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小说最新章节-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在线阅读

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

时间:作者:淡月新凉

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小说简介:江城最美的女人是黎浅,最声名狼藉的女人还是黎浅!一次放纵,让她和江城最矜贵的男人有了纠缠。陆天擎,风度翩翩的世家公子,陆氏王国首席继承人。事后,她清淡一笑,“一次意外而已,我明白,不...

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

第11章爷爷,我要她!

尽管八十二岁的陆老爷子精神矍铄,红光满面,正坐在一把太师椅上接受前来宾客的恭贺,一抬眼就看见陆绍谦拉了个年轻女孩过来,兴冲冲地给他介绍:爷爷,这是浅浅,特意来给您贺寿的。

陆老爷子先是看了陆绍谦一眼,随后才转头看向了黎浅。黎浅站在陆绍谦身边,也不扭捏,微微笑着说道:陆爷爷,我叫黎浅,祝您生日快乐,福寿安康。

陆老爷子听了,不冷不热地点了点头。

爷爷!陆绍谦一看就是在老爷子面前没规矩惯了的人,弯腰附在老爷子耳边就说起了话,一面说,一面眼神发亮地看着黎浅,连带着老爷子也又看了黎浅几眼。

黎浅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在说什么,有些无奈地转开脸,却忽然就对上了另一道视线。

陆天擎正从门口的方向走过来,深邃的目光平静地从她脸上掠过。

黎浅盯着陆天擎看了两秒钟,目光便移向了陆天擎的身旁。

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臂弯之中还挽着一位长裙摇曳的美人,高贵优雅,顾盼之间,眼波璀璨。

二人相携来到陆老爷子面前,陆天擎开口道:爷爷,初文来向你贺寿。

那位美人立刻便笑着开了口:爷爷,祝您生日快乐,松柏长青。

陆老爷子笑容慢慢地和蔼起来,初文,好久不见了。

是啊,前些日子我一直在国外,刚回来几天,正打算来拜访陆爷爷呢,刚好就赶上您的大寿了

那边几个人说着话,陆绍谦便摸着下巴走到了黎浅身边,见黎浅微微偏了头打量着许初文,便开口道:许初文,许洲廷的独生女。

黎浅听到许洲廷的名字就反应过来了,淡笑着开口:真正的千金小姐啊,可真漂亮。

她漂亮?陆绍谦噗地低笑出声,比不上你一半。

黎浅瞥了他一眼,目光若有似无地从陆天擎身上掠过,随后便挂着轻笑转身走开了。

陆绍谦哪里肯放过她,立刻又追了过去。

到了寿宴开席的时候,黎浅被陆绍谦强行拉到了主家席上,连带着蓝雅沁一起,就坐在他的旁边。

陆绍谦拉开椅子让黎浅入座的时候,陆天擎刚好也陪着许初文入席。桌子很大,那两人就坐在他们对面的位置,黎浅抬眸看了一眼,很快又转开了视线,专心跟餐桌上的长辈打招呼。

陆正业夫妇是她从前跟陆思唯要好的时候就认识的,陆绍谦的父母倒是第一次见,黎浅一一喊了人,得到的回应都是客套而疏离的。

黎浅却似乎并没有受此影响,脸上笑容依旧。

坐下来之后,蓝雅沁便忍不住轻轻拉了拉她的手,悄声说:坐在这里不自在死了,陆绍谦真烦!

既来之则安之。黎浅回答,吃顿饭而已。

果然,开席之后,桌子上除了陆绍谦外的所有陆家人都当黎浅是透明,陆绍谦的妈妈甚至还特意问了蓝雅沁家里的情况,却连眼尾也没扫过黎浅一下。

陆绍谦却没有让黎浅受到任何冷落,整顿饭他的注意力都在黎浅身上,冷笑话不断。黎浅偶尔被他逗得轻笑起来,抬眸看时,对面的陆天擎和许初文始终聊着自己的话题,似乎没有受到外界任何的影响。

黎浅每抬眸一次,再收回视线时总会喝一小杯香槟。到第六杯香槟入口,她再抬头时,却忽然愣了愣。

原本始终跟陆天擎低声谈笑的许初文正转了头跟陆天擎的母亲说话,而陆天擎不知何时点了支烟,端坐着靠在椅背上,隔着宽大的餐桌,静静沉眸看着黎浅。

他指间夹了香烟,烟丝轻轻袅袅,徐徐上升,仿若在他的脸上形成一层薄雾,遮住了眉目间的所有神情。

深邃而飘渺。

黎浅回过神来,看着那个眉眼模糊的男人微微一笑。

陆天擎没有任何波动,甚至连指间香烟的明灭都没有任何变化。

黎浅收回视线,再次拿起了酒杯。

陆绍谦却将这一幕看在眼中,他不动声色地看了陆天擎一眼,随后转头压低了声音对黎浅说:浅浅,不要招惹他,他不适合你。

陆绍谦语气难得严肃,黎浅转眸与他对视一眼,随后笑了起来,我是什么人,我自己难道不知道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陆绍谦立刻道,问题不在于你,在他。

嗯?黎浅眼波流传,那是什么意思?

