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念容睿小说《妙手甜心首席医少强宠妻》免费完本by火玲珑在线阅读

妙手甜心,首席医少强宠妻

时间:作者:火玲珑

妙手甜心,首席医少强宠妻全本小说,苏念容睿小说《妙手甜心首席医少强宠妻》免费完本by火玲珑在线阅读,小说《妙手甜心,首席医少强宠妻》是来自作者火玲珑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念容睿,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第一次见面,他说要对她负责.第二次见面,他差点抽干了她的血.第三次见面,他受伤昏迷,她只不过给他插了一次导尿管,他疼醒之后,便拿着匕首指...

妙手甜心,首席医少强宠妻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部小说,由作者火玲珑倾心打造,主角是苏念容睿,妙手甜心,首席医少强宠妻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精彩章节。

第一章 一个乞丐

 

寄语:

有朝一日,我已经不是我,我却还是原来的我,你是否还能找到我?——苏念

有朝一日,你虽然已经不是你,但是你依旧还是我心中的那个你!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并一眼的认出你,因为你是海蓝军中的一抹红,勇敢坚毅,因为,你是照亮我暗黑世界的眼睛,熠熠璀璨,更因为,我这一生都深深的爱着你!——容睿

......

“热,好热......”

被推进休息室的那一刻,门就被上了锁,苏念倚靠在门边,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口干舌燥,身上更好像是有无数的蚂蚁在嗜咬。

她烦躁地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陈莹,你到底给我喝了什么?”

门外传来了陈莹诡异的笑声:“哈哈哈,喝了什么?我只不过是从实验室拿了点药,放在了你的饮料里了!苏念,你现在是不是很想像实验室的小白鼠一样,被人宠爱,呵护?”

“混蛋,陈莹,你这个混蛋!你到底要干什么?”

“哈哈哈,我要干什么,一会你就知道了,一会,你就会像小白鼠一样,任人宰割......哈哈哈哈......”

“混蛋,陈莹,你这个混蛋!”

————

“小姐,人已经带来了!”

站在门外的陈莹转头看向几个人搀扶着的一个男人。

他衣衫褴褛,身上沾满了血迹,长而脏乱的头发,遮住了沾满了泥沙的半张脸,另外露出半边脸上,还被粗狂的络腮胡挡住了脸阔。

露出来的皮肤,被石块擦伤,布满血痕,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模样,身上还时不时的传来伤口恶化的血腥味。

陈莹捏着鼻子打量了半天,“从哪找的男人?有没有背景?”

“从海边的垃圾堆旁找到的,他昏死在那,满身的伤,我们也搜过了,没有他的任何证件,应该是个流浪汉!看着肢体应该健全,还有行动能力!只不过是个瞎子!”

陈莹嫌弃的摇了摇头,“啧啧啧,看外形应该是个不错的男人,有腹肌,有胸肌,只是,这周身泛着恶臭,真是够恶心的,不过,也就是这恶心,才可以配得上我们的这可爱的小白鼠了!药喂够了吗?”

“放心,药量上了10倍,今晚,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兽性大发!”

陈莹笑的邪狞:“给我把他扔进去!我们就在这,等着看野猫和小白鼠的动作大片吧,打电话,通知石皓东!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看,石皓东看到他心爱的的小白鼠,被野猫上了的样子了!”

......

碰的一声,休息室的门再次被打开,就在苏念坐在地上恍惚的瞬间,一个高大的身影被狠狠推了过来。

相触的那一刻,好像是焦炭碰到了枯竭的干草,一股热烈的火焰瞬间燃烧蔓延。

“唔......热.....好热......”

此时的苏念像是一个失去了意识的树懒,匍匐在他的胸口,急切的喘着。

眼前这宽厚的肩膀,还有丝丝的血腥味,不断地传入鼻息,虽然令人作呕,却让她无法拒绝。

而对面,药性尚未完全发作的男人,狠狠地摇了摇头,想要自己保持清醒。

因为执行任务,他被人推下海,眼疾复发,此时视线模糊,全身伤口溃烂,能活着回来,已经是万幸。

可是他没想到在海边却被人抓住喂了药。

此时,怀里的女孩,像是一只窜入怀中的脱兔,一直扭动不停。

“女孩,告诉我,你是谁?”

