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完美人生小说在线阅读-主角是江羽客陈白露小说全本

重生之完美人生

时间:作者:金蕉新书

塔龙免费小说阅读网提供金蕉新书的《重生之完美人生》在线阅读,该小说主角是江羽客陈白露,重生之完美人生讲述了:、这就得问那个傻子了什么?陈桓礼一惊,老眼不可思议的睁圆了,一时竟然没有理解江羽客的意思。江羽客,你把话说清楚一点,梁永孝的病有什么隐情?他为什么会哭着喊着来求你?陈玉菡也惊呆了。现在还不方便说。江羽客依...

主角是江羽客陈白露小说《重生之完美人生》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第三章、自己的葬礼

那是熟悉的第四套人民币,灰色的、浅黄色的,甚至绿色和粉色的都有!

粗粗一数,竟然有两千三百多块!

霎那间,江羽客眼眶都有点发热了,这无疑是陈白露平常的积蓄,一听他说要用钱,立刻毫不犹豫的拿了出来。

白露,我一定要把你治好!让你过上正常人的日子!

江羽客激动的抓起陈白露的手,发了个誓,然后收拾一下就离开了。

下午两点多,江羽客回到了自己熟悉的老家。

刚见到那熟悉的黄泥土坯房时,他差点掉下泪来,但一走进院子,他马上被眼前的情景震惊了。

院子里站着黑压压一片人,有男有女,都是本村的农民。

DS,羽客入土为安已经一个星期了,欠我家的500块钱,该还给我们了吧?一名穿着的确良花格子衬衫,长着一对三角眼的中年女人冷冷的说道。

对啊,还有我家的300块!

还有我家的100,那是今年秋天给孩子上学的钱!

于美芬,你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这都整整一星期了,今天必须得还!

人们群情激愤,原来是来要账的。

然而,听到他们的喊声,江羽客惊的眼睛都瞪圆了,自己竟然死了?

这怎么可能?当年自己明明只是重病而已,怎么就死了?江羽客百思不得其解。

大家别着急,我没想赖账,只是我这星期都在生病.....大家放心好了,欠你们的钱我会一分不少还给你们的......

这时,人群中发出一个虚弱的声音,江羽客这才发现,年轻许多的母亲原来被包围在人群中心,透过缝隙可以看到,她还穿着一身邋遢的衣服,脸色苍白,非常憔悴。

见到这一幕,江羽客的心就像被毒蛇咬了一口似的,立刻把自己的死抛掷脑后,用力分开人群挤了进去。

妈,你别急,我替你还账!江羽客一把抓住母亲的手,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小伙子,你是谁?江母下了一大跳,满脸吃惊的问。

....阿姨,我是羽客的好哥们,听说他病了特意来看他...

江羽客突然想起自己已经换了一具身体,母亲肯定不认识自己了,他抹了抹眼睛,心里苦涩无比,有点结巴的说道:

...但没想到他已经死了...您别伤心,您欠的债我来还,我也会给您养老送终!

不不,孩子,你怎么能做这些事呢?

江母被江羽客搞的目瞪口呆,但紧接着,可能是母子天性在起作用,她从江羽客身上察觉到一缕和儿子相似的气息,眼圈不禁红了。

阿姨,你就放心交给我好了!江羽客心如刀割,紧紧攥住母亲的手,用力咬着牙说道。

各位,我是江羽客的朋友,从今天开始,于阿姨的事就是我的事,她欠你们的钱,我会分文不少的还给你们!

江羽客稳定了一下情绪,扭头高声对周围的人说道,语气十分冰冷,这些人他都认识,亲戚和邻居都有,三角眼妇女还是他的表婶,前生江母和他们关系一直很好,没想到这一世,一涉及到钱,他们都统统变了脸。

好啊,小伙子,于美芳欠了我们家‘五’百块钱,你行行好,先还给我吧!

表婶冷笑着伸出了手掌,她见江羽客替江母出头十分来气,刻意加重了‘五’字的语气,五百块在90年代的确是一个大数字,她想让江羽客丢丢人。

好!