你不需要知道。陆绍谦说,你只要记住,离他远点就行。

黎浅听了,收回视线,不置可否。

宴席结束后时间还早,自然还有余兴节目,陆绍谦本想趁机跟黎浅独处,却被几个表兄弟强行架去打牌了。

少了陆绍谦跟着黎浅当然自由得多,蓝雅沁也松了口气,轻声问黎浅:不是说今天的寿宴主要是为了给陆家大公子‘选妃’吗?怎么没看见人呢?

黎浅听了,轻笑道:他看得见你就行,难道还会现身让你见,看看你中不中意?

说完,她抬头往宴厅的二楼看去。

三层楼高的宴厅仅被划分为两层,一楼为大厅,二楼是分布四方的若干间休息。其中一间不断地有服务生进出,却始终没见到屋子里的人露面,想必就是陆家大公子在里面了。

蓝雅沁听了,忍不住小声嘀咕道:连人都不敢出来见,肯定是个丑八怪老天保佑他千万不要看上我!

黎浅只笑不语,一抬眸,却忽然看见陆天擎修长的身影,陪在陆家老爷子身后,上楼之后走进了那个房间。

黎浅想,果然不出所料。

***

休息室里,一个年约三十五六的男人静静坐在轮椅上,面前是一整面墙的监控画面,显示屏中都是楼下大厅里形形色色的众人。

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男人回头看了一眼,目光有些清冷,随后才喊了声:爷爷。

待陆老爷子坐下,陆天擎才解开西装扣子也坐了下来,目光并没有在陆景霄身上停留,而是淡淡掠过面前那一墙的显示器。

右下角的显示器画面中,黎浅正和蓝雅沁坐在沙发里说话聊天。

下一刻,那个画面忽然被拉近,黎浅脸上的浅笑也蓦地清晰起来,连眼眸中流转的光华也隐约可见。

爷爷,我要她。陆景霄说。

第12章倾身往她的方向压去

说完这句,陆景霄才再次转过头来,看了陆老爷子一眼之后,目光却停在了陆天擎身上。

陆天擎平静地坐在沙发里,迎着陆景霄的目光给自己点了支烟,而后淡淡勾了勾唇角。

老四,你觉得怎么样?陆景霄忽然问。

陆天擎吸了口烟,目光落在屏幕上黎浅那张不可方物的明艳容颜上,缓缓沉声道:很漂亮。

陆景霄听了,回答道:难得我们竟然会有相同的看法。

陆天擎倚在沙发上,不置可否。

陆景霄这才又看向始终没开口的陆老爷子,爷爷?

陆老爷子目光沉沉地看向屏幕上的黎浅,片刻之后,忽然用力敲了敲自己手边的拐棍,缓缓开口道:今天到场的每个女孩我都满意,可是只有她,不行。

陆景霄听了,有些无奈地笑了一声,那还真是不巧我偏偏就看上她了。

陆老爷子看着这个孙子,陆景霄忽然又笑了,爷爷不会是因为绍谦吧?

陆老爷子似乎不想在无谓的事情上面多费口舌,缓缓站起身来,再度用拐杖敲了敲地面,我说了她不行。不仅是你,陆家的任何人都不行!

说完这句,老爷子沉着脸走出了休息室。

陆天擎倒是不急着跟老爷子走,依旧坐在沙发里,不紧不慢地抽着手里的香烟。

真遗憾。看着老爷子走出去,陆景霄才又似笑非笑地开了口,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到头来不知道会便宜了谁呢?

陆天擎听了,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却低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陆景霄问。

其实没必要感到遗憾。陆天擎这才抬眸看向他,缓缓道,反正无论如何,她也不是你能驾驭得了的女人。

陆景霄闻言,眸色赫然暗沉下来。

陆天擎却没有再看他,起身也离开了休息室。

他刚刚下楼,许初文忽然就迎上前来,四哥,我有点急事要先走,已经跟爷爷打过招呼了。你能不能送我?