低沉喑哑的声音如提琴般隐忍而来。

早已意识混乱苏念,感觉上万只虫子在她的骨髓里嗜咬,痛痒片刻便开始周身蔓延。

而眼前的男人就好像是能解渴的水源。

“热,好热,好热,不要松开,不要.......”

娇柔的声音,像是夜晚最美的序曲,仿佛能瞬间引燃这荼蘼。

男人隐忍着,滚烫的汗滴已然从他的额头上渗出滚落。

“女孩,你也被喂了药是不是?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等了很久,得不到任何的回应,他只能抬起略带薄茧的大手,轻轻地摸索着怀里的女孩。

然而此时女人,直接趴在他的脖子上,像是品尝什么美味,轻咬了一口。

“该死!”

下一秒,他反客为主。

冲破最后的束缚......

......

只在惊呼的瞬间,男人的热情像是一道黑幕将这破晓掩盖,汹涌的潮水,如疯狂的夜神在这狭窄的巷道里肆无忌惮的冲撞......

倾国倾城酒吧。

陈莹站在门口看着石皓东走了过来。

“皓东,你来了!今晚的聚会,大家都很开心,苏念她喝醉了,在另一个包厢里休息!跟我来吧!”

石皓东了然的点了点头,跟着陈莹走了进去。

包厢里。

药性还在发作的年轻人,一直紧紧相拥亲吻着,狭小的屋内,温度亦如刚才,不断攀升。

一场场酣畅淋漓之后,迷迷糊糊的苏念倒在男人的胸前,微喘着。

而对面的男人用大手轻轻地抚着她的长发,他看不清楚她的样子,却能闻得到她淡淡的馨香,滚烫的大手轻轻地托着她的头,急切的亲吻着她,意犹未尽。

砰的一声,包厢的门忽然被推开。

众人的目光聚焦在一对赤身男女的身上。

.......

“苏念!你在干什么!”

石皓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这一幕,他心里完美清纯的女孩,怎么会跟一个乞丐纠缠在一起。

而苏念更是在石皓东走进门的那一刻,忽然从昏沉的状态下变得清醒了。

“皓东,你怎么在这?我......”

意识到自己的狼狈,苏念颤抖着低下了头。

而对面的男人忽然防备的在一瞬间,将她紧紧地抱住,遮挡住她的身体。

陈莹则是一脸的讥蔑。

“苏念,你说你在休息室休息,可是我没想到,你居然和一个乞丐......皓东那么喜欢你。

他为了你,甚至愿意带着你出国,苏念,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女人,恶心的居然连一个乞丐都不放过!”

“够了!”

石皓东闭上了眼睛转过身去:“苏念,你真让我恶心!”

“皓东......”

“我们结束了!”

苏念还想说什么,此时,石皓东已经走了出去。.

陈莹冷笑着从包里拿出了一件衣服,朝着苏念扔了过去。

“苏念,做小白鼠的感觉如何啊?被野猫玩弄的感觉如何啊?

哈哈哈......我是看在我们是校友的份上才给你一件衣服的!你就不谢谢我吗?

我告诉你,石皓东是我的,我从小跟他一起长大,我们一起考上医学院,你一个护校的交换生算什么东西!

凭什么你一来,就把他从我身边夺走?我是不会让你在靠近他的!想当石家少奶奶,你还嫩了点!

你还是早点滚回你的晏城护校吧!”

 

第二章 被抓

 

看着陈莹走了出去,苏念哭着挣脱了这个男人,爬起来穿衣服。

“苏念?你叫苏念?”男人摸索着想要去抓住她的手。

苏念猛的抽手躲开了。

眼前是依旧衣衫褴褛,甚至邋里邋遢的男人,略长的头发和粗狂的络腮胡,完全遮住了那脏兮兮的脸。

他的脸上被划伤了,根本看不清楚样貌。

他的身上到处是伤口,甚至有些伤口发炎化脓了,还泛着血腥味。

“对不起,今晚是个意外,我会负责!”

男人趴在地上,残喘着,药物的折磨下,他筋疲力尽,筋骨疼痛。

发自身体里的那种疼痛在这个女孩的帮助下,得以释放。

然而,却意犹未尽。

此时,他看不清楚这个女孩,但是能感觉到这个她哭的绝望。

他伸手想去抓她的手,再次被苏念躲开了。

“不必了,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苏念从包里拿出了几百块钱塞进了男人的手里.

“你受伤了,找个医生去看看吧!今晚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我们都忘了吧!”

