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雨凝邵骏豪《谁许婚长情难忘》完结版精彩阅读目录

言情小说《谁许婚长情难忘》中主角是聂雨凝邵骏豪,文中详细描绘了聂雨凝邵骏豪之间复杂的爱情纠葛,小说情节合理紧凑,敬请欣赏精彩内容:这时,装在物品袋里的手机唱起了歌,聂雨凝拿过来,一看是好友顾岭的电话。接起就听着顾岭急急道:“聂雨凝,今天我踩到屎了,一大早工商,税务,消防,劳动局全来人了。查了执照查发票,查了电线查劳动合同。说我偷税漏税,电路危险,而且没给所有员工交社保,我这影楼怕是开不下去了,还得惹官司。”聂雨凝看着对面气定神......

聂雨凝邵骏豪《谁许婚长情难忘》完结版精彩阅读目录

《谁许婚长情难忘》精选内容试读:

这时,装在物品袋里的手机唱起了歌,聂雨凝拿过来,一看是好友顾岭的电话。

接起就听着顾岭急急道:“聂雨凝,今天我踩到屎了,一大早工商,税务,消防,劳动局全来人了。查了执照查发票,查了电线查劳动合同。说我偷税漏税,电路危险,而且没给所有员工交社保,我这影楼怕是开不下去了,还得惹官司。”

聂雨凝看着对面气定神闲的男人,安慰好顾岭并暗示她把照片删了,才挂了电话。然后虚脱一般的摊在沙发背上。

原来光脚的必须怕穿鞋的,尤其是你面前摆着一块铁板的时候。

邵骏豪这块铁板可把她的脚给踢肿了。

她自诩出自豪门,以为看过无数豪门风云惊.变,就算自己年纪尚小,所谓的上流社会那些肮脏卑劣的手段她都清楚,她以为自己完全可以应付。

可她忘了,她才19岁,如今的对手是一个顶级豪门的新生权贵三代。

邵家在整个东部,谁能不卖面子?而海城的秦家,又有谁敢得罪?他背后有两个家族雄厚的经济实力,有两个家族坚固的政治背景,他还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社会经验。

她顶多算是曾经的养尊处优,可他才是真正的出类拔萃。

她完全没有想到,本想要挟邵骏豪,现在却被他反将一军,顾岭的影楼,柳辰的前途……

“我、我,我……”

邵骏豪拍拍袖口,一双墨色深瞳里,星亮的白点越来越尖利,“聂大小姐下次做事情的时候,一定要想一下,什么人可以威胁,什么人不可以威胁,就算摔破罐子,也要看看你的罐子是在谁面前摔。”

邵骏豪突然一顿,眼中的光就似剑锋出鞘,直指聂雨凝,“你以为我邵骏豪,非从-政不可?!”

聂雨凝心下一怔,现在她一步不能往前,否则死无葬身之地,而且陪葬的人还是她现在仅存的最重要的人,她来的目的已经从威胁变成被威胁!“你别动他们!”

邵骏豪眼中的锋芒慢慢收敛,语气重新回复到平淡无波,“哦?”

“照片的事,我不会再提!”

“照片?”邵骏豪没听懂似的已经拿出一支小巧的笔,然后打开,有一个红色的指示灯,亮了起来。

起身从与玻璃壶里倒了杯水,兀自喝了起来,“秦王宫”属于表弟秦非言的产业,知道他不爱喝矿泉水,便准备了温白开。

聂雨凝明白,那是录音笔。而邵骏豪如果答应不动顾岭和柳辰的话,录音里是不能提他们两个的,但她也不会白痴到自己招认故意陷害邵骏豪。

“你开始录吧。”

邵骏豪摁了开关,把笔放在茶机上,然后坐下,往后一靠,指节修长分明,轻轻在沙发上弹着,“云小姐怎么会给我看这些照片?我很疑惑。”

“只是觉得我男朋友长得蛮像你,所以给你看看。”

邵骏豪满意的点头,微眯的眼似乎在告诉聂雨凝“聂大小姐果然是个聪明人。”

眉峰一挑,“哦?原来是你的男朋友?”

“是,我们是在影楼拍的艺术照,年轻人不就喜欢这么些东西吗?效果还不错吧?”