陆天擎点头应了一声,许初文立刻开心地挽住了他的手臂,我就知道四哥不会拒绝我。

旁边的沙发里,见到这一幕的蓝雅沁立刻摇了摇黎浅的手臂,凑到黎浅耳边八卦:浅浅你看!你说这俩人是不是一对啊?如果是真的,还真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的一对啊!

黎浅听了,却只是抬眸看了一眼,随后就将手中的鸡尾酒一饮而尽,站起身来,我们也走吧。

一说走蓝雅沁自然求之不得,也顾不得跟陆老爷子打招呼了,拉着黎浅就走向最近的陆天擎道别。

眼见着快要走到陆天擎身前,黎浅忽然松开了蓝雅沁的手,缓缓顿住脚步,就站在蓝雅沁身后两步,看着她走到了陆天擎面前。

原本她也不是被邀请的客人,道别这种事,蓝雅沁去做就好。

陆先生,感谢贵府盛情款待,我们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蓝雅沁对陆天擎说。

陆天擎听了,微微一点头,片刻之后,目光却是投向了蓝雅沁身后的黎浅。

黎浅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他看过来,也只是微微一笑,格外优雅得体。

陆天擎很快就收回了视线,重新看向蓝雅沁,好,我这就让人安排车送蓝小姐。

蓝雅沁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就回过头来,挽了黎浅的手臂离开。

黎浅没有说话,也没有再看陆天擎,只静静陪着蓝雅沁往外走去。

到了酒店门口,负责车辆调度的管事人刚刚安排好一辆车,正要邀请蓝雅沁和黎浅上车,忽然间又有一个衣着华丽,大约三十来岁的女人匆匆从大厅里走出来,直接就拉住了车门,语气不善地开口:不好意思,我有急事要先走,这辆车请让给我。

虽然是商量的话,可是语气却没有半分商量的意味。

蓝雅沁和黎浅对视一眼,自然不好说什么。

那女人于是顺利地上了车,关上车门之后还从车窗瞪了黎浅一眼,随后那辆车便驶离了酒店。

蓝雅沁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转头看向黎浅,又是你得罪过的?

黎浅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我都不认识她,怎么会知道?

蓝雅沁忍不住就扶额叹息了一声:红颜祸水啊!

二人兀自交谈,身后负责车辆调度的人跟对讲机那头的人交流了两句之后,却瞬间头大了,怎么会没有车子了呢?两个小时前派去机场的几辆车还没回来?

对讲机那头不知说了什么,那个负责人有些抱歉地看向了蓝雅沁和黎浅,抱歉,二位小姐,酒店的车暂时都派出去了,恐怕还要请二位稍等片刻。

蓝雅沁听了,忍不住皱了皱眉。黎浅没有什么表示,一转眸却忽然看见陆天擎带了许初文从大厅里走出来。见到那两人,黎浅迅速又收回了视线,看向一旁。

怎么回事?陆天擎走上前来问了一句。

负责人连忙向他交代了事情的始末,陆天擎听了,便看向蓝雅沁,那我顺路送蓝小姐二位。

说话间他的司机就将车子驶了过来,蓝雅沁见状也不好拒绝,只能笑着说谢谢。

黎浅也在这时才转过头来,依旧只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当感谢。

陆天擎看了她一眼,随手拉开了车门,上车吧。

也许是为了使车内舒服一点,陆天擎没有用司机,自己亲自驾车。许初文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而蓝雅沁和黎浅则坐在后排。

许初文跟陆天擎应该是很熟悉的,上车跟蓝雅沁和黎浅打过招呼之后,便继续向陆天擎吐槽自己家里那些无关痛痒的小事。

不过她也没有完全忽视后排的两个人,偶尔还是会起个话题抛过去,却都是蓝雅沁接话,黎浅一路都有些沉默。

许初文不由得就多看了黎浅几眼,随后笑道:黎浅小姐跟我想象中差别蛮大的。

黎浅这才抬眸看向她,也微笑起来,想象中?

许初文一怔,随后连忙摆了摆手,笑道:都是受那些八卦杂志的影响,他们最喜欢胡说八道。

说完她忽然又看向了陆天擎,你记得李翁家的女儿吧?就是被八卦记者胡乱造谣,现在正和她老公闹离婚呢!这些八卦记者,真是太没有职业操守了。

陆天擎听了,淡淡说了一句:清者自清。

许初文也叹息了一声:三人成虎啊!

蓝雅沁附和着回应了一句,黎浅却又陷入了新一轮的沉默。

大约四十分钟后,车子缓缓停了下来,许初文却明显怔了怔,看向陆天擎,你先送我啊?