丢下这句话,她仓皇而逃。

只留得男人一个人趴在了地上,他将拳头,越握越紧,仿佛要将刚才从她胸前拽下的的坠链炼化一般,融入自己的身体。

而那空洞的眼神,一直看向声音消失的地方。

耳边却一直回响着一个声音:

晏城护校!

苏念!

......

苏念回到了宿舍。

看着桌上石皓东送给她的《临床医学理论》,氤氲的泪水溃然滚落。

1年前,她以交换生的身份,来到了晏城医学院的本科高护班学习的。

整个晏城护校只有1个名额,有机会来高校学习,她非常珍惜这个机会。

在这1年里,她跟着教授,临床,学习,也看了很多关于医学方面的书籍。

虽然,当年的成绩非常的好,但是,因为家庭环境,她还是选择了读职专护士,但是,这毫不影响她对医学的热爱。

图书馆里的所有文献,她凭借自己过目不忘的能力,几乎阅览了一遍。

她一直认为,不懂护理的医生,不是好医生,而不懂医学理论的护士,更不是好护士!

医护相通!

而和石皓东确定关系是三个月前,他是骨科系的大四的学生,是个极其温暖细心地男生,他对她总是无微不至的关怀,就在昨天,他还说,毕业了,他一定会带她出国,两个人一起进修,以后,回国一定能找个好工作。

可是现在......

*

几天之后,苏念结束了交流学习,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晏城医学院。

一回到护校,好朋友林文静就扑了上来。

“苏念,我想死你了,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听说晏城医学院有很多的帅哥,你有没有带回个男神来?”

苏念戳了一下林文静的额头.

“你的脑子里只有这个吗?对不起,我的箱子里装不下男神!”

林文静扯了扯嘴角,“切,一点也不可爱的女孩,本以为,你有男神庇护,说不定,就可以逃脱这次毕业实习!现在看来,你没希望了!”

苏念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

“我们学校和晏城医学院内科系,决定联合去云南的屋山义诊,听人说,那个地方非常的贫困,前后村落有10几个,医疗条件非常的差。

因为他们对基本的医疗知识完全无知,我们去了一部分任务是帮他们看病,另一部分任务就是,要对他们的生活医疗环境,做出一定的评估和排查,借以改善。”

听了这个消息,苏念有些出神,幸亏是内科,不会碰到石皓东和陈莹。

苏念很快的敛起了小心思,转头,“那请问,这跟男神有什么关系?”

林文静笑了笑:“老师说,如果,大家能找到实习单位,那么,就可以不去那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了。

但是,如果没有找到地方实习的,所有年级的学生,都要参加这次活动,就是毕业前的义诊,加考核!

我原以为你找了个男神,我以为,男神会给你解决实习问题,可现在看来,你逃不掉了!”

苏念耸了耸肩:“这有什么好逃的,那里的病人,也是病人,他们需要医护人员,我们就应该去!”

林文静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就不怕?听说云南那个地方,到处是蛇,还有各种各样的蚊虫,随便一口,就能把你的脸咬肿。

最重要的是那些地方,比较荒蛮,听说,有很多毒贩经常出没.....”

苏念戳了一下林文静:“有什么好怕的!行了,就好像我们有选择似的!”

“喂,你就真的不怕吗......”

————

“喂,你就真的不怕吗....”

三个月前,还没来云南的时候,林文静就这样问过苏念,那时候苏念的回答是,“有什么好怕的!”

此时,夜色阴沉,天上没有什么皎月和朗星,浓密的树林里,耳边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各种虫鸣,七七八八的窜入耳朵,握着的手电,照出了一晃一晃的两道冷光。

林文静和苏念两个人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在这云南屋山的陡峭山路上。

“苏念,你就真的不怕吗?”

“有什么好怕的!”

“苏念啊,你说,我们惨不惨,在这屋山义诊三个月,我们累的像条狗,现在,这么晚了,老师还让我们两个出诊,你说,老师是不是故意刁难我们,他们怎么不去?”

苏念转头无奈的看了看林文静:“你说错了,狗可不累,吃了睡,睡了吃,比我们享福多了!

再说了,老师不是也在出诊吗?这两天,大概是天气又湿又热的原因,霍乱传染的厉害,发烧的人不少!

我们来的人本来就不多,大家都很累,坚持坚持,反正我们毕业义诊就要结束了!”

“知道了,知道了,忍忍......再忍忍.......啊......”