江羽客马上掏出陈白露给他的钱,直接数出5张百元大钞塞进她手里。

见到这一幕,表婶的脸顿时黑了,其他债主们也惊的眼珠都快掉出来了。

要知道在90年代,一个农民全家的年收入也就只有1000多块,江羽客才十几岁,随随便便就掏出几千块钱,对他们的震撼可想而知。

而且,江羽客穿的是牛仔裤和耐克T恤,发型也是郭天王式的中分头,这在当时是典型的城里少爷的打扮,众人呆呆的看着他,嘴都张得大大的,隐约意识到,这个少年肯定不简单。

你要多少?给!

还有你!

........

全场一片安静,江羽客一个个的还钱,其实,江母一共欠了6500多块钱,江羽客还了2000块,给没拿到钱的人一一打了欠条,那些人根本不敢再质疑他什么,全像做贼一样走了。

小伙子,你怎么这么傻呢?等债主们走光,江母满脸焦急和歉意的问。

阿姨,最晚一星期,我就会把剩下的钱全还清,我别无他求,只希望你好好活下去,带着羽客那份一起活下去。江羽客忍着眼里打转的热泪,恳切的说道。

随后,江羽客让母亲休息,自己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焕然一新,又把剩下300块给了母亲,然后才回到东海。

他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挣钱,路上刚好经过仁和心脑血管医院,于是一头扎了进去。

仁和心脑血管医院是东海最有名的专科医院,雄伟气派、干净整洁。

这么正规的医院,我连一个赤脚医生都不算,想找个人看病,肯定不容易。

江羽客望望四周,叹了口气,突然,目光停在了不远处的中药房前,一个穿白大褂的小伙子拿着扫帚把一个老农民赶了出来。

老农民头发乱糟糟的,挎着一个柳条篮子,手里举着一棵带泥的何首乌,操着土话急道:

小伙子,俺不是骗子,俺是正经八百来卖药材的!

放屁,你那药材统统是假货,快滚!白大褂小伙像凶神恶煞一样。

不是啊,这都是俺从山上挖出来的,全是真货!你闻闻看老汉十分委屈,掀开蒙在篮子上的白布,露出满满一篮子药材。

江羽客眼前顿时一亮,这些药材灵气天生,而且中间有一颗不起眼的紫色小灵芝,灵气尤其强沛。

大叔,这颗何首乌我帮你卖吧,你想卖多少钱,我能给你卖到三倍。

江羽客身上没钱了,灵机一动,决定跟老农民做一笔交易,不过他心里也有些惴惴,因为他只是个路人,老农民未必会相信他。

真的?小伙子,这颗何首乌俺可想卖两千块!没想到,老农民的眼睛立马瞪圆了。

他着急用钱回去救孙女,已经被拒绝好几次,也只能病急乱投医了。

那我给您卖到一万,作为报酬,你把那颗小灵芝送给我,怎么样?江羽客小心翼翼的问道,这颗灵芝对陈白露大有裨益,他如果能治好陈白露,别人也就相信他有医术,再赚钱也就容易多了。

没问题,小伙子,真能卖到一万,剩下的药材俺全送给你都行。老农民急忙说道。

你再仔细看看这颗何首乌!

跟老农民商量好后,江羽客拿过那棵何首乌擦了擦,饱满泛紫的真身顿时呈现在白大褂面前。

兄弟,你是不是这老头的托儿?

小伙子马上瞪圆了眼,一把抢过何首乌看了又看,然后有些不信任的问道。

我可不是什么托儿,江羽客笑了笑,非常认真的对小伙道:这颗何首乌如果你不收,我就带着这位大叔去别的地方卖了,再见!

说完,他拿过何首乌,带着老汉转身就走。

等等,两千块,我要了!小伙子急忙拦住了他们。

兄弟,你开什么玩笑?这么好的何首乌你真想两千块就收?喊你们主任来!江羽客笑眯眯的看着他。

小伙急红了脸,不知该如何是好,如果去喊主任,他怕被批,但是如果错过了这颗何首乌,他实在心有不甘。

我出两万!!

不料,正在这时,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苍老而激动的声音。

第四章、治疗失语症的特效药

小伙扭头一看,白胡子主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后面,眼神灼灼盯着那块何首乌,老脸都涨红了。

两万?江羽客依旧笑眯眯的,提价空间还大得很,他打算再拖一拖。

好,两万我卖了!