你不是赶时间?陆天擎反问。

许初文又顿了顿,随后才又笑了起来,那好吧,你送蓝小姐和黎小姐回去的路上小心。我们改天再约。

许初文下车之后,车里顿时就沉默了许多,蓝雅沁难受得不行,不停地暗示黎浅说话,黎浅却始终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一点回神的意思都没有。

蓝雅沁正焦灼,车子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停了下来,陆天擎从后视镜里看着她,蓝小姐方便指指路吗?

蓝雅沁连忙报出自己家的地址,这才稍稍缓解了一丝尴尬的气氛。

夜间道路已经开始通畅起来,只用了二十多分钟,陆天擎便驾车抵达了蓝家别墅。

蓝雅沁一面道谢一面下车,谁知道黎浅也跟着她下了车。

咦?蓝雅沁有些疑惑,浅浅你怎么也下车?

黎浅连忙朝她递了个眼色,然而还没等蓝雅沁接收到她的目光,陆天擎已经开了口:坐到前面来吧。

黎浅一顿,终究是没有开口推辞,告别蓝雅沁之后就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

一瞬间,仅剩两个人的车内,氛围似乎悄无声息地改变了一些。

黎浅正静静靠坐着,陆天擎看了她一眼,忽然就倾身往她的方向压去,手也伸到了黎浅的耳边。

第13章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好女人

只是那么一两秒的时间,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得很近,黎浅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他每一根细长的眼睫毛。

她有一瞬间僵了僵,却并没有任何失态,与他对视的时候,眼波也是凝住的。

陆天擎看了她一眼,手很快又收了回来。

下一刻,黎浅单薄的身体被安全带缚在了座椅上。

片刻的怔楞之后,黎浅回过神来,忽而轻笑了一声,伸出手来捏住安全带,缓缓道:我可以自己系的。

是吗?陆天擎重新启动车子,一面掉头一面开口,我以为你不会理我,所以就自己动手了。

黎浅听了,突然就又沉默下来,也没有看他,只是低头看着自己捏着安全带的手。

陆天擎沉眸看着前方的车道,好一会儿才又听到黎浅低低的声音:不是的。

什么?陆天擎依然没有看她,漫不经心地反问。

黎浅却又仿佛突然放松了一般,松开手里的安全带,手肘靠在车窗处撑着自己的头,轻笑了一声,说:我不是不理陆四哥,只不过我名声不太好,怕影响到陆四哥。

陆天擎忽然转头看了她一眼。

黎浅已经恢复了惯常的神情,没有了之前的沉默与拘谨,蓬松长发有一丝凌乱,却更衬得她脸上的笑容风情迷人。

她没有看陆天擎,只是看着前方的车道,顿了顿,才又开口:我知道在四哥眼里清者自清,可我不是清者,难免会连累四哥,所以只能对四哥无礼了。

这么谨小慎微。陆天擎再度看了她一眼,缓缓道,那理应先学会保护自己。

黎浅再度笑出声来,笑过之后,却缓缓摇了摇头。

车子刚好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停下,陆天擎转头看向她。

黎浅微微偏了头,迎上他的视线,眸光盈盈似乎有水波荡漾。她看着他,说:好人才需要被保护,像我这样的不需要。

她似在自嘲,可是这话却说得极其坦然,没有半分尴尬,仿佛早已打心里认同了这样一个事实,再不需要费一丝力气挣扎。

陆天擎看着前方红灯跳跃的数字,却沉声开口:你觉得我是好人?

那当然。黎浅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

陆天擎忽然打开扶手箱,从里面取出一盒烟来,随后抬手征求了一下黎浅的意见。黎浅摇头表示不介意之后,他很快低头点燃了一支香烟。

烟火明灭间,他深邃的眉眼却似乎模糊起来。

黎浅静静地看着他抽烟的动作,却忽然反问了一句:难道不是吗?

绿灯亮起,陆天擎灭掉烟头,扔进了车内的烟灰缸里,随后重新启动了车子。

他先前抽烟时放下的窗户还没升起来,有冷风席卷而入。黎浅微微打了个寒噤,耳边风声呼呼的同时,却忽然听见他冷淡的声音——

不是。

陆天擎说完这两个字,这才缓缓升起了车窗,依旧专注地驾车。

黎浅安静了片刻,转头看向他,却见他脸上波澜不兴,根本看不出任何情绪,就仿佛刚才那两个字只是她的错觉。

黎浅很快收回了视线,垂眸一笑之后,低声说:你是。

陆天擎沉眸看着窗外,低笑了一声:你认识我多久?