身后的林文静忽然哀嚎了一声,跌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是被蛇咬了吗?”

苏念转头,蹲了下来。

林文静带着哭腔:“苏念,我好像是崴脚了!”

苏念轻轻地给她脱了鞋袜,用手按了按。

“还好,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有点扭伤,幸好我们刚出门不久,这样,我先把你送回去,我再去给病人看病!”

“苏念,你一个人能行吗?天这么晚了,这山路这么难走,万一遇到坏人,或者遇到野兽......”

“放心,不会有事!”

......

将林文静送回了屋子,苏念便一个人再次下山了。

大约走了20多分钟,来到了一户人家门口,她上前用力的扣了扣铁门。

“请问有人吗?是有人发烧了吗?我来给你们看病.....”

眼前的门忽然打开,从屋里走出了几个面目狰狞的男人,紧接着,一个黑布袋子忽然铺天盖地的蒙了过来。

“啊......你们干什么,放开我,啊......”

 

第三章 取子弹

 

苏念被这群人扔到了一个面包车上,一路颠簸,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她被拖下了车。

紧接着,又被推进了一间屋子。

碰的一声,苏念踉踉跄跄的摔在了地上。

“你们是什么人,我告诉你们,我的朋友找不到我,会报警的,现在是法治社会,拐卖妇女是犯法的!”

刷的一下,头上的布袋被撕开,眼前铮亮的灯光,闪到了她的眼。

没等她反应过来,一个巴掌,啪的一声甩了过来。

“闭嘴,臭丫头,再嚷嚷,小心我把你舌头割了!”

凶戾的男人刚要动手打第二巴掌,忽然被一个人紧紧地握住了胳膊。

......

“松开她!”耳边传来低沉冷厉的声音。

“野狼,她不听话......”

“我说,松开她,没听到吗?”

“是!”

......

苏念抬头,不远处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他虽然背光而立,但是依旧能够看清楚那是一张极其冷峻而惊艳的脸。

刀削斧批的脸阔,英挺的眉宇,高高的鼻梁,一张薄唇紧抿,锋利的像是一把刀刃。

此时,那幽厉瑞亮的眼眸,透着兵不血刃的凌厉,无时无刻不让人感觉到,他才是这里,唯一一个雅绝全场,掌定乾坤的人。

先不说那慑人的目光,让人觉得心惊胆寒。只是这样貌,可真算是妖孽级别的了,他的肤色虽然有些黑,却让人感觉浓浓的荷尔蒙气息。

只是,没想到居然是个土匪,看来,真是应验了那句话,好看的皮囊下都是猥琐之徒。

听到了这个妖孽男人的命令,凶戾的光头男,松开了苏念手里的绑绳。

苏念挣着站了起来:“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我是来给霍乱病人看病的!”

“没错,就是你!”

妖孽男人说完,忽然扯着她的胳膊,直接走进了另一个房间。

碰的一声,身后的门被狠狠地甩上。

等男人松开手的一瞬间,苏念愣了,这里是一个器具非常完备的小型手术室。

眼前,这小小的手术台上的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男人,鲜红的血染红了他的衣裤,明显的看到,他的胸,部和腹部,还有大腿,好像受了枪伤,血肉模糊,模样极其的凄惨。

正在苏念愣神的时候,低沉的声音打断了这屋内的冷寂。

“他身上共有三处枪伤,分别是,胸,部,腹部,大腿外侧,其中,胸,部的子弹打穿了左肺叶。

腿上的枪伤,打中了他大腿上的动脉血管。腹部子弹,打中了脾。

一会,先处理大腿动脉血管的止血,取弹,然后用微创处理胸,部贯穿肺叶上的子弹,防止暴血。

最后再开腹腔,操作过程中,注意引流,防止麻醉病发并发症,还有神经的损伤,引流的时候,注意不要堵塞分流管......

我给你做配合,记住,不要紧张,具体怎么操作,有问题,我会跟你说!”

......

此时,站在手术台边的苏念,脸色煞白,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大的场面。

眼前这个妖孽男人应该是个医生,他说了这一堆术语,她都听明白了。

不过,这个男人的意思,是让她主刀?

虽然,她观摩过很多的手术,也看过许多的医学书,但是,真的动手,并不是她一个实习护士能做的。

也许她能行,理论知识她也懂,但是这绝不能成为她能成功给这个病人做手术的理由。

这是一条人命!决不能开玩笑!

