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宴》免费阅读(李怀玉江玄瑾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春日宴

时间:作者:白鹭成双

完整版小说《春日宴》(李怀玉江玄瑾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是白鹭成双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李怀玉江玄瑾,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内容:我认得出你陆景行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看着她。他这么急忙过来,就是怕她与紫阳君在一起又出什么事,毕竟先前是紫阳君亲手给她送的毒酒,两人有杀身之仇,以丹阳那睚眦必报的性子,肯定不会放过江玄瑾。结果怎么的?不仅跟个没事人样的,还给他喂...

主人公叫李怀玉江玄瑾的书名叫《春日宴》,它的作者是白鹭成双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

《春日宴》第15章

第15章我认得出你

陆景行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看着她。

他这么急忙过来,就是怕她与紫阳君在一起又出什么事,毕竟先前是紫阳君亲手给她送的毒酒,两人有杀身之仇,以丹阳那睚眦必报的性子,肯定不会放过江玄瑾。

结果怎么的?不仅跟个没事人样的,还给他喂药?

陆景行更加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了。

江玄瑾睨着面前的药丸,淡声道:"这世上若还有人想我死,那必定是那边站着的那位。你拿他给的药来喂我?"

李怀玉挑眉:"你是不是想太多了?他就算想你死,也不会这么直接地送毒药来吧?他那一府上下的人还要不要活了?"

江玄瑾沉默,一张脸阴沉沉的,浑身都散发出抵触的情绪。

怀玉看得乐了,扭头朝陆景行道:"你看,咱们英明一世的紫阳君,现在像不像个闹脾气不肯吃药的小孩子?"

陆景行眼神复杂地看着她,想了想,点了点头。

"你不是才恢复神智吗?"江玄瑾盯着怀玉,眼神深沉,"怎的会与他相识?"

而且,看起来还熟悉亲近得很。

怀玉笑得胸有成竹,早在她写那信笺的时候就已经编好了谎,眼下更是张口就来:"陆府与白家相邻,我打小便与他相识的,这有什么奇怪的?"

打小相识?江玄瑾嗤笑。京中谁人不知那陆景行一身反骨,除了与丹阳长公主亲近,旁人他一概不待见,白府的庶女,凭什么与他相识?

"你这个人嘴里,当真没一句真话。"

"哎呀,你又不信。"怀玉撇嘴,看了看手里的药丸,复又笑道,"不管你信不信吧,我反正是不会害你,先把药吃了,免得等会你病情更重,白御史非得找我算账不可。"

"白小姐,这个"旁边的乘虚忍不住小声道,"要入君上的口,是要试药的。"

试药?怀玉挑眉:"这怎么试啊?"

"不敢吃就别吃了。"陆景行整理了一番衣冠,不屑地道,"勉强他干什么?"

李怀玉想了想,好像是这个道理,于是捏着药丸的手就往回收了收。

然而,收到一半,手腕被人抓住了。

江玄瑾掌心滚烫,像是烙铁一般钳着她的手腕,另一只手慢悠悠地伸出来,将她指尖的药丸捏了过去。

"嗯?"怀玉不解地看着他。

面前这个人心情好像不太好,脸色也难看,那一双半阖着的眸子里流动着暗光,捏着药丸顿了顿,竟直接按到了她的唇上,拇指压着药丸,轻轻碾了碾。

李怀玉错愕地瞪大眼,感觉那圆滚滚的药丸在自己唇上厮磨,渗来一股子清香的药味儿。

她下意识地就想张口。

然而,在她张口的同时,江玄瑾把药丸捏了回去,看她两眼,平静地放进自己嘴里,咽下。

怀玉:""

乘虚:""

陆景行:""

屋子里的人全傻了,李怀玉瞠目结舌地看着他,向来厚实的脸皮都忍不住泛了红。

"你你这是干什么?"

咽下药丸的江玄瑾心情似乎好转了,一本正经地回答她:"试药,你既然与陆掌柜熟识,那若这药有问题,你陪我一起死。"

这样啊摸摸自己的唇瓣,又伸着舌头舔了舔,怀玉扭头问陆景行:"没问题的对吧?"

陆景行走过来两步,伸手将她从床边拉起来:"有问题我便只给你解毒,让他去死,岂不是一样?"

旁边的乘虚陡然捏紧了剑鞘。

"哎,别激动,他这个人就是喜欢开玩笑。"怀玉连忙安抚乘虚,指着陆景行道,"你看也知道,嘴硬心软的,这药肯定没问题!"

陆景行看她一眼,手抓着她的胳膊没放:"这里没别的事了吧?"

"嗯。"怀玉点头,她知道陆景行有很多话想问她,她也有事要跟他说,于是扭头朝江玄瑾道:"君上好生歇息,我就先告退了。"

江玄瑾没吭声,也没看他们,眸子半阖,安静地靠在床头。

陆景行拽着怀玉就离开了客房。

"你先松开。"一出门,怀玉就低声道,"这可是白府。"

陆景行皱眉,缓缓松开手,找了一处幽静的角落,回过头来,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我有话,我先说。"怀玉靠在墙上,很是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光凭一张信笺,你怎么就确定是我了?"

她的身体可都是出殡了的,陆景行应该最清楚,她死了。

轻笑一声,陆景行抽出后腰上别着的南阳玉骨扇,"刷"地展开摇了摇:"那么丑的字只有你写得出来,并且,墨迹还没干透。"

怀玉挑眉:"就凭这个,你就相信我还活着?看看我现在这样子,你也敢认?"

低头看她一眼,陆景行伸手,温柔地抚摸过她的眉眼:"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老子都认得出来。"

"嘿,真不愧是陆大掌柜!"怀玉忍不住给他鼓掌,"借尸还魂这么离奇的事情,我自己都花了老半天才接受。你倒是好,一上来就深信不疑。"

陆景行微微一笑,扇面上"高山仰止"四个大字轻摇,更给他添几分风雅韵味。

睨他一眼,怀玉道:"别装了,这儿就咱俩,这一副玉树临风的样子给谁看?"

她和陆景行认识了四五年了,彼此都知根知底的。在外人面前,她是长公主,他是京都第一商贾,可只剩他俩的时候,就是狐朋狗友。这世上没有人比陆景行更了解李怀玉,当然,也没有人比李怀玉更了解陆景行。

"啪"地收了折扇,陆景行眯眼:"我这叫玉树临风?来,你凑近点!看见老子眼睛里的血丝没?老子已经半个月没睡好觉了!"

为什么睡不好,这个问题是不用问的,怀玉自己也清楚,心虚得直笑。

"什么时候活过来的?"陆景行没好气地问。

"就这两天的事情。"怀玉道,"你看我现在这身份,我也不好跑去知会你,所以就借着乘虚的手给你送个信笺。"

"还算你有良心。"陆景行叹了口气,"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你这身份看起来日子不太好过。"

"过日子什么的就再说吧。"正经了神色,李怀玉看着他道,"我现在有个忙要你帮倒是真的。"

▲《春日宴》第15章试读结束~

与《春日宴》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