很久了啊!黎浅立刻回答,从我第一次喊你‘四哥’起,到现在都已经十二年了,所以我已经认识你十二年了!

陆天擎忽然就转头看了她一眼。

黎浅嘴角勾着回忆的微笑,格外甜美动人,虽然我们见面的次数不多,可是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对思唯那么好,一个这么疼爱妹妹的哥哥,怎么会不是好人呢?

你对好人的定义真简单。陆天擎说。

那是因为我知道坏人是什么样子。黎浅回答,我见过很多坏男人,陆四哥你跟他们不一样。

陆天擎听完,没有再说话。

黎浅一时也沉默下来,只是转头看着窗外,数着一盏盏飞速倒退的路灯。

从蓝家到黎家本就不远,十几分钟后,陆天擎的车子停在了黎家别墅外。

车子停住,陆天擎没有说话,黎浅竟然也鬼使神差地没有动,两个人就那么安安静静地坐在车里,各怀心思。

直至门房上的人走到大门后面往外面看了一眼,黎浅才突然回过神来一般,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

陆四哥,谢谢你送我回来,回去的路上你要小心驾驶。再见。她轻声说完,这才推开了车门。

陆天擎并没有看她,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黎浅这才推门下车,缓缓走进了大门。

直至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后,陆天擎才又取出烟来,点燃一支之后调低了座椅,半躺在那里,一面抽烟一面看着头顶黑沉沉的夜空。

她说,她见过很多坏男人,而他跟他们不一样。

陆天擎想着这句话,忽然就低笑了一声。

一支烟抽完,他掉头离开。车子刚刚行驶了几分钟,车内忽然响起一阵单调重复的手机铃声,并不是他的。

后视镜里映出后排座位上一只正发亮的手机,陆天擎踩下刹车,探身取过了那只手机。

屏幕上显示一个陌生座机号码,陆天擎接起来,电话那头传来黎浅试探的声音:喂?

五分钟后,陆天擎的车再度驶回黎家门口,他推门下车,黎浅刚好从大门里跑出来。

天气太冷,她身上已经裹了一件红色的大衣,迎着夜色小跑过来,长发随风,像是电影里的长镜头,由远及近,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陆天擎就倚在车门上,静静地看着她一点点跑近。

黎浅是从楼上一路跑下来的,因此在陆天擎面前停住脚步时她气息有些喘,红唇微启,呵气成雾。

不好意思,陆四哥。她在他面前站定,微微缓口气便开了口,都怪我糊涂,麻烦你又跑一趟了。

陆天擎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黎浅似乎怔了怔,随后便笑了起来,手机呢?

陆天擎依旧没有说话。

氛围陡然便有些不同起来,黎浅脸上笑意渐敛,静静与他对视着,盈盈一双水眸里仿佛有明灭的光。

你穿红色很漂亮。陆天擎终于开口,却是一句让黎浅完全没有想到的话。

黎浅再度怔忡之后,渐渐地又笑了起来,可是她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完全展开,陆天擎忽然伸出手来,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勾进了自己怀中。

黎浅有片刻的晕眩,再清醒过来时,人已经在他怀中。

他个子很高,她又只穿了平底鞋,因此即便他倚在车门上,却依旧足足高出她一个头。

这样的情形下,女人很容易就弱势下来。可是黎浅没有,她抬眸与他对视着,目光没有任何闪烁,反而像在期待什么。

陆天擎缓缓伸出手来抬起了她的下巴,声音压得很低:我说过,我不是什么好人。

黎浅缓缓笑了起来,那没关系啊,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好女人——

话音未落,陆天擎已经蓦地低下头来,吻住了她的唇。

这世上有一种女人的美丽是毒药,哪怕明知不可触碰,却依旧能诱人不由自主,即便一碰便是万劫不复。

陆天擎转身就将她抵在车身上,低了头开始亲吻她优美光洁的颈。

也许是车身太过冰凉,黎浅身子贴上去的那一刻,那层寒意突然就穿透她身上的大衣和里面的裙装,直直地渗入肌理深处。

她抖了一下。

陆天擎似乎察觉得到,下一刻他就拉开了后座的车门,直接将黎浅丢进了车里。

后座宽敞得让黎浅感到眩晕,车内仅有外面不远处的路灯投过来的光线,昏暗到她连他的脸都看不清。

她忽然伸出手来,轻轻捧住他的脸,小心翼翼地触碰。

陆天擎绵密的亲吻旋即落下。

昏暗的车厢内,一时便只剩呼吸交融之声。

她勾着陆天擎的脖子,到后来几乎毫无与他相抵抗的力气,只能承受。

与《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