此时,男人已经开始准备器具,而眼前的女人,却丝毫的没有任何动作,那黑沉的眼眸微凛,一脸狐疑的逡巡而来。

“怎么,有问题?”

苏念猛的抬头,触上了那冷鹜的目光,紧接着慌乱的倒退了几步。

“我.....刚刚,你们把我抓来的时候,并没有问过我......其实......我......我并不是医生,我.......只......只是护校的学生......”

黑沉的眸子骤然一缩,一丝冷鹜晕沉而来。

“护校?晏城护校?”

苏念,颤巍巍的点了点头:“嗯!”

只是瞬间,那双黑沉的眸子仿佛闪过几道凌厉的光芒,紧接着,幽深的黑眸再次眯了眯。

“你的名字!”

“我?.......苏,苏念......”

......

苏念!

晏城护校!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震颤着!

......

砰的一声,男人的手狠狠地砸在了手术台上。

苏念一惊,眼睛落在了他的手腕上,这才发现,他的手腕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在那狠狠地锤击之下,鲜红的血从纱布里晕了出来。

......

“过来帮忙!”

低沉冷厉的声音忽然传入她的耳膜。

男人说完,转身解开了手上缠着的厚厚的绷带,紧接拿起了手术刀。

苏念诧异的望着他的背影,他要亲自做手术?他受伤了,如果做微创的风险性极高......

“快点!”

低沉的声音带着愠怒,再次打断了苏念的思绪。

作为一名医护人员,时间就是生命。

来不及多想,苏念很快的进入了战斗状态。

5个多小时的手术,气氛非常的紧张,两个人的配合也天衣无缝。

苏念也惊讶于,眼前这个受了伤的妖孽男人对胸腔的缝合,甚至血管的止血,处理的特别的到位。

虽然,他的手腕上的十几公分长的伤口不断地在渗血,但是他一直咬着牙忍着疼,将这最后的伤口全部处理好。

就在手术结束,苏念以为,终于可以大赦的时候。

这个男人忽然扯着她的胳膊,直接将她推进了另一个房间。

砰的一声,身后的门,就被狠狠地关上。

苏念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而眼前这个妖孽男人,已经开始脱衣服。

“啊......你要干什么?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帮你了,你还要干什么!”

苏念只觉得脊背恶寒,颤巍巍的声音早已透漏了她的紧张和慌乱,脚下僵硬的步伐一步步向后退。

三个月前,那一次失身,因为药物,她根本没有任何意识,也毫无防备,然而此时,她清醒的很,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要干什么!

她害怕!

砰的一声,身子抵在了冰冷的墙面上。

退无可退!

眼前,男人一脸的冷色,他仿若未闻一般,已经脱掉了上衣。

古铜色的肌肤,亮的耀眼,极其精壮的身材,宽肩窄腰,胸前和腹间强硕肌肉,一块块,让她夺不开眼。

“你,你别过来,我告诉你,我一点也不好吃,我......啊......”

话音刚落,苏念就觉得脚下一空,男人一步上前将她扛了起来,直接扔在了对面的床上。

瞬间,精壮的身体,压了上来。

“啊......你混蛋,你这个变态,你松开我,松开我,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啊......”

苏念发疯的挣扎,但是,女人的力气,怎么能和男人抗衡。

他狠狠地将她的小手,束在了头顶,只听到刷的一声,衣服被男人狠狠的撕碎。

炙热的唇瓣,轻触在了她的脖颈处,炙热的气息,铺撒了过来,像是燎原之火,瞬间可以点燃整个森林。

下一秒,男人更是伸手开始解开自己的腰带。

“啊......不要,不要......求你,求你......啊......”

此时此刻的苏念疯狂的挣扎,奈何此时,男人将她的手臂束在头顶,根本就动弹不得。

“砰”的一声,门被狠狠地撞开。

 

第四章 医院再遇

 

几个满是戾气的男人拿着刀子,冲了进来:“野狼,把那个女人交出来!”

趴在苏念身上的男人,嘴角微勾着,幽深的眼眸里闪过几丝邪肆,紧接着从苏念的身上爬了起来。

“怎么,我看好的女人,你们也要抢?我野狼在这里还有没有地位!”

身后的几人,面面相觑。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野狼,你是救过五爷的人,你是我们的恩人,而她是我们抓来救五爷的医生,现在五爷得救了,而这个女人,见过五爷的模样,她必须死!”

