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你在劫难逃》小说主角席微纪墨初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爱上你在劫难逃》小说主角席微纪墨初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爱上你,在劫难逃

时间:爱上你,在劫难逃作者:喵小咪

爱上你,在劫难逃席微纪墨初小说

《爱上你,在劫难逃》是由喵小咪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席微纪墨初,书中主要讲述了:随着旧木板的开门声,席微小声的走进家门。一进门,席微就脱了下,赤脚踩在水泥地上,声音柔的一点儿声响都没有。快步走进浴室,打开灯,席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额头上的伤已经停止了流血,可是依旧触目惊心。从柜子里拿出有医药箱,用纱布沾着酒精在伤口周围清理了一遍,正准备贴上...

爱上你,在劫难逃席微纪墨初小说by喵小咪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004.欠下的,一条贱命都不配还

随着旧木板的开门声,席微小声的走进家门。

一进门,席微就脱了下,赤脚踩在水泥地上,声音柔的一点儿声响都没有。

快步走进浴室,打开灯,席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额头上的伤已经停止了流血,可是依旧触目惊心。

从柜子里拿出有医药箱,用纱布沾着酒精在伤口周围清理了一遍,正准备贴上创可贴的时候,忽然门被推开。

妈妈~一声稚嫩的呼声,一身粉色的小女孩正站在门口揉着右眼看着细微。

手里的动作停顿,席微一只手捂着额头的伤口,强行的让自己扬起一抹笑容转身对上小女孩。

朵朵,妈妈吵醒你了吗?

白白嫩嫩的女孩睡眼惺忪的摇摇头,然后朝着席微伸出了手,声音带着刚睡醒后的慵懒,妈妈,抱~

额头有伤,席微怕吓到朵朵,将额头的碎发拨下挡住了额头的伤,席微才放下手将朵朵从地上抱了起来。

低头在朵朵的脸颊上亲吻一口,席微抱着朵朵走出了卫生间。

妈妈,朵朵想跟你一起睡觉。撒着娇,朵朵的声音带着祈求。

孩子已经四岁了,可是她陪着朵朵的时间总共算起来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

因为她的错,她连给孩子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的能力都没有。

好。席微点头,抬手想要抚摸朵朵的脸,可是看到自己手上的粗茧的时候,动作一僵。

将朵朵哄睡着之后,席微才将孩子放在床上,然后缓缓的走出了房间。

刚一出门,刚好从对面的房间走出一个中年女人。

妈,您怎么也没有睡?

魏婉冷漠的点了点头,看了眼席微,表情如同窗外如墨的黑夜,斑斑星光中暗藏着无穷的黑暗。

忿忿的收回眼神,魏婉走进卫生间,清洗了下手便拎着医药箱走了出来。

走到沙发面前,魏婉冷声开口,坐下!

听话的走到沙发前坐下,席微嘴角微微上扬,一双杏眸晦涩了整晚,却在这一刻终于露出了光亮。

用镊子蘸上酒精,魏婉动作轻柔的将伤口周围的血渍清理干净,然后察觉到了她的笑容,魏婉冷漠的表情也终于有了动容。

你笑什么?

嘴角笑容收敛,席微眼中泛着水光,哽咽开口,妈,谢谢你。

谢?魏婉冷冷的哼了一声,我是怕你的伤吓到朵儿,你别想太多。

我知道。席微眨眨眼,语气失落的接着说道,我只是感谢你帮忙照顾朵朵这么多年,您把朵朵教的很好,辛苦您了。

处理好伤口,魏婉瞥了眼一脸期许看着她的席微,用你感谢,朵朵本来就是我的外孙女,我疼的自己外孙女用你感谢!

说完,魏婉抱着药箱站起身,转身走了两步忽然意识到什么,脚步停顿扭头,锅里有汤,自己喝。

闻声,席微缓缓抬眸看向魏婉的背影,紧绷的嘴角忽然上扬露出如花般灿烂的笑容。

谢谢妈。

握着房门的手轻微一怔,最终什么话都没说,魏婉推门进了卫生间。

***

第二天,北城医院。

朵朵患有先天性慢性肾功能衰竭,从小就要做血液透析,一周三次,一次需要四五个小时,

白天要来医院,晚上要工作,席微的身体早就受不住了,坐在透析室外的长椅上,没一会儿就昏睡了过去。

梦里面依旧是无穷无尽的折磨,以及那些追击在她身后的恶魔。

只能不停的往前跑,仿佛只有不停的奔跑才能摆脱被吞噬的可能。

叮铃!