不料,这时老农民直接同意了,江羽客才要提醒他,但他把篮子往江羽客怀里一塞,激动的语无伦次的说道:

小伙子,你就是活菩萨下凡!这篮子药材全给你了,改天你去我家,我们全家给你磕头!

江羽客登时一愣,白胡子马上叫小伙取来两万块钱,老农民把钱塞进怀里,开心的像兔子一样跑了。

江羽客愣了好一会儿,还是有点遗憾,但他从篮子里拿出灵芝,看了又看,心里又涌现一阵激动。

小伙子,谢谢你了,你可帮了我一个大忙,这是一颗百年紫乌。白胡子爱不释手的拿着何首乌感谢着江羽客。

其实应该说谢谢的是我。江羽客小心的托起那颗灵芝,冲白胡子感激的一笑:这是一颗千年芝王,是你们让我有机会得到它,您是我的贵人。

千年芝王?你没说梦话吧?白胡子大吃一惊。

您仔细看看。江羽客微微一笑,将灵芝掰下指甲盖大小一块递给了他。

白胡子满脸不相信,接过灵芝,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个铜柄放大镜细细观察,很快就瞪大了眼,失声道:这真是千年芝王,太不可思议了!

但见放大镜下,菌盖泛紫,色泽自然,茬口里皮壳的菌丝似栅状组织,菌肉明显有内环纹,与菌管交界处还有棕色环,这环就好比树木的年轮,每一条都代表生长了一年,又细又密,少说也有大几百条,真是极品中的极品。

实在太难得了!白胡子拍了一下大腿,语气里满满的都是遗憾和后悔。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老主任,我先告辞了,有机会再会!江羽客急着回去给陈白露治病,转身往外跑。

白胡子急忙朝他一伸手,小兄弟,这个灵芝留下吧,我给你四十万!

不卖,这块小的您就留着吧,我还有急事!江羽客有些歉意,迅速向外跑去。

不料那个小伙很快追了上来,给江羽客塞了一个红纸包。

江羽客打开一看,里面是两千块人民币,他不由的扬了扬嘴角,这白胡子还真厚道。

白露,你运气真好,今晚至少能恢复说话的能力!

江羽客激动的心脏砰砰直跳,又买了一袋银针,打定主意今晚就给陈白露治病。

离开医院,他立刻坐出租车回到陈家所在的小区,等到达时已经是傍晚了。

江羽客,你去哪儿鬼混了?现在才回来!

上了楼,由于他没带钥匙,开门的是陈玉菡,她脸色冷冰冰的,换了一件Adidas短袖T恤和老式牛仔超短裤,露出白皙紧致的大长腿,手上沾满了水,显然是在洗衣服。

嘿嘿!江羽客笑而不语,马上换上拖鞋进了客厅,但他一看到沙发上的情景就愣住了。

沙发上,一对中年夫妇正在赔着笑脸跟一个年轻人聊天。

这对中年夫妇就是陈白露姐俩的父母,男的叫陈建国,梳着大背头,抱着肩膀,非常气派,女的叫郄芳,也烫着时髦的大波浪头,衣着入时,全身散发着一股高贵的气质,俩人都在陈氏集团一家公司担任要职,在东海属于妥妥的富人阶级。

而那个年轻人最引人注目,穿白西服和白皮鞋,一尘不染,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整个人洋气极了。

小江,你发什么呆呀,令大夫又来给白露看病了,快给他打招呼呀!