妖孽男人冷笑了几声:“我有说过,她会不死吗?我只不过,想玩玩,你们用得着这么紧张吗?放心,玩完了,我自会动手!”

几个男人听了这话,息了声,几秒钟之后退了出去。

刚刚有了喘,息机会的苏念,此时,再次对上那双深邃冷鹜的黑瞳。

“求你,放了我,我没什么好玩的......我不好吃......真的......我......啊......”

忽然那双大手紧紧的掐住了她的腰,将她抱了起来,眼前放大的隽脸,让苏念慌了。

就在她觉得万念俱灰的时候,他的唇齿擦着她的腮颊来到了她的耳边,低沉的声音再次传来。

“不想死就给我叫,快点!”

愣了半秒中的苏念,只觉得腰间被他狠狠地掐了一把,神经紧绷的她再次叫喊出声。

“啊.......”

“别.......别......”

“啊......疼.......啊......”

......

男人已经穿好了衣服,上前一把扣住了她的嘴,紧接着拿着刚才放在桌上录音的手机,开始循环播放录音。

这声音......

苏念一脸懊恼的抱住了自己的脸,真丢人啊!

几乎同时,一件衣服扔在了过来。

“别哭了,我说过,会对你负责!”

话音刚落,苏念怔住。

这个男人在说什么?

撕烂了她的衣服,还要负责?

负什么责?

就在她还在恍惚的时候,男人已经打开了窗户,转头,却见她仍旧在出神。

“想死吗?快点!”

苏念回神,抓着眼前他扔过来的一件黑色的衬衣。赶紧穿上。

......

于是,在这月黑风高的深夜,伴随着那手机里她那尴尬的叫声,妖孽男人将她爬窗户送进了树林。

两个人一直跌跌撞撞的在这幽暗的树林里跑着。

“啊......”的一声,苏念不小心摔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妖孽男人转头看了过来。

只见,那白,皙柔嫩的膝盖已经血肉模糊了。

“该死!来不及处理了,还能不能走?”

“能!”苏念忍着疼,点了点头。

他狠狠地皱了皱眉头,紧接着转过身去,将身子微微的弓起。

“上来,我背你!”

“不,不用......”

“快点!”

说完,他背对着她,退后了一步,触到她的双腿时,强将她背了起来。之后,快速的在这树林里穿梭,直到,来到了树林深处,他才将她放了下来。

紧接着他从兜里拿出了一把匕首,塞进了苏念的手里。

“拿着,不要弄丢了!一直往南走,前面就是村庄,快走,不许回头!”

苏念仍旧是一愣,“你......”

“快走......”

低沉冷厉的声音在这黑夜里仿佛魔魇的圣谕,她像是得到了大赦指令,转身,仓皇狼狈的逃了出去。

......

“砰,砰.......”

眼前,一道道亮光划破了黎明前的黑暗,子弹脱堂的瞬间,凌厉的风几乎擦着自己的耳边呼啸而过。

“啊......”

————

“啊......”

苏念忽然从梦中惊醒。

眼前并不是什么幽暗的森林,也没有什么枪林弹雨,这里是县医院的值班室。

她深深的虚了一口气。

连着两天替院长的女婿徐医生值班,让她已经疲惫不堪了,导致刚才居然趴在桌上睡着了。

晚上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病人来的,徐医生的老婆怀孕了,反应比较厉害,所以,他一得空就回家照顾老婆,弄得他们这一帮小护士,在这熬夜,累成狗。

不过,她刚刚怎么又梦到了一年前,跟着护校老师,去屋山做毕业义诊的事情,而且每个场景都那样真实,具体。

让她至今都觉得心有余悸。

后来,她听当地的人说,警察当天,在那里抓了一群毒枭,缴获了几吨的白面,里面有个重要的犯人,还身中数枪。

现在想来,那个叫野狼的妖孽男人,应该也是个毒枭头头吧。

虽然那件事过去很久了,但是,那个男人的动作和气息,却像是个魔魇般,经常会出现在她的梦里。

不,确切的说,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妖孽男人的动作,总是和那个络腮胡的乞丐,莫名其妙的重合在一起,那种感觉,她此生难忘。

对她来说,那真的是一场噩梦!

唯独能证明那噩梦是真的,就是家里摆在衣柜里的那件黑色衬衣,还有她一直随身携带的那把匕首。

......

