,就退出来,再次稍微用力往深处扎,扎到一小半,又退出来。如此反复三次,才最终将一根银针扎在女孩的左脚中指指关节上面。

扎完左脚中指,荀智友又瞄向女孩的右脚中指,然后是双手中指,之后是双脚的脚踝,还有双手腕关节,最后是膝盖和手肘位置。

六根针扎下去,患者原本渐渐恢复红润的脸色重新变得苍白,荀智友看着病人恢复的脸色,微微松了一口气。

就在荀智友准备让中年女子拉开患者上身的衣服,继续施针的时候,老者忽然疑惑的问了出来,小兄弟,冒昧的问一句,你和三花村肖老瞎是什么关系?

《全职奶爸》第13章

第十三章 锁心封脉

您说的是肖老医生吧?

荀智友也不隐瞒,轻轻点了点头,在他老人家双目快要失明的时候,我趁着放假的时候,给他当过几年药童,负责采药,偶尔也帮忙开药。这六脉锁针术正是肖老爷子教给我的。

果然是那个老瞎子的独门绝技!

老者微微笑了笑,老瞎子是我们这些老家伙里面唯一一个可以将濒死的病人抢救回来的,前些年我看到小肖,得知他没有传承到这项技艺的时候,还好生失望,以为这种神奇的针术已经失传了呢,没想到老瞎子没有传给亲儿子,而是另外找了传人。

呵呵

荀智友无奈的苦笑着摇了摇头,肖老爷子不是不传给亲儿子,而是这种针术,只能用在濒死的病人身上。肖老爷子的亲儿子肖医生没有那种魄力,不敢接受濒死的病人,所以没有施展这种技艺的机会。六脉锁针术看似简单,对穴位的准确以及施针手法要求极高,不经常训练,是很难成功的。

老者微微点头,这倒是,六脉锁针术只能用于阻止病人六脉还原,一般人还真没有那种魄力对濒死的人施针。

说了一句,老者轻轻摆了摆手,小兄弟,先不讨论这些了,你还是先给病人施救吧。

好!

荀智友说了一句,对着中年女子点点头,阿姨,麻烦您把患者上身的病服褪下来,接下来我需要在患者心脉附近施针。

中年女子闻言犹豫了一下,才伸手去拉女孩的病服,中年男子则是悄悄退了出去。

患者上身病服很快被脱了下来,里面并没有穿内衣,因为患者身上,全是触目惊心的血红色斑块,根本看不到一点完好的皮肤,肌肤严重硬化结块,很多地方还鲜血淋漓,根本没法穿内衣了。

看到这一幕,荀智友都忍不住稍微有些反胃,还好他没有密集恐惧症,否则看到这么恶心的场景,说不定会直接恶心呕吐甚至晕过去。

中年女子显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女儿身上的病况了,眼中除了痛心倒是没有太多反应,老者却是忍不住微微皱眉。

看到老者欲言又止的样子,荀智友强压下恶心感,看了一眼老者,老爷子,您是不是觉得,这病和系统性红斑狼疮非常类似?

嗯?

老者闻言神色微微一变,小兄弟,你这话的意思是说,雨儿患的不是系统性红斑狼疮?

九成九不是!

荀智友肯定的点了点头,伸手拨开女孩子的眼角,指了指眼角发黑的色斑,老爷子您看眼角,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其实这句话用于医学更准确,内脏上的病其实都会从眼睛和舌头上面表现出来。这患者的眼睛已经出现了眼中已经出现了死灰色,如果她真的是系统性红斑狼疮,您觉得这种由外往内发展的病,如果让内部器官受损到这个样子,患者还能活着么?

老爷子看了一眼少女的眼角,勃然变色,声音也变得大了很多,那些兔崽子,总说西医的仪器更准确,完全不相信中医,竟然闹出这种乌龙事件,真是气死我这老头子了!

小兄弟!

中年女子看到荀智友一点不急施救,反倒是和老爷子讨论起病情来,顿时急了,连忙提醒,麻烦你还是先想办法救救雨儿吧,这些事等回头再说。

不急!

没等荀智友开口,老爷子就抢先摆了摆手,阿珍,我知道你很着急,不过这六脉锁针术需要一些时间,得等雨儿六脉还原的现象完全消退,才能继续接下来的治疗,小兄弟一直拿着针不动手,应该也是在等待这个机会。

其实不光是老爷子所说那样!

荀智友轻轻摇了摇头,患者拖得太久,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致,目前身体的血液已经不足以供应到全身,六脉锁针术不仅是阻止六脉还原,也是把肘关节和膝关节以下的血液逼回心脏去。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得保证患者内脏和大脑有足够的血液供应,才能暂时缓住患者的生机。

老爷子刚要继续说话,荀智友摆了摆手,现在差不多了,接下来我要下针的位置很危险,需要绝对的安静。治疗的过程中,可能会有些危险状况发生,不管出现什么,我都希望两位不要打扰我,因为心脉位置的施针,比手术可能更危险,不到万不得已,我也是不会运用这种手段。

等等?

老者看到荀智友准备动手,连忙拦住他,你是说心脉位置施针?心脉对于人而言,可是死穴,往这种地方施针,真的可以么?

一般情况下,是不可以的!

荀智友微微摇头,理论上来说,如果能够找准人的心脉,一根牙签就能要了人的命,这种地方施针,是极其冒险的行为。可是眼下情况不同,患者已经到了濒死状态,我现在可以说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冒险一搏。

和老爷子说了一句,荀智友转头看向中年女子,阿姨,我接下来要用封心锁脉的针术,这种针术是我自己摸索出来的,并没有得到任何医学认可,大致只有三成把握成功。如果失败,会导致患者直接死亡,如果成功,则能够稳住患者的病情,接下来只要正规用药,按部就班就能治好患者。这事我必须得再次向你询问一次,必须得到您的首肯,我才敢下针。因为心脉上面施针,对穴位的拿捏,必须得无比准确,分毫的偏离,都会变成谋杀。

中年女子听到荀智友的话,一时间犹豫不决,三成的把握,对于一个母亲而言,实在太过残忍。哪怕患者已经濒危,毕竟还是活着,而如果施针的话,就有七成可能性会导致患者立即死亡。

看到中年女子犹豫,荀智友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不到万不得已,我真心不想用这种手术,毕竟这里是华夏,不是那些混乱的区域。在没有得到法律许可的情况下,我这种拿患者冒险的行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我之所以想冒险一试,一方面是医者父母心,另外一方面也是我刚刚失去至亲,不希望看到这种人间惨剧发生。

听到荀智友的话,老者拍了拍中年女子的肩膀,阿珍,别再犹豫了,根据我的经验,如果再不施救,雨儿最多也就能撑一天

好,那就麻烦小兄弟了!

明白女儿真的已经到了生死垂危,最危险的时候,中年女子不等老者劝说完毕,就咬着牙下了决定。

《《全职奶爸》完结版精彩阅读-荀智友李雪瑶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