手机铃声将噩梦击溃,猛然张开眼,恍惚中,席微以为自己还在监狱,遭受着那些非人的对待。

你电话。魏婉提醒道。

掏出手机,在看到手机上郝经理三个字的时候,席微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医院,不是监狱。

想到昨晚的事情,席微心里咯噔一下。

重重的吸了口气,席微站起身接听了电话。

郝经理,你

话没说完,郝经理的尖锐的骂声便砸了下来。

好你妈的好!你他妈的是不是不想干了?啊!昨晚你什么时候走的?知不知道你走之后,卫生间都成了什么样了?我告诉你,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回来,就是舔也得舔干净!

现在?席微转头看了眼紧闭的透析室,我我现在在医院,我

医院?郝经理冷冷的哼了两声,你他妈就是在停尸间也得给我蹦起来,半个小时后我要是看不到你,你他妈以后都别来了!

说完,郝经理直接挂断了电话。

看着黑掉的手机屏幕,席微提在心口的那口气彻底散了。

朵朵还在做血液透析,她如果离开,魏婉根本忙不过来,而且,最重要的是半个小时从这里到sexylove根本不够时间,除非打车。

平时上下班,席微都会坐地铁,这样来回只需要几块钱,但是如果打车,省下的钱就可以给朵朵买点水果吃。

行了,你忙就走吧,我能照顾好朵朵的。魏婉表情冷淡,眼中的厌恶依旧。

看着紧闭的透析室,席微彻底陷入了迷茫中。

如果不去,工作将会保不住,到时候朵朵的医药费也交不起。

魏婉扶着座椅站起身,走到席微面前,用力的推了她一把,行了,别墨迹了,赶紧走吧,我孙女的医药费还得你赚呢!

感激的跟魏婉笑了笑,好,那,妈,您辛苦了。

说完,席微趴在透析室的玻璃看了眼,最后心里一沉才离开。

***

一阵疯狂的奔跑,终于在29分33秒的时候赶到了sexylove。

大厅里,郝经理正在发着飙,听到席微的声音,猛然转过身,一个大男人此刻掐着腰,手指恨不能戳到了席微的额头上。

嚯!我当谁呢,原来是咱们的席大小姐啊!你还知道回来啊,继续做你的席大小姐吧,回来干嘛?

正在忙活的人群,闻声立马长出一口气,所有人都幸灾乐祸的看着席微这个炮灰被郝经理发泄火气。

两手放在身前,席微不停的点头哈腰的道着歉,对不起郝经理,我知道错了,我昨晚是被一个客人喝醉酒骚扰了,所以我

骚扰?

郝经理拔高声音,两手环在胸前,耻笑的看着席微,真有意思,你一个臭打扫卫生的,竟然说有客人骚扰你?是他们瞎了眼,还是你发骚想要勾引人?

郝经理的话说出来实在是太过于刻薄,而且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席微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却一个字都不敢忤逆,只是眼神中的不屈服却令郝经理的心里的怒意更甚了。

怎么,我说你你还不受啊?要不是霞姐给你求情,你以为我肯收你?你知不知道除了这里,整个北城没有人敢收你!

她怎么会不知道!

北城所有人都害怕纪墨初,她是纪家的仇人,谁也不敢收,更何况在她出狱之前,纪墨初已经跟北城所有人下达了命令,谁要是敢收她就是跟纪家做对。

能在这里隐姓埋名,哪怕是做着最脏最累的工作,她也已经很感激了。

从监狱待了五年之后,席微已经看破了很多事情,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的。

005.再见他,她已经面目全非了

郝经理,请您念在我是初犯的份上,绕过我这一次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求您了,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我的女儿等着我的工资救命,求您了。

一次不忠,终生不用!你这种从监狱里出来的女人,能有几句实话,我告诉你,收拾完东西就滚蛋,以后别再来了。

滚蛋!

席微只觉得头顶响起了一道晴天霹雳,在郝经理转身的时候,席微双膝一弯直接跪在了地上。

两手死死的拉着郝经理的胳膊,昂着头祈求着说道,郝经理,我求您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您别辞退我,求您了,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被席微拉扯着,郝经理的眼中满是厌恶抬手用力一甩,像是被什么脏东西沾上一般,拍了拍自己的衣袖。

别乱碰我,脏!

横在半空的手,倏然僵硬。

苍白的手指轻缓缓收紧,席微只能妥协,郝经理,只要您让我继续留在这里就好,我可以多做一份工,只要一份钱就行。

转身的动作猛然停住,郝经理扭身看向跪在地上的席微,犀利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眼中不由的映出了一抹狡黠。

只要一份钱?

吞咽一口,席微重重点头,是,只要您让我留下,我只要一份钱就行。

眼底泛着奸诈的神色,郝经理摸了摸下巴,嘴角斜斜勾起。

看在你这么缺钱是为了女儿的份儿上,我可以法外开恩。掩饰尴尬的轻咳一声,郝经理接着说道,至于那份工作的事情,等我们研究研究再说,现在你赶紧去收拾卫生间去!