“苏念,苏念......快来......”林文静从急诊室跑了过来。

“出了什么事?”苏念疾步走出了值班室。

刚走进急诊室,就听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喊叫声。

“来人,快点,快点......救她,不能让她死......”

此时,一个高大的男人抱着一个大肚子的女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只是等她看清楚男人的样貌的时候,她瞬间楞了。

眼前的男人,那黑色的衣装和黝黑的皮肤交织在一起,越发显得身材精瘦,略长的头发遮住了前额,墨眉英挺,目光灼灼,薄唇紧抿,刀削的五官极其的俊朗。

是他?

怎么会是他?

一年后再次见面,依旧不改的,是那章妖孽邪肆的脸,还有那让她看了心惊胆战的冷锐眼眸。

此时,他的怀里,正抱着一个大肚子得女人,鲜红的血从她的腿间一直往外晕,很快让急诊室的大厅那白色的瓷砖地上,染成了血红一片。

而那女人的痛苦的沉吟声,在这慌乱的大厅里,越发的突兀。

“快点,她需要抢救,大出血,孩子才6个月,快点叫医生!”

在列的所有人员都被这个男人喊蒙了。

这么小的县医院,本来医护力量就小,本来值班医生每天晚上就一个,可是,徐医生却又恰恰不在。

“快点,都楞着干什么!叫医生!快点!”

男人狂躁的喊着,那冷冽的目光如刀刃般寸寸逡巡着在列的所有医护人员的脸,直到他对上了那双澄澈的眸子时,黑沉的眸子骤然暗了暗。

苏念避开了他那凌厉的目光,转眸看着他怀里的女人。

“对不起,值班医生都不在,这里只有护士,手术我们做不了!而且,她这么严重,我们这里只是一个县医院,医疗设备根本就不行,实在是......”

“没有医生?一个医院居然没有医生?”

砰的一声,妖孽男人恼怒至极,狠狠地将对面的问诊台一脚踹翻。

那张本就充斥着怒色的脸上,越发阴寒冷鹜。

“去,带我去你们的手术室,快点......”

 

第五章 军人?

 

所有人都吓蒙了,莫非这个男人想去砸了手术室?

这医院虽然小,但是也有过医闹,只是,这大半夜的,并没有男医生,谁也招架不住这个发疯失常的男人。

本以为眼前来了一个帅哥,谁知却是一个吃人的狼。

几个胆小的护士,抱成团,躲在了后面,看着眼前这个发疯的病人家属。

唯独苏念镇定的站在了他的眼前。

几秒钟之后,她毅然转身。

“跟我来!”

她知道,他肯定也是医生。

他的身手不凡,就看他上次处理胸腔缝合手术,看他处理大腿的动脉止血的动作的时候,那娴熟的技术不是一般人做到的。

甚至可以说,比县医院的任何医生处理的都好。

她知道,他要手术室,是要亲自给这个女人做手术。

.......

“孩子.......是不是保不住了......”

被放到手术台上的那一刻,女人忽然抓住了男人的胳膊,痛苦的沉吟。

男人反手紧握着她的手,声线冷硬而坚定。

“听着!简宁!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事!我......是孩子的父亲!”

听到这话,站在身后的苏念微怔。

紧接着,耳边又传来了他低沉的声音。

“抽血,化验血型,准备好麻醉药......血浆......婴儿保温箱......婴儿呼吸器.......”

“嗯!”

在他转身的那一刻,苏念已经轻车熟路的顺势给他穿上了手术服。

男人那锐亮的目光轻轻扫过眼前动作麻利的女孩。

恬淡红润的鹅蛋脸,细长的柳叶眉,挺翘的鼻翼,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被那红艳艳的樱润红唇衬托的越发显得瓷白。

她的睫毛很长,浓密的像是扇子一样,上下忽闪着时不时遮挡着那潋滟的眸子下的清澈。

她胸前挂着的医牌上写着“10882-苏念”。

苏念也不看他,转身开始忙碌。

他的动作很快,随着麻药的推进,手术刀很快的划开了女人的肚皮。

几分钟之后,只听到哇的一声,孩子的啼哭声,打破了这手术室的冷寂。

“输血......血浆......快!”