“年轻人的观念果然前卫,只是下次如此私密的照片,不要再到处发了,影响并不太好。”真的像是一个父母官的语重心长。

而聂雨凝看着这样运筹帷幄的邵骏豪,就恨不得把他直接弄去人道毁灭。

后悔当时没把他裤子扒个干净,拍下他的下半身,也许多少能刺激一下他,现在发现,节操这玩意,有时候还是碎了好。

由此可见,善良的女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

聂雨凝看见邵骏豪扯了扯领带,脸色慢慢开始有些涨红,看样子像是很热,额上有细密的汗珠渗出来,呼吸似乎不太正常,紧蹙着的眉头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邵骏豪的领带扯下来,丢在旁边的沙发上。

然后聂雨凝看着他脱了西装,也扔了过去。

邵骏豪看着玻璃壶里的水,咒骂一声,拿出手机便拨了个电话出去,那边接通后,他便厉声斥道,“秦非言!你搞什么鬼?”

“哥!从没见你约过女人到我这里,给你加点料,让你们情-趣浓点,慢慢玩哦,挂了。”

电话那头一片忙音,邵骏豪怒气一上来就把电话砸在茶机上,“该死的!”

邵骏豪松了三粒衬衣扣,里面的皮肤便暴露了出来,淡淡的麦色,有健康的光泽,他剧烈起伏的胸膛,可以看见结实的肌理。

邵骏豪看着聂雨凝的眼神越来越深,“秦王宫”的女宾袍是和服式领口,她有点瘦,那衣领在胸口便空空的,里面似乎有一对呼之欲出的柔软正在跳跃。

邵骏豪甩了甩头。

聂雨凝听到了邵骏豪打电话,断定应该是被下了药,他怎么这么背啊?不是被下幻.药,就是被下椿.药。但现在最背的是她!

来不及反映,便被突然补上来的邵骏豪压载沙发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感觉到男人的手牢牢的包住了她的后脑勺,托得紧紧的,死劲的往他的嘴上摁去。

男人的力量本来就大过女人许多,再加上现在有药效催化更是没轻没重的蛮力。聂雨凝只觉得被邵骏豪捏住的手和腰,疼得要命。

邵骏豪!这家伙简直是她命里的煞星!

“喂喂喂,你不能不讲规矩,男女受授不亲,亲,亲,不能不清不楚。”聂雨凝已经语无伦次了。

邵骏豪面色一沉,稳稳的?住聂雨凝的下巴,血丝染满的眸子里,阴翳一片,声音冷得似乎可以冻穿一切!“规矩?聂大小姐先坏了规矩,那么现在的规矩就由我来定!你给我记住,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惹的!”

浴袍被斯扯掉后,聂雨凝在挣扎中口不择言的破口大骂,“邵骏豪你个下流胚!”。

她讨厌他,讨厌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一副低眉间运筹帷幄,抬眼间决胜千里的样子。

她讨厌他给她带来的那种窒息感,就好象挪一挪步子,都要看他的脸色行事一般。

“下流?”邵骏豪不怒反笑,就像饮醉时的微醺,聂雨凝敢断定,这样的一种风情,见过的人应该不多,因为邵骏豪在外面太注意形象,也不得不注意形象。这样放浪不羁的邵骏豪实在太好看,没有严肃的包装外壳,是一种随性的自在,美得竟是风华无双。

她这边还在恍惚欣赏着美男,头上美男的挖苦却像万年寒冰残酷的泼了她一身。

“我有你下流?用那些下三滥手段给人下秘药的时候,你不下流?扭着这副幼齿的身材贴在男人身上拍裸照的时候,你不下流?”

“你你你!!!”聂雨凝又害怕又气愤!她19岁,170居然被人说幼。齿。

他用力的固住她,她听见他的呼吸有些急了,呼吸的声音也大了,似乎还有些理智,紧蹙着的眉头像是在坚持着什么。

而后,她听见他喉间有些难耐的哼了一声,之后埋头朝她的脖子咬来,脖子上的湿濡的撕咬密密麻麻的。

聂雨凝的呼吸都紊乱了,心都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了。

聂雨凝知道,如果邵骏豪铁了心要在她身上发。泄,她根本没得跑。

  • 发布时间:2020-10-16 11:16:59
  • 作者:雨晴
    小说名:谁许婚长情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