有了这句话,席微的脸上扬起了幸福的笑意。

跪在地上不停的朝着磕了几个头,吓得郝经理后退了两步。

行了行了,别磕了,我可受不起。嫌弃的说着,郝经理转过身,看着正在探着头观察这边的几个人,高声呵斥着离开。

望着郝经理远去的背影,席微终于疲倦的瘫坐在了地上。

***

昨晚她走的时候,店里才营业到一半,所以后半段卫生间就没有人收拾。

各种污秽与排泄物,经过一整晚的发泄,此刻的味道太过于刺鼻。

换好工作服,戴好帽子口罩之后,席微才走了进去。

正在席微刷马桶的时候,手机响起。

这里的气味实在是太重了,席微只好脱了手套然后出门之绕到安全通道处接通的手机。

喂,妈,是我,嗯,好,那今晚就麻烦您了,再

再见没说完,魏婉就挂断了电话。

看着挂断的手机,席微轻叹一口气。

她终究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刚要离开,忽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正要离开的时候,那人喊住了她。

等一下!

脚步停住,虽然只有三个字,可是席微却能够清楚的辨别出那个声音似曾相识。

生怕又遇到了熟人,席微不再停留就要继续走,那人根本不放过她,快速的跟上前,我说你呢,等一下!

她?

带着疑惑转身,再看到那人轮廓的时候,席微全身瞬间僵硬如冰。

是他!

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他,而且她还以这样一副装扮。

一时间席微竟然忘记了反应,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他。

难道他认出自己了?

不!不能让他认出自己!

他不允许任何地方收留她,如果被他发现了她在这里,她连厕所的清洁工作都做不了。

挪动双脚就要走,那人却已经抢先一步,快步上前两步,在距离席微三米远的地方脚步停顿。

跟随在身后冲过来的几个男人惊讶的看着跟个清洁大妈面对面站立的纪墨初。

二哥,你干嘛呢?

昨晚,他们几个公子哥在夜店庆祝新项目的签订,喝多了就在楼顶的豪华包间睡下了,睡的正欢的时候,纪墨初直接踹门将他们一个个从床上提了起来。

几个人头昏脑涨的被纪墨初拎着出了门,电梯在二楼停下,正在对他们怒火相对的纪墨初脸色一沉,直接冲出了电梯。

谁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纪墨初,大家面面相觑的还是跟着冲了出来,结果就看到了这一幕。

一向以冷漠示人的纪墨初竟然对一个清洁工大妈看傻了眼。

什么情况啊?

眼神对视,所有人的眼中都写着茫然。

一股刺鼻的味道传来,纪墨初皱了皱鼻子,没有再往前走去。

刚才是你在打电话?

在电梯打开的几秒钟里,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及时过了这么多年,他依旧记忆犹新。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竟然追着声音跑了出来。

全身上下全副武装,就连席微自己站在镜子前,她都认不出自己,更何况是他。

摇摇头,席微抬手晃了晃自己的手,她手上戴着厚重的橡皮手套,根本不可能打电话。

不是我。

沙哑的声音,加上她特意的伪装,更是沙哑的不成样子。

听到她的声音,纪墨初眼中的期许慢慢陨落。

不是她。

怎么可能是她,这才五年,她怎么会这么快就出狱了。

嘲弄的低笑一声,纪墨初决然转身,没有丝毫留念。

深夜的酒吧,躁动的灵魂,袒露的身体,无处安放的热情在此刻尽数的释放了出来。

今天是发工资的时候,因为席微是顶替的霞姐的工作,所以工资是用现金的给席微。

刚到了店里,席微就上了楼,敲开了郝经理的办公室门。

知道她的来意,郝经理也没有在为难她,毕竟她做两份工拿了一分钱已经令他沾了不少便宜了。

郝经理虽然爱财也不会不顾任何底线。

拿了工资,席微数了数竟然多了两张。

郝经理,这

捏灭手里的香烟,郝经长叹一口气,自嘲的勾起嘴角,我虽然嘴臭,但心软,你也是为了孩子,我懂,这两百就当我给孩子买水果的吧。

眼眶中一阵酸涩,正要开口道谢,郝经理直接摆手,行了,客气的话别说了,你要真觉得感谢我,今晚就替替雪梨的班吧。

雪梨?惊讶的反问一句,席微立马摆手,郝经理,我我这个样子怎么能去倒酒,我怕会吓到他们。

吓倒?

郝经理眼睛眯起,不就是进包间倒杯酒嘛,怎么,你连酒都不会倒?

再多说什么都没有意义,席微长叹口气,然后掀起了自己遮挡着右侧耳朵的长发。

眼眸放大,郝经理猛地从椅子上坐了起来。

《《爱上你在劫难逃》小说主角席微纪墨初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