站在身后的苏念,看着大片的鲜血从那女人的身下涌出,眼眸骤然一缩。

但是,比眼前这一幕更可怕的是,血库仅存的两袋O型血,都被这个女人用光了。

“对不起,血浆不够了,她的血型是O型阴性血,我刚才已经打电话给市医院的血库,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

男人猛的转头,额上的青筋暴露:“为什么不早说,另找血源!现在!快点!”

“来不及了,我也是O型阴性血,用我的......”

苏念说完,很快的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撩起了衣袖,熟练地绑上了皮筋,拿出了针管,精准的一下扎进了她的胳膊里。

此时一直站在对面的男人幽深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的波澜。

刚要开口,却被苏念打断:“放心,我两天前刚做的体检,我身体健康,没有受伤,血压和心率正常,没有传染病,不曾接触过任何污染源!”

时间紧迫,根本来不及对新的血源,采集和分析,只能拿来就用。

片刻之后,男人毫不犹豫的将她的血直接和躺在病床上的女人的血浆包连在了一起。

而苏念一直安静的盯着眼前的的采血仪上显示的数字。

200c,c......

400c,c......

600c,c......

小小的手术室里,只有他们两个身影。

男人一直专心致志的给病人在止血,大块的纱布塞进她的肚子里,大量的止血药物一管一管的推进女人的身体里。

作为医生,他早就习惯与全身心致力于病人,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身后采血仪上的数字。

他并不知道,身后的女孩因为采血过度,已经出现了视力模糊,心跳加速,呼吸窘迫的现象。

直到他将病人做了最后的清创,缝合;直到将保温箱里的孩子,全程处理好,他才回头。

却见一直坐在采血仪旁的女孩,脸色煞白,轻飘飘的身体,忽然像一只要折断的芦苇一般,在空中折了折。

紧接着,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该死!”

黑沉的眸子急骤,男人疾步上前将她抱了起来。

“来人,快点来人.......”

......

......

“苏念,苏念?”

昏昏沉沉的苏念一直迷迷蒙蒙的睡着,直到听到耳边有人叫她的名字,她才睁开了沉沉的双眼。

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林文静。

“苏念,你吓死我了,你怎么样?好点了没有?”

苏念狠狠地摇了摇头。

怎么回事?

又做噩梦了?

这次居然梦见那个妖孽男人跑到这里跟她一起给一个产妇做手术?

她真的是中了邪了怎么着,这个男人怎么就像是瘟神一样,总会出现在她的梦里。

他是长得很好看,但是,她也不用这么花痴啊!

“我怎么了?怎么觉得头这么晕?”苏念坐直了身体,靠在了床头。

林文静不可思议的望着她。

“你忘了?你居然忘了?昨晚来了一个极品大帅哥,但是,人品差了点,他居然逼着你给一个孕妇做手术!

你说,是不是他逼着你给那个女人输血的?他居然抽了你800c,c的血,他是想杀了你吗?

你知道吗,他抱着你出来的时候,你的脸色煞白,都休克了!

把我们都吓坏了!后来,那个男人,给你做了两次人工呼吸,你才苏醒过来.....”

等等!

她不是在做梦!

那个妖孽的男人真的来过!

等等!

做了两次人工呼吸!

“你说谁?谁给我做人工呼吸?”苏念瞪大了眼睛望着林文静。

“那个男人啊,你说实话,你是不是认识他,你怎么知道他是医生?他全程指挥我们给你拿药,他亲自配置药物给你输液。

虽然,他脾气极其的凶戾,但是,他长得真是好看,你什么时候认识这样的极品帅哥的?

苏念,他到底是谁啊?”

“他人呢,他在哪?”苏念说完,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林文静将她恩在了床上.

“你别动,昨天晚上,来了好几辆军车,将那个女人和孩子接走了,他临走的时候,还说,你必须卧床休息三天!让我照顾你!”

苏念觉得不可思议,这个男人,居然这么好。

“奥对了,那个男人还给你留了一封信。不会是情书吧?你快看看!”

情书?

苏念惊讶的接过信封,快速的拆开。

可是,等她展开这折的四平八稳的一张纸,却看见了只有一行字:

带着匕首,去岚城海军军区司令部。

这哪是什么情书?

明明只是个字条而已!

称呼没有,署名也没有,让她去找谁?找了干什么?去海军司令部,难道是军人?

 

▲《妙手甜心,首席医少强宠妻》完整版已有~

★★★★点击《妙手甜心,首席医少强宠妻》继续阅读★★★★

与《妙手甜心,首席医少强宠妻》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