郄芳一见江羽客就忍不住埋怨着。

令大夫!江羽客如梦方苏,赶紧上前招呼年轻人,心想原来他也是医生,而且专门来给陈白露看病,也真是巧了。

令大夫傲慢的点点头,用大拇指往上推了下眼镜,很随意的瞟了江羽客一眼。

爸,妈!江羽客又略带尴尬的喊着陈建国夫妇。

嗯。郄英答应了一声,看着他的眼神稍微有点柔情,陈建国则只是翻了个白眼,理都

没理他。

江羽客一阵没趣,看来老岳母对他还有点感情,但老岳父一点都不待见他。

正尴尬间,厨房的门打开了,陈白露露出系着围裙的半个身子,朝江羽客淘气的一笑,晃了晃手里的炒勺,原来她竟然在做饭。

妈,白露为什么在做饭呀?江羽客失声问道。

这孩子,又犯病了吗?咱们家的饭不是一直都由白露做吗?郄芳又埋怨了一句。

江羽客脸上又是一阵火烧,他并不知道,陈白露智商虽然低,烧菜的手艺却是一绝。

郄阿姨,这款药终于来了,叫白露试试吧!

令大夫从一个随身带的LV包里掏出个蓝色小盒子,双手捧着端端正正的摆放在茶几上。

好的!一见到那个盒子,陈建国和郄芳马上两眼放光,郄芳赶紧去把陈白露喊了过来。

白露,这款药是镁国天青石医药协会研制的治疗失语症的最新药物,效果特别好,你试一试,只要吃一粒你的病就会缓解很多。令大夫翘着二郎腿,用掩饰不住的优越口吻介绍着:这是我在镁国留学时认识的朋友推荐给我的,目前只在镁国销售,我是托了好多关系才弄到手的。

啊?陈白露歪着脑袋看着那盒药,清澈如水的目光里流露出一丝疑虑。

白露,你快试试这种药!郄英激动的脸颊泛红,连忙倒了一杯水,抠出一粒褐色胶囊,陈白露起初是有一点抵触的,但在母亲期盼的目光下,她还是不情愿的接了过去。

等等,妈,这款药恐怕对白露没有什么好处!

然而,就在陈白露的手碰到胶囊那一刻,江羽客突然上前一步拦住了她。

你说什么?陈建国夫妇和令大夫都愣了一下。

白露的病是因为脑膜炎导致脑动脉受损而形成的,用西药治疗脑动脉受损是个大课题,再过二十多年也不会取得太大的进展,所以现在的药都不可信。

江羽客从左到右看了他们一眼,非常认真的解释着,他说的都是前世的记忆,直到2019年,世界上也没有治疗失语症的特效西药出现。

哈哈哈哈,江羽客,士别三日,没想到你又变成医学专家了,比镁国天青石医疗协会的专家还权威啊!

屋子里寂静了好一会儿,令大夫首先反应过来,眼镜镜片寒光一闪,仰头大笑起来。

小江,你胡说什么呢?郄英脸色一变,连忙呵斥道,她以为江羽客犯病了。

妈,我是说真的,世上目前根本没有能治疗失语症的西药,反过来,这种灵芝对失语症效果不错,因为灵芝能扶正培本,滋养脑脉,理气开窍,白露只要吃上一回,语言能力一定能恢复很多......

江羽客有些着急,直接拿出了那颗千年芝王。

原来你变成中医大家了,请问你是华佗转世,还是张仲景转世?令大夫笑的更加肆无忌惮了,看他的眼神,显然把他当成了纯傻比。

你给我滚进屋去!

紧接着,一直沉默的陈建国突然上来踢了江羽客一脚,神情咬牙切齿。

呃?江羽客脸色一变,他万万没想到陈建国会直接动手,看来他不是不待见自己,而是非常讨厌自己。

老陈,你干什么?!看到这一幕,郄英急忙过来拉了陈建国一下,然后对江羽客柔声道:小江,你爸不该打你,你先回屋吧,这里的事你不要管!

江羽客咬了咬牙,他如果再待下去就有点犯贱了,转身回了卧室。

客厅里,陈玉菡也甩着手上的水走了出来,陈白露不停的埋怨父亲,过了很久才喝下那颗胶囊,陈家三人和令大夫都全神贯注的看着她,屋里一片寂静。

过了五分钟,陈白露脸上突然浮现一片古怪的红色,腮帮抽搐,张开了小嘴。

白露,你能说话了?郄英和陈玉菡激动的攥住了她的手。

然而,下一刻,陈白露的脸色突然变成了猩红,然后又泛出青色,身体剧烈抽搐起来,眼睛翻白,口吐白沫,直接倒在了地上。

与《重生之完美人生》小说相关的文学